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姆绯红的瞳眸里露出心满意足之色,离开也好……

    如果继续留在尼德霍格峡谷,迟早会被伊凡发现。

    他可能藏不住人。

    可若是去了大陆,只要他不特意暴露,没人会发现他的身份。

    而且那些小蝼蚁们他一爪子就能拍死,这样就没人敢觊觎他怀里的人。

    弗雷姆美滋滋地打着算盘,心里宛如春暖花开、阳光明媚。

    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他都要开心地哼出歌来。

    想着那头随时可能回到洞穴里发现人不见的黄金巨龙,弗雷姆心中产生了几分急切,瞬间加快了速度。

    “唔——”

    惯性使然,唐苏苏身体猛地撞向弗雷姆的胸膛。

    嘶——

    好硬。

    跟岩石一样。

    “您没事吧?”弗雷姆吓得赶紧减缓速度,低头看向唐苏苏。

    “没……没事。”唐苏苏道。

    白嫩的额间已经被蹭出了红皮,小巧的鼻头微红,乌黑的黑眸受刺激溢出一层生理性盐水。

    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

    弗雷姆抱着人的动作都有些僵硬,

    “抱……抱歉。”

    人类总是比不上巨龙皮糙肉厚。

    “您不用道歉。我没事,我们快点离开吧。”她还不至于娇弱到稍微蹭到撞到就闹得死去活来。

    哪怕这具身体看起来娇不胜力。

    下一秒——

    “啊——!”

    这次是真真实实的惊叫!

    唐苏苏猛地推开身前的人,不过却被那双手臂抱得紧紧的。

    若非如此,从万丈高空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小心。”见唐苏苏突然挣扎,弗雷姆立马紧张起来了。

    他不敢用太力气去拘着她,巨龙力大,轻飘飘的一爪子就可以随意将一头猛兽拍成肉泥,哪怕是化作人形,他们依然继承了原型的力量。

    但他又不敢不用力让怀里的人掉下去。

    唐苏苏眼眸睁大,依然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

    额头上的传来的温热粘腻,让她有一种才离狼窝、又入虎穴的窒息感。

    这个变态,他刚才在舔她的额头!

    “我将您放下。”弗雷姆委屈巴巴地道,小心翼翼将唐苏苏放下,“请小心。”

    莹白的玉足踏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更衬得其肌肤如,小巧精致。

    弗雷姆心头又升起了一团火热,像是有熔岩之火在心脏燃烧,灼得他站立难安。

    明明他就是熔岩的火龙!

    唐苏苏脸板起,精致的侧脸透着几分冷意,心中有一种愤怒的无奈感。

    与其说是愤怒弗雷姆,不如是更愤怒现在的自己的无能为力。

    她想言辞激烈地斥责他刚刚的行为,并拒绝他继续跟着自己。

    可是,她说了,他会听吗?实力差距过大,若把对方激怒了,反而可能任事情扩大化。

    而且,对方充其量不过是被爱神的魅力诱惑罢了,并不能完全怪他。

    唐苏苏不言不语,沉默地向前方走去。

    弗雷姆委委屈屈地跟在后面,不敢靠太近,“您不要生气。

    是我的错。”

    其实他连自己错在哪都不知道。

    弗雷姆绞尽脑汁想了一下,想起那天自己吻她的足尖被一脚踹了一脸,忽然间懂了不少。

    “是我失礼了。”弗雷姆语气诚恳地道歉。

    内心:人类的规矩好麻烦!

    唐苏苏紧抿着唇。

    这只龙……比那只黄金巨龙还要危险,

    起码另一只不会动不动就做这种变态的举动。

    见唐苏苏不理自己,弗雷姆更委屈了,它眨巴眨巴绯红的竖瞳,小心翼翼地看向唐苏苏,“龙诞是疗伤至宝,我们龙族受伤都是直接在伤口舔舔。休息几日就痊愈。

    我只是想帮你疗伤而已。”

    唐苏苏一顿,偏头看向弗雷姆。

    弗雷姆心中一喜,像是急急的证明一般,白皙的右手指尖突然横生出尖锐的利爪,如金属般泛着冷锐光泽。

    唐苏苏吓得退后两步。

    弗雷姆的‘惊吓’却比她还大,急急忙忙地缩回手,

    “请不要担心,不会伤害您。”他急急地解释一声,然后在迅速地在左手上狠狠一划。

    几道鲜血淋漓的划痕出现在他手臂上。

    唐苏苏的惊愕地瞪大眼睛,表情分明是受到了惊吓。

    动不动就舔人、还有自残倾向……

    更……危险了。

    如果不是确认跑的不如飞的快,她现在转身就跑了。

    弗雷姆将手臂横在唇间舔了舔,一双绯红的竖瞳却盯着唐苏苏,配上那张本来就长得桀骜含戾的脸,反而看起来更加危险了。

    唐苏苏:更不敢跑了……

    “你看,我没有欺骗您。”手臂上的伤很快恢复,弗雷姆将手臂伸出去,十分诚恳、委屈巴巴。

    沉默一时蔓延。

    就在弗雷姆心情忐忑之间,语调轻柔纤细、如月光般空灵的女声响起。

    “您大可不必如此,弗雷姆阁下。”

    看着少女脸上减少的警惕,虽然依旧疏远戒备,但是弗雷姆还是暗自松了口气。

    没事,一点点让她接受他就好了。

    那些人类总会教导他们的幼崽龙族的危险性,她会戒备他很正常。

    嗯……不过,如果让他知道了是谁给她灌输了那些错误的思想,他绝对一口龙息把对方喷成灰渣!

    “我知道西南方有一个人类的小镇。我带你去。”弗雷姆试探性地想抓住唐苏苏的手,她好像不喜欢被他抱着,那么……只是抓住她的手应该可以吧?

    弗雷姆看着垂在少女身侧、白皙纤柔如同艺术品般完美的手,眼眸晶亮亮的。

    又小又白。

    他会万分小心地握着,绝不会弄疼她的。

    仔细一看,唐苏苏虽然表面平静、淡然处之,但是手却是虚握着的,这是人在十分紧张戒备时的表现。

    几乎是在弗雷姆刚碰到时,便闪电般的缩了回去。

    唐苏苏惊愕地看向弗雷姆,正对上他被拒绝后带着错愕失落的脸。

    “我……我想牵着您。”弗雷姆弱弱道,“草原上并不平整,我怕您摔跤。”

    他伸出手,“请让我牵着您,为您指引方向。”

    唐苏苏深吸一口气,从不骂人的她心中再次把奥斯汀给骂了一遍!

    该死的爱神魅力!

    该死的天命的选择!

    她想回家啊!!

    魅力值太大哪里是bug?已经是麻烦了!

    “承蒙您关照。”唐苏苏长睫如翼,眼眸清亮,“不过,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她并不觉得自己会无能到走个路也能摔跤。

    而且这片草原长得极其茂盛,脚踩在上面像是踩在软毯上,并不硌脚。

    “尊重您的意志。”

    干巴巴地说了一句,弗雷姆失落地缩回手,垂着的脑袋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失望。

    让唐苏苏恍然有一种自己是不是做错事情的错觉。

    唐苏苏忍不住用眼角余光观察身边的人/巨龙。

    西方人深邃的五官十分俊美,可能是因为火龙化形,五官间就带着几分狂野桀骜之气。

    不过此时脑袋耷拉着,像是焉了的大白菜。

    这……真的是巨龙?

    为什么那么像是被主人抛弃的小奶狗。

    当然,唐苏苏不敢真的把这么失礼的话说出来。

    二人一前一后地走着,弗雷姆亦步亦趋地跟在唐苏苏身后,想要保持距离获得信任,又忍不住像飞蛾扑火一样靠近光源。

    这里是北部草原,其实还居住着不少动物和魔兽,像是感受到唐苏苏的气息,受生物本能的指引向她靠近。

    不过在巨龙有意无意放出的威压下,都离得远远的。

    一只苍隼划过长空,携着抓捕到的猎物想要献殷勤,却被弗雷姆一双冰冷威压的竖瞳给震跑了。

    大约走了几个小时,头上的太阳也越来越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唐苏苏总觉得,连这个世界的阳光,都格、外、偏、爱、她!!!

    白皙的额头沁出一层层晶莹的汗珠,像是沾水的玉露兰。

    一天一夜没吃饭再加上顶着大太阳连续几个小时的草原跋涉,让唐苏苏也有点吃不消。

    总之一个字——累。

    又累又饿又渴!

    唐苏苏觉得,自己穿越过来,不是来当神的,而是来遭罪的。

    “弗雷姆,你不是说,人类的小镇就在这附近,不过几千米远而已吗?”她忍不住再次开口确认。

    她还特意确认了路程的距离,而非时间,毕竟巨龙的速度和人类并不一样。

    弗雷姆,“我记忆中,六百年前,这附近确实是一个人类小镇,而且周围……好像是树林居多。”

    并非是这么宽阔的草原。

    他还以为,只是因为树林被人类砍光了。

    “六百年前?!”

    唐苏苏心中酝酿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

    “嗯,我的记忆告诉我是六百零七年。”弗雷姆记得,他因为烧毁了一座中等国被全大陆通缉,中了法师塔的陷阱受了重伤,差点阴沟里翻船。

    再干掉了三个传奇魔导师后,他就潜回了尼德霍格龙谷,开始休眠顺便疗伤——毕竟那些炼金术师和传奇魔导师的手段,并不怎么好对付,而巨龙在沉睡时伤口恢复得最快。

    这一觉,他睡了五百年。

    睡醒后他也没心思像以前一样去逗弄那些人类,安安静静地窝在龙谷里睡觉晒太阳。(其实是暗搓搓地继续力量,打算什么时候去毁几座法师塔报仇。他喜欢看那群法师们气得跳脚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