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双更 合一(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程溪是认真在准备搞事情,他对村里的事情不太了解,在大佬这儿打听了些消息,之后又在外头找几个熟人旁敲侧推了一圈,才发现村干部的任命比他想象中要简单的多。

生产队长作为生产队的一把手,是由上头直接选定几个合适的人,然后再开社员大会,让社员们投票在几个待定的人里头选出生产队长。

王队长就是被这样选出来的,而且已经做了十多年的生产队长了。

生产队长的权力很大,大到让程溪都觉得有些吃惊,生产队的领导班子被称为队委会,而里面的成员除了生产队长本人,其余都是生产队长选的,也包括孟老实这个会计。

本来他还以为,村干部全都是由村民投票选出来的,谁的票数高,谁的职位就高。

合着被票选出来的只有生产队长,其他的都由生产队长来任命。

那孟老实能不能继续当会计,不就是王队长一句话的事儿嘛。

知道这一点就好操作多了,孟老实当了二十多年的会计了,当年王队长头一次竞选生产队长的时候,孟老实也是当时的待定人选,而且比王队长那时候的资历更深,只是投票没有王队长高罢了。

而王队长做生产队长的这十多年来,每次选举,孟老实也会参加竞选,只是每次都败北罢了。

在村里人口中,这就是一个万年老二终难逆袭的故事,而且大伙都认为不可能逆袭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孟老实当了二十多年的会计都上不了位,就是因为好多人都觉得他私心太重。

瞧瞧他那一家子,孟老实自己是会计,蒋红梅是保管员,儿子被弄进村小学当教师,头些年孟慧珍刚毕业的时候,还想着把人弄进来当记工员,只是让王队长给拦了。

所以说起孟会计,大伙都觉得这位算是厉害人,能往自己家扒拉东西能不算厉害吗,而且还特别会钻营,跟公社干部关系处的好,要不然怎么每回都被提名生产队长,只是村里人都不投票罢了。

王队长不爱惹事,所以头一年做生产队长的时候,沿用的还是原来的领导班子,孟老实也就留下来接着做会计了。

听了俩人的过往,程溪觉得王队长和孟老实的关系都不能用微妙来形容了,换作他是王队长,下属拼了命的往自己家捞好处,领导都不敢干的,下属敢干,还整天想着取代他上位,他早就把人给撤下去了,哪还能做十几年的搭档。

只是不知道王队长不撤人,是因为心胸宽广,还是因为不爱管事儿,又或者孟老实在公社那边还真有把保护伞?

程溪觉得自己还需要再看看,没摸清里面的水都有多深之前,不适合动手,而且现在的氛围也不适合动手,因为秋收已经到了。

村里现在用热火朝天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往后推,唯独秋收刻不容缓,而今年的年景又特别好,是个难得的丰收年。

程溪之前下了班总是闷在家里头,很少出门,为了把孟会计搞下去,他才在晚饭后出来溜达着跟人聊天,现在居然也养成习惯了,每天吃完晚饭就带着一家人在村子里散步,遇到聊得来的,总是要停下来聊几句。

书上能写的东西太少了,程溪在这里待的越久,就越觉得这是一个真实运转着的世界,而并不是作者寥寥几笔就能框死的世界。

像良山村,看书的时候,觉得这是个偏僻荒凉的小山村,实则不然,偏僻是真的,可这里靠山靠水,山上有野果,水里有鱼虾,土地也很肥沃,按照村里老人的话来说,就是‘十年九不收’。

乍一听这话以为还以为是容易连年遭灾,实际上说的却是十年里只要有一年是丰收的,其他九年都不收,那这十年内的粮食也是够吃的。

这话里肯定有夸张的成分,但也不会一点事实依据都没有,今年在所有人看来都是个大丰收的年景,越是这样,到了秋收的时候越是要加班加点,生怕老天爷一个不顺眼,再来几场大雨,成熟的庄稼可就要沤在地里头了。

村里平时闲置不用的食堂,这几天也开了,连猪都杀了一头。

本来,秋收这事儿应该跟小程家没关系,他们一家六口平时没一个挣公分的,但生产队缺人,王队长可不就过来拉人头了嘛。

一家六口被安排到红薯地里装筐,把其他社员从地里刨出来的红薯挨个放进筐里,然后把红薯集中倒在指定的地方。

这是最简单也最轻松的活了,没有一点技术含量,三岁的小孩都能干,秋收本来就是男女老少集体行动,连小娃娃们都要参与进来。

而且秋收不同于春播夏锄,春夏两季的工分都是按天计算,只有秋收不同,秋收是按量来计算的,干多少活拿多少工分,像刨红薯的人,每干一垄地就是三个工分。

干的多拿的多,就算是平时偷耍滑的懒汉,在秋收时也能支楞起来。

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老程家那边特别奇怪,一家四口秋收没一个出来干活的,反而全都请了假,说是程老头被程溪气病了,在家里躺着养病呢。

一盆污水泼过来,程溪能怎么办。

那天走的时候,老头虽然情绪低落,但人可一点都没事,之后那几天也没请假,照常去地里干活挣工分,这都过去好几天了,突然‘病倒’了,还是他把人给气病了?

本来那天走了之后,老程家那边没闹起来,程溪还挺失望的,结果人家内部是没闹起来的,反而一致对准了他这个外部矛盾,还真是情比金坚。

不过,‘被不孝儿子气病了’,这招也太没新意了点,尤其是赶在秋收的节骨眼上,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程溪都不稀罕去拆穿,‘病’着呗,就算是赶上一个丰收年,工分少了,那也分不到太多粮食的。

外人问起时,程溪也只是真情实感的表达自己的无奈,他什么也没做,压根不知道老头为什么生病,而且是一再表明,那边的事跟他没关系。

秋收时大家伙都累得不行,顶多也就是说点八卦乐呵乐呵,谁还会费劲去操心别人家的事儿,程溪压根就没受到什么为难。

知道老程家就这点段位,他突然觉得孟老实有这么一堆猪队友在,应该不太难被拉下马。

稍稍放下心来的程溪不知道,对外放出风声的老程家,白天直接把门从里面锁上,因为大家都忙着秋收,所以谁也不知道白天的时候老程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也包括正在养病的程老头。

一家四口人整整齐齐都在山上垒猪圈呢,除了他们,还有程海军九个道上的朋友。

以前他们想弄笔钱不容易,要么跟家里头拿,要么从牌桌上,偶尔也会在偏僻的地方截个道,但都没什么赚头,要不然之前也不会整天想着偷鸡摸狗。

这里的偷鸡摸狗不是代指偷东西,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偷鸡摸狗’,想吃口肉,也就只能偷别人家的鸡狗。

这事儿可不是那么好干的,养狗的人家不多,一个村子里都没几户,且基本上都是大户,院墙垒得高,一点都不好偷。养鸡的人家倒是多,可鸡屁股都是家家户户的‘银行’,平时吃盐买火柴都靠鸡屁股,想偷出只鸡来也不容易。

所以别看他们整天不着家,个头还都挺猛,看上去特别唬人,实际上日子过得也不咋滴,不然也不能跑到山上来养猪。

主意是程海军拿的,也就只有程海军所在的村子能找到一个偷摸养猪的地方,垒猪圈的材料则是大家伙凑的钱,但里头有一半都是程海军一个人出的。

以前他们十个人只是玩的好,也没分出个排行来,但是养猪这事儿一出,程海军就成了他们里头的老大。

一开始就说好了,分钱的时候,也是老大拿大头,老大吃肉,他们几个喝汤。

毕竟单是在山上盖出一排猪圈来,再盖两间人住的屋子,光材料费就三百多,后边猪养起来了还得再添置别的东西,这些钱可不是谁想拿就能拿出来的。

一趟趟帮忙运石头的孟慧珍,手都已经磨破皮了,脸也被太阳晒得火辣辣,什么形象都没了,可心里头却是高兴的,别看她干的不多,可却是这些人里头最实心劳力的。

她选的丈夫马上就要发财了,她就要跟着过上好日子了,而且海军已经答应她了,养猪赚来的钱将来要分给她一半的。

她心里头高兴,多干点活怎么了,又不是给别人干的,她就得让海军知道,她才是那个最支持的人。

不只是干活,孟慧珍还贡献了自己的钱和手表,不然程海军哪来的钱,他自己都靠家里人养着。

仅剩的那点私房钱,还有那块从上一段婚姻里带来的手表,都给出去了。

现在的孟慧珍是一点积蓄都没了,但她和海军之间的情分更深了,这不比什么都强。

以前还觉得在国家允许做生意之前的这几年,只能跟着吃糠咽菜了,但老天爷对她多好,没让她等到那时候。

村里那群眼皮子浅的现在还看她笑话,等着吧,将来有这些人后悔的时候,程溪就那点抚恤金,花完就没了,又养着五个吃白饭的,一家子不饿死都算走运。

程溪头一次下地干活,虽然干的是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但参与感是一点都不输的,尤其他还是家里的‘顶梁柱’。

正是捡红薯装筐这活既不需要技术,也不需要多大的力气,程溪不止是碾压了大佬,还一个人顶全家剩下的那五口人,五个人干的都没他一个人干的多,虽然五个人里头有四个是小孩,但也让他成就感满满。

程溪是第一名,第二名也不是大佬,而是全家年龄第二小的顾东,小家伙手脚特别利落,干得很是卖力。

一家六口人里,顾东其实是变化最大的那个,如果现在回到江市,部队的熟人大概都要认不出来了。

高了,胖了,也白了,程溪刚见他的时候还是个小光头,现在头发不光长出来了,还比之前黑亮了不少,眼角的疤痕也变淡了,相信再有一两个月,就该彻底消失了。

不愧是四千多一支的去疤药膏,效果果然杠杠的。

程溪觉得等到将来改革开放了,靠这款去疤药膏,他也能赚的盆满钵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