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知道阿莫斯毒舌,但安格却没想到他可以刻薄到这种程度。

    黑色的大兜帽遮盖了一切,令人看不清他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

    阿莫斯静静地看着面前不过两三米远的游侠,黑暗中的眸光冷淡。

    就在他以为安格会恼羞成怒时。

    “咳咳,如果是苏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英俊的青年脸上带着沉醉的微笑,双眸里泛着希冀,似乎发着光,

    “被苏苏抱在怀里、趴在苏苏床上睡觉……嘶,我简直不敢往下想了。”

    青年激动得浑身一颤,双眸熠熠发光看向阿莫斯,“你有暂时变成贵宾犬的变身魔法吗?

    这次价钱我们好商量。”

    他知道阿莫斯这家伙向来只认钱不认人。

    不,应该说,如果不是熟人,他连钱都不认。

    “……”阿莫斯的声音透着一股隐隐的咬牙切齿,“没、有。”

    他攥了攥手掌,觉得握在手掌的戒指有点咯手。

    不……不仅仅如此,他还有一些手痒。

    “那真是可惜了。”安格脸上露出一抹失望,“苏苏好像挺喜欢犬系生物。

    那只沃夫系的草原苍狼王就和她关系十分要好。”

    阿莫斯眸光闪了闪,眼底划过一缕暗芒。

    “如果我是德鲁伊就好了。”安格叹了口气,“真羡慕那群随时随地就能变成想成为的那种动物的家伙们。”

    以前他只觉得德鲁伊变成棕熊、老虎、狮子战斗野蛮又血腥。

    不过现在想想,似乎德鲁伊的天赋还有另一种妙用。

    ……如果是变成百灵鸟、猫咪等等饱受女性喜爱的生物。

    安格脑洞大开地想了想,随后又忧郁摒弃了他心中那些不靠谱的想法。

    他没有德鲁伊的天赋,想也改变不了事实。

    “对了。”忽然想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安格脸上的不靠谱的傻气褪去,英俊的面孔严肃认真,散发着一股成熟的男性魅力。

    好像又变成了之前狩猎苍狼时严谨、自信、守律的守界人。

    “苏苏身上的巨龙魔法真的需要十天才能解决?

    要是这段时间被巨龙找上门来怎么办?”

    他声音中带着丝凝重。

    巨龙,那是连传奇法师都不愿意对上的存在,几乎站在整个大陆的顶端,它们是天生的食物链尖字塔上的王者。

    “三天时间。”对于这个同伴,阿莫斯根本懒得隐瞒。

    他也相信,安格不会出卖他。

    毕竟,安格也不希望时间太短。

    “可是三天,也足够巨龙找过来。”安格仍然有些不放心。

    “我已经在她身上施展了真空力场。

    它们暂时找不过来,三天时间,足够了。”

    阿莫斯的声音冷淡。

    真空力场是类似于屏蔽魔法一类的法师,可以阻止妨碍魔法生效。

    “什么?!”安格顿时瞠大眼睛。

    他到不是不相信阿莫斯。

    对于阿莫斯的魔法,他一向是信任的,不同于他,阿莫斯是真正的传奇法师,大陆上鲜少能与巨龙对抗的存在。

    他惊讶的是——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阿莫斯在苏苏身上施加了魔法!

    阿莫斯皱了皱眉,声音中带着不耐烦,“疗伤。”

    十分简洁的两个字,若是正常人听了,肯定摸不着头脑。

    不过身为他多年的好友,安格对于从他简洁的回答中提取关键信息已经非常在行。

    他是说,给苏苏疗伤的时候,他就已经施展了真空力场。

    “原来是在那时候!”安格恍然大悟,而后意味深长地看向阿莫斯,

    “原来在一开始,你就安排好了。”

    帮忙疗伤——告知龙语魔法——提出帮助解决——再将人带回来。

    偏偏从头至尾都表现出一幅冷淡的、只是对那从未见过的魅惑术感兴趣的模样。

    魔法师的心,真脏。

    安格心中突然一个激灵,眸中顿时露出几分警惕,“阿莫斯,你该不会……也被魅惑术影响了吧?”

    他一直这么放心阿莫斯,是因为他清楚,这些高阶魔法师都是一群高傲至极的生物。

    被魅惑术影响爱上一个人,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奇耻大辱。

    这是对他们魔法造诣、魔法师品格的侮辱。

    魅惑术为所有种族所不齿,安格亦是。

    不过他和魔法师不一样,虽然他以往也不屑于这种卑劣的法术,但总之不会像魔法师那般厌恶抗拒,他又不是精神力变态的魔法师,只是一名‘普通’游侠而已,被影响了不也真正常?

    在最初的抗拒却发现根本抗拒不了后。

    安格已经开始放弃治疗、放任自己沉沦了。

    现在的他,反而有点乐在其中。

    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思维非常清晰,一点都没有被魅惑术影响的痕迹,并欺骗自己这是爱神的安排。

    “……没有。”听到安格的质询,阿莫斯沉默了三秒,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我只是对她身上的魅惑术好奇罢了。

    别把我和你们这些精神力弱小的臭虫相提并论。”

    傲慢地微微扬首,阿莫斯冰冷地说完,和安格擦肩而过。

    带着些许恼羞成怒和落荒而逃的意味。

    不过因为阿莫斯全身被黑袍遮挡,安格并没有看出来。

    也对,以阿莫斯在魔法上的造诣,怎么会被魅惑术影响呢?

    与其说他是对苏苏感兴趣,不如说他是对苏苏身上的术法感兴趣。这些魔法师,最是喜欢研究那些自己没见过或者和自己认知有差异的魔法。

    而且在所有法师中,就属死灵法师研究最诡异、莫测,爱好涉及广猎。

    苏苏身上的魅惑术没有魔法波动,才会引来阿莫斯的注意吧。

    安格手指摸了摸下巴,心里一颗石头落下。

    知道阿莫斯对苏苏本人没兴趣他就放心了。

    安格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抱着手上的白裙乐滋滋地往自己方面走去。

    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苏苏是喜欢香煎鹅肝呢还是椒盐小牛排呢?

    要不再做一份栗子奶油汤吧。

    饭后甜点就弄一份上浇酸奶好了,苏苏一定会喜欢的。

    安格忽然隐隐庆幸,做游侠多年他见过的各国美食,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他还亲自磨炼过厨艺。

    安格一边思考着晚饭,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幽幽的声音,“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安格下意识地将白裙抓紧,惊异地看向阿莫斯,“阿莫斯,你还没走?”

    阿莫斯先前确实是走了的,可是余光瞥见他手里的东西,又折了回来。

    “你手上的裙子。”魔法师的声音带着刺骨的寒意,比平时更要冷上几分,带着冰冷质询的味道,“哪来的?”

    哪怕他一向对于魔法之外的事漠不关心,也注意到了,这裙子是唐苏苏之前穿的那件。

    隐隐有魔法的灵压在黑袍法师周身聚集,幽蓝泛紫的光芒若隐若现,似乎有狰狞的死灵在里面咆哮,这是传奇级死灵法师独有的灵压。

    “阿莫斯。”安格声音也沉了下来,“你反应那么大干嘛?”

    只有在他死灵法师控制不住情绪、暴怒得想要攻击时,才会出现这种灵压。

    阿莫斯战斗时不一定出现出现灵压,但是一旦出现,说明他一定时准备出手!

    “裙子,哪来的?”

    冷酷的声音像是深冬刺骨的湖水。

    “苏苏沐浴后换下的,已经破旧得不能穿了。

    让我帮她扔到地下室。”

    阿莫斯周身聚集的风暴一瞬消散。

    “那不是地下室的方向。”

    不留情面地点破安格。

    阿莫斯的声音平静冷淡,仿佛之前他的失态只是一场镜花水月的幻影。

    “咳咳,我知道。等会就去地下室。”安格右手握拳于唇边,轻咳两声,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小心思。

    “给我。

    我正好要去地下室。”

    黑袍中伸出一只修长又苍白的手,虽然十分漂亮,但是隐隐带着股死气。

    “你不是刚从地下室上来吗?!”安格揭露道。

    “现在又要回去了。”

    阿莫斯平静淡然道。

    “不用麻烦你了,这点小事我去做就好了。”安格皮笑肉不笑。

    “不麻烦。

    给我。”阿莫斯寸步不让。

    “苏苏交给我的事,怎么能劳烦其他人来做?”

    “扔垃圾而已,不必这么讲究。”

    一游侠一魔法师,就这样在二楼走廊上对峙了起来。

    安格不禁磨了磨牙,气愤不已,这该死的死灵魔法师!

    活该身边永远都没有女伴!

    就这样的情商,也只能孤单终老了!

    看不出来,他并没有打算扔掉衣服吗?

    “阿莫斯,我们是老朋友吗?” 安格突然画风一变。

    “不是。”阿莫斯冷淡回答,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安格:“……”

    再次咬了咬牙,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强撑着继续下去。

    举了举手中的白裙,安格道,

    “如你所见,这是一件主人不要的白裙。

    不被主人需要,就和街边的垃圾没什么区别。

    既然苏苏不要了,无主之物,谁捡到就是谁的。”

    “我并不打算把它扔到异次元之门里。

    现在它是我的主人是我,我并不打算扔掉,你明白了吗?”

    安格脸上有些尴尬,虽然已经从各方面说服了自己——捡垃圾并不算是罪恶。

    但其实他心底还是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卑劣。

    不过……向来不同人情世故、一心沉迷于魔法的死灵法师,应该不会计较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