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第 3 章
    第三章

    天麻麻亮,屋外陆续响起了鸡鸣声,顾蜜翻身爬了起来,走到了外屋看了一眼顾瞻的脚,烫伤的地方歇了一夜,比昨日看起来要好很多。

    见顾瞻还在睡觉,顾蜜便与往常一样,先是去屋后的清泉水沟里打了一盆冷水,洗了脸,一头乌黑的发丝,经过她的手,很快就梳好了,头顶处挽了一个发髻,垂下来的部分用一条蓝色偏白的布巾紧紧的扎了起来。

    这样干活儿的时候,才不碍事。

    收拾完了,西屋和东屋还没有动静,顾蜜便去外面堆放干柴的地方,从底下掏出了一把干松丫,进了灶屋引了火再架了几根木柴,锅里烧着一大锅开水,等大伙儿都起来了,就好泡茶。

    夏季里种田最是费茶,每天早上都要烧一大锅水,到了中午就没有了,又得从新再泡。

    灶屋里点完了火,顾蜜又去了猪圈,早上要煮猪食,顾家养了三头猪,平时顾蜜去坡上干活儿的时候,就是沈青梅在家喂,如今沈青梅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大了,这些都落到了顾蜜身上。

    顾蜜从灶屋里提了一桶臊水去了猪圈旁边另外搭建的小灶,说是臊水,却是一点油星子都没有,只是一些土豆皮混着涮碗的水,倒进锅里煮开了,再放几把磨碎了的玉米,起锅的时候,丢进去半锅割回来的猪草,煮出来就是满满的一大锅,够三头猪一天的食量。

    顾蜜在猪圈里忙的差不多了,就听到了东屋里的声响,赶紧几步跳下去,掐了一把薄荷叶,刚放进了兜里,就看到张氏站在后屋门槛上,一双眼睛正瞅着她。

    “奶。”顾蜜面不改色的叫了一声。

    “你还当我是你奶!”

    张氏憋着一股气,盯着她兜里的薄荷叶,这会儿她心疼的不是薄荷叶了,揪心的是顾蜜将她说的话当了耳边风。

    昨日她为什么和顾见云吵,不就是为了她手里的薄荷叶吗,她倒好一个晚上就起来掐了好几回,她当自己不知道?

    现在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脸不红心不跳的,就跟她娘当初一个样......倔!

    顾蜜没有搭张氏的话,从她身旁走过,锅里的水已经开了,她赶紧抓了茶叶丢到了茶壶里,开始冲茶。

    张氏心里有气,但见她在忙,也没好再为难她,黑着一张脸就开始去泡菜坛子里捞了萝卜出来,来出来就在案板上切成了粒。

    什么都收拾好了,沈青梅才起来,挺着大肚子,一手搭扶着肚子,一手叉着腰,好像路都走不动了一般。

    吃早饭的时候,顾见云没有来,许是因为昨天才和张氏吵过,不想看到她。

    早饭吃的是稀粥,加了玉米面进去,混着萝卜粒一家人吃了就算一顿过去了,一桌人就只有沈青梅的碗里有豆腐。

    昨日她点的一锅豆腐,碎豆腐留了两碗在家里,成块的张氏昨日下午都拿出去卖了,沈青梅早上吃了一碗碎豆腐,就只剩下了一碗。

    顾蜜知道这两碗都是准备留给沈青梅吃的,张氏说过肚子里的娃月份大了得补。

    没有顾瞻这件事,顾蜜是没有意见的,多吃一口少吃一口无所谓,但是顾瞻的脚就是因为沈青梅点豆腐的时候烫伤的,于情于理顾瞻都应该吃上一口。

    早饭刚过,顾蜜趁着张氏和后娘没注意,就从橱柜里将那碗碎豆腐端去给了顾瞻,兜里揣了两个红薯,是早上她点火的时候埋进灰里的。

    今日她算准了爷不会下来吃饭,这便将豆腐碗拿给了顾瞻之后,就上楼去给爷送红薯。

    顾瞻昨日只顾着痛,没怎么吃东西,早上煮的稀饭早就吃腻了,一看到碗里的豆腐,瞬间就吃了个精光,吃的时候还以为是后娘愧疚,今日端给他吃,是特意来补偿他的。

    直到灶屋里响起了沈青梅的叫骂声,顾瞻才知道自己还是将后娘想的太好。

    顾瞻听到沈青梅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有些害怕,眼睛瞅着屋外,想看看姐姐回来了没有。

    “她又发什么疯?叫什么?”顾见云正吃着顾蜜给他的红薯,转过头看着顾蜜,“我吃两根红薯都不行了?”

    顾见云听沈青梅骂什么家贼,以为顾蜜拿来的红薯又惹了她们。

    “爷,要是您决定单独立灶了,我和瞻子都跟着你。”顾蜜没有回答顾见云的话,听到下面沈青梅的声音,内心更加的坚定。

    “早上我把碎豆腐端给了瞻子,这会儿娘骂的是我。”顾蜜看到顾见云错愕的脸,低着头说了一句。

    顾见云一听心里头就不是滋味,碎豆腐就不能给瞻子吃了?他的脚还是沈青梅这个后娘烫了的,吃她一碗碎豆腐怎么了,不该吃吗?

    “我先下去了,瞻子估计正害怕呢。”

    顾蜜没等顾见云发话,转身就下去了。

    “我跟着你一块儿去,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还翻天了不成。”顾见云说完就跟在了顾蜜的后面。

    沈青梅正骂的眼红,虽没有指名道姓的骂,骂的拐弯抹角的,但谁都能听出来,说的就是顾蜜和顾瞻。

    “一碗豆腐,说出去简直就是丢人,你们要是想吃了,给我说一声,我还能亏待了你们不成,偏偏学了偷,偷偷摸摸的拿去吃了,难道我还能不知道?自古以来没有哪个孩子喜欢后娘,这我都明白,就算我是亲姨又怎么样,心里头恨我呢,恨我占了她娘的位置,再怎么掏心掏肺的对他们,哪里能比得上亲娘。”沈青梅说完,看到顾蜜和顾见云下来了,声音更大了几分。

    “如今你们见不得我这个后娘,后娘这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怕是个受气的了,明面上受点欺负倒没什么,怕就怕以后来阴的,背着耍心思。”

    经过沈青梅一闹,张氏也都知道了顾蜜将碎豆腐端去吃了,从灶屋里出去本来打算呵斥她两句,一碗碎豆腐,顾蜜就是拿去,也是给顾瞻吃的,什么阴不阴的,都是她顾家的骨肉,哪里轮得到沈家的人来骂。

    刚走出去就看到了顾见云手里捏着还没吃完的红薯,心头顿时来了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顾蜜拿给他的。

    张氏也不吱声了,想看顾蜜怎么办。

    顾蜜就当没看到她们,从沈青梅的眼皮子底下走进了顾瞻的屋里,看到瞻子在床上害怕的缩成了一团,心里就揪着痛。

    “别怕,有姐姐在。”顾蜜拍了拍顾瞻的肩膀,将他屋里的那个空碗拿了出去。

    顾蜜走到沈青梅的跟前将碗凑到她的下巴底下说道:“娘,碎豆腐我拿给瞻子吃了,我给瞻子说你昨天的那一火钳不是存心的,亲姨不能和后娘比,哪能不心疼亲侄子的?所以娘今日特意煮了一碗豆腐给他吃,让他别想歪了。”

    顾蜜说完,看着沈青梅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沈青梅没想到顾蜜会将自己一句,活了快三十了,如今被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当着面臊,她哪里忍得住,抓住顾蜜的胳膊,就想要甩她一巴掌。

    顾蜜也没想躲,撕破脸皮的这一天迟早要来,就干脆趁着这功夫,让矛盾加重,好谈分家的事。

    顾蜜没躲,但顾见云却不乐意,沈青梅一巴掌还没有扇下去,顾见云就捏住了她的手,将她推了一下。

    沈青梅后退了几步,刚开始有些懵,反应过来是顾见云推了她这个孕妇过后,扶着跟前的一根柱头就嚎嚎的哭上了。

    “我这遭的是什么罪,叫顾长生回来,我要问他,我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都不想要了,要是不想要,就让你们弄死得了,我就活该当一辈子的后娘,受一辈子的气。”

    沈青梅一哭,几个人脸上都不好看,特别是顾见云,他不明白瞻子就吃了一碗碎豆腐,怎么就跟要了沈青梅的命一样。

    还要打人。

    顾家的子孙,能是她沈青梅打的?

    “要真过不下去就分家,整天整天的吵,这个家还像个家吗?”顾见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来顾蜜刚才对他说的话。

    这丫头平时都是任劳任怨,从不多嘴多事,今日能逼得她说出想要单独立灶的话,可见心里是真的苦了。

    单独立灶就单独立灶吧,本来担心两人跟了自己会吃苦,自己身体不如从前,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可再一看沈青梅这阵势,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顾见云一说出来,沈青梅也不哭了,一直抱着手靠在墙壁上看热闹的张氏突然就直起了身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问了句:“怎么分?”

    分啊,他顾见云分了还能吃上饭?

    “清香的两个娃给我,单独立灶。”清香是顾蜜的亲娘,顾见云站在那里,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驼着的背好像直了不少。

    顾见云说完,安静了一会儿,谁都没有说话。

    张氏的嘴角抽了抽,盯着顾见云瞧了一阵,又盯着顾蜜看,半响才走到顾蜜跟前问道:“商量好了的?”

    顾蜜要比张氏高半个头,张氏虽是仰着头在对顾蜜说话,但那气势感觉要把顾蜜给生吞了。

    换作是前世,顾蜜早就顶不住张氏这么看,可如今,她眼睛里似是一滩死水,没有任何波澜,平淡的让张氏莫名的心慌。

    “娘马上就要生娃,有我和瞻子在跟前,怕气着了她。”顾蜜不急不慢的说道。

    沈青梅还沉侵在顾见云分家的话题上,脑子不停的在打转,分家?还带着顾蜜和顾瞻分,沈青梅心头一跳,越想越觉得这是好事。

    顾瞻马上就要去启蒙了,到时候又要一笔钱。

    再说了,老头子年轻的时候也出去当过木工,存了些钱,横竖也不会落到自己手上,何不就让他去养两个孩子,这样家里就少了很多开销。

    平时的吃穿用度,三个人占了一半,要是分出去,这部分就能省下来,而且最关键的就是自己肚子里的娃,一旦生下来,就与顾蜜和顾瞻同爹不同娘,如今这两人都长大了,保不准会在背地里欺负她的娃。

    分出去以后,顾长生今后赚的钱也都是留给自己的娃的。

    但是,顾长生肯定不会同意。

    “分家是你们提出来的,你扯上我做什么?如今你是翅膀硬了长大了想要飞,我和娘哪能管得到你。”沈青梅一出口,就将张氏拉到了自己那边。

    顾长生不同意也不在家,要想分,就得靠张氏。

    这可不是她故意要刁难谁,分家也是顾蜜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