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轻轻抽了一口气,青碧的眼睛看向唐苏苏,“你……你见过巨龙?”

    神系大陆上大多数巨龙已经隐居很多年了,大多数在深山之中沉睡,一些另类会化为人形隐藏在俗世之中行走。

    普通人碰上巨龙的概率,不及百万分之一。

    碰上巨龙还能活着的概率……那就更低了。

    “嗯。”唐苏苏心里有些苦恼,她万万没想到身上还被下了这种龙语魔法,如果能被追踪到,那她跑出来和没跑有什么区别?

    “等一下……”安格突然想到古籍上看到的内容,“你是不是在戈里亚莫草原另一侧的尼格霍德峡谷遇到的巨龙?”

    唐苏苏微微回想了下,虽然不知道他指的尼德霍格峡谷是哪里,但是那头火龙和金龙的老巢,确实是一处峡谷。

    她点了点头,“确实是在草原另一侧的峡谷。”

    “一头浑身红色火龙?”安格问。

    唐苏苏惊诧于他竟然知道的这么详细,“嗯,它说它叫弗雷姆。”

    “深红灾厄。”死灵法师冰冷的声音响起,周围的气息似乎泛着更刺骨的冷意。

    “什么?”唐苏苏好奇地询问。

    深红灾厄,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好的词汇。

    她记得,弗雷姆相比之下,应该是一条善良友善的龙啊。

    他也曾和她说过,他非常喜欢人类。虽然打从心底里不喜欢龙,但是不可否认,弗雷姆确实从未伤害过她,甚至于帮了他不少忙。

    “一条高阶传奇领域的红龙,千年前有着熔山之炎称号。”安格很乐意和唐苏苏搭话,他碧眸亮着光,像是一块清透的碧翡引人沉醉,嗓音更是温柔清亮,

    “它是一头sss级危险的传奇级巨龙,非常擅长使用火系魔法,五百年前因为有几个小国冒犯了它的威严,被它一夕之间摧毁。

    它因此事被悬挂在大陆危险生物排行榜上,并被称为深红灾厄。意为红色的、能带来天灾级别厄难的邪恶生物。

    不过它后来袭击了一所中等国,引起了大陆的愤怒,被联合绞杀,杀死三位传奇魔导师后他也受了重伤失踪了。

    传言它回到了尼德霍格龙谷里沉睡。”

    唐苏苏:“……”不……这怎么和她听到的消息,完全的……不一样?

    弗雷姆,不是……喜欢人类吗?

    这其中,肯定有一个人说谎了。

    想了想弗雷姆表现的无害和维护,

    最后,唐苏苏选择了相信——其实看起来并不靠谱的人类同胞。

    巨龙是一种危险的生物,这个认知似乎被她刻入了灵魂,哪怕他们表现得太好,她也无法放心自己的警惕。

    当务之急,还是快点解除身上附着的跟踪魔法。

    唐苏苏抿了抿唇,有些犹豫地看向那看上去像是法师一样的黑袍男子。

    他身量修长,浑身散发着冷气,一副很不好接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察觉到唐苏苏看向自己的目光,阿莫斯的身体有点僵硬。

    好在,宽大的黑袍在遮挡阳光的同时,也遮挡了他的异样。

    “请问,我身上的魔法有什么办法能够解除吗?”唐苏苏最终还是选择了向旁人寻求帮助。

    解除龙语魔法这个问题,在刚学会光明治愈术的她面前,根本无解。

    这就像是让一个刚出新手村一身白板还没有学技能的小号去打满级boss一样艰难。

    安格也看向了自己同伴,他心中有些焦急。

    巨龙的战力无疑是强大的,虽然作为守界人的他也不弱,但是想跟巨龙抢人……还是想想那三个传奇级魔导师的下场吧。

    现阶段,最好的方法还是解除龙语魔法让巨龙找不到人最为方便。

    “你放心,就算阿莫斯不肯帮你。我也可以带你去找其他大魔法师解决问题。

    虽然龙语魔法复杂,但是龙之追随只是其中一个比较简单的术法,想要解开并不难难。”安格赤忱道。

    阿莫斯冷冷地看了自己朋友一眼,那一眼,让安格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可以。”低低沉沉的声音从黑色兜帽下传来,“不过需要点时间。”

    唐苏苏轻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转瞬有些为难——她没有能力拿出报酬啊!

    别说给一位魔法师支付酬劳,她现在可是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真正的一穷二白,而且是不带一丝水分的那种。

    她有些窘迫道,“请问需要多少钱?”

    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别人白帮忙。

    解决完龙的问题后,她得想办法在这个世界赚点钱了,不仅要还钱,还得要生存下去。

    唐苏苏觉得,如果她真的是神,她应该是活得最惨的神了——兜里一分钱都没有!

    什么爱神?贫穷女神还差不多!

    听到唐苏苏的担忧,安格立马道,“你不必为此担忧,我可以帮你支付酬金!”

    他有些腼腆地笑道,“不用你还的,如果你愿意和我成为朋友的话。

    真的、只是朋友而已。”末了,似乎怕唐苏苏误会,还特地强调一句。

    安格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如果成为朋友了,更近一步还会远吗?

    不管怎么样,先扯上关系再说,有了关系后一切都好办了,成为朋友后,他就能以各种去探望她,顺便再送些小礼物。

    他相信,等时间久了,她肯定会发觉他的魅力。

    唐苏苏:“……”她果然还是无法承受这种过分的热情。

    不过,阿莫斯显然不打算当自己老朋友的助攻。

    “不需要你支付酬金。”

    心里美好愿望瞬间落空的安格瞬间瞪大眼睛,“不用钱?!阿莫斯!你这话是认真的吗?!”

    一瞬间,两道视线一齐落在安格身上,一道是阿莫斯冰冷的目光,一道是唐苏苏的。

    后知后觉自己刚才的表现太过明显了,安格脸上讪讪,对着唐苏苏连忙解释道,“抱歉,我并不是那个意思。

    我只是……只是一点点惊奇,毕竟所有魔法师都十分小气。”

    说别人坏话,却俨然忘记了当事人就在身边。

    安格将色令智昏四个大字诠释了十成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