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那双漂亮的黑眸注视着,伊凡脑子刹那间空白了,痴迷地眨了眨黄金竖瞳,好半晌才想起来自己出去的目的

    “我……我给你带来了水。”

    伊凡小心地摊开锋利坚硬的龙爪,在庞大龙爪之中,黄金雕刻的精美水壶被衬得像是个缩小版的玩具。

    “请……请喝。这是我从星湖源泉接的水。”

    不知道为何,伊凡心底深处有点紧张。

    就像是正在向神献上祭品的信徒,心既期待又惴惴不安。

    明明……对方只是个人类少女。

    唐苏苏看着龙爪里好像水壶状的玩意,有些弄不懂这条巨龙的意思。

    但是嗓子干得冒烟了,就算面前是一瓶毒药,唐苏苏觉得自己都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她视线偷偷地瞥了眼体型庞大压迫的巨龙,然后踮起脚尖小心地取下水壶。

    打开水壶,里面盛满了清澈的水,还有一股清冽的香气。

    唐苏苏眼睛一亮,顾不得那么多,直接喝了个痛快。

    “谢谢。”喉咙的疼痛被甘甜的水流抚平,唐苏苏将水壶重新放回龙爪,抬起头看向庞大的巨龙,真切地道谢。

    她话音刚落——

    “嘭!”

    一声巨响,整个山洞都在颤抖。

    唐苏苏差点被摇晃的洞穴震到在地。

    发现自己激动过头的伊凡尴尬地收回兴奋过度的尾巴,收敛地、小弧度地摇晃,龙目左右游弋,装做刚才的震动和自己无关的模样。

    某龙的内心活动是这样的:

    她……她对我说谢谢!!开心!!!

    太激动了,会不会吓到她了?

    听说人类胆子都很小,它以后一定要再注意一点!

    除此之外,还要早日学会幻化人形。

    它……它想和它的新娘生一窝健康漂亮的龙蛋!!!

    平复着内心的激动,伊凡小心矜持地用爪子将唐苏苏捧起来。

    身体突然悬空的唐苏苏:“!!!”

    唐苏苏脸色苍白,努力地挣扎起来,可是她微弱的力气在巨龙面前,连挠痒痒都不够,看着那越来越近的龙头,还有狰狞的獠牙,唐苏苏心脏都快蹦出来!

    “奥斯汀!”

    然而,她的呼唤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唯一有所反应的,是洞穴里时间仅此一条的黄金巨龙。

    “奥斯汀?”伊凡心里升起了一股抵触的情绪。

    听起来像是某个生物的名字。

    虽然是它在山崖边捡到的她,可是它不知道,在她的原本生活的国度里,是不是有伴侣。

    灿金色的金色竖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唐苏苏,伊凡将手心的人举到与自己平视。

    “不管你曾经是不是有伴侣。”龙吻张合,发出雄浑威严的声音,可是对唐苏苏来说却如闷雷乍响在耳边,十分不适。

    “你以后都是我伊凡霍尔斯特德的新娘。”

    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生硬了,那双金瞳心虚地飘移开来,又恋恋不舍地移了回来,有些羞赧道,

    “我……我……我会比那个人类对你更好。”

    伊凡十分认真地为唐苏苏分析着她选择自己的优点,哪怕唐苏苏压根听不懂它在说什么,

    “巨龙的宝藏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难以想象的,比起人类,我拥有更多的财富,甚至足够建造几个人类帝国!

    而且我的力量比人类更强大,可以保护你,谁敢伤害你,我就用龙爪碾碎他!

    我的寿命更长,可以永远保持在最年轻的形态,陪伴你更久。”

    伊凡说到最后,脸上露出懊恼之色。

    好像,巨龙悠长的寿命,对于跨种族恋爱并非什么优势。

    自己一个人衰老死亡……伴侣却永葆青春寿命无限,不管是对哪一方都是一种煎熬。

    伊凡眼眸温柔下来,努力传达自己的决心,“请不要担心寿命的问题。

    我会与你签订血契,让你平分我一半的寿命。

    如果你厌倦了无尽的生命,我愿意和你长眠在龙墓之中。”

    唐苏苏一脸懵地听完一串长长的龙语,虽然听不懂对方说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知道眼前的巨龙可以‘交流’。

    龙吻张合间,狰狞的獠牙上是透明的龙诞,仿佛面对美食时抑制不住的唾液腺分泌。

    唐苏苏狠狠咽了口口水,做最后的挣扎,

    “能……能不能不吃我?我……我没什么肉,还很酸……”

    话说完,唐苏苏就后悔得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她……她在干什么蠢事……

    哪有猎食者会因为猎物的话放弃进食的!

    听到唐苏苏的话,伊凡一愣,十分惊诧,“我怎么可能吃你?

    我只是想带你去看我的宝藏。”

    唐苏苏虽然不知道伊凡在说什么,但她感觉到了,对方并没有对它流露出敌意,眼前的巨龙并不打算进食。

    只是她还是不知道它说了那么久在表达什么。

    唐苏苏放松了下来,只要不被吃掉,它想说什么都无所谓。

    唐苏苏被伊凡带动洞穴深处,在伊凡带着唐苏苏继续往前走时,它注意到掌心的人儿有些异样,似乎直愣愣地盯着前方。

    伊凡十分配合地停下脚步,黄金竖瞳耐心地注视着掌心中的人。

    唐苏苏看着距离自己不过几寸的透明薄膜,又看了看突然停下来的金龙。

    眼前那一圈透明的散发着光芒的薄膜,是结界?

    唐苏苏悄悄地从巨龙爪子的缝隙间伸出手,戳了戳。

    纤长白皙的指尖很是顺利地穿了过去。

    唐苏苏微微愣,她还以为会像玻璃一样被阻挡呢。

    可是……好像并没有感觉呢。

    唐苏苏以为自己那细微的举动不可能被这只硕大的巨龙发现,殊不知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伊凡的注视之下。

    别说是悄悄伸手了,连头发丝乱了一根也在巨龙的双眸之下——

    因为它所有的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在她身上,专注又仔细,像是风眷恋着花,不肯移开分毫。

    它娇弱的、美丽的新娘,好像免疫一切结界。

    伊凡心中微诧。

    如果能无视结界也就算了,可怕的是,唐苏苏不仅能无视结界进入,身为结界的主人,伊凡却没有接受到丝毫结界被入侵的信息反馈。

    这无疑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能力了,哪怕是神系大陆最厉害的魔法师,也办不到像她这样。

    这种能力,不管是对大陆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尤其是对喜欢用结界来保护财宝又时常被各大种族觊觎宝藏的巨龙来说,非常痛恨。

    然而伊凡此时满脑子只是——

    它的新娘好棒!好厉害!≧▽≦

    伊凡带着唐苏苏跨过结界,眼前的一幕简直没把唐苏苏惊呆!

    她怔愣在巨龙的爪子,眼睛里全是惊异之色。

    金、灿、灿!

    除了这个词汇,唐苏苏再没有其他词来形容眼前的场景了。

    足以容纳巨龙在里面畅游的金币海洋,珍贵的金器、珠宝,像是杂草一样被随意扔在一起,一眼望不掉尽头。

    无论是谁见到这幅场景,都是永生难忘的记忆!

    唐苏苏咽了咽口水,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传说中,总会有人类宁愿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疯狂地觊觎巨龙的宝藏了。

    实在是钱帛动人心!

    哪怕她并不是个爱钱的人,见到这一幕,也被狠狠地震惊到了。

    看着唐苏苏愣住的表情,伊凡心中似乎有头小龙高兴地飞起。

    真好,他的新娘,好像对他的宝藏似乎很满意。

    之前,这只可怜兮兮的巨龙之前一直惴惴不安,担心他的新娘不满意他的聘礼。

    小心翼翼地将唐苏苏放在金币堆最上面的黄金王座上,硕大的巨龙身体乖顺地趴伏在她身前,金龙身上的鳞片比黄金更耀眼。

    它尽量让自己可以和唐苏苏平视,狰狞的龙角,危险的竖瞳,此时却失去了它们本该具有的威慑力,它宛如一只温顺的狗狗,“这些都是我收集的宝藏,全部给你。”

    它偏了偏头,“用你们人类的说话,好像是叫做……聘礼,对吗?”

    唐苏苏听不懂这只巨大的金龙再说什么,她只是觉得这镶嵌宝石的黄金王座,实在是……

    硌屁股硌得慌……

    可是被那双巨大的金色竖瞳盯着,就算不舒服她也……一动不敢动啊qaq。

    伊凡看着那娇小的一团轻轻地缩在王座上,心都要化成一团,它狠狠咽了一口口水,背后的龙翼也紧张小心地收缩在一起,小心翼翼地靠近唐苏苏。

    看着越来越靠近的龙头,唐苏苏吓得瞳孔睁大,整个人身体都僵硬得不能动。

    巨龙炽热的呼吸喷吐在她身上,她心脏紧张得砰砰砰几乎要跳出胸腔。

    双眸紧紧闭上,精致的小脸一片苍白,纤长的眼睫宛如蝶翼一般轻轻颤抖。

    伊凡小心地用自己硕大的龙头轻轻摩挲了一下那娇嫩的肌肤,动作虔诚又小心,温热的触感通过坚硬的鳞片传到它心底。

    巨龙满足地闭上眼睛,发出一声喟叹,

    “您真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珍宝。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唐苏苏小心地睁开眼睛,看到那只浑身充满危险气息的巨龙宛如上瘾般陶醉的表情,手心已经沁出了一层汗。

    虽然这次它依旧没有吃她……

    可是这只巨龙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你看起来很美味 ’的信息,一次比一次强烈。

    她真怕它什么时候忍不住,就真的忍不住开始享受它的晚餐了……

    一定……一定要从这里出去。

    唐苏苏暗自下定决心。

    晚上,伊凡如愿以偿地圈着自己捡来的新娘睡觉了。

    它将巨大的身体伏下,让唐苏苏靠在自己的身前,身后的双翼圈住她,这样它不仅可以为她抵挡寒意,而且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它的新娘。

    被迫睡在巨龙嘴边的唐苏苏:“……”不敢睡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