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他定了定心神,视线落在她纤细漂亮的手指上,声音坚定,

    “不,还是我做饭吧!”

    光是一想到这双漂亮的手要拿起菜刀、去做那些琐碎的事情,他就从心底无法接受。

    锋锐的刀可能划伤她柔嫩的指尖,火焰可能灼伤她白皙的肌肤。

    刀具和食材不适合这双手,唯有柔软的锦缎和璀璨的宝石,才有资格被她抚摸。

    “我来负责一日三餐,作为一名绅士,怎么能让女孩子来做这些事情?

    苏苏唯一的任务,是安心地享受这一切。”安格板着张脸认真道。

    唐苏苏:“……”其实她提议帮忙,也是不想让自己欠太多债而已。

    她知道安格不需要她偿还。

    但是,不论安格是否需要,欠下了人情就是欠下了,哪怕他不提,她也会记得。

    忽然,安格目光一凝,才发现唐苏苏湿漉漉的头发就这么用一根金色发带轻轻拢束着,根本没有吹干,发带都被沾湿了,不再飘逸,而是湿嗒嗒地和黑发纠缠在一起垂落在发尾末梢。

    他下意识地伸手想去解下金色发带,“苏苏,你头发……”

    唐苏苏像是受惊了般,猛地后退一步,警惕地看向他,那一瞬间,充满了戒备。

    那戒备像是利刃一样戳进安格的心,他委屈地收回手,后退了两步,确认保持着人与人相处最舒适的距离,不会让唐苏苏感到压力。

    他摊开手,示意自己并没有危险性,她并不用警惕她。

    “我……我只是想取下发带而已。

    它被沾湿了。”

    安格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一个普通的举动,却让她那么警惕。

    他有些委屈巴巴,“如果我刚才的举动让你不舒服了,我向您道歉。”

    发带还在头上,唐苏苏松了一口气。

    看到安格有些焉了吧唧的表情,她连忙道,

    “不,应该是我向你道歉。刚才我反应太大了……”

    安格表示不在意,毕竟他们才认识不过一天,她有所戒备也在他意料之中,

    “你可能还并不信任我们,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不会伤害您。”

    他看向唐苏苏仍然湿漉漉的头发,认真劝诫,“湿着头发便扎束起来,这个习惯对身体不好。

    尤其是对女性。”

    他没见过谁会刚洗完头就用发带将湿发扎起来,只当这是唐苏苏的一个怪癖。

    身为游侠,他曾经走南闯北,也见过不少拥有奇怪癖好的人。

    不过,这些怪癖中,也只有苏苏、就连癖好也这么可爱呢(▽)——安格绝对不承认这是因为自己被美貌糊了一眼的缘故。

    唐苏苏:“……谢谢关心,等会我会擦干的。”

    其实她又哪里喜欢这样湿漉漉的扎头发?

    可是发带只有绑头发才能起效啊!

    奥斯汀提醒过她,因为这件‘神器’本身就是原爱神炼制出的发带,所以只有用做发带才算正确的使用方法,其他一切不正确的使用方法都会导致功能失效。

    这也代表着,如果她只是拿着、揣着而不是绑头发上的话,根本起不到抑制爱神神力的作用。

    有发带抑制神力安格都这样了……如果发带掉落了……

    那场面唐苏苏想都不敢想。

    现在她只想快点打发好安格,进入自己的房间,将发带取下来然后好好地把头发擦干!

    偏偏他一直挡在她面前!

    听到唐苏苏要擦头发,安格一双眼睛陡然转亮,像是看到肉骨头的小狗,询问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忐忑的期待,

    “那么,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为您打理头发?”

    他轻咳了两下,

    “实不相瞒,身为游侠,我曾经游历诸国,对各国贵族如何护理秀发都有一定的了解。”

    唐苏苏默了默,再一次庆幸自己出来之前把发带绑了上去。

    现在安格已经过分热情了,如果她没束发带……

    想到那副画面,唐苏苏不禁有些心累。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再次委婉地拒绝,唐苏苏努力牵动嘴角扯出一抹不会让人因被拒绝而太过尴尬的礼貌微笑。

    脸部肌肉,好像有点疼……

    “好吧。”安格失望地收回了目光,却没有离开,依然守在唐苏苏旁边。

    他不会要一直这样跟着自己吧……

    唐苏苏心情十分复杂。

    她看了看安格,想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也不好意思开口让他离开,只能装作看不见。

    她然后转身进浴室,将换洗下来的衣服收拾好。

    那件白裙是她在原来世界的睡裙,陪伴她经历了几天的奔波,已经差不多寿终就寝了。

    白裙不仅沾了灰,而且好多地方还磨破了,直接当抹布都可以了。

    “安格。”

    “在。”被叫到名字的安格像是见到长官的士兵,立马挺直了身体。

    唐苏苏:“……”

    “请问,垃圾箱在哪里?”

    唐苏苏询问道。

    她没有在这里看到任何垃圾桶垃圾箱之类的东西。

    “垃圾箱?”安格碧眸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我们没有垃圾箱这种东西。”

    “额。”唐苏苏有点难以相信,“那你们平时不要的废物都是怎么处理的?”

    虽然这栋大别墅东西摆放比较凌乱,但是还挺干净的。

    “异次元之门。”安格答道,“阿莫斯在地下室召唤了一个稳定的异次元之门,不要的废物扔里面就可以了。”

    唐苏苏嘴角轻轻抽了抽。

    异次元之门那边的生物会哭的!

    把异次元之门当垃圾场来用……唐苏苏有些哭笑不得。

    该说不愧是魔法师吗?真是任性。

    安格目光落在唐苏苏手里破烂的白裙上,“您是要扔了它吗?”

    唐苏苏点头,“嗯。”

    虽然有点不舍(毕竟是从家乡带来的东西),但是留在身边也没什么用。

    安格英俊的五官上瞬间绽放出迷人的笑意,朝唐苏苏伸出手,“交给我处理吧。

    地下室阴暗潮湿又肮脏,还有点远,您刚沐浴完,不适合去那种地方。”

    唐苏苏垂下细密的长睫,安格去地下室的时候她刚好可以回自己房间擦头发。

    终于能得到片刻自由的喘息时间了。

    “麻烦您了。”权衡好利弊,唐苏苏将破破烂烂的裙子交给安格。

    “不麻烦不麻烦。”安格接过裙子,修长有力的手收紧,似乎怕唐苏苏反悔般,立马离开,

    “等会晚饭见。”

    看着迅速离开、消失得干净利落的游侠,唐苏苏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

    可是哪里不对呢?她又想不到。

    算了,反正不过是件已经不能穿的裙子而已,又不值钱。

    抛下心中那一点不安,唐苏苏走向自己的房间。

    这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太难受了,她得赶紧解决这件事。

    她体质偏寒。洗完头不干容易感冒头疼,就是不知道现在成神后还会不会有这种症状。

    不过,看看自己这一具娇软无力的身体,唐苏苏猜测,十有八九还是会有的。

    在唐苏苏去自己房间的同时,另一边,安格本来是要去地下室的,中途却突然一顿,目光看向另一侧的房间——那是他房间所在的位置。

    “反正苏苏也不要了。”他低声说了一句,像是在专门说给自己听。

    “无主的东西,谁捡了都无所谓吧?”

    安格脚步犹疑,手里紧紧抱着脏兮兮的裙子,像是怀揣着举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就像是路边被人丢弃的垃圾,被乞丐捡了也不会有人管。因为那本来就是被主人丢弃的无主之物。”

    安格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他眼中光芒大绽,开始折身返回,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安格,你在干什么?”

    正在这时,一道幽冷冰寒的声音响起,激起一股刺骨的冷意。

    安格身体僵硬了一瞬,差点吓得一个激灵。

    不是因为对方天生带着几分阴冷的声音自带恐吓效果,而是因为他现在……做贼心虚。

    “阿莫斯?你怎么不在地下室研究魔法了?”

    安格转过头身,佯装镇定。

    心中安慰自己。

    他只是捡个垃圾而已,有什么好心虚的!

    在安格转身的瞬间,阿莫斯握紧手中刚炼制好的戒指,藏在黑袍之下。

    并不打算解释自己并没有进行魔法研究,而是炼制了几个小时的戒指,他淡淡道,

    “她在哪?”

    自己心里也虚得不行的安格没有发现老朋友的异样,

    “苏苏她刚洗完澡去房间休息了。”

    想到苏苏穿着自己亲自挑选的裙子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模样,安格脸上露出几分喝醉酒般的微醺,热情地跟自己的老朋友分享喜悦,

    “她真是上天的恩赐。

    你不知道她沐浴后,穿着我亲自为她挑选的长裙的模样有多么美丽!

    阿莫斯,我感觉我坠入了爱河!”

    苏苏?不过一会儿功夫他就叫得这么亲密了吗?

    而且,她竟然还穿着安格挑选的裙子!

    阿莫斯觉得自己心底升起一股燥火,他声音有些冰冷,带着法师式的傲慢,一点面子都不给地冷声讥嘲,

    “安格,你知道你现在的模样像是什么?”

    “什么?”安格从迷醉中清醒了几分,迷人的碧眼疑惑地看向阿莫斯。

    嘴角讥诮地勾起,阿莫斯近乎恶毒道,“像是被人类圈养的、一天到晚只会朝主人摇尾巴的贵宾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