第11章 第 11 章(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路费有了,事假请了,单位的介绍信也有了,可谓是万事俱备,程溪怕路上不好买吃的,还打算蒸锅包子带在路上吃。

大佬昨天挖的野菜已经收拾出来了,除了马齿苋,还有猪毛菜、灰灰菜、野苋、鱼腥草和猪兜菜。

这些东西在这儿不值钱,但是在2080年均价都十多块钱呢,程溪舍不得吃,全都被放到淘宝店里去卖了,包子馅是用小院里的豆角和买来的猪肉做的。

大佬兴冲冲要跟着他学做包子,他自然不会不愿意教,这东西也没什么好学的,包子馅讲究比例,家里有电子秤,比例很好控制,和面讲究温度、时间和比例,这些也是可以借助工具来控制的,唯独擀面皮和包包子,需要……一点点技术。

擀面皮要厚薄均匀适度,包包子说白了没有太多讲究,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破,在蒸的过程中,保证包子不露馅即可。

但对大佬来说,这两步都有……亿点点难。

对新手来说,包包子怕的是捏不紧面皮,但对大佬来说,捏的太紧,也不成,因为这会导致包子皮直接被捏破,还没有上锅蒸呢,包子馅就已经露出来了。

接连捏破了八个包子后,当老师的先放弃了,学擀面皮吧。

然后,程溪就眼睁睁看着大佬手下的擀面杖轻轻一滚,面皮就已经从中间断开了。

万万没想到,力量太大,居然也能成为困扰。

他还就不信了,教不会大佬擀面皮儿。

动手示范、讲解要领、不断练习这些通通都不行之后,程溪干脆手把手的教。

他教小朋友学写字,终极大招就是自己握着小朋友的手写,小朋友只要握紧笔即可。

“放轻松,不要用一点力气,感受我用的力度。”

程溪的手放在大佬的手上,慢慢擀出一张薄厚均匀的圆面皮。

两个人离得太近了,近到杨盼盼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程溪站在她背后,双手环绕。

这是个极为危险的姿势,杨盼盼努力克制自己想把人一拳头掀翻的冲动,将注意力转移到手上,感受程溪所说的‘力度’。

很轻,太轻了。

一直以来,杨盼盼学习的都是如何让自己的力气变大,如何使出最大的力气,而不是收敛自己的力气,将它控制到连一块面皮都擀不破的程度。

说实在的,有点难。

连终极大招都没用,程溪暂时也想不到什么好法子了,如果大佬不能把自己的力气控制得更精准,他再怎么教也没用。

“不能一上来就挑战高难度,先从简单的来——捏核桃吧。”

程溪从淘宝上下单了五十斤核桃交给大佬,让大佬先试着捏一个。

果然,头一个核桃很快就‘粉身碎骨’了,核桃皮破碎的同时,核桃仁也跟着‘殉葬’了。

程溪给大佬留下了五十斤核桃的作业,便宜儿子那儿也没放过。

保持一天不哭——换一朵小红花。

每顿把自己的饭菜吃光光——换一朵小红花。

被妈妈夸一次——换一朵小红花。

学会唱一首歌——换一朵小红花。

“看看里面这些零食和玩具,你可以拿小红花来换,虎子早饭拿了一朵小红花,就可以用这朵小红花换一个小面包,你如果有两朵小红花,那就能换这样的一包小馒头,如果有三朵小红花,这个沙包就是你的了……”

程溪尽可能的跟小孩说明规则,虽然他也不知道小孩能听懂多少,不过也不担心,兑换几次,应该就懂了,福利院和幼儿园都是这么来管小朋友的。

把大的小的都安排好,程溪才提着行李包出发,包里除了一身换洗的衣服,就是十个包子和二十个水煮蛋。

从梁山村一路走到公社,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等来公车,到县城汽车站又花了两个小时。

坐上汽车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到市里已经晚上八点了,打不到车,末班车也没了,汽车站唯一的一家招待所没房间。

而所谓的汽车站,售票处居然关着门,程溪只能在露天的汽车站里蹲了一宿,第二天好不容易坐上火车,也跟程溪想象中完全不同。

太挤了。

过道里站满了人,当然座位上也全都满了,只是买站票的人明显比买坐票的人要多的多,连上厕所都要从人群中挤过去。

程溪就没能买上坐票,下一趟火车在三天后,他不可能等到三天后再出发,只能站着了。

噪音很大、震动不小的火车走了一天一夜,才到江市。

等程溪坐着公车到部队时,已经颓得不行了。

大大的黑眼圈,满眼的红血丝,干到起皮的嘴唇,还有新长出来没来得及剃的胡渣,以及一身的酸臭味儿。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