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双更合一(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男人在分量上没说谎,蜂巢蜜五斤还有些余富。

五斤蜂巢蜜换十斤猪肉,一只野兔换两斤猪肉,再加上男人之前花钱买的那八斤,得嘞,两篮子二十斤猪肉全拿下来了。

“大兄弟,老爷子,谢谢了,回见。”男人乐呵呵的打招呼走人。

回见是不可能回见的,两个冤大头现在不知道把肥肉条子卖便宜了,回头不一定不知道。

他这个占了便宜的人还是离远点好。

杨盼盼摸了摸脸,她化了老年妆不假,但也没化得太夸张,这张脸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岁,脸上稍稍有一些皱纹,露出来的手就不用化得那么麻烦了,涂黑就可以。

反正无论怎么看,都没到可以让一个四十岁人喊‘老爷子’的程度。

她和程溪扮的也不是父子,而是兄弟,年龄上差了十多岁的兄弟。

两个人之前想过有可能会被当成叔侄俩,但没想到会是父子。

杨盼盼无奈的看向她的‘好大儿’,她们明明是在冒险做生意,乔装打扮也是迫不得已,为了生活努力奋斗,但程溪一个又一个的鬼点子出来,搞得她们不太像是来努力挣钱的,倒像是来玩过家家的。

程溪美滋滋地看着篮子里的野生蜂巢蜜,靠近了还能闻到一股甜甜的花香味儿,这买卖做的太值了!

一口气卖出去二十斤肥猪肉,虽然听起来很多,但他们这次可是整整备了两百斤的货,是打算全卖光了才撤的,不然现在天气这么热,猪肉可放不了太久,大佬的空间也是不能保鲜的。

和他们预想中的差不多,猪肉不是一般的好卖,区区一个罐头厂的家属院才多大,四栋楼房,两排平房,居然把剩下的一百八十斤肥肉全都买下了,还有好几个因为来的晚,没抢上的顾客。

程溪和杨盼盼两个人,俩小时内进进出出罐头厂家属院六次,一开始的他们一次只拿二十斤的猪肉,后来看卖的实在太快了,干脆一人拎俩篮子,一次性拿四十斤猪肉进去。

让程溪印象深刻的是位老大娘,风风火火冲过来,一口气把当时还剩的三十六斤猪肉全包了,掏钱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的,八张大团结递过来,然后就直接招呼两个孙子过来拎肉。

让人不得不感慨,哪里都有‘大户’啊。

程溪也是听别的顾客说才知道,这位老大娘家族庞大,五儿四女,孙辈就更多了,老两口退休前都在厂里的食堂上班,老头因为手艺太好,退休后又成了食堂的临时工,拿和正式工一样的工资待遇

简单来说,就是人多钱也多,三十六斤猪肉分到十户人家里去,听起来也就没那么吓人了。

俩小时不到,一百八十八块钱到手。

这钱来得快,可也没有程溪想象中那么容易,天气实在太热了,穿的也太多了,尤其是他身上的那件仿真肌肉衣,一点儿也不透气,闷得很。

还好化妆品都是防水的,不然妆早花了。

相比他,依旧清清爽爽的大佬就太让人羡慕了,大佬的空间更让人羡慕,面积够大,啥都能装。

他们找了片隐蔽的小树林,换上自己的衣服,卸掉妆容,还从大佬的空间里端出两盆清水洗了脸。

这才揣着钱拿着票去逛县城的百货大楼,这栋‘大楼’只有两层高,一楼主要卖的是副食品和日用品,品种比公社供销社要齐全,光是糖块就有四五种,可惜卖的太贵了,还要票。

猪肉这边也有卖的,不过只剩猪蹄和排骨了,别说程溪一张肉票都没有,就算是有,他也不会在这边买的。

溜溜达达在一楼转了一圈儿,程溪也好,大佬也罢,一件看得上的都没有,倒是清冷的二楼,有两样东西他和大佬都想买——自行车和收音机。

价钱先不说了,一个要自行车票,一个要收音机票,都是他们没有的。

回去的路上,杨盼盼毫不费力地蹬着车,坐在后座的程溪,身上背着箩筐,怀里抱着麻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县城买了多少东西呢。

事实上,除了停放自行车的那两分钱,他们也只是在国营饭店要了六碗阳春面,八分钱一碗,剩下的一分没花。

程溪背篓里除了买下来的那只灰毛兔子,还有用油纸包着的猪肉一块、老母鸡一只,麻袋里的东西就更多了,布料、糖块、书本、墨水、大米、红糖……

一副大采购归来的样子,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在淘宝上买的,是用来糊弄人的。

没道理,一家六口人养的白白嫩嫩,穿的整整齐齐,却从来不往家买东西的。

糊弄糊弄村里的其他人家,也糊弄糊弄家里的几个小孩。

除了年纪最小的虎子,几个小孩都去地窖看过了,知道家里存的东西多,米面粮油、香皂牙膏、布料鞋子……这些家里头都有囤。

但也有东西是囤不了太久的,比如他装进背篓里的肉,现在又没有冰箱,还是夏天,地窖温度再清凉,那时候也放不了几天,程溪不能因为觉得小孩没常识,就把人当傻子糊弄,肉还是要时不时往家里买一买的,等冬天就好了。

小程家的位置得天独厚,自行车穿过整个村子,才到家门口,一点儿都不用他们两口子刻意显摆,就已经让大伙都知道他们出去买了趟东西。

老程家。

刚从外头回来的程老太太,日常骂了几句儿媳妇,才进门找老头子。

不骂不行,不骂对不住她那两百个鸡蛋。

“眼瞅着就要秋收了,就孟慧珍那样干活的,一天给两个公分都是多的,家里还得指望咱们俩,你说就咱们俩这把老身子骨,都不知道能不能熬得过去。”程老太太唉声叹气。

分粮前,这是挣工分最后的机会了。

儿子指望不上,平时都见不着人影,秋收就更不可能回来了。

至于儿媳妇,一天天的就知道闹幺蛾子,一点农活都不会干,在地里呆着还不够糟蹋粮食的,被王队长安排给村里的牲畜割草,结果还不如七八岁的孩子割的多。

就这样的人怎么指望得上,挣的工分连自己都养活不了。

程老头坐在凳子上,给自己捶着腿,闻言忍不住道:“当初我就说不该让海军娶她的,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娶回来个祖宗,老二现在见了我都装看不见。”

“那我不是想让孟老实给咱儿子找份工作嘛,谁知道他这么没能耐,你还说我,你要是有钱给儿子娶黄花大姑娘,我犯得着要孟慧珍吗,除了孟慧珍,还有谁能一分钱都不要嫁咱们儿子。”

她还一肚子委屈呢,嫁个男人一上来就当后娘不说,还是个没本事赚不来钱的,她当年为什么苛待那两个小崽子,要是家里钱多粮多,她可能也不会做的那么过。

说到底还是嫁的男人没本事,还不如前头留下来的那两个小崽子呢。

见程老头闷不吭声,老太太才坐过去,柔声细语的道:“我也不是怪你,只是咱们俩都不年轻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熬着骨头干活了。秋收最累人,要是不能吃点好的,我怕咱们都撑不过去。不过就是撑过去又能怎么样呢,分那点粮食四个人吃,孟慧珍肚子里说不定还有个小的,一家五口人等着饿死好了。”

“不至于,今年年景好,再怎么样,分的粮食也够咱们吃到明年开春的,不够可以去跟队里借粮,实在不行就让孟慧真回娘家借,她会答应的。”

程老头其实能猜到老伴跟他说这话的意思,但他不想接这个茬,老二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看他虽然有怨气,可还是认他这个爹的,现在看他就跟看大马路上陌生人一样,他不想舔着脸过去。

“她答应有什么用,那天你又不是没看见,蒋红梅最要面子了,都哭着从咱们家跑出去了,能指望给咱们家粮食吗?就别指望孟慧珍了,孟慧珍只是你儿媳妇,要指望也该指望儿子。”

程老太太干脆把话挑明了,这个儿子当然不是她和老头的亲儿子,而是前头留下的二儿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