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深陷 > 第 11 章
    霖霖回到小朋友当中去玩,嵇母去了洗手间,谭牛感慨道:“霖霖的妈妈教育孩子挺有一套,这孩子既聪明又懂事。”

    嵇天昊顿了顿:“她妈妈,你认识的。”

    谭牛想当然地点头:“当然认识,悦悦往身上洒红颜料的时候,我们就见过面了。人挺瘦,长得不错。”

    嵇天昊一顿,修长的指尖轻轻在空中弹了下:“错,十八年以前,就见过面了。”

    “十八年以前?”谭牛表情夸张,“她是谁,给个提示。”

    “邢金朵!”嵇天昊淡淡吐出她的名字。

    谭牛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他盯着嵇天昊的脸凝眉思索良久,恍然大悟:“哦,是下雪天穿着婚纱向你求婚的那个姑娘?”当意识到隋月艳还在身边的时候,谭牛忙住了嘴,冲嵇天昊挑了挑眉。

    谭牛虽然没记住邢金朵的名字,但对她做的事情却印象深刻。那么小的孩子,做出那么大胆的举动,实在是令人意外。

    嵇天昊眼神望向远处正在奔跑的邢霖,神色淡淡地说道:“小孩子的玩笑,当不得真。”

    隋月艳的脸色却蓦然一沉。

    难怪嵇天昊对邢金朵格外照顾,原来是因了小时候的渊源。她的心情超级不爽。

    最近几日,隋月艳没有了从嵇天昊那里收花的待遇,究其根本,隋月艳仔细考虑过后明白了,她的脚伤好了,嵇天昊的花便紧跟着停了。

    这让隋月艳郁闷不已。

    她和嵇天昊之间的相处,太不像男女朋友了。两人是相亲认识的,相亲之后,还是媒人跟她说男方同意了,隋月艳当时羞答答地表示自己不嫌对方年龄大,也同意处处看。就这么着,稀里糊涂的就把关系给定了。

    嵇天昊会来找她见面,但两人别说亲吻,就连拉手的动作都没有过。隋月艳站在他旁边,内心是有悸动感的,她每回见他,内心都是小鹿乱撞、激动不已,反观嵇天昊,他不管何时都是表情平静,仿佛见她跟见他的病人没有什么不同。

    两人虽然是以男女朋友的关系在处着,但隋月艳却一点感觉不到爱情的美妙,用三个字来形容两人间的关系再贴切不过:淡出鸟。

    生日会结束,嵇天昊主动揽过来送霖霖回家的任务,他开车,霖霖坐副驾,隋月艳坐后排,三人一起往回走。

    上车的时候,嵇天昊先打开了后排的车门,但霖霖站着不动,隋月艳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坐了上去,邢霖则欢天喜地去了副驾。他不喜欢隋阿姨,连跟她坐在一起也不愿意,但他喜欢嵇天昊,挺愿意跟他待在一起的。

    路上,霖霖叽叽喳喳的,不停地问这问那,嵇天昊很有耐心,不管他问什么,都会认真作答。

    “叔叔,为什么妈妈不可以生蛋,然后让宝宝从蛋里孵出来?”

    这个问题问得太奇葩,嵇天昊轻笑一声,解释道:“这就是繁衍的方式不同啊,人类属于高级动物,不同的繁衍方式说明了动物特殊的生理构造和特殊的生活环境。”

    霖霖不太懂,小脑袋歪着,像在思考。

    嵇天昊看他眼,问:“你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霖霖小脑袋轻轻点了点:“我从妈妈肚子出来。妈妈说,我在他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有一天,我自己想出来了,就使劲捶她的肚子,妈妈便去医院了。”小家伙顿了顿,似乎在犹豫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

    嵇天昊抬手摸了摸霖霖的脑袋,霖霖似乎得到了鼓励,低声说道:“妈妈说生我的时候肚子很疼很疼,疼到她觉得自己活不了了。她给了医生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如果她醒不过来了,让医生把我送给那个人。”霖霖忽地扬起下巴,声音欢快地说道,“幸亏妈妈勇敢,她醒了,所以,我是有妈妈的孩子啦!”

    孩子的笑容阳光而纯真,打消了嵇天昊继续问下去的念头。

    到了楼下,霖霖朝嵇天昊挥手:“叔叔,我到了,谢谢你。”他眼睛转向后面,像念经一样地说道,“阿姨,再见!”

    霖霖临回来之前,谭牛已经给邢金朵打了电话,所以她早早在楼下等着了,看到霖霖下车,她从楼道里跑出来,霖霖像小鸟一样扑进她的怀里。邢金朵看着远去的车子,问:“谁把你送回来的?”

    “嵇叔叔!”霖霖兴高采烈地回答。

    邢金朵身子僵住,再次回身看了眼,黑暗中,已经看不到车子的影子,但莫名的,她的心却慌慌的。从遇到嵇天昊之后,他们接触的频率似乎太高了点儿。这种频率让她心慌,有种失控的感觉。

    “嵇叔叔很忙,以后不要麻烦他了,知道吗?”她告诫儿子。

    霖霖一脸茫然:“不是我麻烦嵇叔叔的,是他主动要送我的。”

    邢金朵不欲与他多聊关于嵇天昊的事情,遂转了话题,跟他聊生日会上的事儿。

    “生日会有意思吗?”

    “很有意思。”

    “跟同学玩得开心吗?”

    “开心!”

    一大一小慢慢走进楼道里。

    车子徐徐开出去,嵇天昊要送隋月艳回学校。

    路上,隋月艳闷了很久,问道:“天昊,你明天还去金朵餐馆吃面吗?”

    嵇天昊目视前方,模棱两可地回答:“有时间就去。”

    隋月艳咬唇:“我,我不希望你去了。”

    嵇天昊愣了下,抬眸看了眼后视镜中的她,反问:“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你去了。”隋月艳有些置气地答道。

    嵇天昊沉默,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隔天早上,当嵇天昊坐在角落位置里正低头吃面的时候,听到门声响动,他继续低头吃面,因为这个时间点,餐馆的门总是不停地开关,饥饿的人进来,吃饱的人出去。

    对面的位置有人坐下,一只女人的手伸到嵇天昊的面碗旁边,轻轻叩击了下桌面。

    嵇天昊抬头,表情讶然:“月艳,你也来吃面?”

    “我不来吃面,我来见你。”隋月艳嘟起嘴巴,表情不怎么开心。

    嵇天昊瞅眼屋内熙来攘往的人,微微眯了下眼睛,建议道:“要么来碗牛骨面?”

    “我不喜欢吃,不要。”

    “不吃面还来?”

    “我说过了,来见你啊。”

    嵇天昊低头吃面,“你的车子内饰都买好了吗?”

    “嗯,已经整理好了,待会儿去看看?”隋月艳脸上神色好看了些。

    周阿姨到他们旁边桌子上收拾碗筷,嵇天昊礼貌地冲她笑了笑,周阿姨端着碗筷往里走,碰到端着面出来的张阿姨,周阿姨悄声道:“那就是要帮金朵说媒的人。”

    张阿姨特意瞟了眼嵇天昊方向。

    隋月艳耳朵挺尖,听到了两位阿姨的嘀咕,她扫眼她们,又回头盯着嵇天昊看了眼,冷不丁问道:“你要帮这家老板介绍对象?”

    嵇天昊差点噎住,他咳嗽两声,勉为其难地回答:“算是吧。”

    隋月艳内心的不舒服感更加剧烈。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邢金朵忙完店里的活儿,关门落锁,准备回家。

    隋月艳开着她那辆骚包的红色车子来了,她在邢金朵面前来了个急停,拉开车门,在邢金朵微怔的表情中走到她面前。

    “天昊让我过来跟你说件事情,他觉得婆婆妈妈的事情,还是女人跟女人交流方便些。”隋月艳化着精致的妆容,漂亮而张扬,她看向邢金朵的眼神充满鄙夷。

    她和邢金朵之间是有沟壑的,虽然年纪差不多大,但她是艺校生,而邢金朵仅有高中毕业。学历差了一个层次,生活圈子更是天壤之别。她靠才华赚钱,而邢金朵只能依靠体力和繁复的忙碌来换取收入。可能她弹一首曲子的金钱,邢金朵却要付出一天的劳动才能换来。

    隋月艳从骨子里瞧不起邢金朵这样的人。

    邢金朵内心有些不舒服:“什么事儿?”

    隋月艳扬了扬下巴:“明天下午三点,月圆咖啡厅8号桌,嵇天昊帮你介绍了个男朋友。对方姓马,你去见一下吧,也不枉他费那一番心思。”

    邢金朵听她说话很不舒服,可她打了嵇天昊的旗号,邢金朵想拒绝又觉得不妥,无奈之下,她只有沉默。

    隋月艳拉开车门:“话我传到了,希望你准时赴约。”

    说完,她上车,绝尘而去。

    邢金朵感觉肚子疼。

    十几分钟前,她还在对着那顶贝雷帽子感怀万分的,隋月艳一出现,她什么心情也没有了,真想折回身把那顶贝雷帽子扔到火堆里去。

    思虑再三,邢金朵还是去相亲了。

    嵇天昊只跟自己说过相亲的事情,既然隋月艳知道了,那一定是嵇天昊说的。

    邢金朵认为这个相亲对象应该是嵇天昊帮自己安排的,再不济是他们两个商量着安排的。

    去之前,邢金朵稍微化了个淡妆,特意穿上了吴易玲送自己的新外套,开着车子赶往相亲地点。

    走进月圆咖啡厅,邢金朵在服务员的的引导下找到了8号桌,走到8号桌前,男方已经到了。邢金朵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半天,差一点儿就直接转身走掉了。

    她再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嵇天昊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竟然是个年愈五十的大叔。大叔头发稀疏,大腹便便,脸上油光满面的。不知道是做了美容还是吃得太好都反到脸上了。

    邢金朵盯着这一脸的油腻实在看不下去,坐下不到一分钟,她便借故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