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可能……做不到。”轻灵的女声再次响起,带着一丝无可奈何,“我已经尽量减小它的影响了。

    但是,我无法控制它。”

    如果可以,她倒是想消除爱神的魅力……可是她也无可奈何。

    安格的视线中——

    少女垂了垂眼睑,长长的睫毛如蝶翼,暖阳为其渡上一层金光,眉宇间似笼上了一层如轻烟般的忧郁,让安格差点脱口而出——不解除也没关系的!

    最终那脱口而出的话被安格咽下来,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伴,想看看他的表情,却无法通过那宽大的黑色兜帽看出任何情绪。

    他并不信唐苏苏的话。

    魅惑术的解除,除了心灵守护等抵御精神力的魔法外,便只有两种解除方法。

    其中一种就是施术者亲自解除,身为魅惑术的主人,却不能解除魅惑术,这是绝无可能的。

    不过,也有另一种不需要施术者主动解除的方法,那就是——杀死施术者。

    一般的情况下,如果己方人马中了心灵控制类术法,而能保持理智的魔法师无法解除术法的控制效果,那么大多数魔法师都会选择将施术者干掉。

    安格悄然地向阿莫斯靠近。

    不是因为忌惮狼群,而是担心自己的同伴会突然下手伤到那名少女。

    法师的脾气,可是整个大陆出了名的臭,而死灵法师更是其中的翘楚。

    他们性格阴晴不定,难以捉摸。

    他和阿莫斯认识了几年,至今也没有摸清过他的心思,不过……魔法师傲慢至极、尤其忌讳自己思维被‘人为左右’,阿莫斯难保会直接动手。

    中了魅惑术的人,会如同失智般自觉地保护施术者,安格心里不禁苦笑。

    哪怕心里清楚,他也依然选择了警惕自己的同伴而非警惕群狼。

    “哧。”阿莫斯发现了安格的动作,发出一声冷笑 ,表示对这名游侠不甚坚定的理智的耻笑。

    然而他看似淡然,攥着法杖的发青的指节和一直落在少女身上的目光却预示着他的情绪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平静。

    法师的精神力是最强的,同时也代表着金色缎带对他的迷惑效果最弱,远比安格弱的多,所以说……

    他受到的迷惑比安格更大。

    那个白裙少女就像是一道光,让他不由自主地聚集目光,哪怕他自认为他心底对此是十分抗拒的。

    都是受魅惑术的影响!

    不过法师闷骚的性格再加上强大的理智,让他很好地隐藏了自己的心思。

    唐苏苏不知道他们的计较,只是感觉到自己出来后安格的敌意消散了很多。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礼貌道,

    “请放心,我马上带沃克斯它们离开这里。

    至于魅惑术,如果我不在,应该对你们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吧?

    打扰到你们,真的很抱歉。我们这就离开。”

    在唐苏苏说话的同时,苍狼之王静静地站在她身后,蔚蓝的眸子宛如一片深海,哪怕肩膀上中着箭伤,威武的身体也依旧挺拔,像是永远守护王座的标兵,虔诚、勇敢、坚毅、无畏。

    安格一怔,努动了下嘴,还想再说什么。

    可是他有什么立场说?让她不要走?

    这都不是他能说出口的话。

    都是那该死的魅惑术!

    安格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要不受控制地聚集在少女身上,在心中安慰自己。

    他之所以会不舍,是因为被术法影响而已。

    只要是她离开,术法消失,他就会恢复了。

    可是一想到她会离开,便有一种莫大的失落感如潮水般铺天盖地向他涌来!

    哪怕心知肚明这是魅惑术的影响,安格心底还是十分不好受。

    他悄然地看了一眼旁边全身隐藏在兜帽之中,沉静淡定的同伴,心中不禁隐隐羡慕起来了。

    哦,魔法师真是该死的作弊一样的职业。不仅在战场上可以躲在战士后面面对最少的危险换取最大的功劳,还能凭借着出色的精神力抵御魅惑术的影响。

    确定安格他们不会再攻击了,唐苏苏招呼着狼群离开。

    “嗷呜。”狼王长啸一声,命令狼群收缩队形。

    它肩膀上还插着箭矢,凶戾的目光扫了一眼安格,却罕见地没有攻击,尾巴甩了甩,俯身示意唐苏苏坐到他背上。

    唐苏苏摇头拒绝,“你受伤了。”

    “嗷呜。”族群地位仅此于狼王的苍狼一跃而出,落在唐苏苏身侧,轻轻地伏下身。

    狼王朝它低吼一声,一双深蓝色的眼眸固执地看着唐苏苏,似乎示意自己没事。

    然而下一秒,狼王身体晃了晃,猛地摔倒在地。

    “沃克斯!”唐苏苏心脏猛地提了起来。

    沃克斯尝试着站起来,前肢用力,每次却无力地瘫软了下去。

    几次挣扎后,它依旧没能站起来,那双坚毅深邃的蓝色兽瞳中流露出深深的惊诧之色。

    它身上的这支箭矢并不大,反而极为精巧,比起它庞大的身体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换成平时,这点小伤连阻碍它行动都做不到。

    在残酷的戈里亚莫草原上,想要成为一名狼王并且带领族群繁衍下去,战斗是必不可少的。

    它曾无数次受到过比这还要更重的伤势,却没有哪一次会像这样虚弱。

    唐苏苏也迅速冷静下来了,清凌凌的目光落在那箭矢上!

    那箭矢,有问题!

    因为贸然拔掉箭矢反而会加大止血,而刚刚她的精神力还未完全恢复难以施展治愈术,所以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给沃克斯拔箭。

    可是现在,却是越早拔越好!

    她纤细的小手抚摸过沃克斯受伤的肩膀,那里依然在滴答渗血,箭矢尾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看就知道并非凡物。

    唐苏苏纤白的手落在巨狼肩旁,安抚道,“沃克斯,请忍耐一下,很快就好。”

    语罢,白嫩柔软的手便迅速朝着那箭矢抓去。

    发觉唐苏苏想要干什么的安格却是在一瞬间眼眸瞪圆,顾不上层层拱卫的凶戾狼群,惊恐地冲了过去阻止,“等一下,你先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