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阿莫斯苍白修长的手伸着,声音阴暗低沉。

    安格觉得自己要疯了!

    魔法师果然是这世界上最难沟通的物种,尤其是死灵法师。

    “阿莫斯,它现在是我的。”安格警惕地眯着自己漂亮的碧眸,连激将法都使出来了,

    “高贵的魔法师,也喜欢捡垃圾?”

    他猜,以阿莫斯傲慢的秉性,听到这句话就不会再纠缠了。

    哪里知道……

    “这条的裙子,也是魅惑术的研究素材之一。”阿莫斯一本正经道。

    安格不敢置信地瞠大眼睛,被这位魔法师的无耻震惊了,

    “阿莫斯!你别以为我不是魔法师就对魔法一无所知!

    你研究魅惑术,跟它有什么关系!”

    “裙子她穿过。”阿莫斯淡淡道,

    “她的魅惑术和普通的魅惑术不一样,没有魔法波动、古籍无迹可寻,不能用常理一概而论。

    裙子上可能存在线索。”

    安格:“???”我信了你的邪!

    他犹豫了会,衡量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叹口气,

    “我可以给你裁一截裙摆。”

    阿莫斯不为所动,“全部。”

    “想都别想!”

    “呵。我不是在征询你意见。”魔法师冷淡地说完,无声地默读一句。

    隔空转移。

    白裙落入他手中。

    “可恶!”安格眸光一厉,不再留手。

    近战,可不是法师的本行。

    他的身影快得像一道闪电,几乎是瞬息便贴近阿莫斯。

    “偏斜力场。”冷淡的声音迅速响起。

    安格抓向白裙的手像是受到一阵古怪的力量的扭曲,偏移目标向另一侧抓了个空。

    显然魔法师对游侠已经早有预计。

    然而游侠也对魔法师的手段心中有数。

    几只细小的□□咻地从四面射出,尾端泛着白光。

    “砰砰砰!”几道爆炸似的声音响起,整个房子都晃动了两下。

    地……地震了?

    擦头发擦的一半的唐苏苏一怔后,匆匆系上发带向外跑。

    “阿莫斯?安格!”

    她下意识地搜寻那两人,想叫他们一起去空地避难。

    然而看到对面走廊上对峙的两个人时,唐苏苏狂跳的心猛地一滞。

    好像……她误会了。

    并不是地震。

    看到二楼走廊破开的一个大窟窿,还有悬浮在空中的法师和灵敏的游侠,唐苏苏好像知道了刚才房子猛然震动是怎么回事。

    魔法腐蚀的痕迹和箭羽的痕迹十分显眼。

    二人迅速将手上半截白裙藏在身后。

    “你们……吵架了吗?”唐苏苏默了默,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没有没有,我们交流切磋呢。”安格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太久不战斗身手会生疏。

    为了保持全胜状态,我和阿莫斯经常会互相切磋。”

    他一脸真诚,脸上完全看不出任何撒谎痕迹。

    “苏苏,你饿了吗?我马上就去准备晚餐。”

    一直以来风餐露宿吃野果,好久没有吃过人类的食物了,唐苏苏眸光微亮,心中不禁多了几分期待,抿唇一笑,

    “麻烦您了。”

    被那一笑晃神的安格呼吸滞了滞,一边贪婪地用目光描绘一边道,“您先去房间休息片刻吧。

    用餐时我去叫你。”

    “嗯。”唐苏苏听话地点了点头,回到自己房中,对于安格催促自己离开的话并没有多在意,只当二人切磋不想外人打扰。

    “呼。”待唐苏苏身影消失,安格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看向阿莫斯,“还要继续吗?继续下去可能谁都没有了。”

    之前两人交手之间其实都有留手。

    不然将房子拆了都有可能。

    阿莫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半截白裙,如果他和安格再来个几回合,只怕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冷冷地看了安格一眼,阿莫斯兀自拿了半截白裙回去自己的魔法研究室。

    安格看着手上只剩下半截的裙摆,心疼得心都要碎了。

    原本整整一件都是他的,现在却只剩下了一半。

    定了定神,他宝贵地抱着半截白裙回去自己的房间,连连找了七八个地方后才找到一个满意的位置藏起来。

    “该去做饭了。”嘴角掠起一抹满足的笑意,他向好久不用的厨房走去。

    虽然他会做饭,但是并不算喜欢。

    除了刚住进来的那几个月算得上勤快,在森林里呆了几年后就慢慢懒惰了,大多时间都是面包乳酪解决一切。

    偶尔才会做点好吃的改善生活。

    不过现在有客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熟练地处理食材,安格哼着几年前王国之间流行的小调,发现自己现在不仅不讨厌做饭,还做的很开心。

    一想到苏苏穿着他亲手挑选的衣服、吃着他亲手做的菜肴,他就觉得一颗心暖暖地飘了起来。

    “安格,你真是完了!”栗子奶油汤煮得不断冒着气泡,守在旁边的安格一手捂脸,仰天长叹一声。

    浪漫、自由、诗和远方。

    这是游侠的标志。

    他曾经是一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愿望是周游各国,将足迹踏遍整个神系大陆。

    无拘无束、自由不羁。

    可是现在他竟然想着,如果是和她结婚,就算是天天呆在一栋小房子里,过着普通人的夫妻生活,每天计较着柴米油盐这些琐碎小事似乎也不错……

    要知道,这放在以往可是他最讨厌厌恶的生活。现在却成了一种卑微的愿望。

    仿佛,只要有苏苏在的地方,就是他的诗和远方。

    “魅惑术的威力有这么大吗……”喃喃地说完这一句,安格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不知道某位游侠丰富的内心戏码,唐苏苏回到自己的方法,将发带解开放在床侧。

    异世界没有吹风机,就算擦掉了水珠,也要等头发自然风干。

    而爱神的神力又太过霸道,唐苏苏不敢解开发带往外面跑,只能呆在自己房间了。

    就是有点无聊。

    她目光突然凝在搁置在书桌上几本摆放整齐的书上——

    《霸道公爵的小娇妻》

    看到那烫金的封皮,唐苏苏猛地一呛。

    她眸光古怪,最终还是抑制不住好奇心翻阅起来,虽然不懂巨龙和狼语,但唐苏苏发现她看得懂这里大多数人类语言。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看到之后大脑就自动汇成了信息,好像很久之前便接触过一样,她猜是神格带来的影响。

    翻了几页内容后,唐苏苏脸色越来越复杂。

    这……这不是异界版的霸总文么?

    阿莫斯/安格他们喜欢看这些?

    唐苏苏不知道,这是安格去购买被褥等生活用品时特意去书店问老板买来的女性畅销书——还是精装版,就是为了给唐苏苏打发时间用的。

    不过安格怕是想不到,自己这份‘体贴’会被曲解到了另一个方向……

    翻了翻几本书,唐苏苏终于从那几本异界霸总文中找到了一本名字看起来比较正常的书——玫瑰、弓箭和远方。

    唐苏苏好奇地将书抽出来,躺在床上翻看。

    里面的内容并没有她想象的枯燥。相反,这是一本讲述游侠周游大陆的书,用一个个单元冒险故事串联起来,写得极具浪漫色彩。

    游侠?那不是安格的职业吗?

    唐苏苏白皙如玉的手指搭在书页上轻轻摩挲了几下,心里已经对游侠这个职业产生了几分强烈的好奇心。

    有些不太了解的地方,甚至让她有种亲自去问安格的冲动。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现实中见到了人物传记的原型一样。

    不过,苏苏笑了笑,最后还是将那一丝好奇压了下去。

    原本住在这里已经够麻烦他们了,怎么能拿自己的好奇心再去麻烦安格?

    苏苏估摸着头发干得差不多,放下书打算去拿起金带束发时——

    “咔嚓。”一声轻响,窗口书桌前,装饰用的琉璃盏打翻在地。

    唐苏苏心脏猛地提了起来,抬眸警惕地看向窗口。

    在看到那打翻东西的小生物时,眼中的警惕化去,弯了弯眼眸,声音轻软,

    “小家伙,你迷路了吗?”

    那是一只小小的幼狼,毛发柔顺光滑,看起来有点胖嘟嘟的,像是幼年版的草原苍狼又像是一只小狗狗。

    像是做贼心虚般,被人发现后的幼狼惊慌失措,想要转身就跑。

    可是它好像还没习惯用这具身体奔跑跳跃一样,四只小短腿无措地踩在书桌上十分生疏无措,再加上心中慌乱,竟然左前肢绊着右前肢,“啪”的一声狠狠摔在书桌上。

    看上去又搞笑又滑稽!

    幼狼像是被摔晕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摇头晃脑地爬起来,看都不敢看后面一眼,操纵着使用不熟练的四条爪子想要赶紧离开。

    可是因为不适应四只爪子走路,慌乱之下好几次用后肢走路,结果不出意外地,又狠狠摔了下去,越急越忙,越忙越乱,狼狈至极。

    就在这时,一双白璧无瑕的手便从后面轻轻抱起了它。

    幼狼整个身体在那一瞬间僵住了,坚硬得像是一块石雕,它一动都不敢动,感觉血液都凝固不动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心跳的声音。

    “砰——”

    “砰砰——”

    跳动得越来越急促,好似要冲破胸膛。

    紧接着,它感觉到了那双温柔的手将自己提起,转了个方向。

    它身体无助地悬空,视线正好看到少女的全貌。

    只一眼,心脏好像停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