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晋江首发(1 / 2)

加入书签

阅读小说

两口子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差几分钟不到凌晨两点,先挨个看了看孩子,瞧几个小家伙睡得都还挺熟,才回自己房间。

本以为会很困,但躺在床上两个人都没有睡意,尤其是程溪,他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明明知道自己这会儿最该做的就是闭眼睡觉,可整个人还处在比较亢奋的状态里。

隔壁那一对小娃娃,看起来可太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产的原因,许三嫂今天白天还在地里掰玉米,晚上就直接生了,想想还真是惊险。

“许三哥那边咱们明天送盒奶粉过去怎么样,再来几斤小米红糖,不是说产妇坐月子都要喝小米红糖粥吗?”黑暗里,程溪轻声问道。

隔壁这两口子人都挺好的,许老三去井里给自家挑水都不忘给他们家捎一份,他和大佬去县城卖货的时候,一走就是一天,许三嫂还会过来帮他们照看孩子,有许三嫂在,起码可以让几个小娃娃吃上热饭。

再者,许家日子过得辛苦,又不是因为偷耍滑,而是因为生孩子生的多,越生越穷,他们有余力还是可以帮一把的。

不过,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隔壁不间断的生孩子,是因为这个年代推崇多子多福的缘故,哪成想是压根不知道避孕。

看许老三的样子,生完这一胎,怕是打死都不会再要了。

杨盼盼抿了抿唇,压住笑意,她不是刻意要偷听程溪跟别人讲话的,只是五感过于敏锐,两个人在许家院子的墙角里说话,许三嫂和许奶奶好像都没听到,但她却是一字不落听了全程。

只听声音,她都能想象到程溪当时脸上的无奈、震惊,还有说要发誓时急到要跳脚的表情。

太可爱了。

杨盼盼对坐月子的理解,都来自于原身的记忆,女人坐月子相当重要,不能见风,不能受凉,好像还不能吃盐,就像程溪说的那样,坐月子时要靠小米红糖粥来滋补。

“家里还有没有虎子以前不穿的衣服,我觉得可以一块拿过去,如果还有尿布的话,那就更好了。”杨盼盼提议道

虎子以前的衣裳,她们家是用不到了,隔壁新添了两个小娃娃,再加上最小的那个男孩,家里头有三个孩子都需要用尿布,她估摸着隔壁的尿布可能要告急了。

“应该有吧,明天可以试着找找,一块给他们送过去。”

程溪坐起来,从淘宝上买了一罐婴儿喝的奶粉,结果他看中的那一款奶粉搞活动,两件八折,三件七折,索性直接买了三罐。

在淘宝界面上看起来低调奢华的包装,放到现实生活中却是惨不忍睹,因为上面很多的字和图案都被屏蔽掉了,三无小作坊的奶粉都比这看起来更高大上。

因为是送给刚出生的小婴儿喝的,程溪再来抠门,也不敢在这上面起占便宜的心思,临期产品不敢买,没听说过的牌子更不敢买。

所以别看这包装不怎么样,里面可是实打实的好东西。

“一罐送给隔壁,两罐留着自家喝。”

买三罐更合算,但三罐都送给隔壁就不合适了,礼太重,两家相处反而会变得不自在。

“先放桌上吧,明天我看能不能找几套小衣服和尿布出来,洗净晒干了一块给隔壁送。”瞧程溪这一时半会儿也不像要睡的样子,杨盼盼干脆问道,“你之前和许老三在院子里嘀咕什么呢,许三嫂喊你们都没听到?”

程溪能直接跟许老三科普避孕的事儿,但换成是大佬,不知道为何,话还没说出口就已经觉得脸颊滚烫了。

“也没说什么,他只是问了问避孕的方法,我建议他去专业的医院咨询。”程溪把整段对话做了精简,意思没变,只是少了些细节。

杨盼盼轻笑出声:“这样啊~怪不得特意找了个偏僻的角落。”

声音还带打弯儿的,这对大佬来说简直神奇。

要知道在程溪的带领下,他们家现在说话都有点二十一世纪的味道,动不动就吹吹彩虹屁,说话的尾音不是带个‘哦’,就是带个‘哒’,偶尔还会‘比心’。

但大佬是受影响最小的,不爱说这些俏皮话,总是一本正经,不苟言笑,但是刚刚却……

程溪有理由怀疑,大佬那时候是不是听到他和许老三的对话了,不然为什么会是这个反应。

突然感觉到社死的程溪:“……”

好吧,只是轻微程度的社死。

装模作样打了个哈欠,翻身背向大佬:“好困,我先睡了。”

一分钟不到,鼾声响起。

杨盼盼寻思着她刚刚也没说什么,怎么就这么夸张又……好笑,不过还是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能笑出声,不然旁边那个再往前挪就要掉下床了。

即便把奶粉缩减到一罐,小米和红糖加起来总共才六斤,至于虎子从前的衣服,也只翻出来两三件而已,尿布也只有两块。

这礼物对小程家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许家,件件都是她们需要的,且都很贵重。

奶粉就不说了,这是比麦乳精还贵的玩意儿,用来给小婴儿补充营养那再好不过了,比喂米汤强上不知道多少倍。

媳妇这回的奶水远不够两个小孩吃的,应该说只喂养一个孩子都勉强,许老三正发愁呢,住在他隔壁的‘亲哥嫂’就把奶粉给送过来了。

许老三根本狠不下心拒绝,有了这罐奶粉,把两个女儿养活的可能性就大一点。

奶粉都没拒绝,再拒绝后边的这些算什么。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

许老三把东西一一记下,想着将来找机会还,现在他还不上,只能让两个女儿先认程溪两口子做干爹干妈。

“让她们俩长大以后孝敬你们,就是不孝敬亲爹亲娘,也要孝敬干爹干妈。”许老三如是说道。

这俩孩子如果能养活下来,还真多亏了程溪两口子。

他媳妇怀这一胎的时候身子骨差,如果不是程溪两口子送来的米面鸡蛋,还有那一罐奶粉,可能这两个孩子根本就生不下来,如今又送来了这么多好东西,说一句救命之恩都不为过。

认救命恩人做干爹干妈,应该的。

程溪连忙拒绝,他一个大好青年,连恋爱都没谈过,穿越就喜当爹不说,现在家里头四个孩子,管起来都已经觉得不容易了,真没精力再给人当干爹,尤其还是两个刚出生的小娃娃。

“你不同意,我嫂子也没同意,那就算了,不然你给这俩孩子起个大名吧?”

程溪疑惑:“你嫂子?”

这事儿跟许老三嫂子有什么关系,而且不是说许老三已经跟父母和许老大一家没什么来往了嘛。

“就是你媳妇儿。”许老三大大咧咧的道,还一副‘你记性怎么这么差’的样子。

程溪抽了抽嘴角,合着还把昨天晚上的戏言当真了。

“我不是都说了吗,不当你哥,咱们还是按照年龄论,你当哥哥,我当弟弟。”

程溪对当‘大哥’没什么执念,他知道很多男孩都很喜欢在同性当中称大哥,这是他青少年时期一直都没法理解的事儿,长大了以后就更不理解了,当大哥有什么好的,不顶吃不顶用,而且还显年龄大。

居然还有人不想当哥的,许老三同样没法理解,不当就不当吧,那就还是他来当哥哥。

“早上弟妹过来送东西,我媳妇就提议让两个孩子认你们做干爹干妈,不过你媳妇也没同意,既然你们两口子都不同意,那我就不勉强了,给孩子取个大名总行吧?”

“两个孩子取小名了吗?”程溪没再拒绝,如果许三哥两口子已经给小孩取了小名,那大名可以根据小名来取。

“取了,我和我媳妇儿昨天晚上就把小名给定下来了,姐姐叫小花,妹妹叫小草。”

这起名水平,果然按不出乎程溪所料。

能给三个儿子取名狗剩、狗蛋、狗娃的,给自己的两个女儿起名小花小草,也是可以理解。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能够看出许老三的进步,起码女儿的名字比儿子文雅多了。

程溪稍微想了想,才道:“两个孩子都出生在夜里,有一种在晚上才盛开的花叫昙花,姐姐既然小名叫小花,那大名就叫许昙吧。妹妹叫许萱,萱草的萱,薰衣草也是一种植物,花儿开的很漂亮,还可以入药。三哥觉得怎么样?”

“许昙,许萱。”许老三来回念叨着这两个名字,“好好好,听起来就特别洋气,跟城里小姑娘的名字似的。”

名也起了,孩子也瞧了,程溪本来想走,但硬是被许老三留下来吃饭。

盛情难却……主要是徐老三手劲儿太大,他扯不开许老三的手,只能答应留下来吃晚饭。

本来以为是许老三下厨,程溪也做好了饭菜可能会不太好吃的准备,但没想到许家掌厨的人居然还是许三嫂,这可才是生完孩子的第二天,不,生完孩子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呢。

就许老三这样的,昨天晚上居然还敢质疑他渣?放在后世,如果有哪个女生第二天生完孩子还要在婆家做饭的,分分钟上热搜,婆家人是要被钉在耻辱柱上的,尤其是作为丈夫。

“嫂子,你先去屋里歇着吧,这里我和许老三来。”程溪赶忙把人拦住,连‘三哥’都不喊了。

“你们都忙一天了,还是我来吧。”许霞道,如果只是丈夫去做家务活,那她求之不得,但如果让程溪也帮忙下厨,那还是她自己来吧,欠人家已经够多的了,总不能还让人家帮忙做饭。

程溪已经拉着许老三站在厨房门口了:“嫂子你也忙一天了,一个人照顾好几个孩子,不比我们忙多了,你还是先回屋吧,我们俩来做饭。”

一个人要照顾两个刚出生的奶娃娃,不能自理的狗娃也需要照顾。

那两个大一点的孩子,昨天大佬就跟嫂子说好了,白天在他们家呆着,大佬中午还过来送了顿饭。

这些事儿程溪和大佬都商量过,他们俩都觉得这几天应该多帮帮隔壁的忙,毕竟现在正是农忙的时候,许老三作为这个家里唯一还能挣公分的人,必须去地里干活,顾不上家里头。

但现在都下工了,怎么还能眼睁睁看着刚生产完的老婆在厨房做饭。

“你昨天担心得坐在外面哭,那都哭成什么样子了!怎么今天就忘了嫂子生孩子遭的罪了,她一个人照顾三个孩子多辛苦,现在就是你承担起自己责任的时候……”

程溪一边烧锅做饭,一边教育许老三,既要教育许老三‘男德’,还要教许老三做饭。

这就是个厨房小白,什么都不懂,连烧火都不会,可见平时是一点都没进厨房来帮过忙。

许老三一开始还挺委屈,家里没有老人帮衬,他媳妇自己带孩子辛苦,他能不知道吗,前头那三个孩子都是这么带过来的,可他也没闲着。

他今天一天刨了六垄地,拿了十八个公分,整个生产队没有比他更高的,累到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而且哪有男人下厨房做饭的。

“迂腐。”程溪知道村里的男同志大多数都有点大男子主义,受限于时代和教育,也受限于生活环境,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但大男子主义到了许老三这个程度,就有点过分了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讲‘男主外女主内’那一套,嫂子不生孩子的时候,不也一样出去挣工分吗,你也没把她一直养家里头,外头的活都干,家里的活就嫂子一个人干,许老三你也太能算计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