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是怒火冲上头顶几乎烧灼理智,激烈的战斗应接不暇,但是两条巨龙还是分出了一部分在草坪上的少女身上。

    见自己掀起的狂风几乎要将纤细的人影吹走,两只巨龙忍着心中对对方的怒意和浓烈的战意,堪堪停下攻击。

    黄金巨龙的双翼愤怒地闪动,翼角尖锐的骨刺泛着寒芒,一身如同黄金铸就的龙鳞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尖锐的龙爪不安躁动地收缩,让人毫不怀疑,就算是世上最坚硬的大理石,也会在那有力的肌肉下被碾成粉末,“弗雷姆,你掳走了我的新娘!”

    怒吼的龙啸带着压抑的愤怒,低沉如闷雷。

    弗雷姆毫不示弱,龙语如同咆哮,硕大的绯红竖瞳带着兽类固有的危险,“伊凡,是她让我带她离开!

    是她不愿意留在你身边!”

    冰冷的龙啸不留余地的打击着对手,弗雷姆已经全然忘记,自己在苏苏面前上眼药说坏话的经过了。

    不得不说,这打击远比□□上的打击沉重多了。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黄金巨龙像是被一盆冰水浇下,周身的气势在一瞬间萎靡起来,连战意都被削弱了不少。

    透明的龙睑眨动,金黄的竖瞳地看向唐苏苏,爪子无力地垂落,像是一瞬间被敌人击败,因毫无抵抗的可能而失去了反抗的意志。

    她……她讨厌他。

    伊凡很想变成人形,再用人类语问她,为什么讨厌它。

    明明昨天她还很喜欢他的财宝不是吗?

    而且它今天还去偷偷练习了变化人形,很快他也能变成人形,使用人类语和她交流。

    明明是他捡到了她,守着她在洞穴里、不吃不喝连续蜷缩在她身边一个月等待她醒来。

    为什么她会喜欢弗雷姆而不喜欢他?

    失落、委屈、挫败、愤怒,一下子充斥着这头黄金巨龙的心。

    龙族是一种高傲、贪婪且自私的生物,哪怕偶尔表现出温和,也不能掩盖它们的真实性情。

    “那又如何?”再次睁开眼,伊凡黄金瞳里只剩下一片燃烧的怒火战意,它高傲地扬着龙首,龙语中已经蕴含着龙威,“弗雷姆,你没有资格和我抢夺。

    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滚!”

    黄金巨龙的血脉本来就比元素龙的要尊贵,伊凡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弗雷姆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红色的鳞片上燃起大片火焰,眼中战意雄雄,身体直接撞向了伊凡,将他带离得更远。

    这里并不是合适的战场。

    伊凡也知道弗雷姆的意思,转头眷恋地看了一眼唐苏苏,想上前几步却被弗雷姆庞大的身躯阻挡住。

    它瞳眸一冷,巨大的龙翼扬起,扇起狂风向远处的天空飞去。

    弗雷姆紧跟其后。

    两只巨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远离唐苏苏的地点作为战斗地点。

    看着两头龙消失,唐苏苏心中轻呼了一口气,

    她环顾一周,周围一片绿荫草地,还带着战斗后的痕迹,现在除了草屑,便什么都没有了。

    四周的动物跑了个干净。

    “奥斯汀?”唐苏苏下意识地呼唤起了那个不着调的光精灵。

    “我在这里,殿下。”奥斯汀的声音有些虚弱,无数光点汇聚,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浮现,它的身影明明灭灭,好像要消失了一样。

    看来它说的能量不足并非全是骗她。

    唐苏苏伸出双手微微合拢,让光精灵躺在自己掌心,“你没事吧奥斯汀?”

    “感谢殿下的关怀。”光精灵透明的翅膀微微震颤了加下,“您的心灵便如同您的美貌一般,像辉月般纯洁耀眼。”

    “……”唐苏苏,“你力量不够,就不要耗费心力夸我了……”

    奥斯汀似乎恢复了一些,优雅地对唐苏苏行了个礼,“殿下,您唤奥斯汀有何事?”

    唐苏苏说起了自己的苦恼,“有什么办法能收敛一下……爱神的魅力吗?”

    她现在什么自保的力量都没有,却单单只有这找麻烦的力量,简直是火上加油。

    失控的魅力,太糟糕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恩赐,反而像是一种诅咒。

    “吸引生物、让人亲近,是爱神最基础的本源力量。

    爱神曾经也曾行走凡世,神格中关于爱神的神性确实会带来许多麻烦。”

    奥斯汀想了会,“现在神格和您未完全融洽,所以您不能很好的收敛力量。

    我这里有条缎带,是您曾经的物什。”

    光点在奥斯汀手中聚集,形成了一条做工精致的金色缎带。

    “这条缎带能够隐藏您的神性,削弱您神性对生物的影响,不过……”

    唐苏苏接过缎带,疑惑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越是强大的存在,遮掩效果越弱……”奥斯汀道,“拥有非凡力量的越强大,受到的迷惑就小,能够透过迷雾看到更多。

    还有一些特殊的魔法物品和炼金物品,也可以削弱乃至抵消效果。

    另外……若生命体感受过您摘下缎带时散发的神性。

    即便再束上缎带,遮掩效果也会减弱甚至不起作用。”

    唐苏苏用缎带束起长发,“无妨。”

    有总比没有好。

    顿了顿,她看着身形越来越透明的奥斯汀,“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

    你现在的状态,似乎不太乐观。”

    虽然是被它不幸坑到了这个世界,但是因为奥斯汀是唯一一个陪伴她从蓝星到神系大陆的存在,因为彼此间知道的秘密最多,反而可以说是现在最信任的存在。

    “是穿越空间时耗费了大量力量的后遗症。不过没关系的。”奥斯汀感激道,“只是可能一段时间不能帮助到殿下了。

    让殿下一个人面对完全陌生的世界,是我的过失,愿您万安。”

    唐苏苏抿了下唇,犹豫了会道,“有什么能帮助你恢复的吗?我可以帮你留意。”

    能否回蓝星,最终还是要靠奥斯汀。

    它知道怎么过来,一定也知道怎么回去。

    “让您费心了、感激不尽。”纤细漂亮的精灵再次对唐苏苏行了一礼,“光明珠可以加快我恢复。”

    “我知道了。”唐苏苏点了点头,她会尽量去找寻光明珠的消息。

    “殿下不必为我劳累。”奥斯汀翅膀微颤,抖落无数金芒,如梦似幻,“即便没有光明珠,我也不会有事。

    奥斯汀要永远陪伴在殿下身边。”

    她是要回家的,奥斯汀怎么可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

    唐苏苏在心里笑了笑,轻轻用食指揉了揉小精灵的小脑袋,“我知道了,你快去休息吧。”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小精灵似乎微微脸红了。

    “遵循殿下的旨意,光明将常伴您。”

    小精灵的身体再次化为点点金光消失在空气中,不过唐苏苏知道,它没有消失,一直在她旁边。

    从草丛中站起来,唐苏苏看了看头顶辽阔的天空,向着弗雷姆所说的方向离开。

    她并不打算等弗雷姆回来,谁也不知道,回来的到底是火龙还是黄金巨龙。

    如果可以,她更愿意离这两头危险的龙远一点。

    一个人在草原上行走是非常危险的,更何况这里是未开发的草原,有不少草原上的大型食肉生物存在。

    但是唐苏苏也没得选了,不管是进是退,她的情况都不会好太多。如今,还不如赌一把。

    三天后。

    戈里亚莫草原边缘。

    一支狼群迅猛地奔袭着,风拂过它们柔顺的毛发,勾勒出它们矫健有力的躯体,充满了力与美。

    如果有人细看,会发现,那匹矫健的头狼身上,坐着一名身着白裙的少女。

    风眷恋地拂起她的长发,黑夜般的秀发与一根金色的缎带交缠飞舞,她的容貌,比圣纳戈峰顶的月辉更加皎洁美丽。

    极北之地的寒雪,不及她肌肤雪白耀眼。

    最终,在头狼的一声长啸下,所有狼群都止住了奔跑的步伐,一众矫健威武的狼群,温顺地停驻在草原边缘,簇拥在头狼身边,一双双兽瞳温顺地看向头狼背上的少女。

    头狼呜呜地叫了两声,乖顺地匍匐下庞大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