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稍后。”

    弗雷姆不知道从空间戒指里掏出柔软的毛毯铺在地上,近乎虔诚地将唐苏苏放在柔软的毛毯上,半跪在地,执起她纤细的脚踝,赞美道,

    “您真美。

    我相信,哪怕是创世书中的爱神,也不及您一半的美丽。”

    赶鸭子上架 爱神唐苏苏:“……?”

    丝毫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弗雷姆继续道,“请让我先帮您将碎石清理出来。”

    他伸出宽厚的手,稳稳地抓住唐苏苏的双足,一寸寸清理粘在她脚趾间细小的碎石和灰尘,像是在清理珍贵的艺术品。

    那炙热的目光灼得唐苏苏皮肤发烫,她脚趾不自觉地蜷缩起来。

    少女纤细的足掌、圆润精致的脚趾,再像含羞的昙花一样轻轻地蜷缩着。

    弗雷姆觉得他要醉了,就像是醉酒了一般。

    他咽了咽口水,蓦然俯身,轻轻地在她纤细的足尖印下一吻。

    “!!!”

    唐苏苏像是受惊地刺猬一样,“你是变态吗?!”

    弗雷姆猝不及防地被一脚踹脸上了。

    不过这对于皮糙肉厚的巨龙来说,并不算什么麻烦,他茫然地抬起头,一双宝石眸里满是纯澈无辜,“请问,变态是什么?”

    唐苏苏:“……”

    真要她解释,她也是解释不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变态是什么意思,但是弗雷姆能敏锐地感知到眼前少女的情绪。

    她白皙精致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色薄晕,秀眉蹙起,看上去十分生气。

    “抱歉。是我唐突了。”弗雷姆沮丧地垂下头,“您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请不要生气。”

    唐苏苏:“……”虽然对方的态度好得不像话,但正是因为太好了,所以让人完全适应不了啊。

    她自然不可能真的惩罚她的。

    她也没那本事。

    而且,对方肯能是她离开洞穴的唯一契机。

    她咽了咽口水,开始和对方闲聊拉近距离,“你叫什么?”

    “弗雷姆。”弗雷姆眼睛一亮,迅速地回答道。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他说出名字的那一刻,她好像看见……他身后有尾巴在摇?

    “弗雷姆。”唐苏苏轻轻念出这三个字。

    轻柔的嗓音如月光般皎洁空灵。

    弗雷姆双眸再次收缩成竖瞳,像极了猫科动物吃饱餍足的模样。

    当那温柔的嗓音念出他的名字时,他有一种将所有珍藏的宝藏都献上去的冲动。甚至如果她愿意,他愿意为她去掠夺整个大陆的财富。

    唐苏苏谨记着有求于人时要有礼貌的家教,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

    “请问,你能带我离开这个洞穴?”

    弗雷姆微征,“你不愿意呆在这里?!”

    唐苏苏蹙眉,“不可以出去吗?”

    “不……不不!当然可以!”弗雷姆连忙道,说着,似乎脑补了什么,他竖瞳眯成危险的一条线,近乎咬牙切齿,“伊凡那个混蛋,竟然强行囚禁您,限制您的自由。

    您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某龙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打不过对方的事实,信誓旦旦。

    唐苏苏并不在意他口中的伊凡是谁,她关心地只有一个,“现在可以走吗?如果再拖延下去,我担心那条金色的巨龙会回来。”

    “当然可以。”弗雷姆点头,本来想变回原形的,眸光闪了闪,最终还是保持着人形。

    他将唐苏苏抱起来,笑眯眯道,“请紧紧搂住我的脖子,等会我会带你一起飞。”

    果然,听到之后要一起飞行后,这次唐苏苏没有再抗拒他的靠近,而是乖乖地抱住他的脖子,“谢谢您的帮助。

    我会铭记在心的。”

    被紧紧搂住的弗雷姆心满意足,“不用谢。”

    等会可得飞慢一点。

    他心想。

    等到洞穴口,唐苏苏才惊讶地发现。

    这个长得和人类几乎无异、俊美过头的青年背后唰地一声,展开了一对巨大的龙翼。

    尖锐的骨刺,红色薄膜的翅膀,威严狰狞。

    “你你你——”唐苏苏心脏快跳出来了。

    这对翅膀,和上次那只来洞穴口的红色巨龙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缩小了几分。

    弗雷姆以为唐苏苏只是惊讶自己的翅膀,它咧齿一笑,“我是火龙一族的龙,翅膀是红色的,不像伊凡是黄金巨龙那么好看。

    不过它很暖和的,尤其是冬天,你可以枕着它睡觉。”

    青年微微羞怯一笑,“当然,你想躺在我身上任何部位休息都可以。”

    唐苏苏:“……”不,她并没有那种奇怪的想法。

    也许是弗雷姆可以交流,唐苏苏并不害怕他。

    就像人类害怕猛兽,一方面是因为它们十分危险,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它们无法沟通,而如果对方只是危险却能够交流的话,人心底的惧怕忌惮就会减弱许多。

    “你为什么会说话?”

    “巨龙是世界上最长寿的种族之一,我们几乎通晓所有大陆已知种族的语言哦。

    哪怕是消失近万年的神语,和深渊地狱里那些古老的深渊恶魔的古恶魔语,也知晓一二。

    您说的语言,和东部大陆星辰帝国贵族语的发音很像……”

    不过,音调稍微有点不同,像是带有一种奇特的口音。

    那口音并不难听,反而更加优美圆润了。

    弗雷姆将后面几句话咽在了肚子里,他对唐苏苏古怪的发音并不觉得疑惑。

    哪怕是使用同一种语音,不同的地区也会有一些差异,这就像是方言一样。

    “可是那只黄金巨龙好像并不会说话。”不然的话,她也不至于一直觉得,对方是想吃了她了。

    “哦,你说伊凡啊。

    它就是个另类。”弗雷姆微微一笑道。

    “另类?”唐苏苏就这样和弗雷姆闲聊起来了,那只黄金巨龙的洞穴不仅看起来高,实际上跟高,这都飞了好久了,她往下看仍然能看到云层。

    她有些好奇,一上一下就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就算巨龙会飞,每天这样不会累吗?

    此时她还没有料到,身前老好人一样的巨龙特意放慢了飞行速度,还绕了一大圈专挑没有龙出没的偏僻地带飞。

    不过巨龙数量本来就少,一路上弗雷姆和唐苏苏也并没有遇到别的巨龙。

    “对啊。他是千年来血脉最接近始祖血脉的黄金巨龙,同时也继承了先祖对人类的不屑与嫌恶。

    一直以来都不愿意接触人类的文明,既不化为人形又不会人类语。”

    弗雷姆顿了一下,旁若无人地给自己的好朋友上眼药,“他非常讨厌人类并且十分残暴。

    就像你们传记里写的巨龙一样,喜欢抓捕人类当玩具,折腾到奄奄一息再扔给其他魔物活吞。或者直接用尖锐的爪子撕裂入侵者。”

    唐苏苏:“……额。”

    抱歉,她还真没见过这种传记。

    弗雷姆总结道,“总之,落在他手上的人类都没有好下场。

    不过您请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我一直和人类为友。”

    弗雷姆脑子里闪过几个觊觎自己宝藏被自己一爪子碾成肉泥的冒险者。

    “而且我还很乐意帮助人类。”

    弗雷姆下意识遗忘了五百年前因为冒犯了巨龙的威压,被他灭了的几个小国,并且它并被大陆诸国称为‘深红灾厄’,在大陆危险生物排行榜中位列前十,并被认定为sss级危险的传奇级巨龙。

    最后,弗雷姆一锤定音,“我非常喜欢人类呢~”

    它已经选择性忘记了,自己是和‘伊凡’臭味相投、一样讨厌人类才这么熟稔的。

    唐苏苏笑了笑,“您真是一条温柔的巨龙呢。”

    弗雷姆心花怒放,“当然,我一直都很温柔。

    以后,我会更加温柔地对待您。”

    唐苏苏:“呃……”这让她怎么接话?

    “弗雷姆阁下,在最近的人类村庄外放下我就好了。

    真的很感谢您今天的帮助。”

    弗雷姆一愣,“您……不去我的巢穴吗?”

    唐苏苏的背部在一瞬间紧绷起来。

    不会才出狼窝,又入虎穴了吧?

    黄金巨龙的巢穴和火龙的巢穴有什么区别!!她都不想去啊!!

    唐苏苏抿了抿唇,然后轻言细语地委婉拒绝,“下次有空,我再去弗雷姆阁下的巢穴做客吧。”

    至于什么时候有空……那就另当别论吧。

    弗雷姆脊背僵硬了下,一双硕大的龙翼不再扇动,僵立在背后(巨龙并不一定要靠翅膀进行悬浮)。

    唐苏苏手心也不禁捏了一把汗,现在还在半空中,如果对方改变主意了,她哪怕是想跑也跑不了。

    最终,弗雷姆呼出一口气,“对不起。我应该更多地考虑你的感受,您肯定想家了吧。

    没关系,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家,我还可以护卫您的安全。

    而且只要我稍微遮掩一下,除非是顶尖的魔法师或者王国骑士,不会有人发现我龙族的身份的,您尽可以放心。”

    唐苏苏:“……???”

    不……不对,她什么时候要和他一起回家了?

    随身带着一只巨龙,这不等于把一颗危险的□□随身绑着走吗?

    可是,如果不答应的话,唐苏苏真怕他二话不说带着她回他的巢穴。

    最终,她只能勉强地点了点头,“麻烦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