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中最强壮的几只狼护在沃克斯和唐苏苏前面,爪子刨着地,喉咙里发出低沉的怒吼声,身上风系元素聚集,做出了备战的姿态。

    安格英挺的眉头紧锁,他到不是怕这些六阶的魔兽,他忌惮的是,魔兽爪子下的人质。

    “阿莫斯,别看戏了,快出来帮忙!”安格对着身后的树林喊了一声。

    还有一个人?而且还……毫无气息!

    狼群顿时骚动起来,一个个发出呜呜的低吼声,收敛队形防患外敌。

    狼族嗅觉灵敏、警戒力十分强横,一般的生物都逃不过它们的鼻子和研究,可同样的。

    那些就在附近却让它们丝毫无法察觉的存在……只能说明,对方的实力大大地超出了它们能抗争的范围!

    很快,一团阴影逐渐在树荫底下,黑色兜帽和黑色长袍,把人遮掩得严严实实,只能看见几缕墨色微卷的头发从兜帽里落下来。

    明明兜帽很宽大,可是一眼看过去却看不清来人的脸,好像是被一片黑雾笼罩一般,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神秘至极。

    他像是身处黑暗的一处阴影,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与我何干?”冰冰凉凉的声音,哪怕是身处炎炎烈日之下,都能感受到一股刺入骨髓的寒意。

    “阿莫斯,你不能见死不救。”安格不满道,随即又加了一句,“更何况,那是一位女士。

    女士都是花朵,需要细心呵护。

    身为男士,你不能这样没有风度。”

    要是是个大男人,要不要救人就看他当时的心情了。

    “嗤。”被叫做阿莫斯的男人冷冷轻嗤一声,并不打算动手,“死灵法师,只杀人,从不救人。”

    “沃克斯,你没事吧。”就在安格头疼时,一道细细弱弱的女声响起。

    这声音,如月光般轻灵澄澈,像是一缕晚风,带着夜晚的紫罗兰香,悄然滑过心间。

    一瞬间,两位争执的人类一前一后齐齐朝着声源处看去!

    可是因为人被狼挡住了,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几缕黑发。

    阿莫斯眸光闪了闪,黑发?

    “嗷呜。”狼王轻轻哼了两声,示意唐苏苏放心。一边小心翼翼地移动庞大的身体,一面注意不踩到她,一面警惕着阻挡来自两位人类的目光。

    包括站在沃克斯前面警戒人类的几匹巨狼,都有纪律地收回队形,挡在唐苏苏身前。

    不论是从何处过来的攻击,都必将要经过它们,才能抵达到唐苏苏身前。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唐苏苏感觉背脊火辣辣的疼,这里已经是草原边缘了,原本茂密的青草变得稀疏,地上很多凹凸不平的碎石。

    因为事情太过突然,那一下摔下去又狠又重,她裸露在外的手臂上都划出了几道浅浅的细痕。

    安格和阿莫斯隐隐觉得人群的举动有些不对劲。

    收拢的狼群,不像是要绑架人质,倒更像是……在守护什么。

    不过……狼群在守护人类?这真是荒诞!

    安格立马抛弃脑海中荒唐的想法,他只想看清楚对方的容貌,刚才那空灵的声音,不断撩拨着他的心弦,让他非常想知道,能拥有那样嗓音的少女,到底是何模样?

    可是重重狼群围绕,他们无法看见那名少女的容颜,只能看见隐约的黑发和白裙,还有那白得晃眼、如凝脂般细腻的肌肤,犹如细瓷。

    可正是因为这份‘模糊’,反而更加激起了人类的好奇心。

    安格心底升起一分热切,那份热切甚至毫不掩饰地摆在一张英俊的脸之上。

    他迫切地、迫切地想要看到狼群之后少女的容貌,这份热切甚至超过他曾经得到精灵之弓的热切。

    要知道,弓与箭,可是一名游侠的生命。

    而精灵之弓,则是无数游侠心底最渴望的珍宝!

    “女士。”安格感觉自己有些口渴了,微微沙哑着声音道,“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的。

    以游侠之名起誓!”

    “我不需要任何人救。”唐苏苏看见沃克斯肩膀上那插着的箭矢,鲜红的血染红了它的毛发,那箭矢似乎又抑制止血的功能,鲜血不停地流。

    唐苏苏心中升起一股烦闷怒气,声音变得冷然,“请离开。立刻!”

    安格一愣,完全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复。

    “嗤。”旁边的‘朋友’很不客气地发出一声冷笑,让安格有些不悦。

    游侠是浪漫风流、随性桀骜的,同样,他们更是带着一分游侠式的傲慢。

    更何况……他还是半只脚踏入传奇级的游侠。

    “女士,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说话的?还是说,你宁愿被狼群吃掉?”安格轻哼一声,

    “如果不是因为有你这个麻烦在,我早就可以击杀这一群闯出结界的草原苍狼回家睡觉了,何苦在这里和它们周旋?”

    “你为什么要杀它们?”那空灵澄澈的声音透着分诧异。

    游侠的傲慢和心中升起的怨气不允许安格对一个‘恩将仇报’‘不识好歹’的人做出解释,可是那清澈的声音却如清凉的溪水,一下浇灭他心中所有的怨念和傲慢,身体先于思维做出反应来回答她的问题。

    “凡塞条约,以戈里亚莫草原边境的凡塞结界为界,高阶魔兽不准踏出草原,高阶职业者不准进入草原,而守界者,负责维持戒律,有权利对一切违反条约的人和魔兽进行处罚,包括但不限于击杀。”

    气氛一下子陷入沉默。

    唐苏苏终于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如此相邻的地点,一边是草原,而另一边是茂密的树林,几乎出现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这完全违反了地理常识!

    原来这里,也有一道无形的、束缚的结界。

    难怪当时冲过来时……沃克斯犹豫了一瞬。

    要换以往,沃克斯根本不会那么地听话……不,应该说,它虽然听话,但是在让它离开她这点上,这头狼格外固执。

    “抱歉。”

    一声轻轻的叹息声响起。

    似乎连草原上的风都因为这一声叹息而变得忧郁起来。

    唐苏苏从狼群的保护中走出去。

    “嗷呜。”沃克斯试图拦住唐苏苏,提示她不要出去,却被她阻止。

    “这不关它们的事。

    是我拜托它们护送我到草原边境,如若不然,它们也不会违反凡塞条约。

    如果有错,那也应该是我的错。”

    安格看到一道娇小的身影从狼群重重守护中走出来,随即,瞳眸一缩,发出‘嘶’的一声。

    实在是眼前的少女长得太美了。

    那份美丽,几乎跨越了种族和性别的界限,不管是任何生物见到了,都要叹一声‘无暇’‘完美’。

    哪怕她现在十分狼狈,手臂上还带着几道红色的划痕、头发微乱甚至沾着几根草屑,也无损她的光辉耀眼。

    此时,唐苏苏也看清楚了那射伤沃克斯的人类。

    一头璀璨的金发微卷,容貌英俊深邃,迷人的碧眸宛如顶级的翡翠雕琢而成,一眼望过去宛如陷入了一片情海。

    他像是行走的荷尔蒙,毫不掩饰地散发自己的男性魅力,浪荡潇洒、风流迷人。

    只是一眼,唐苏苏便收回了目光,目光平淡淡漠如静水。

    甚至不需要什么经验,都能看出这位金发碧眸的男子,是个万花丛中过却能片叶不沾身的情场浪子。

    而她,一向对这样的男子无甚好感。

    然而,唐苏苏收回了目光,安格却没有回拢理智。

    他感觉自己要迷失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美丽之中……

    他怔怔地睁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唐苏苏,那副表情,看起来甚至有点傻。完全忘了自己引以为傲的在女士面前要保持风度、优雅的原则。

    唐苏苏隐隐约约听到一声轻轻的呢喃,“维纳斯海上的明珠。”

    又是爱神的神性带来的负面影响?

    唐苏苏蹙了蹙眉,她不是带了抑制神性的缎带么?

    她摸了摸,发现缎带在她刚才被沃克斯带倒在地上时有些松垮了,但是没有完全松掉。

    难道这个就是奥斯汀所说的拥有非凡力量的人类?奥斯汀说过,拥有的非凡力量越强,缎带的迷惑效果越弱。

    只是在神系大陆中,拥有非凡力量的人很少……力量强悍的,更少。

    刚出草原就遇到了这样‘稀有’的存在,唐苏苏都忍不住怀疑奥斯汀话语中的真实性了。

    她将金色缎带系紧,确保它不会掉下来,

    “阁下。”

    少女的声音让迷雾中的一束光,让安格瞬间清醒过来。

    他脸上有些尴尬,多么丢人!他竟然看一名少女看到失神!

    哪怕是艳名远扬的、圣奥帝国的被誉为王冠上的红玫瑰的第一公主,也没让他如此失态过。

    甚至,他还能游刃有余,一如既往地将对方的感情玩弄于鼓掌之中,若不是圣奥帝国的皇室太麻烦,他当时就算和那位公主殿下来一段露水姻缘也不是不可能。

    “你……你说……什……什么事?”以往浪迹情场从不失手、如鱼游水的安格此时腼腆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甚至结巴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以往熟练的手段在这一瞬间都变得生疏陌生,安格觉得自己脑子一片空白。

    “心灵净化。”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两道光自安格和阿莫斯身上闪过。

    一道冰凉的感觉淌过安格大脑,让他从那种迷迷糊糊的感知中脱离出来,脑袋清新了一二。

    心灵净化是一种中阶的精神系法术,可以清醒思维和削弱净化魅惑、恐惧一类的心灵术法,使用者等阶越高,效果越强。

    对于阿莫斯的实力,安格从来没有怀疑过。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心灵净化……施展了跟没施展一样,虽然他脑子确实清醒了一点,但是……他还是不受控制地将目光落在那名少女身上。

    “魅惑术?”泛着寒意的声音,像是将人整个人置身于冰水之中。

    唐苏苏感受到了一道冰冻刺骨的视线,哪怕头顶烈阳,她还是觉得皮肤上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像是暗处的冷血动物爬到了脖子上。

    唐苏苏忍不住退后一步,背后的巨狼给她带了一丝安全感,她也看到了那戴着宽大黑色兜帽、整张脸都落在阴影之中的人。

    虽然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但她能感受到对方冰冷的视线,宛如黑暗中毒蛇冰冷的瞳孔,冷冷地注视着猎物。

    爱神的神性……确实也算是魅惑术的一种吧。

    她微微垂下眼睫,“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便算是承认了自己施展了魅惑术。

    安格一噎,他和阿莫斯一样,都对这种低劣的术法感到嫌恶恶心——即便一般人施展的魅惑术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影响。

    然而现在,哪怕知道对方施展了魅惑术,安格还是忍不住站在少女的那一侧,甚至忍不住为她找理由。

    他觉得他要完了。

    浪迹情场十几年,现在算是彻底栽了。

    “没……没事。我相信你也不是故意的。我……我猜你使用魅惑术也只是为了自保。”安格轻声安慰,似乎想让少女的心情好一点点,“你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害你。

    现……在,能不能把魅惑术解除了?”

    他不介意,可不保证阿莫斯不介意。

    身为亡灵法师,阿莫斯的精神力奇高,对这些精神系法术本身就有一定的免疫作用,毕竟大多数法师都是该死的理智党。

    听他刚才那冷冰冰的声音,就知道他虽然受到了影响,并没有完全沉湎于魅惑术之中,摇摆在术法影响和理智之间,这些恐怖的理智党会选择直接击杀施法者来保持他们的绝对理智。

    他怕那铁石心肠的家伙,一个面无表情,就把人给大腐蚀术给杀了。

    哪怕知道是对方对自己施展了魅惑术的影响,但是他还是无法看见她在自己眼前受到……任何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