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只为他折腰 > 槐南一梦
    易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头很痛,眼睛干涩的睁不开。

    等到眼睛终于可以接受眼前的光亮,她才意识到这里是徐南儒的家。他家总是干干净净,所有的物件摆放都有特定的位置。

    易惜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的思绪渐渐清晰。

    昨晚其实她没有喝到断片的程度,所以每件事都是记得的,易云钊来酒吧要把她带回去,在他强迫她上车的时候,徐南儒出现了……

    易惜朝四周看了看,没看见徐南儒的身影。

    昨晚,他说他是记得的。她没听错,也不是做梦,他真的是记得的。

    “滴。”

    玄关处响起开门声,易惜偏头看去,只见徐南儒拎起一大袋东西走进来。今天他穿的很休闲,运动衣运动裤,看上去温和多了。

    “醒了。”徐南儒换上拖鞋,看了她一眼便径直走向厨房。

    易惜抿了抿唇,心里有些矛盾。

    关于她过去的一切没有人知道,就连她最好的朋友林敏和黄薇她都只字未提。他记得,她既开心也不开心。

    那是她的梦魇,她花了好多年才把它压到心底。可徐南儒是她的梦魇中唯一的光亮,她想抓住这点光亮,不管是十几岁的易惜,还是二十几岁的易惜。

    “徐老师。”易惜从沙发上下来。

    徐南儒没有回头,只是在整理从外面买回来的午餐:“昨晚你叫不醒,我不知道你家密码,所以让你在这睡了。”

    “恩。”

    “回去吧,把这个也带回去吃。”

    话音刚落,徐南儒就意识到腰间被两只手环住了。他猛的一怔,诧异的低头看去。

    易惜抱住了徐南儒的腰,将脸贴在了他的背上。

    温热的、有力的,是男人才有的气息。

    易惜下意识的在他背上蹭了蹭:“徐老师,昨天谢谢你啊。”

    不过三秒手就被拿开了。

    易惜退了一步,看着徐南儒转过身来。

    “易惜,昨天我那么做,是因为你是我学生。”徐南儒的声音,冷静的近乎绝情。

    易惜笑了一声,歪着脑袋看着他:“然后呢。”

    “我不指望你对我能有师长那样的尊重,但是基本的分寸要有。”

    “分寸。”易惜沉吟一声,满不在乎的道,“我把握的很好啊,你是我的前老师,那我抱一下,追一下,也什么问题。”

    徐南儒神色绷了绷:“不必了,我对我的学生不感兴趣。”

    “那你对谁感兴趣,就是那种成熟又乖巧的女人吗?”易惜眯了眯眼,“没问题啊,老师你再等一等我,一年,或者两年,我也可以成为那种女人。”

    孺子不可教,完全没办法交流。

    徐南儒冷着脸把买的午餐递到她手里:“回家去。”

    易惜接了过来,她低着眸,突然道:“老师,你以前教了我一年,第二年你没来了我特别难过,我问我爸,他说你出国留学了所以不会再来当我的家教了。你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吗,我在想,以后我就是孤军作战了,但是我不能害怕,因为你告诉过我,没人能踩到我头上。”

    “我后来真的把那个讨厌的易云钊赶出了国,我也努力的把那些不好的回忆慢慢忘掉,后来,我过的很好,我也很少再想起你了。但是你知道吗,不管过了多久,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相信的还是你。”

    易惜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捏紧了手里袋子,坦然一笑:“我先回去了,不过,我之后还会来的。”

    易惜走了,徐南儒在餐桌边坐下,拿起餐具吃午餐。

    他吃的很慢,好像眼前是什么让人难以消化的东西。最后,他彻底的放下了筷子。

    方才女孩说话的样子像是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播放,希冀、渴望、信任,这些他所陌生的东西全然在她的眼神里。

    他不明白,更觉得意外。

    因为,他并不如她所认为的那么好。

    易惜去blue island找罗柯。

    筹备中的酒吧地址已经选好了,现在正在商量各种细节问题。

    “你傻笑什么,酒吧要开业了就这么开心吗。”罗柯怀里抱着易惜带过来的招财,问道。

    易惜摇头:“才不是因为这个,我是因为想到了我家徐老师。”

    罗柯笑了一声:“工作时间还想着男人,你还要不要赚钱了。”

    易惜摊摊手:“我就想一下嘛……你看,这开店也蛮复杂的,弄得我脑仁儿疼,我得想徐老师缓解一下。”

    罗柯差点翻白眼:“招财,你家主人可真花痴啊。”

    “喵。”

    “你可不知道,招财更花痴,天天想着往徐老师家里钻,我都不知道它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喵~”

    正说着,易惜的手机就响了。

    她看了眼,是易城行打过来了的。

    “喂。”

    “今天周末,回来一趟吧。”

    “我还有事。”

    “有什么事,一整个月都不见人影,让人回来一次就那么难!”

    易惜耷拉着表情:“你吼什么呀你,我也没说不回去,办完事不就回去了吗。”

    易城行一噎,直接道:“晚上回来吃晚饭!”

    手机那头被挂断了,易惜看了眼屏幕,对着罗柯摊摊手:“今晚把招财放你这行不行,我回趟家。”

    罗柯:“没问题啊。”

    “那行,我先走了。”

    “开车小心。”

    自从出去住后,易惜确实很少回家了。

    家里住了几个她不待见的人,她自然是想离得远远的,奈何,她爸夹在中间让人为难。

    刚进了家门,林姨就一脸欢喜的迎了上来:“惜惜啊,你可算回来了。”

    易惜给了林姨一个拥抱:“想我啦。”

    “你这孩子,我可不想你吗,今天知道你要回来,我做了你最爱吃的东西呢。”

    “真的嘛,谢谢林姨。”易惜换了拖鞋,“我爸呢?”

    “他们都在客厅呢。”

    “噢。”

    他们。

    易惜进了客厅后,果然看见“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喝茶聊天的场景。

    易城行看到她,严肃着脸在旁边的位置拍了拍:“过来坐。”

    易惜也不客气,越过易乐和易云钊,一屁股坐在易城行边上,俨然一副我最大的模样。

    “今晚在家睡?”

    “要不然呢。”易惜哼了哼,“这么晚了,你要赶我出门啊。”

    “嘿你……”易城行无可奈何,气的撮了撮易惜的脑袋,“好好说话不行啊。”

    易惜瞥了瞥嘴,不吭声了。

    易城行清咳了声,突然道:“惜惜,明儿你张叔叔的儿子从英国回来,你可以跟人家见一面。”

    易惜愣了愣:“哪个张叔叔?哪个儿子?我为什么要跟他见面。”

    一旁的蒋明丽柔声道:“是计彩集团的张叔叔,他儿子的照片阿姨看过,长得很帅气呢。”

    易惜眨了眨眼,算是明白过来了,她勾唇笑了笑:“多帅气啊,易乐,你看过吗。”

    突然被点到名的易乐显然是愣了一下:“啊?”

    蒋明丽拉了拉易乐的手:“乐乐,就是之前咱们去英国玩招待过我们的那个哥哥呀,你记得吧。”

    易乐哦了一声:“记得。”

    易惜拿过茶几上的橘子开始剥起来:“易乐,长得很帅气吗。”

    易乐敷衍道:“还行。”

    “还行啊,那跟你哥哥比呢。”易惜突然看向一直没说话的易云钊。

    易云钊拿着茶杯的一顿,目光落在了易惜含笑的眼睛上。

    易乐不知道易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下子没答上来。易惜啧啧两声:“这么难选,看来长得是挺帅的,诶易乐,你喜不喜欢,你都念大一了,可以谈恋爱了。”

    “易惜!”易城行猛的放下手里的茶水,“你说什么呢!”

    易惜无所谓的道:“你们不是喜欢那个张叔叔的儿子吗,既然这样就易乐去试试嘛。”

    易乐瞪了眼,满脸通红。

    易城行:“这是在给你找男朋友,不是给易乐!”

    “哎哟爸,你终于肯直白点说出来了。”易惜往后一靠,“什么见个面,明明就是相亲。奇了怪了,你女儿就这么没男人缘,还要你来拉线?”

    “我不拉线,就让你出去胡作非为是吧。”易城行沉着脸,“为了追一个男人还住到别人对面去,我说你怎么挑了这么一个地方。”

    易惜一顿,看向易云钊:“怎么,有人打小报告了?”

    易云钊眉头一拧,还未开口时又听易城行道:“你以为你做的事别人都不知道?!易惜我告诉你,你的终身大事必须慎重,我们易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的。”

    易惜难以置信的笑了一声:“什么阿猫阿狗?他是个人!”

    蒋明丽拉了拉易城行:“你跟惜惜好好说话,别乱吼,你好好说,惜惜会知道的。”

    易城行挥开蒋明丽的手:“你别说话,我们易家什么地位,我易城行的女儿怎么能嫁给一个私生子?”

    私生子?

    易惜领会了几秒,脸色瞬间变了:“你说谁私生子!”

    易云钊低着眸,瞳色冰冷:“你的徐老师是鼎鼎大名的言家放养在外的私生子,你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