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第 1 章
    第一章

    月色照在后屋的土坡上,顾蜜匆匆的摘了一把薄荷叶,从墙角绕到了屋前,盛夏的夜里,满天繁星,星空上没有半块云朵儿,月色洒下来,便是各家各户现成的油灯。

    一路上,顾蜜都能听到一片蟋蟀声和蛙声,脚步在月光下走的甚是匆忙。

    “吱呀”一声,顾蜜刚推开北屋的一间小房,身后就响起了脚步声。

    “瞻子还在叫?”顾蜜回头就看到了顾见云,顾见云双手背在身后,脚上蹬了一双自己编织的草鞋,站在月光之中,背有些驼。

    顾见云走路的时候一向喜欢脚擦着地板走,脚上的这双草鞋底又快磨穿了。

    “爷爷还没有睡?”顾蜜差异的问了一声。

    “我怎么睡的着?瞻子的脚我放心不下,那恶婆娘也下得去手。”顾见云脸上带着怒气,双脚又在地上磨擦了一阵,便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个东西。

    东西被顾见云的手掌包裹着,顾蜜看不清楚是什么,直到顾见云塞到了她手里,她才知道是一颗鸡蛋。

    “拿给瞻子吃,你手上的薄荷赶紧捣碎了给他敷在脚上,这大半宿的早些睡。”顾见云说话的时候很小声,生怕惊了西屋里的人。

    “好,爷爷也早些歇息。”顾蜜见顾见云转身走了,才进了屋里。

    顾瞻正躺在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听到了屋外的动静之后,更是不敢吱声,生怕是西屋里的人,看到进来的是顾蜜之后,顾瞻松了一口气,兴奋的叫了一声:“姐姐”

    顾蜜走进去将顾瞻的脚抬起来,脚背上面被火钳烫伤的那一块儿黑红一片,触目惊心,顾蜜将刚才摘的薄荷叶撕碎,又使劲的捏,捣成了一团碎泥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往顾瞻的脚上敷,薄荷叶已经敷了好几层了,伤口比起白天要好很多。

    “痛吗?”顾蜜的心猛揪了一下,将刚才顾见云给她的那颗鸡蛋塞到了顾瞻的手里,“赶紧吃了。”

    顾瞻先是兴奋了一阵,后又担忧的看着顾蜜。

    “放心,是爷给你的。”顾蜜知道他在想什么,平时西屋里的那位,哪里会给他们鸡蛋吃,一碗白米饭没有参粗粮已经是大方的了。

    “姐姐也吃,我们一人一半。”

    顾瞻高兴的看着顾蜜。

    顾蜜心头一酸,暗自下了决心,这家必须得分,至于怎么分,她得去找爷,前世爷被奶逼得一个人单独立了灶,孤苦伶仃的过了一辈子,那会儿自己不懂,跟着奶站在一条战线上,总觉得爷是他们家里最丢人的一个,后来才明白,整个家里最心疼他们姐弟俩的就是爷。

    “瞻子,姐姐以后会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一颗鸡蛋算不了什么,咱们还能吃花生,吃糖,还有肉。”顾蜜捧着顾瞻的脸蛋儿,一个六岁的孩子,眼里没有丝毫纯真,有的只是恐惧和懦弱。

    谁看了不心痛?偏偏沈氏是个铁石心肠。

    今日午饭前,沈青梅在灶屋里烧火,点了一大锅豆腐,看灶前的柴快烧光了,一嗓子就嚷着,要顾瞻去后门外面抱一捆干柴过来。

    沈青梅要的是一捆,可顾瞻只有六岁,长的又瘦小,一次只能拿得动五六根,沈青梅这边等的急,点豆腐的时候,一定不能闪了火,这便看到顾瞻手里只拿了那么几根木柴过来,顿时火冒三丈,又开始骂。

    “老娘一天没有给你吃饭吗?吃的还少吗?叫你抬一捆干柴进来,你给我拿这么几根棍子进来干什么,要你有什么用!?”

    沈青梅一骂,顾瞻就害怕,缩着肩膀一抖一抖的,这幅模样又惹到了沈青梅,“我是要吃了你吗?你做出这样子给谁看,是不是想告诉所有人,我这个当后娘的虐待你了?”

    沈青梅说着,就气愤的用火钳去夹顾瞻脚边的几根柴,顾瞻急忙的一让,许是被沈青梅那么一骂,太过紧张,脚刚让开又踩到了另外一根木柴上。

    “让开!真合了那句使狗不如自走,尽给我添乱。”沈青梅看着那双脚,心里气的慌,手里的火钳就直接夹到了顾瞻的脚上。

    火钳是刚从灶孔里取出来的,尖上的铁还带着微红,沈青梅手上的劲不小,一火钳夹下去,灶屋里就传出了顾瞻的惨叫声。

    火钳烫在顾瞻的脚上的瞬间,还冒着烟,沈青梅也有些吓傻了。

    她是见不得顾瞻,可也没有想过要他明面上伤筋动骨的,传了出去,她不就成了笑话了?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亲姨娘。

    当初生顾瞻的时候,他娘难产而死,后来顾瞻的外祖母肖仪芬心疼他和顾蜜两个孩子,想着要是顾蜜的爹顾长生再娶了老婆,替二人找了后娘,那今后得挨多少苦吃?

    为了两个孩子,自己家里姑娘也多,就将二姑娘沈青梅又嫁了过去,说好歹也是个亲姨,对两个孩子能歹到哪里去?

    肖仪芬在世的几年,沈青梅还会顾及一些,自从前年肖仪芬走后,沈青梅的脾气就越来越大,她当初也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凭什么就要她来续弦,凭什么自己还没有孩子,就替旁人带孩子?亲姐姐又如何,人一辈子一把黄土一撒,谁还记得请谁是谁?

    沈青梅越想越觉得自己憋屈,这股气既不能撒到顾家身上,也不能撒到娘家身上,就只有撒在姐弟二人身上。

    气起来的时候,各种咒骂就是家常便饭,心情不好,也能饿他们两顿,可要说打,她还真没有动过手,担心一旦动手了,在两人身上留了痕迹,就给了他们机会告状,这些年在外人眼里,她这个后娘又是亲姨,自然不会苛待两孩子的。

    当看到顾瞻脚上的那个烂肉时,沈青梅也慌了,她在气头上没想到火钳是烫的,这会儿看到顾瞻哭的厉害,心里又怕又乱,赶紧又吼了一声:“哭什么哭,多大点事,过两天就好了。”

    顾瞻就是胆子再小,可脚上也是疼的慌,头一回没听沈青梅的,继续大哭。

    这一哭,顾家的院坝里就炸开了锅。

    顾家的地势建的本来就比别家要高一米多,几人站在院坝里一吵,就跟唱戏的一样,底下围里一圈的人来看。

    先是顾家的老婆子张氏和沈青梅吵,骂她那么大个人了,怎么下手就不知道轻重,但是吵了半天,也没有说她后娘不后娘的话,张氏是个特别好面子的人,后娘说出去,那就给别人添口舌,丢的是他顾家的脸。

    关起门来怎么说都可以,但是大吵大闹的时候,她就知道分寸。

    顾蜜刚从坡上摘了玉米回来,还没有到屋,就听到了屋里的争吵声,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顾瞻的哭声,当下脚步匆匆的往回赶,回到家的时候,顾见云从田里也回来了,看到顾瞻脚上一大块烂肉,当场气得跳脚,指着沈青梅的鼻子骂。

    顾见云不像张氏骂的那么隐晦,直接骂沈青梅是个后娘,心里歹毒,再怎么这也是你的亲侄子,你也忍心?

    沈青梅一听顾见云这么明摆着骂她,没忍住就哭了起来,边哭边数她这些年的功劳,自己带了这么多年孩子,一句后娘就能将她拍死,谁又能理解她的难处?

    张氏一听,心头就软了,倒不是因为她有多可怜,而是心疼她肚子里的娃,如今沈青梅也怀了有七八个月了,动不得气。

    “行了,别吵了,都进屋里去,还嫌不丢人吗?人家看热闹的都凑到跟前来了,你们还要演给人家看吗?”张氏也没管围在屋前屋后的是谁,一句话说完,周围就有几个黑脸的,看热闹的人是有,可也有自家几个儿媳妇是真心过来劝架的。

    张氏可管不了那么多,除了自己,那都是别人家。

    对顾蜜和顾瞻,张氏是心疼的,特别是顾瞻,娘死了之后多数都是她和顾蜜两人带大的,说感情,肯定比对沈青梅要有感情。

    只是顾瞻越是大了,越是不粘她,不像小时候那样对着她笑,日子一久,心头生气的时候也会骂几句,连着顾蜜一起骂,说是顾蜜吹了顾瞻耳边风,不让他和奶奶亲。

    今日看到顾瞻脚上的烫伤,她是心痛的,但也只是心痛了那么一会儿,当她看到顾蜜抱着顾瞻,一张脸冷冷的,这半天一声也没有吭,就觉得来气。

    再加上顾见云这么一骂,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心里的那点心痛就烟消云散了。

    这辈子她最见不得的人就是顾见云,张氏的性子烈,这几年硬生生将家里主事的权利抓在了手里,哄着几个儿子都去排斥顾见云。

    其他几个儿子倒是挺她的话,可就唯独顾蜜,总是不听她的,偏要和顾见云亲,如此她便连着顾蜜一块儿厌上了。

    一屋子人又哭又闹的时候,顾蜜没有理会他们,回到院子里看到了顾瞻脚上的烫伤之后,牙齿一咬,脸色冰凉,转身就去后屋里摘了薄荷叶,用姜窝捣碎了,敷在了顾瞻的伤口上,一群人吵了半天,就是没有谁想着要去给顾瞻止痛,直到顾蜜手里的薄荷叶敷在了顾瞻的伤口上,一股凉凉的感觉传来,顾瞻也没有刚才哭的那么凶,用手背擦着眼角的泪,紧紧的抓住顾蜜的衣裳,一抽一抽的在丧气。

    顾蜜比顾瞻大了十岁,今年刚好十六,在顾瞻面前,顾蜜就是他的靠山。

    顾蜜的长相随了她死去的娘亲,巴掌脸白白净净的,五官又生的小巧清秀,曾几次沈青梅看到她这幅容貌都觉得心里膈应的慌,她那姐姐年轻的时候,没少让她受气,几个姐妹走在一起,旁人见了都夸她们大姐长的好看,没见谁夸她一句。

    如今看到顾蜜的长相越来越像大姐,非但没有欣慰,还很恨,恨她这张脸,还有她脸上的冷漠,一个小姑娘,冲什么骨气?

    但是这会儿沈青梅就算是再恨也得忍着,顾瞻脚上的伤确实是自己弄的,围在屋跟前的几个嫂子巴不得她作死,她哪里还敢出声。

    第一场吵闹就算平静了下来。

    到了黄昏的时候,就是第二场,这次是张氏和顾见云吵。

    还是因为顾瞻,张氏刚开始还觉得没有什么,后来见顾蜜将后院里她种的薄荷叶摘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就开始不舒服了。

    “这薄荷叶不要钱的?你这样大手大脚的用,还给不给我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