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苏苏最后还是睡着了,只是睡得并不安稳。

    因为她在梦里多次梦到自己被巨龙吞下,连嚼都不用嚼的那种。

    她想叫出奥斯汀,却不敢惊动这条巨龙,最后只得作罢。

    直到第二天早上,唐苏苏的脸色又白了一分,细瓷般的肤色上笼上了一层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有些憔悴,宛如晚风中茎叶纤细、一折就断的风兰花,娇弱又美丽。

    伊凡睁开耀眼的金瞳,醒来地第一件事变是用鳞片轻轻蹭了蹭唐苏苏,柔声道,“早安。”

    唐苏苏:“……”

    它在说什么?!

    注意到唐苏苏苍白的脸色,那双金眸里快速闪过一丝慌乱之色。

    虽然那丝疲惫苍白无损她的美丽,但是它的新娘,不过一晚上便像逐渐枯萎的花朵一样憔悴了不少。

    它暴躁地在洞穴里转了个圈。

    人类该怎么养来着?它没有丝毫经验。

    干净的水……充足的食物……保暖的衣物……适宜居住的环境……

    艰难地从久远的传承记忆里抽取关于人类的部分常识,伊凡眷恋地凝视了一会儿,然后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它得为她找来水、食物和衣物。

    人类少女十分脆弱,它得好好呵护她。

    伊凡恨不得将自己的新娘拴着到哪都带着,但是一想想外面还有无数可能觊觎它新娘的龙族,就立马打消了想法。

    它小心翼翼地将唐苏苏放在结界之后,想了想,然后一只爪子从腹部最柔软的地方扯下一枚倒着长的鳞片。

    那鳞片呈现出菱形,隐隐有点半透明的色泽,像是熔金般漂亮。

    “这是我独一无二的鳞片,只有它才配得上你。

    我很快就会回来。”

    先去学习一下化形,然后再去人类的城镇收集食物、衣物,最好可以打听一下它新娘的语言,它想要和她交流。

    巨龙的速度很快,做完这些对伊凡来说并不需要花费什么时间。

    唐苏苏看着手上被强硬塞下的那枚漂亮的、精致不逊色于宝石的鳞片,有点懵……

    好像这只龙,并没有打算吃自己。

    至少没有哪个龙族,会揪下自己的鳞片送给食物吧?

    可是,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它浑身散发着‘你看起来很美味’气息的感觉?

    “奥斯汀!”等到确定伊凡离开后,唐苏苏又唤了几声奥斯汀,依然无人应答,好像奥斯汀完全消失了一样。

    可是,她隐隐有种感觉,那家伙一定还在!

    看着那些既不能吃又不能喝的黄金,唐苏苏十分无奈,第一次有一种自己坐拥千万财富却一无所有的感觉——穷得只剩下钱相伴了,而且钱还不是自己的……

    说是想办法离开巨龙巢穴,可是在这倾斜九十度、荒无人烟的万丈悬崖上,她还真的不知道怎么离开。

    唐苏苏无力地靠在冰冷的岩壁上,感觉又饿又冷。

    那只不负责任的光精灵说她成为了神格融入了她身体内,那神格……一定是虚无假冒伪劣产品吧?

    真正的神,起码揍个巨龙轻而易举吧?可是现在的她只能当巨龙的口粮!

    就在唐苏苏这样胡思乱想之际,奥斯汀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来了。

    “尊敬的殿下,虽然那群巨龙粗鲁又野蛮,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承认它们的力量十分强大。

    巨龙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媲美主神。而绝望之黑龙尼德霍格,强大到与主神无异,虽无神格,但是也被凡间当成了破坏神的化身。

    我必须提醒您,您的想法,十分的错误。”

    唐苏苏:“……”它终于出来了!

    唐苏苏本来想继续和它探讨回家的话题,但是一想到自己一提这个话题它就玩失踪,唐苏苏默了默,还是咽下了到嘴边的话。

    与其逼得它‘失踪’,不如多套出点信息,赶紧逃离眼下的困境。

    “那爱神呢……爱神有什么力量?”堂堂主神,就算巨龙再强悍,总有自保的力量吧!

    “咳咳……”奥斯汀轻咳两声,“您是美与爱的化身。”

    唐苏苏:“……”

    她怀着一丝侥幸,“除此之外呢?有没有其他之类的?可以和巨龙对抗的那种?”

    “您开什么玩笑?”奥斯汀道,“身为爱神,您怎么能粗鲁地和巨龙搏斗呢?爱神并不擅长战斗,您的力量不在于战斗,是主神之中最不擅长战斗的主神。”

    唐苏苏精致的脸上表情褪去,“所以,爱神是战五渣?”

    “不是!”奥斯汀斩钉截铁道,“爱神可以说是最强大的神祗无疑!”

    唐苏苏一下子被注入了力量,双眼期待地看向奥斯汀。

    奥斯汀看着那宛如蓄满星辰的眼睛,赞美道,“您真美。”

    “不……你能先告诉我,爱神有什么战斗力吗?”这个很重要!

    “身为爱神,您怎么能做战斗这种粗鲁的事情?您的美貌,便是您的武器呀。”奥斯汀用一种近乎咏叹调的语气,“您根本无需自己亲自战斗。

    您的魅力,几乎可以诱惑所有的种族。

    只要您需要,便有无数强大的种族跪伏在您的脚边、亲吻您的足尖,为您鞍前马后、为您出生入死。”

    唐苏苏:(╯‵□′)╯︵┻━┻这算什么战斗力!

    “让我回家吧。”唐苏苏道。

    奥斯汀身形僵硬了一瞬,锲而不舍道,“其实,爱神传播的是爱与幸福,您还有拥有光明的治愈之力。

    除此之外,万物亲近您信赖您,结界对您来说如若无物。

    爱神的力量涉及广而宽泛,哪怕不擅长战斗,也并非孱弱的神祗。

    现在您和神格还未完全融合,所以未能领会这些力量,以后,您会逐渐掌握这些力量。

    它们不会让您失望的。”

    唐苏苏问,“那我现在能飞吗?”

    “咳咳……现在的您并未适应神力……所以……暂时不能。”奥斯汀道。

    连飞都不会!简直是战五渣中的煤灰渣!

    唐苏苏认真看向奥斯汀,

    “奥斯汀阁下。

    我觉得,我们该认真探讨一下,如何将我传送回……”

    唐苏苏最后一个‘家’字还没说完,光精灵便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只留下匆匆的一句,

    “殿下,我力量不足,可能一段时间接收不到您的传讯,望您安好。”

    唐苏苏:“……”

    呵呵。

    信你个鬼!

    不能指望那不靠谱的精灵,唐苏苏叹了一口气,跨过结界犹豫地走洞口走去。

    她有点好奇,现在她融合了神格,是主神之一,那么神……会死吗?

    如果会,死后她的灵魂会在哪?滞留在这个世界,还是回去?

    唐苏苏低着头,一边思索一边往洞穴口走,突然,一声细碎的惊呼传来。

    唐苏苏立马瞠大眼睛,警觉地看过去。

    一名红发红眸的俊美青年站在她三米之外,正傻傻地看着她。

    他身材挺拔高大,面容英俊,眉宇间带着几许桀骜乖戾之气。

    兽类独有的红色竖瞳,昭示着他并非人类的身份。

    唐苏苏能感觉到对方十分危险,但是……对方那副又呆又傻十分吃惊的模样,让她根本警惕不起来……

    尽管这样形容很失礼,但是……有点蠢。

    但意外的还有点……萌?

    弗雷姆看着眼前一身简单白色睡裙的少女,细长的竖瞳咻地睁圆了。

    脑袋中无数烟火绽放。

    明明是最简洁素白的色彩,而且睡裙还被勾破了几分,沾染上了灰尘,可是,穿在她身上,却让他恍然觉得——

    那便是世间最干净纯粹的色彩。

    极简、又极美!

    月色与雪色之间,她便是第三种绝色。

    “您好。”低沉沉稳的男声传来。

    唐苏苏惊奇地发现,自己这次竟然听懂了!

    “你好。”她回道,哪怕对方并非人类,但是在这陌生的异界,那类人的外型,还是给她带来了不少安全感。

    然而下一秒——

    “啊!”

    唐苏苏身体骤然悬空,下意识地抓住身前的人,一双漂亮的眼睛咻地瞪圆。

    她惊魂未定之间,听到耳畔传来那陌生男人的声音——

    “您的脚掌,不应踩在冰冷的碎石之上。”

    “该死的!伊凡真是个混蛋。他竟然这样折磨您。”一声咒骂声。

    唐苏苏并不知道对方口中所说的伊凡是谁。

    但是,第一次见面就做出这么失礼的举动,她不觉得他会比那个伊凡好多少。

    “请把我放下来。”她皱了皱眉,道。

    抱着她的人微怔,然后坐下来,充当肉垫让她坐在自己身上,松开了束缚她的双手,“对不起。

    没有经过您的允许便接近您。”

    这番诚恳的道歉和那乖戾桀骜的面容一点都不符合,让唐苏苏微微有点吃惊。

    “但是,我实在无法容忍,您柔嫩的双足,踩在冰冷尖锐的碎石之上。”

    青年抬起头,红宝石般的双眸盯着唐苏苏,一脸严肃。

    其实他这话说的有些严重了,虽然洞穴里是有一些碎石,但大多不至于尖锐到划破肌肤,而且地面也只是有些凹凸不平而已。

    “我并无大碍。”唐苏苏猜测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洞穴里的青年可能是被爱神的魅力迷惑了,“请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