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科幻小说 > 狮子联萌 > 87.第87章
    第87章奋力求生的狒狒

    狒狒黑黑来到狮群后, 狮界的‘美发’行业迎来了新的春天。

    他凭借灵巧的双手,让雄狮过长鬃毛再也不用担心‘打结后,用舌头费劲儿舔都舔不开’的烦狮问题。

    不过,由于他是提米(玩具)的缘故,大部分时间只会负责提米一头狮, 算是专属美发师。

    狒狒黑黑为此赌上了生命。

    他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 努力把这头狮子伺候地呼噜噜了才稍稍安心。

    但过去的‘美发狮’安德烈始终坚持不下岗, 死皮赖脸地按照传统模式,非要给弟弟爱的舔舔。

    他举着前爪,信誓旦旦地说:“没有爱的舔毛,怎么能行?狮子都需要爱的舔毛,假如没有的话,弟弟, 你一定会生病的, 心理疾病!”

    提米喵信喵疑的晃了晃尾巴尖。

    可有时候,安德烈执意要干点儿什么的时候, 他根本没办法去阻止。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

    提米每天被狒狒‘无爱意’的梳一遍毛后, 还要再被哥哥‘有爱意’地舔一遍毛。

    明明是超棒的双重享受!

    可总喜欢未雨绸缪的提米, 却忧心起了自己未来的生活:“这太频繁了。继续下去的话, 我说不定会被他们联爪撸秃?”

    显然,他多虑了。

    在哥哥和狒狒黑黑一起精心照料下……

    不缺吃也不缺喝, 保证了充足营养的提米, 毛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油光水滑的状态。在阳光下金光闪闪, 一看就是头富贵狮。

    但与此同时,安德烈也意识到了“美发”这一行业的激烈竞争性。

    出于‘在弟弟的心里,我必须是最重要的狮子’的心理,他决定搞个大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动物都有一种‘雄狮不会捕猎’的误解。

    这主要是因为,雄狮们总是心甘情愿吃软饭一百年,还从来不会为吃老婆辛苦捕获的猎物而害臊。

    可事实上,多数雄狮的狩猎能力不弱,或者说,弱的都饿死在流浪期了。

    当雄狮被赶出家门,再到他成功夺取地盘的那段艰辛流浪期,往往是最考验他们捕猎能力的时候。

    前世,安德烈和提米就曾在这个时间段中吃了很多的苦头。

    尽管最终他们熬过来,可过程是绝对没有今生这么轻轻松松的,尤其是提米……

    安德烈至今都忘不了,前世的弟弟几乎瘦脱了相,走路都摇摇晃晃,胸前肋骨根根突起,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把最后的肉让给自己吃的可怜样子(提米:你脑补多了,当时让着你,只是因为必须维持咱俩中的高端战斗力,要不然就得一起完蛋),哪有现在双下巴、大肚子,胖……不,是富态的可爱。

    不过,通常在那种艰难的环境下生活几年后,只要能活下来的雄狮,都变得非常厉害。

    即使他们夺取地盘后,开始被狮群供养,不再捕猎,但其自身的高超捕猎技巧,也早就烙印在身体里了,是不可能会遗忘的。

    安德烈也是一样。

    他哪怕重活了一次,也从没遗忘过前世已经掌握熟练的技能。

    在自觉身型和体力初步恢复差不多后,就开始了适应训练。

    他试图让目前的自己尽可能地达到前世巅峰状态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好去给弟弟抓野牛。

    抓野牛这事……

    其实,安德烈想很久了。

    提米对牛肉的爱好,一直都很直白和炽热。

    只不过他虽然天天嚷嚷着吃野牛,可雌狮们碍于力量和体型的缘故,并不是总都能抓到野牛。

    起初,没抓到野牛的时候,盖尔还很害怕。

    母狮子有时候就是喜欢胡思乱想,什么‘没有牛就咬死小狮子’一类吓唬自己的玩意儿。

    可后来,她们就慢慢发现,提米只是喜欢嚷嚷而已。

    比起鬼脸狮王会因为食物不满意就狠狠咬她们的行为,这只金鬃毛的雄狮其实就是嘴上说得凶。

    不过,安德烈注意到这样一幕:

    提米时常会钻在灌木丛中,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不错眼地盯着黑色的野牛群。

    看了许久许久之后,他才舔了舔嘴巴,默默耷拉着尾巴,悻悻地离开。

    对于狮子来说,野牛群大概就是一块块行走牛排聚集地吧。

    考虑到这年头服务行业的目的就在于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安德烈觉得,梳毛输给狒狒后,自己可以另辟蹊径,开拓出新路线来。

    比如,把舔毛和喂食结合起来,强强合作,让弟弟再也没办法拒绝自己。

    提米根本不知道安德烈默默胡思乱想了这么多。

    事实上,自从狒狒梳毛事件后,安德烈仿佛打鸡血一样,亢奋到不行!

    他时而用一种,唔,狮子渴望野牛那样的眼神看着自己;时而又会神经分裂地露出一种老母亲的慈祥笑容,实在让狮摸不着头脑。

    提米的内心十分复杂:“安德烈好像病得挺严重?如果……”

    他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如果我承认我其实也挺喜欢他的,他会不会快点儿恢复正常?其实,我可以好好和他谈一谈。比如,我真的很烦他的某些行为,但并不讨厌他,呃,虽然我表现得很讨厌,可那是装出来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需要有私狮空间的。再说,根本没有狮子愿意被紧紧束缚住,提米是自由的雄狮。不喜欢被缠着、被抓着、被抱着,和被寸步不离地跟着……唔,如果他这次同意的话,我可以试着把对他的态度放好一点儿。”

    但安德烈没给他机会来坦白这些……

    接下来,这头黑鬃毛雄狮让整个雌狮群都很惊讶。

    因为他开始主动参与捕猎了。

    这对于总在狮群里好吃懒做的雄狮来说,十分难得。

    所以,雌狮们好奇地望望天空,想研究太阳是不是还在天上挂着,怎么会有这么稀奇的事情?

    很遗憾,世界一直是正常的。

    那不正常的只能是这头雄狮。

    不正常雄狮安德烈才不管别人怎么想。

    他正忙着一点点儿地调整自己的状态,按部就班地朝前推进。

    在此之前,碍于身型和体力,使得他空有满肚子的经验和技巧,却没办法自然地应用。

    这就好比一台超低配电脑,被装了个最新系统,两者不匹配,根本运行不起来。如今,经过长时间的成长和磨合,又换上接近成熟期的身型和体力,终于让他凑齐基础配置,能勉强运转了。

    不过,安德烈始终是一头沉稳的狮子,并没有为此得意忘形。

    他前世活那么久的原因就在于谨慎小心,做事向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从不搞三级跳,或者做步子太大扯到蛋的蠢事。所以,哪怕决定给弟弟抓野牛,他也先从单独抓小鹿、抓羚羊、抓角马等开始练习,默默感受着没有狮配合,独自捕猎的感觉,再一点点儿地循序渐进着,等到技能熟练度全都刷到满级,确保不会释放失败后,才正式出发。

    这些过程在雌狮们看来,就是很不雄狮的行为。

    对此,连提米和阿伦也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点儿茫然不解。

    在离开出生狮群后……

    一路顺风顺水的哥俩难得地面面相觑,都有点儿搞不清楚安德烈这波操作是怎么回事了。

    “你又刺激他什么了,提提?”阿伦随口问。

    但提米很不高兴听到他这么问,抖了抖胡须,没好气地说:“你为什么这么问?好像这就是我的错一样。可这不对,每头狮都应该为自己负责,他做的事情是他本人决定的事情,从头到尾,和我能有什么关系?”

    “这话听起来有点儿翻脸无情,小没良心的!”

    阿伦晃了晃尾巴,难得地说句公道话:“你难道不知道,你是安德烈最喜欢的弟弟吗?”

    “对啊,可他也只有我一个弟弟。”

    提米逻辑很清楚地回答:“其实,我也可以承认,安德烈是我最喜欢的哥哥。”

    在结束对话后,阿伦一时间没搞清楚最后几句话的意思。

    等他终于想明白‘提米最喜欢的哥哥是安德烈,提米只有两个哥哥’这个问题后,立刻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作为不被喜欢的哥哥。

    他决定继续去讲‘提提和黑黑‘的故事,争取让故事传遍整个大草原。

    然而,提米的绯闻对象狒狒黑黑,今天也还在奋力求生。

    他现在觉得,仅仅会梳毛还不够保险,更何况,连梳毛这种事都有狮来竞争,真是不要狮脸。

    所以,他必须也开发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比如,上树把花豹藏的食物偷下来……

    多么一举两得!

    既报了花豹抓自己的仇,又讨好了目前的饲主。

    听到狒狒黑黑小心翼翼提出的这个建议。

    提米简直惊到了。

    这么多年,他终于找到了一个会动脑子的同伴。

    然而,却是一头公狒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