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巨龙的回答的,唐苏苏身体有些虚软,

    “六百年,可能小镇已经不在了。”

    六百年的时光,都够几个皇权更替了,六百年之前的事,哪里还说得准?

    果然不应该相信这头不靠谱的龙qaq。

    像是一下子被提醒,弗雷姆愣愣转动绯红的竖瞳,看向唐苏苏。

    五六百年对于巨龙漫长的生命来说并不算什么,只是睡了一次漫长的觉而已。

    可是对于人类却不一样,除非是达到传奇级、触摸到神之境界的人类。

    不然,普通的人类,寿命都十分短暂。

    对于他来说,打个盹的功夫,人类可能就繁衍生死了好几代,乃至一些国家覆灭再复辟几次……

    忽然,弗雷姆身上惊起一身的冷汗,一股无可名状的恐慌爬上心头。

    他怎么忍心看她像其他人类一样无力地走向衰亡?

    这份美丽,应该永存。

    “弗雷姆?有事吗?”少女空灵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沉思。

    唐苏苏被弗雷姆看得心里毛毛的。

    虽然这位巨龙青年大多数时间都非常绅士,并表明自己是一头与人类友好交往的‘好龙’。

    但是他偶尔间的行为变态,还是让她无法彻底对他放松警惕。

    “我记得几千公里外,还有一座小国,我们可以去看看。”弗雷姆没有贸然提出和她签订同生共命契约的要求,哪怕他心里现在已经想得发狂了。

    不少人类削尖脑袋想和巨龙签订契约,想和巨龙平享漫长的生命永生不朽,这种好事几乎没有人类会拒绝。

    但是弗雷姆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她会拒绝。

    而且他唐突的行为反而可能拉远二人好不容易接近一点的距离,心中再三思量,弗雷姆打算先将这个想法烂在肚子里。

    等她什么时候完全信任他时再提出来。

    唐苏苏想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的。”

    虽然不相信弗雷姆的记忆,但是现在……她也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多伊公国路途遥远,请让我背负您去吧。”弗雷姆伸出双手,红宝石般的眼中充满了诚挚,“请放心,这次我一定不会再惹您生气。”

    几千公里的距离……确实很远。

    唐苏苏看了看自己踩在草地上的□□双足。

    没有鞋子,长途行路就更麻烦了。

    她叹了一口气,“麻烦您了。”

    弗雷姆终于再次如愿以偿地抱到了人,竖瞳兴奋地微微收缩了两下。

    然而,还未等他高兴完。

    “吼!!”暴怒的龙吼声自远处传来,天地震动,昭示着巨龙无边的愤怒。

    恐怖的龙威甚至吓得草原之上的动物也开始狂奔逃窜起来。

    弗雷姆环在唐苏苏腰间的手臂微微一紧,竖瞳警惕地收缩着。

    “伊凡发现了。”他身后龙翼展开,狰狞威严,周身流露出危险的气息。

    该死!怎么会发现得那么早!

    一想到怀里的人要被抢回去,弗雷姆心中便是一股毁天灭地的暴躁。

    “弗……弗雷姆,我……我们得快点离开。”想起那头厌恶的人类金色巨龙,唐苏苏不禁打了个寒噤。

    虽然弗雷姆有时候举动有些变态,但起码他不吃人啊。

    “遵循你的意志。”

    弗雷姆扇动龙翼迅速划破天际,刺破一片片流云。

    可是那道遮天蔽日的、巨大的金色身影,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弗雷姆脸色越来越阴沉,逐渐停止飞行,降落在地上。

    “伊凡设了结界。”他俊美桀戾的脸上有些阴鹜。

    其实从一开始跑,他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黄金巨龙是掌控空间法则之龙,很少生物的速度能超越它,在结界方面它们亦是一把好手。

    只要被它们瞄准了目光,很少有猎物能逃脱它们锋利的爪子。

    他原本是打算带着人离开,让伊凡连找的地方都没有,没想到它竟然会这么快就找来了。

    不过……他们离开龙谷都这么远了,伊凡怎么可能来的这么快呢?明明他一路上有小心地消除留下的痕迹和气息。

    忽地,弗雷姆英挺的眉峰微蹙,眼眸一眯——

    追踪魔法!

    他在唐苏苏身上检查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两道魔法痕迹——

    龙之护佑和龙之追随。

    前者,在受法者受到攻击时,能形成龙力护盾,保护受法者。

    后者,可以让施法者感知到受法者的方位。

    毫不犹豫地抹去伊凡的‘痕迹’,弗雷姆偷偷地给唐苏苏加了这两道魔法,然后将人轻柔地放在地上。

    他想的很完美,搞定伊凡后,再利用龙之追随找到唐苏苏的地址,继续他之前的计划。

    而且有龙之庇护在,也不怕他的女孩出事。

    绯红的竖瞳中溢满了温柔,弗雷姆轻声安慰道,

    “你先躲藏好。

    不必太过忧虑,我会拦住它的。”

    虽然弗雷姆有时的行为唐突得堪称性骚扰,但是此时唐苏苏还是有些担心他。

    “你……不会出事吧?”她那天可是亲眼看见,弗雷姆被伊凡一尾巴抽中,狠狠砸落下去。

    她看着都疼。

    如果现在弗雷姆还是龙型,那么它的尾巴一定欢快地摇摆起来了!

    她在关心它。

    身为一条有担当的雄性巨龙,怎么能在心仪的少女面前说‘不行’两个字呢?

    他唇角微扬,眨了眨红眸,一派单纯无辜,俊美深邃的五官宛如在发光,“如果您肯给我一个祝福之吻的话,我应该就会完好无损的吧?”

    它心底暗自庆幸,曾经在人类王国隐匿玩耍的时候,它看过不少人类王国的‘话本’,诸如《骑士与他的公主殿下》、《奥菲拉的公爵小姐》、《逃跑的第一皇妃》、等等一系列听说广受人类贵族少女欢迎、但其实无聊到他这头巨龙要打瞌睡的故事。

    像伊凡那种自出生就呆在龙谷里苦修的洞里蹲宅龙,肯定连怎么和人类少女交流都不知道吧。

    弗雷姆期待地看着唐苏苏,按照那些剧本的走向,下一幕应该是少女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子,再在他唇角羞怯地印上饱含祝福的祝福之吻。

    还是像他这种熟知人类文明的龙,更能得到人类少女的欢心。

    然而一秒,两秒……

    唐苏苏:“……”

    她有些不知所措。

    无论如何,去吻一个认识不过一天的人,任何一个三观正常的21世纪正常人都做不到。

    唐苏苏抿着唇,她实在没想到,这条巨龙这……这么……没脸没皮。

    如果不是确定他是龙族而非人类,她快要以为自己遇到了一个满嘴情话、喜爱调情的花花公子。

    当然……不排除,弗雷姆是龙族中的花花龙……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

    见唐苏苏紧抿着红唇一动不动,弗雷姆开始有些疑惑。

    这走向怎么和话本里的不一样?

    可怜的弗雷姆还不知道,他在唐苏苏心中已经多了一枚花花龙的标签了。

    见唐苏苏不动,弗雷姆眼中的期待之色逐渐变淡,像是一点点熄灭暗淡消失的烛光,最后化为一丝丝失落。

    唐苏苏心虚的同时,又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她实在做不出那种事——去吻一名刚认识半天的男人,哪怕他是龙族。

    然而就在她心底刚松口气时,额头却猝不及防地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

    唐苏苏惊愕地瞪大眼睛。

    “既然您不愿意,便只能由我自己来索取了。”

    弗雷姆直起身来,叮嘱道,“等会请务必跑远一些,我怕战斗的余波会伤及您。”

    人类是种很脆弱的生物,尤其是没有非凡力量的人类少女,哪怕是一丝丝小小的龙息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伊凡赶到他们百米之外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幕——

    弗雷姆,正在亲吻他的新娘的额头。

    他惊怒在原地,巨大的怒火席卷他的脑海、崩断他的理智,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一片空白,忘记做出反应,以至于让弗雷姆有和他的新娘道别的时间。

    终于,意识回笼的伊凡爆发出一阵惊天怒咆,恐怖的龙威弥漫,

    “弗雷姆!”

    若非最后一丝灵智告诉他,他现在动手可能会伤到他娇弱的新娘,伊凡早已经一尾巴抽了过去。

    弗雷姆扬起龙翼飞离地面,在半空中化为一条浑身火红、龙角狰狞的红色巨龙。

    几乎在它化身的那一刻,黄金巨龙庞大的躯体便如炮弹一样砸向他。

    没有绚烂的魔法和技巧,直接用最原始粗暴的肉搏宣泄愤怒。

    “嘭!”两只巨龙碰撞,巨大的龙翼扇动间带起阵阵狂风,将地面的草皮刮起,将天上的流云撕裂。

    草屑飞舞、碎石翻滚,宛若世界末日。

    这便是神系大陆巨龙的力量,位于食物链的最顶端的传奇级存在,哪怕只是单纯的肉搏,纯物理性的碾压也会对其他生物造成毁灭般的伤害。

    唐苏苏快被掀起的狂风吹得站不稳,她身上的白裙猎猎作响,一头如黑夜般的头发狂肆飞舞,白皙纤细的手挡在眼前,阻止那肆无忌惮灌进耳鼻的狂风。

    她不得不压低了身子避免自己被狂风吹走,并矮身在草丛中艰难地爬行。

    这具除了带来麻烦的美丽便没有其他长处的娇弱身体让她心底又愤怒又无奈。

    有见过她这么狼狈凄惨的神吗?

    除了美一无是处,爱神怕是所有神中最没用的废物吧?

    唐苏苏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到穿越的那天夜晚,然后把窗户紧紧锁死。

    不……锁死不够,她还要用水泥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