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5.第 5 章
    第五章

    分家的事,等两个婶子一回去,大伯顾长宁也知道了,顾长宁从田坎上下来,看到自家田里放的水被截断了,心情本来就糟的很,一回到家里听到伍氏说老屋里又分家了,心里更是烦躁。

    伍氏说,爹和娘分开,爹带着清香的两个孩子单独过。

    “爹又想干什么?”

    几个儿子向来都护着自己的娘。

    “爹还能干甚?瞻子的脚被烫成了那样,昨日刚烫了,今日就分家,这些可不是爹一个人就能闹出来的事。”伍氏对自己的婆婆和顾蜜那个后娘,是看透了的。

    当初自己刚嫁进顾家,没少在张氏手里吃亏,张氏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对你好的时候就好的很,可转眼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就得罪了她,连着你的祖宗八代都能骂个光。

    滚水村的第一泼妇,估计就是她了。

    听完伍氏的话,顾长宁也去了老屋一趟,去的时候张氏已经回来了,一回来看到顾蜜将什么都收拾好了,心里更是气,走到猪圈旁边,又看到中午的猪食还没有人喂,瞬间心里的那把火又被点了起来,叉着腰就开始骂。

    顾蜜在屋子里听的很清楚,张氏说来说去就是以后那家里的东西都不会给自己留,三头猪更是没有他们的份。

    顾蜜也就听听,往年在那个家里,难道三头猪就有自己的份了?还不是都卖了钱,装了奶的口袋里,谁能拿的去?

    骂到后面,张氏就把气撒在了沈青梅身上,说肚子大了提不动,拿个勺子往猪圈里面舀总会吧,她年轻的时候怀了几个娃,哪个不是快生了还在忙乎,怎么沈青梅怀个娃就这么金贵。

    张氏骂的这些,顾蜜也并没有觉得奇怪,奶这辈子爱来爱去,就没有真正的爱过任何人,从始至终爱的就只是她自己。和了她意了,她什么都好,惹到她了,你就不是人。

    沈青梅也不敢惹她,听她在骂,赶紧就去拿了一个扫帚洋装着去扫地。

    大伯顾长宁下来的时候,正赶上张氏骂的起劲,“娘,你下去吧,我来。”顾长宁接过张氏手里的木桶,帮她将三头猪喂了,才随着张氏一起回到了屋子里。

    顾长宁听张氏恶狠狠的批判了一顿顾蜜,总算是听明白了,还真如他女人伍氏所说,老屋里分家了。

    “长生不在,这时候分家不是让人笑话吗,那只是两个孩子,您与他们计较什么?”顾长宁劝说张氏,如今老幺不在家里,他这个当大哥的,总得帮把手。

    分的容易,聚起来就难。

    再说,这哪里有夫妻分家的说法,闹出去就是笑话。

    “我要分的?你去问你爹,问你那侄女!既然他们有那个心了,我还能拦着不成?最好他们能坚持住,别等到快要饿死了再来向我伸手要吃的。”张氏气,气顾蜜的决绝,她还当真分了,连这边猪都不喂了,可不就是铁了心了么。

    顾长宁说不动张氏,就去找了一趟顾见云,也没有说几句话,就没了耐心,顾见云更是懒得理他。

    顾家几个兄弟对自己的爹印象都不好,小时候还和他亲近,长大了就被张氏拉拢过去,对待顾见云就有一种同仇敌忾的感觉。

    张氏经常对她的几个儿子说,她生了他们,顾见云没有一个喜欢的,他倒是喜欢谢氏为他生,可惜谢氏是个短命的。

    “你管好你自己,我的事不用你操心。”顾见云正在后院里砌灶台,一句话就把顾长宁气走了,回头就去屋里看顾蜜和顾瞻,顾瞻脚上的伤虽说好了很多,但还是在痛,一直缩着身子,看到顾长宁来了,叫了一声“大伯”

    顾长宁从兜里掏出了两粒花生给了顾瞻,看了一眼屋里正在收拾的顾蜜,多少是有些同情的。

    这丫头喜欢什么事都喜欢闷在心里,任劳任怨惯了,回头再一想想,也只不过才十六岁,还是个姑娘家,换作是他自己的女儿,他也心痛,亲娘死了不说,亲爹常年在外,还得带一个弟弟,这日子不能再苦的了。

    “你给你奶认个错,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们还小,这家分了该怎么过?瞻子马上就要读书了,你爷哪里有钱供他?”大伯顾长宁声音柔和的劝顾蜜。

    顾蜜转过头看着大伯,脸上看不出半点担忧之色,看着顾长宁时,似乎还带着笑,“大伯,就是不分,瞻子能读几天书?”

    顾长宁被她这么一说,也愣了一下,读书最是费钱不说,要是读不好,那钱就是打水漂,以沈青梅和娘节约的性子来看,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将瞻子弄回来帮忙干活儿。

    顾长宁心里虽然知道,但面子上还是劝了顾蜜,不分家最好。

    好说歹说的说了几句,见顾蜜只是抿着嘴巴不说话,只好放弃了,与张氏想的一样,想着等到顾蜜尝了苦头,自然就知道馍是面做的,没那么简单。

    最后顾长宁没办法,还是去找了张氏,说既然分家了,就该给他们一点东西,其他不说,长生要是知道了自己的两个娃分家了,回来肯定不会怪娃,而是找大人,两个娃都懂什么?

    张氏还是那句话,什么都没得给。

    沈青梅听了顾长宁的话,心里多少有些虚,赶紧说道:“也不是什么都不给,娘说了顾家那块石头地给他们,也就捡石头的时候费点力,收拾好了,也是一块肥地。”

    沈青梅话还没有说完,顾长宁脸色就变了,那块石头地能用吗?谁不知道里面全都是碎石头,当年村里开山的时候,碎石头全都都掉在那里的,要是能用,这么多年了沈青梅她怎么不用,这会儿塞给顾蜜,亏她还能说一句,是块肥地。

    磨了一下午,顾长宁搬出了顾长生几次,沈青梅那边才松口,说可以分给顾蜜两斤米,和十几根玉米,其他的就再也拿不出来,顾长生也走了快半年了,钱早就花光了。

    张氏一直不发话,顾长宁也没有办法,只好将沈青梅递过来的两斤米和十几根玉米拿到了顾蜜的跟前,“先吃着吧,不够了就让你大婶子给你救济一些,等你爹回来了,就乖乖的搬回去。”

    顾蜜说了一声“谢谢”,就送了大伯到门口。

    大伯今日为她争来的这些虽说她不稀罕,但还是很感谢他的一番好心。人越是潦倒,就越是不会忘记困难时伸过来的那双手。同样的,人在底谷时谁来踩上一脚,她也会记得很清楚。

    送走了顾长宁之后,顾见云就在屋里叫她了一声,三人还没有吃午饭,早上一早吵的吵,忙的忙,顾见云的灶才打了一半,还得等到泥巴干了才能用,也没办法做饭,再说了,除了大伯刚才拿过来的两斤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下锅。

    顾见云把顾蜜叫进去,就掏出了一个方旧手帕,手帕裹了又裹,裹了好几层,顾见云在顾蜜和顾瞻的面前,一层层的剥开,剥了很久里面的东西才露了出来,是几粒碎银子和十几个铜板。

    “你拿去买一些米,这段时间先过一下苦日子,余下的我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去租一块田来,马上就要种稻子了,来年总不能挨饿。”顾见云脸上带着愁容,担心以后的日子,自己饿死倒是小事,可不能饿着两个娃了。

    “我屋里的柜子底下还有几十个鸡蛋,蜜儿去把后屋里的那个瓦罐洗干净,咱们先煮两个填肚子。”

    顾见云说完,顾瞻就吞了一下口水,他饿,早上那碗豆腐吃了当时是饱,可现在已经过了午后,他饿的慌。

    但是看到爷和姐在忙,一直忍着没说,此时听到爷说起鸡蛋就更加的饿了。

    顾蜜没有拒绝,爷给了她铜钱,她就接着了,那块石头地,如自己所料,张氏和沈青梅都愿意给,顾蜜原本打算下午就去石头地里先探个路,晚上自己再去挖钱,今日三人再忍忍,等挖了钱明日就去集市上换粮食,一时也没想到爷还藏了这些钱。

    见顾瞻确实饿的慌,顾蜜就去煮了鸡蛋,煮的时候将蛋壳剥开,放了些野菜在罐子里,这样荷包蛋混着野菜吃,连汤带水的才能吃的饱。

    顾蜜煮鸡蛋的时候,张氏和沈青梅眼睛都往这边瞟,看到新屋后面架起了灶台,张氏还讽刺了几句,灶台是好做,但拿什么东西去烧?

    那一斤米也不够他们吃两顿。

    吃完了,他们还能怎么办,自己坚持什么都不给他们,就是想让他们饿急了来求自己,来给自己认错。

    只要顾蜜认了错,今后她就好管教了。

    张氏心里是这么想的,看到顾蜜拿了瓦罐在旁边临时搭了一个火架,起初还以为里面是煮的刚才老大从这边拿过去的米,后来没过多久,鸡蛋的香味飘出来了,张氏的脸色又才黑了下来。

    老不死的,估计又是趁着自己不备,偷拿了鸡窝里的蛋。

    这一锅煮,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张氏心痛的又想骂人,但还是忍住了,早晚有他们难受的一天,等到他们吃光喝尽了的那一天,等他们跪在自己面前认错的那一天,她再加倍的讨回来,保证让他们在自己面前永远抬不起头。

    沈青梅也闻到了鸡蛋味,但是没有张氏沉得住气,她肚子里怀了孩子,娘都没有舍得给她煮蛋吃,他们刚分了家竟然就吃上了,凭什么啊!沈青梅开始后悔自己的那两斤米,早知道他们藏着东西,就该听娘的,什么都不给。

    “哟,这煮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香?”沈青梅正准备挺着大肚子往顾蜜跟前凑,张氏就瞪了她一眼,“你要不要脸?你想吃,就跟着他们一起过啊。”

    沈青梅讨了个没趣,怏怏的回头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