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的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半个小时内,便完成了从森林前往小镇、选购衣服洗簌用品、以及回到密林深处住处的过程。

    游侠,总有一点常人无法企及的能力,他们在冒险队中也经常担任斥候一类的角色,以敏捷助长。

    最重要的是,某人归心似箭,几乎是选好了东西边立马片刻不停地折身返回。

    怀揣着不能让那些粗糙简陋的物品触碰她娇嫩的皮肤的心情,安格在挑选上花费了大半的时间,更是挥霍大把金币,选取最贵的用具。

    “可惜这不是王城。”安格心中有些遗憾。

    这些在尼尔科城已经算是奢侈品的物品,在他看来,仍然是配不上那位少女的。

    她值得世间所有美好,法尔廷斯帝国皇家特供的羊绒,绿野之森的蚕丝布匹等等,世间罕见的珍宝,才有资格被她触碰。

    可惜……世间太短了。

    安格遗憾地想了想,他摸了摸空间戒指。

    想到这里面是自己亲自挑选的,嘴角的弧度又情不自禁地扬了起来,好心情地哼着歌。

    “嘎吱。”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唐苏苏几乎是立马起身去迎接。

    自从安格走后,那位异常沉默的魔法师便一直坐在她对面。

    她以为他是要问关于她身上爱神的魅惑力的信息,哪里知道,他竟然什么都不做,也不说话,只是……单纯地盯着她看。

    不知道是不是苏苏的错觉,这位魔法师身上那死寂的气息,让她总有一种面对死物的感觉,被他盯着,十分有压力。

    但是,毕竟是暂时借住在别人家里,唐苏苏也不好意思起身离开。

    她就这样和那位魔法师面对面僵坐了半小时。

    每一秒都度日如年,魔法师周身阴冷的气息让她有一种落入坟墓的窒息逼仄感。

    安格的出现,就像是一汪平静的死水里突然落入了一颗石子,多了几分活气,让她觉得自己再次活了过来。

    “你……是在迎接我吗?”刚进客厅的安格见到唐苏苏站起来走向自己,受宠若惊,眉梢眼角都是掩饰不住的喜意。

    没人看见,在安格话一出口的瞬间,沉默安静的死灵法师袖口内的手指微微一屈。

    周围的气压,似乎由普通的阴冷转为了阴森……

    “是的。”唐苏苏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往安格身后看了看,见没有东西,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东西呢?有什么需要我帮你拿的吗?”

    她看见,不仅安格手里没有东西,身后也没有什么帮忙运输的人。

    怎么看都像是空手而归。

    “一个合格的绅士,怎么能让女士亲自拿东西呢。”

    得到唐苏苏肯定的回答,安格心情犹如暖阳普照,暖烘烘的,对着唐苏苏绽放一抹英俊迷人的微笑。

    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心底已经阴雨连绵而且即将狂风暴雨了。

    阴郁的死灵法师眯了眯眼睛,看着两人交谈甚欢,心中不禁浮现出两个字——

    碍眼。

    “你放心,东西都放在空间戒指里呢。”安格亮出手上一枚宝石戒指,像是一只小狗狗,恨不得将一切都献给主人,

    “十立方米的大小,非常方便。

    阿莫斯也是一个炼金术师,可以让他再炼制一个给您。

    不……还是将我这枚送给你吧,阿莫斯炼制得太慢了。”

    他快速地将戒指撸了下来,甚至没考虑过里面到底有多少他这些年的珍藏,满脸期待,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亲自为您戴上戒指。”

    唐苏苏:“……”

    “不了,安格,谢谢你的好意。”礼貌地笑了笑,唐苏苏轻声拒绝,忍不住将手缩了缩。

    “好吧。”安格十分失望地将戒指收回,又忍不住用碧眸认真地看了唐苏苏一眼,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道,

    “真的不要吗?”

    唐苏苏礼貌微笑,“不用了,安格。”

    其实她对那枚传说中的空间戒指十分好奇,但是……安格的过分热情,让她实在是吃不消。

    “轻易被魅惑术愚弄,安格,你什么时候成为了这样的蠢货?”

    实在看不下那一幕了,阿莫斯冷冷地站起身,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这次语言却近乎刻薄。

    唐苏苏抿了抿唇,纤长的浓睫微微垂下。

    虽然阿莫斯骂的是安格,但是追根究底,她才是‘施展魅惑术’的本体,哪怕这种迷惑心智的术法并非她故意施展的。

    即使只是一瞬,安格也敏锐地察觉到了唐苏苏身体片刻的僵硬。

    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像是对阿莫斯说话,但目光却凝聚在身前的少女身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如果我现在的状态是被魅惑术迷惑心智,就算是被迷惑一辈子我也愿意。”

    阿莫斯指尖的手僵了僵。

    碧蓝的瞳眸像是爱琴海的湖水,泛起一圈圈温柔的涟漪,安格紧紧盯着眼前的少女,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而且比起说这是魅惑术的迷惑效应,我更愿意相信……

    这是爱神的神光降临。”

    他明显地察觉到,少女的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诧。

    安格乘胜追击,脸上带着某种期盼,“苏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之间的相遇,是爱神的指引!”

    唐苏苏:“……”不,我没有做过这种事……

    阿莫斯轻轻哼了一声,不再看两人,独自向自己的地下实验室走去。

    关上实验室的石门,阿莫斯刚要踏入魔法研究室,脚步一顿,忍不住看向对面那一间房,那里面摆满了各种秘银、宝石——

    炼金术室。

    虽然对炼金术有些了解,但阿莫斯平时更喜欢将时间和精力花在魔法研究上,自从成为传奇级法师,那间屋子他很少进去了。

    强制控制自己转过头来,阿莫斯面无表情继续往魔法研究室走去。

    两步之后,他又在原地僵了两分钟,然后,像是放弃了某种徒劳地挣扎般,他猛地转身——

    像是做贼心虚般快步走向了炼金术室,再将大门用力关上。

    看着手上无意识就收集起来的制作空间戒指的材料,阿莫斯浑身气息颓丧,仿佛放弃抵抗、丢盔弃甲的败军,自我放弃地开始炼制空间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