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6.第 6 章
    第六章

    顾蜜将鸡蛋煮好,爷孙三人吃了,就到了别人家的晚饭时间,顾蜜见天色不早了,去集市上回来估计得摸黑,便对顾见云说,“爷,时候不早了,明日我再去买米吧。”

    “好好,不急,瞧我这人,光是想着别饿着我们家瞻子了,倒是忘记了时辰,这会儿去,肯定回来得走夜路,还是明日再去,晚上要是饿了就再给瞻子煮两个鸡蛋。”顾见云是真的心疼两个娃,刚才看到瞻子一筷子夹起鸡蛋,半天都舍不得吃的模样,心里像是被刀割了一样的,撕着痛。

    要是他们的亲娘还活着,看到这样子,不知道有多心痛。

    顾蜜放下筷子,就想与爷说说那块石头地,前世是沈青梅先发现的那几个大罐子,罐子挖出来了过后,地里就留了几个大坑,大坑的位置,顾蜜记得很清楚,只要她和爷照着那地方挖,不出一个时辰,铁定能见到罐子。

    但是这些罐子里的东西该怎么搬回来,得好好想想,那些大罐子不是一次就能搬回来的,得分好几次。

    光是她一个人,估计够呛,怕到时候来来回回去的多了,遭人怀疑。

    况且此事万万不能被旁人知道,一旦被众人发现那地理着宝贝,那自己就什么都得不到了,闹得大了,知县的人肯定就会赶过来,到时候别说金子银子,估计连个铜板都拿不到。

    “爷,我想先去那块石头地里看看,昨晚我做个一个怪梦,不知道灵不灵。”顾蜜低着头,小声的对顾见云说道。

    顾见云一听她说做梦,也没有当回事,笑着说了一句:“什么梦还梦到了石头地?怕是早就知道你奶心狠,要把石头地分给你了。”

    顾蜜考虑了一番,该怎么对爷说,最后也没想不出好办法,只能借着梦的事,直接说了,“爷,我梦到那地里埋了几个大罐子。”

    顾见云头一抬,额头上生出了几层皱褶,“什么大罐子?”

    “我也记得不清,昨夜我做了这梦,本来没觉得奇怪,可今日奶说要分给我们石头地,我就想起来了这事,不管灵不灵,我想去看看,再说,那块地得赶在下季种玉米之前收拾出来,如今我们除了那块地,什么都没有......”

    顾蜜说到最后,顾见云又开始愁上了,张氏死活不肯分地出来,在长生回来之前,那块石头地是他们唯一的东西,不稀罕也得稀罕。

    再说,也不知道顾长生什么时候回来,总不能干等几个月,坐吃山空,要是他过年才回来,那不早就饿死了?

    种不上其他的,先收拾出来,种些青菜也好。

    “好,那你先收拾,收拾完了我们去地里看看,瞻子的脚不能乱动,就在家里躺着。”顾见云转身就去找锄头,背篓,准备上坡。

    顾蜜收拾了碗筷,在后屋打了一盆水,将碗洗干净了,才进屋找锄头,走之前对瞻子再三嘱咐,不要玩水,脚上的伤口不能沾到水。

    瞻子应了下来,见顾蜜和顾见云出了门,小脑袋歪着就往屋后面瞧,从屋里的窗户望出去,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了顾蜜他们的背影。

    等他长大了,也要像姐姐那样,养这个家。

    瞻子人小,但懂得多,每日张氏都会骂上几回,不懂事都难。

    顾瞻心里明白这次爷和姐姐能分家,那都是因为心痛他,心痛他被烫伤了的脚,他如今虽然小,但能做的事,他都会帮着做,姐姐只说了不让碰水,那他就扫地,把屋里收拾干净了,姐姐回来就会轻松一些。

    顾蜜刚走不久,瞻子正拿着扫帚扫地,门口就进来了一位十一二岁模样的男娃,对着屋里叫了一声,“蜜姐姐在不?”

    顾瞻癫着脚出来应了一声,“谁?”

    “有封信要给蜜姐姐的。”男娃没有回答顾瞻的话,见出来的是个小弟,就伸着头往里屋瞧,想等着顾蜜自己出来。

    顾瞻认识跟前的人,之前去顾耀表哥家里的时候见过,是表哥的邻里。

    “姐姐去了后山的石头地里,刚走不久,你跑上去还能追上。”瞻子听说有信给姐姐,心里也着急,多半都是表哥的信。

    顾瞻说完,那男娃就真的跑去了后山。

    后山的路上,顾蜜走在了前面,顾见云腿脚没有什么力气,才一会儿功夫就被顾蜜甩的远远的,已经看不到人影。

    此时五月的天,午后太阳斜下,微风拂面,能闻到阵阵桐油花香,后山的路径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几颗桐油树,花期到了最后,只需微微一摇,满树的白色花瓣,就如飘雪一般的往下掉。

    桐油花,花序顶生,筒形,花瓣为白色,花心处则带着殷红,远看一片雪海,近看花瓣比桃花还耐看。

    顾蜜背着背篓,穿了一身素色布衫,亚丁绿的衫子,下面一条乳白色的裙,腰间束了一条与裙同色的腰带,更是显得细腰盈盈一握。

    顾蜜的身板很苗条,比起同村的姑娘要高半个头,山坡下那位男娃叫住她的时候,她正站在一处密集的桐油树下,花瓣在她脚下,她回头应声而望,细长白皙的颈项露出了半截,一头青丝蓝色布巾缠绕披在了她的肩头,与满山的桐油花融在了一起,犹如一幅画儿,美的让人窒息。

    身后的一颗桐油树上,叶子茂密处,微微的颤了两颤,几朵花瓣落在了顾蜜的发丝上,平添了几丝妩媚,可顾蜜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眼睛看着山坡下冲着自己跑来的人,那人走的近了,顾蜜就认了出来,是同表哥一个村的,叫铁树。

    “蜜姐姐,耀哥哥给你带了信。”

    铁树走在顾蜜的跟前,还在喘气,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蜡黄的油纸信封。

    顾蜜脸色没有什么变化,前世表哥也给她送过信,信里说的话都是无关紧要的,只问了一些她过的如何,这段日子他干了些什么,书信最后说过几日会来滚水村看她。

    这事她记得很清楚,来的不只是表哥,还有舅母,是来劝说自己退婚的。

    “时候不早了,蜜姐姐,我就先走了,估计回去得摸一段夜路。”跌树见顾蜜收了信,总算是交了差,匆忙的说了一句。

    “多谢了,路上小心点。”顾蜜对铁树说话的时候,铁树已经几步跨过了田坎往下奔去。

    铁树转了几个弯才碰到弓着腰往上爬的顾见云,叫了一声“爷”也没关顾见云有没有反应过来,就直接跑了。

    顾见云一时也没有认出来,以为是自家村里的那个娃子,只叹了一句,还是年轻好,能跳着走,不像他如今是人老了爬个坡都要爬半天,这会儿连蜜丫头都比不过了,往上一看,哪里还有顾蜜的身影。

    桐油树下的顾蜜拿了信,在手里捏了几捏,本想放入怀里,但一想到不久后舅母就会过来退亲,没有必要再留着,书信的内容她前世也已经知道,便没有再打开。

    顾蜜望了一眼四周,看清了没人之后,才走到飘满了桐油花水沟旁,将书信淹了进去,书信见水就软,湿答答的一片还滴着水,顾蜜又用手捏成了一团,从背篓里取出了锄头,挖了一个坑,整个就埋了进去。

    退亲了,以后她与顾耀就只是表哥表妹的关系,不宜留这些在身上。

    顾蜜刚将手里的锄头放进了背篓里,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树枝折断的脆响声。

    顾蜜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紧紧的盯着跟前的油桐树,刚才她就站在那下面,而现在从上面跳下来了一个人。

    茶褐色的劲装,领口与袖口处镶了暗红色的边,乌黑的头发束起,戴着镂空的金镶玉冠,肤色白皙,一字浓眉,鼻翼□□,若不是那一双丹凤眼里带有几丝放荡不羁,还当是一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男子从树下下来,干净的黑色靴子,往树下一站,身形比顾蜜高了大半个头,不过也只是站立了一瞬,脊梁一软就靠在了树干上,双手怀抱在胸前,一双眼睛如顾蜜看他一般的也在看着她。

    顾蜜看了几眼,还是确定自己不认识他。

    “信都没打开,怎么就埋了?”

    顾蜜还没来得及思索跟前的公子哥是谁,对方就开口问了他。

    口气与他眼里的放荡不羁相映衬,顾蜜更加的肯定了对方不是这里的人,心里想着可能是一位来村里窜门的远方公子哥。

    顾蜜平时话本来就少,与熟人都攀谈不到两句,更别说是才第一次见过的陌生人,顾蜜没有理她,只是有些懊恼刚才怎么没有注意树上还躺着一个人。

    “我叫魏铭,你叫什么?”

    魏铭从顾蜜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冷字,除了起初见到自己时的惊讶之外,眼神都是冰冷的,冰冷的不带任何色彩。

    顾蜜转了身才听到魏铭的话,也没有打算再回过头去给他介绍一番,想着过了明日说不定这位公子哥就回去了。

    平常百姓的苦日子,有钱人谁愿意过。

    身后的那位公子哥,穿的衣裳都是高档料子,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都不像底层的百姓,这种人她还是少惹上的好。

    顾蜜从桐油树林里走过,很快就拐过了一个弯,身影被前方的田坎遮住了魏铭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真真切切的无视了一回,黑色靴子踢起了跟前的一片花瓣,魏铭一手叉腰一手摸着头,好奇心更强。

    她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