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佘品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易唯还没睡,正坐在床上敷面膜。

    “你在敷面膜啊,我还以你睡了。”

    “没,我得等你洗完出来去洗脸呢,敷完面膜得洗掉。你结束了嘛?结束了我进去洗脸啦。”

    “嗯,我还需要吹个头发。我出来拿我的眼霜和擦脸的。不过我们可以一起用,你洗脸我吹头发,不冲突。”佘品不准备敷面膜了,太费时间。她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准备偷懒涂个眼霜和睡眠面膜就好。

    易唯原先躺在床头闭着眼睛敷面膜。听到佘品的话掀开被子下床,

    “好的,那我洗脸你吹头发。”

    易唯穿了一身黑色真丝睡衣,长袖长裤。在真人秀不好穿外露的睡衣,女明星的睡衣大多选择保守的。这套睡衣穿在易唯身上十分好看,真丝面料,黑色色调,显得高贵优雅。

    露出的白色脖颈和锁骨显得十分性感。走起路来丝质的睡衣贴身摆动,飘逸的如同可望却不可触的老干部仙子。佘品脑海中出现‘老干部仙子’这五个字不禁把自己逗乐了。

    “唯唯你的睡衣真好看,尤其是穿在你身上。”

    不知道为什么佘品总是忍不住想要在言语上调戏易唯。佘品自己也是穿了保守的长袖长裤睡衣。不过跟易唯相反,她穿的是纯白色,材质也是棉质。这时的她倒是符合自己真正年龄的气质,乖巧可爱。

    易唯听到佘品的话时刚好走到佘品身边,她做出小鸟依人的表情,

    “你喜欢就好。”

    然后她又趴在佘品耳边用气声妩媚的说:

    “你的睡衣也非常好看,尤其,穿在你身上。”

    佘品被易唯弄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夸张的抖了几下,看着说完话就转身进了卫生间的易唯,拱了拱手:

    “易姐果然易姐!是我输了!”

    卫生间里洗脸的易唯听到这句话弯了弯嘴角没说话。

    佘品拿了东西也进卫生间开始吹头发。易唯还在洗脸,脸上涂满了白色的洗面奶。镜子比较小,两个人不能并排站。为了两人都能照镜子,佘品站在易唯的身后吹头发。

    她一边吹头发一边看着镜子里的易唯。看到她紧闭着眼睛,双手在脸上揉搓着洗面奶。突然觉得易唯其实真的很可爱,电影里的易唯总是很坚强,倔强,有韧性,当然也有过脆弱。但是这样可爱的一面是真的很少见。佘品不自觉的就一直盯着易唯看着。

    因为是看着镜子,所以其实观众和摄像也分不清她是在看自己还是看易唯。而易唯也闭着眼睛,所以佘品的目光肆无忌惮。她甚至看到了易唯耳后有一颗小小痣,连痣也这么可爱。

    洗的差不多了,易唯开始用清水洗掉泡沫。而佘品却还在看那颗可爱的痣。易唯洗完抬头看镜子,两人的目光瞬间在镜子里对视。

    佘品愣了一下但是也没觉得什么尴尬。因为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冲镜子里的易唯漏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易唯也忍不住笑了,

    “你是吃可爱长大的嘛?”

    “嗯?”

    “不然怎么这么可爱。”易唯说完回头看着佘品。

    佘品看着脸上还滴着水没擦的易唯,感到一些无奈。

    “易老师,你的土味情话能不能先把脸上的小水滴擦掉再说呢。这么美丽的样子怕是要引人犯罪啊。”说着关掉了吹风机去拿毛巾递给易唯。

    易唯结果毛巾擦脸:

    “土嘛?土味不土味的有用就行,你说是吧?”

    佘品吹完头发开始涂眼霜:

    “是,易老师说的是。”

    “那你说,我的易氏土味情话有没有用?”易唯擦完了脸还是没走站在原地看着镜子里的佘品。

    佘品闭着一只眼睛涂眼霜,

    “有用,很有用。易姐你就是不说情话单是你这个人站在别人面前就够了。就已经是难以抗拒的诱惑了!”

    “那你还等什么?”

    佘品停下了涂眼霜的手,回头看着易唯一脸懵逼:

    “嗯?”

    易唯双眼无辜:

    “不是说‘站在那里就是难以抵抗的诱惑吗?’我不是站在这吗?你还等什么?不应该迫不及待嘛?还是说我对你没有诱惑力?”说着易唯还漏出了邪恶的笑容。

    佘品听完易唯的话真是哭笑不得。她真没发现易唯的戏瘾这么大。以前以为易唯是一个十分正经严肃的学院派老师。今天真是被颠覆了。

    不仅不是正经老师,尺度还非常大好么!说的佘品都有些不知道怎么接了。

    “易姐~你真的是老司机!别逗我了好么。我还小,还是纯洁的孩子。你别这样。”

    佘品对易唯投去的目光带着一些嗔怪。易唯看出佘品似乎有些害羞了,本应该停止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想逗她:

    “纯洁的小孩子为什么和我谈恋爱。既然做了我的女朋友。就要尽到女朋友的义务啊。”易唯作怪的掐了一把佘品的腰转身走了,空中飘来一句话。

    “床上等你啊。”

    佘品真是站在原地石化。突然感觉有些后悔惹了这么一个了不得的人。自己简直被调戏的不要不要的,所有的敏感部位都被易唯调戏。

    耳朵,腰。摸一次起一身鸡皮疙瘩。偏偏还不好表现。佘品转头对着房间里的机器摄像头说:

    “观众朋友们!易姐的迷弟迷妹们。你们都看到了,是易姐调戏我。你们眼中的老干部易唯,严肃老师易唯,不存在的!

    她的本质就是一个撩妹高手。如果我万一对易唯老师动心了,你们千万别打我。这不是我的错,这只怪易姐太会撩了。

    不仅会撩,还会上手。我如果抵抗不了,我觉得也很正常。要是抵抗得住,嗯,估计不太正常。我觉得我还是一个正常的女人的。嗯!”

    说完佘品还自我肯定的点点头。这时的佘品还不知道,自己立了一个怎样的flag。

    房间里虽然是两张床,但是两张床是拼在一起挨着的。因为节目组分了好几间卧室出来。想着也许有些时候嘉宾来的比较多都要有地方住。

    所以卧室房间比较多。男生两间,女生两间。两人间两间,三人间两间。不过每间房的床都是挨在一起的。

    易唯的这间是两人间。两张床也是挨在一起。不过一张床一个枕头一个被子。所以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睡起来人会挨得比较近而已。

    因为床也不大。是一米二宽的单人床。易唯已经睡了靠里面窗户的一张床。佘品自然就睡了靠门方向的另一张床。

    佘品做完了所有事情回到卧室看到易唯已经躺下睡好了,手里拿着手机可能在看什么消息。

    “我关灯了?易姐。”佘品走到开关跟前询问易唯。

    “好的,关吧。”易唯也放下了手机准备睡觉。

    上床后,一阵窸窸窣窣,佘品也躺好了。佘品睡觉喜欢平躺,然后双手放在头顶。摆好姿势后佘品准备睡觉。这时却听到易唯突然小声开口说话。

    “佘品?”

    “嗯?怎么了易姐。”

    易唯动了一下,好似翻了个身,佘品感觉到易唯面对着自己。

    “你回去了有空把你以前的歌发给我听好不好?”

    佘品怔了一下,没想到易唯会提起这个话题。吃饭的时候聊起这个话题,易唯就发表了很多自己的观点,佘品听完易唯的话也确实有所触动。

    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易唯还能记着这个事。虽然和易唯开了一天的玩笑,也真的觉得易唯是一个不错的人。但是其实佘品一直没走过心。她是一个很少走心的人。

    她可以和很多人相处的很好,让很多人喜欢。但是却很少和人交心。

    并不是说佘品就是虚假的虚伪的。而是佘品是一个聪明敏感能对别人感同身受并释放善意的人。但不管对别人多么的感同身受却很难有人对佘品感同身受。

    基本上和佘品交往过的朋友甚至是有些很好的朋友都以为佘品是一个外向活泼的人。其实不是,佘品是一个内向的人,非常内向。

    这种内向不是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不喜欢社交。而是封闭自己内心的内向。佘品听过各种人的悲伤,各种人的心事,各种人的烦恼,可以说是一个模范好友。但是佘品自己几乎从不和别人说自己的心事。甚至抵触和任何人泄露私人的情绪。

    更多人看到的佘品,都是一个得体,体贴,温和的佘品。可是但凡是人,都会有烦恼,有心事,有消极的时候,更有懦弱的时候。

    这些所有的负面的正面的,但凡是私人的情绪,让人觉得原来佘品也会有情绪的情绪,佘品都不对外人展现。全都靠自己消化。

    其实今天在晚饭时说的那些,已经是她透露的非常私人的心事了。以前连这些话她都不会提起。而今晚,也许是这群人真的给了她安全感,也许是农村的环境让人放松,也许是她自己内心强大了,觉得从前的那些已经不是什么事了,所以聊起了那些。

    而此刻易唯的请求,让她突然觉得温暖。她应该是真的想帮助自己,应该是真的想要了解自己的音乐,是真的对自己的音乐有兴趣。

    才认识一天,不过是小小的心事,原来也能被这样成功的影后记在心里。并且记了这么长时间。真的是一个善良的人。

    “没问题啊。女朋友。”

    佘品慢悠悠的说出这样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