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气氤氲的浴室,唐苏苏泡在温度适宜的热水之中,一下子觉得这些天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

    盯着水面上那一张像自己又不像自己的脸,唐苏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张脸轮廓五官都是她的,但是,却比她之前的要精致百倍,即使是她自己,初一看到也不禁一阵恍神,移不开目光。

    只是,这份美丽,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麻烦。

    轻轻地阖上眼睛,细密晶莹的水珠挂在她纤长浓密的睫毛上,鸦羽般的墨发被水沾湿,落在细腻雪白的肌肤上,明明是最简单的黑白两色,却有一种勾魂摄魄的艳色,让人移不开目光。

    氤氲的白色雾气更是增添了一分神秘迷蒙的魅惑,宛若仙境。

    这幅画面足以迷惑大陆上任何的智慧物种,让他们像是飞蛾扑向火焰般前仆后继。

    闭眼靠在浴池边的唐苏苏安静地整理脑海里的线索。

    这几天的经历,已经让她从最初的惊诧、抗拒慢慢冷静下来。

    奥斯汀将她带到这片异世界,想让她帮助众神归位。

    从这点看来……这片大陆,现在没有神的存在。

    或者说,曾经有过,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消失了。

    唐苏苏垂下眼眸,眼中划过一丝深思,纤细雪白的手按在自己心脏位置,她能感受到,那里多了什么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应该是奥斯汀所说的——神格。

    其他的神明需要外力帮助才能归位,那么爱神呢?

    在她之前,爱神肯定是存在的吧?

    为什么只有爱神这么随便,谁拿到神格谁就是爱神?那上一届爱神去哪了?为什么和其他的神明不一样?

    还有,如何才能帮助众神归位?众神归位后,她能不能重新回去?

    唐苏苏眸内滑过一缕沉思,这些问题,都只有奥斯汀才能回答。

    得尽快找到光明珠,唤醒奥斯汀从它那弄清楚这些问题才行。

    “咚咚。”几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青年担心的声音,

    “苏苏?你还好吗?

    你已经在里面呆了一小时四十分钟了,我很担心你。”

    反锁的门把根本拦不住一名半只脚踏入传奇级别的游侠。

    安格将手放在门把上,耳朵贴着门密切注意里面的动静,碧眸此时没有杂念,只是盛满了沉甸甸的担心。

    一小时四十分钟,就算是四五十度的热水,此时水温也已经冷得差不多了,按理说她应该早已出来了才对。

    可是他在这里守了一个多小时,不仅没看到人出来,还没听到丝毫动静。

    她会不会是泡澡泡晕了?

    水凉了要是泡得生病了怎么办?

    一连串的担忧不断在心底浮现,安格打定主意,要是十秒内没有回声,他就闯进去,把人带出去。

    哪怕他要面对她清醒后的苛责。

    “我现在进去了?之后再向您告罪!”大声说了一句,安格扭动门把,想要直接进去。

    正在此时,一道清澈如泉水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声音中带着微微的慌乱,

    “我没事,安格阁下。你别进来!”

    “您没事就好。

    我不会进去的,您要小心地板滑。”

    安格收回手,默默站在一侧,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游侠的五感十分敏感,如果使用技能,他甚至能听到百米之外蚊蝇闪动翅膀的声音。

    这次,他并没有特意去使用技能,可是他的注意力却全部不受控制地集中在了浴室之内。

    少女起身时带起的水花滴落的声音、纤足踩在光洁的地板上的声音……

    这些声音像是霸道蛮横的卫兵,堂而皇之地闯进他的脑海,占据他的全部意识。

    听着听着,安格突然觉得鼻腔里涌出一阵热流。

    伸手一抹,那红艳艳的色彩十分晃眼。

    看着那刺目的红色,安格英俊的脸上一阵愣神,半晌后,欲哭无泪。

    以前的他,风流但不下流。

    在他镇守戈里亚莫草原之前,哪怕是裸女站在他面前,他也能面不改色……

    现在,他光是想想她出浴时,沾着水珠的细足踩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的画面,就忍不住鼻血狂流……

    他好像变得,下流了……

    英俊的游侠连忙昂起头,再将血迹擦干净,不能让苏苏看到他这么失态的模样。

    浴室里,唐苏苏才发现浴池里的水一点点变冷了,从浴池起身的那一刻,她便感觉到肌肤上掠过一阵寒意。

    唐苏苏走到右侧放置换洗衣物的地方。

    穿越前的那一套白裙经过几天的磨炼已经要寿终就寝了,不仅沾了灰,而且有些地方还磨损了。

    而换洗的新衣服则被整齐地放在浴室的另一侧——那是安格买的。

    唐苏苏先用金丝缎带系在头发上,然后再穿衣服。

    那是一套非常素雅的白裙,裙摆斜边设计,一根白缎腰带,腰间绣着几朵白蔷薇,简洁漂亮。

    虽然款式简单,但是布料却十分好看,像是月光编织而成,丝滑柔软。

    如果唐苏苏知道这个世界的文化,就一定知道,这是一种十分奢侈昂贵的布料——月光锦。

    几乎只有贵族才负担得起。

    不过此时唐苏苏只是单纯地觉得那布料舒适好看,应该不便宜而已。

    她拾起白裙,目光突然一凝。

    白裙下摆放着的,是女性贴身的私密衣物。

    “……”

    唐苏苏脸色复杂,虽然感激安格的体贴,不过一想到一名成年男性为自己买这些,她还是感觉有些尴尬。

    将衣服穿戴好,唐苏苏发现这身衣服竟然意外的合身,像是有人用尺子精确地量过她的身材一样,严丝合缝。

    那么问题就来了。

    安格,怎么知道尺寸的?

    抿了抿红唇,唐苏苏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听说经验丰富的男子,能一眼看出女性胸围、腰围、臀围的尺寸,她一直以为那是夸张,今日才知道,竟然是真的。

    呃……是她见识浅薄了。

    “嘎吱。”打开大门,一道高大的阴影堵在门口。

    唐苏苏一惊,眸中掠过几丝诧异,“安格?”

    安格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金发,有些窘迫,“我怕你出意外,就守在了你门口。

    有什么情况我都能第一时间进去。”

    唐苏苏:“……谢谢。”

    洗个澡而已,能有什么意外。

    “苏苏,衣服合身吗?”安格突然想起另一件事,碧眸闪闪发光,期待地看向唐苏苏。

    当时他就挑选时,便能不住幻想她穿上去。

    “很合适。”唐苏苏唇角微弯,刚想感谢一下他挑选的衣服,突然发现眼前的青年鼻腔里流出两道红色的痕迹。

    她惊愕道,“安格,你流鼻血了!”

    “啊?”安格双目盯着唐苏苏,游魂般地应了一声后猛然回过神来。

    他连忙应道,“哦哦哦,没事的。只是最近……最近……

    有点上火。

    普通的上火而已。”

    像是怕唐苏苏不信,他再次强调了一次。

    目光却像是缠丝一样黏在唐苏苏身上。

    实在是太美了!

    飘逸柔软的月光锦完美地贴合了少女的腰身,白色的腰带轻轻束在少女不盈一握的细腰上,几朵错落的白蔷薇的点缀在腰间,更显纤细。

    斜边荷叶褶皱的设计,更衬得她一双长腿修长白皙,瓷白的肌肤宛如无暇的珍珠,有一种莹润的光泽,让人移不开目光。

    安格觉得自己的鼻血好像……流得更放肆了。

    “你真的没事吧?”看着安格止不住的鼻血,唐苏苏有点担心。

    听说鼻血流多了,也会贫血的。

    “没事没事。”安格连连摆手,俊脸上带着几分窘迫,“我喝点降火的菊花茶就可以了。”

    “哈哈。”他故作轻松,眼神却在心虚地游弋,“最近天气有点热。这种三伏天最容易上火了。”

    “嗯。”唐苏苏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赞同,“我看见附近好像有不少野生金银花,明天我去采些给你泡茶吧。”

    安格受宠若惊,咽了咽口水,“怎……怎么能让您做这种事呢。太危险了!”

    要是被一些杂草或者尖锐的灌木划伤手了怎么办!而且外面还有虫子!

    唐苏苏:“……???”只是采一点金银花而已!哪里危险了?

    “没有关系的。

    我也想为你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唐苏苏微微一笑,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负责你们的一日三餐、帮你们打扫房间。

    其他方面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不过这些小事我可以贡献一份力。”

    虽然是和阿莫斯进行交易才住进来的,但是天天在这白吃白喝,还要让他们破费给自己买衣服买生活用具,唐苏苏也怪不好意思的。

    毕竟,交易的内容只是让阿莫斯帮她解除龙语魔法而已。

    像是饮食、生活用品之类的,并不在他们交易范围之类。

    换句话说,他们并没有义务帮她。

    既然对方对她这么好,那么她也想尽可能地回报回去。

    安格一愣,随即几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不用!清洁房间的事情交给阿莫斯就可以了。

    他一个除尘术就可以搞定。”

    让那一双宛如艺术品般完美纤细的手去打扫、做饭,这简直是虐待!是暴殄天物!是迫害!

    唐苏苏微怔,点点头。

    确实……对于魔法师来说,清洁只是一个法术的问题,根本浪费不了什么时间。

    “那我做饭吧。”她想了想,道“你们应该没有吃过我家乡的菜,我可以试着做给你们尝尝。

    你们应该会喜欢的。”

    至少,□□的几大菜系,可比这里的丰富得多。

    安格狠狠咽了口唾沫,内心天平开始疯狂摆动起来,

    苏苏家乡的菜……

    还是她亲手做的。

    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