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语魔法的解决至少需要七天,这七天内,你最好留在我旁边。”阿莫斯的声音冷静平淡,唐苏苏能感觉到有一道沉静的视线从兜帽里落在她身上,让她有一种被冰水包围的感觉。

    安格不禁磨了磨牙,阿莫斯这家伙,平时一脸禁欲的模样,从来都没见他带过女伴,没想到这么有心机!

    他还在思考如何拉近关系,阿莫斯已经一步到位想着将人带回去了!

    唐苏苏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被巨龙抓回洞穴和去陌生男人的住处,哪一样都不安全吧?

    更何况……对方还不用她支付酬金,这反而让她更加不安了。

    无偿的帮助还是少见,更何况……龙语魔法,一听起来就十分不好解的样子。

    不要酬金,反而可能是所图非小。

    “不用了,谢谢。”唐苏苏深吸一口气,拒绝了阿莫斯的要求。

    她没有傻到才出了狼窝,又把自己送进虎穴。

    眼看着唐苏苏带着狼群就要离开,安格有些急了!

    都怪阿莫斯这家伙太急功近利了把人吓跑了,他现在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开口想要挽留,旁边阿莫斯冰冷的声音却率先一步响起——

    “你确定拒绝吗?”

    他声音淡淡的,并不像安格一样裹夹着近乎侵略性的热枕,似乎永远带着一种绝对理性,“大陆上能解决龙语的法师极少,除我之外,离你最近的法师也要距离万之外的王国首都。

    想请他们出手,并不是单纯能靠金钱解决的问题。你甚至可能,连面见他们都做不到。”

    安格看了一眼同伴。

    阿莫斯这句话,真假掺半。

    普通人想见传奇级法师或者在龙语魔法上有造诣的法师确实极难,以法师的高傲程度,的确可能连会面都做不到。

    不过,那些规矩,是针对普通人的。

    他眼前的少女,却不是普通人。

    那份令人屏息的美丽,足以让她做成无数不可能之事——只要她想。

    安格看清了这点却未点透。

    因为这位仿佛格外受到爱神偏爱的少女,好似并不清楚自身美丽的价值。这也是,他们的机会。

    唐苏苏顿了顿,一手轻轻抓着狼王,乌黑的眸子看向阿莫斯,声音轻柔却不乏犀利,

    “既然解除龙语魔法不易,那么请问法师先生,你为什么要无偿帮助我呢?天下真的会有白吃的午餐吗?”

    她不相信这个冷淡的法师有那么乐于助人,不要酬金,只能说明对方志不在钱,可能志在别处。

    安格默了默,明明唐苏苏问的是阿莫斯。

    可是他却有一种被戳中了心思的尴尬。

    不知道阿莫斯想做什么,反正……他确实是怀着别样的心思的。

    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怕少女疏远,安格立马表忠心起誓,证明自己没有想伤害她。

    哪怕,他确实喜欢她。

    “你放心,我以游侠之名起誓,不会伤害你,也不会做违背你意愿的事情!”

    唐苏苏奇怪地看了安格一眼,“……”她明明是在和法师说话……

    阿莫斯冷冷扫过自行加戏的同伴,然后从长袍内伸出那苍白修长、隐隐透着青色血管的手,一点流光在他掌心流动,汇聚成文字,“我们可以签订契约。”

    “在这七天内,我会帮你解除龙语魔法并且发誓不会伤害你。”

    唐苏苏仍然有些警惕,“那么请问,我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沉默了一瞬,冰冷的声音再次从兜帽下响起,却是不答反问,“你之前说过,你无法收回你身上的魅惑之力?”

    “是的。”唐苏苏点头。

    “我对你身上的魅惑之力十分感兴趣,它似乎不同于我之前见过的任何魅惑术法。

    这七天,作为交换,我想研究你身上的魅惑之力。

    我也可以保证,不会让你做违背意愿之事,并且,我还会为你提供住宿、饮食和庇护。”

    唐苏苏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位法师只是对她身上爱神的神力感兴趣。

    而且,在草原上流浪了三天,她确实有些累了。她迫切地想要融入正常人的生活,有房子遮风挡雨、有人类的食物……

    去给阿莫斯做研究的这七天,正好可以做为她融入异世的缓冲期。她还可以趁此机会多了解这个世界。

    思及此,唐苏苏脸上表情轻松了不少,也放下了些许警惕,

    “谢谢您的帮助。”

    “各取所需罢了。”阿莫斯道,声音依旧显得十分冷漠。

    真是一位性情冷酷的魔法师。唐苏苏心中感叹,不过正是这份冷漠,让她心中放松了少许。

    起码这位魔法师,不怎么被爱神那乱七八糟的神力的影响,是个难得一见、理智沉稳的正常人呢。

    不过,如果她的想法被安格知道,一定会心痛于自己女神的单纯再痛骂阿莫斯的虚伪!

    今天阿莫斯说的话,比和他半个月说的加起来都多!这绝对是安格前半生到现在为止见到的、最话痨、最富有耐心的阿莫斯!

    毕竟,平常的时候,这位孤僻的死灵法师除了他那堆骷髅和死灵,不会主动和任何人交流,更遑论说这么一大段话了。

    如果不是他偶尔会用“嗤”的一声冷笑表达他的轻蔑,安格差点以为他是个哑巴。

    和阿莫斯订下契约之后,唐苏苏看向身边的苍狼群,心中有些担忧。

    她不可能带沃克斯它们进入人类世界,但沃克斯现在肩上的伤还没好,她又不放心。

    阿莫斯看出唐苏苏的忧虑,手中挥出一道灵光,很快沃克斯的肩伤治愈如初了。

    没想到阿莫斯会出手帮忙,唐苏苏和狼群十分惊讶。

    “谢谢。”惊讶之后,唐苏苏连忙道谢,对这位魔法师的好感度又升了一个台阶。

    虽然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但是,这位黑袍法师好像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呢。

    “让它们回去,戈里亚莫草原之外,不允许高阶魔兽出行。草原之中才是它们应该呆的地方。”阿莫斯对唐苏苏冷漠道。

    唐苏苏点点头,再次和狼群道别并让它们离开。

    狼群不舍地低啸几声,最终缓缓地向草原走去。

    只有沃克斯,一动不动地呆在唐苏苏身边,似乎不打算和狼群回去了。

    “沃克斯?”唐苏苏不解地推了推沃克斯,“你的族群快走了!你还不跟过去吗?”

    “嗷呜嗷呜。”狼王垂下头,轻轻舔着唐苏苏的手心,蔚蓝的眸子中温柔眷恋,似乎诉说着什么,表达着不愿离开的意愿。

    安格见此皱了皱眉,手里拿着弓,眸内闪过一道厉色,褪去之前痴汉般的傻气,他身上的那股属于游侠的凌厉锐然之势猛地爆发出来,“狼王,回去你的地盘!”

    一狼一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他身上。

    狼王杀意凛凛的目光他倒是不怕,但是安格发现,反而是那道轻轻软软的目光,像是他的克星一样,一被盯上他就身体僵硬。

    对上唐苏苏清润的目光,安格忍不住气势顿时一泄,无奈地苦笑,“抱歉。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他可以对别的所有生物实行威胁恐吓,唯独对上这一位……除了倾上满腔的温柔外,什么都做不出来。

    “您不必向我抱歉,我没有怪你的意思。”知道是对方职责所在,唐苏苏看向狼王,“沃克斯,你回去吧。草原才是你的家。”

    “呜呜。”狼王喉咙里发出不舍的声音。

    阿莫斯眸底闪过一缕幽紫,一阵魔法波澜自他身上散发。

    中级精神系魔法——心灵震怖。

    安格和唐苏苏都没有察觉,只有沃克斯,猛地抬起兽眸看向阿莫斯,犀利凶残的兽瞳中充满杀意。

    “嗷呜。”它再次蹭了蹭唐苏苏,喉咙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像是虔诚的祷告者立下誓言,这次最终没有停留,它转过身追随族群而去。

    唐苏苏就静静地看着狼群的身影消失在了草原之中,心里莫名有些惆怅。

    “如果能听懂沃克斯说话就好了。”唐苏苏不无遗憾地想,那样就能知道沃克斯最后对她说的是什么了。

    虽然听不懂,但她隐隐有种预感,那句话似乎很重要。

    “小姐,你是想当一名德鲁伊吗?”听到此话,安格兴奋地插话。

    唐苏苏这才后知后觉,她不小心竟然把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了。

    “德鲁伊是什么?”唐苏苏问。

    “一种职业。

    他们亲近自然,能与万兽花草沟通,并且将它们化为自己的力量。甚至能变身动物……”

    说到这,安格话一顿,讪讪笑道,“成为一名德鲁伊十分辛苦。其实,用兽语魔法也能实现暂时实现与魔兽沟通。”

    他连忙转移话题。

    他怎么能怂恿她去当一名德鲁伊呢!成为野兽、奔袭在丛林里这种粗鲁的事情一点都不适合她,而且那些修行一定会损伤她娇嫩的皮肤。

    安格看向阿莫斯,“阿莫斯就会兽语魔法。

    阿莫斯,你知道那只狼在说什么吗?”

    “不知道。”阿莫斯淡淡道。

    那只狼在说,‘我一定会努力化为人形,来找你’。

    虽然魔兽达到八阶化为人形后,确实能无视凡塞条约进入俗世。

    可是,他为什么要帮那只狼传话?

    ……

    和唐苏苏想的不一样,那名看上去很冷淡的法师并没有一回去就抓着她去研究魅惑术,而是给她安排了一间单独的房间供她休息。

    而那名唠叨的游侠,则是忙前忙后地为她整理房间。

    并且,唐苏苏再一次体会到了魔法的魅力——阿莫斯只是手一挥,整个房间就焕然一新了,连一丝灰都没有。

    据安格说,这是除尘术。

    是每一个魔法师都必学的、十分方便的低级魔法,并且他还不怀好意地告诉唐苏苏,因为有除尘术除尘,所以很多沉迷研究的魔法师可能两三年只洗一次澡。

    唐苏苏:“……”

    她忍不住多打量了阿莫斯几眼。真的……两三年一次?

    虽然心里好奇,但唐苏苏也不敢问。

    房间很快被整理出来了,但是还有一些需要置备的,比如被褥之类的。

    为了刷好感度,安格自动请命去最近的小镇上进行购买。

    这位游侠的热情让唐苏苏有些招架不住。

    感觉自己除了当小白鼠给魔法师研究魅惑之力外、就帮不上什么忙的唐苏苏有些忏愧,“我用旧被褥就好了,我也只呆七天而已。”

    谁知,游侠嬉皮笑脸的俊脸却瞬间严肃了下来,不容拒绝,“怎么能让您用那些破旧的被褥呢?”

    这是唐苏苏第一次见安格对自己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这名游侠之前都是嬉皮笑脸、温柔并且热情的,一时让她不敢拒绝了。

    唐苏苏一愣,然后抿了抿唇道,“会不会……太麻烦您了?”

    安格斩钉截铁道,“不会!”

    他漂亮的碧眸注视着唐苏苏,眼眸里充满了认真,“我愿意让你麻烦。

    请务必麻烦我!”

    唐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