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7.第 7 章
    第七章

    到了后山顾家的石头地里,顾蜜满脑子都是几个大罐子,早就将刚才在桐油树下遇到的那位少年郎忘了个干净。

    顾蜜照着前世的记忆,找到了大概的方位开始清理石头,碎石头很多,都是从旁边劈开的山崖上掉下来的。

    顾蜜弯着腰捡了有一刻钟,顾见云才慢慢的爬了上来。

    “这地也能用?怕光是清理石头都要清理半个月,你那后娘还说是块肥地,是肥地她怎么不要?”顾见云朝着石头地一眼望去,哪里能看到半点土,密密麻麻全都是碎石头。

    一想起屋里那俩人的铁石心肠,顾见云就叹气,都怪自己这些年身体不好,腿脚不利索,想他当年还能跑木匠活儿能赚到钱,自己还能在家里说上话,如今老了,儿子和自己又不是一条心,成日跟着那老太婆打转,光是听她吹,就没有一个心里是明白的。

    当初唯独顾蜜的亲娘对他好过,见他腿脚不利索,远处的农活儿都没有要他去干,多数都是让他跑菜园子。

    顾蜜的亲娘死后,苦的可不只是两个娃,还有他这个老东西。

    顾见云还在伤感,顾蜜就招手让他过去,“爷,咱们先清理这一块儿,我那梦里的几个罐子就在这下面。”

    顾见云没想到顾蜜又提起来梦的事,走之前顾蜜对他说的那些,他多半没信,要不是顾蜜这会儿又提起来,他都忘记了。

    只记得他们是来清理石头,冬季要种玉米的。

    “梦这东西玄乎着……”顾见云本想说,多半都是假的,还没说出口,就被顾蜜打断了,“爷说的没错,这梦玄乎的很,连这地方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之前我也没有来过,刚才一上来,看到这地头,竟然和梦里一摸一样。”

    顾蜜说完,顾见云就愣住了,谁都知道顾蜜的性子沉稳,自来不会多言,说的话从来没有半句参假,此时见顾蜜说的认真,顾见云还真有些相信了。

    “还能有这事……”顾见云赶紧放下背篓,也开始跟着顾蜜捡起了石头。

    “如今咱们是走投无路,宁可信其有,要是里面真有祖先埋着的宝贝,咱们爷孙三人就算熬出头了,如今爷年纪也大了,还能干几年的活儿?我倒是能带着瞻子,可手里没有田地,又能上哪里找吃的?”顾蜜一边捡石头,一边对顾见云说道。

    “我都想好了,那老太婆真不分东西出来,我就去砍柴卖,再怎么也不会让瞻子挨饿,就是苦了你了。”顾见云长叹了一声,蜜丫头也才十六岁啊,可如今在家里就能顶上一个劳力了,好一点的家里哪个姑娘不是只在屋里忙活,不到万不得已谁去农田里干活儿?

    都怪蜜儿这辈子命不好,没投好胎。

    “我不苦,爷苦。”顾蜜心头的那些痛早就在重生回来的那个晚上痛完了。

    前世一条命都赔上了,这一世她不想再痛,身体上的苦哪能比得上心里的痛。

    人性的薄凉是没有底限的,往往最恨你,最想要你死的都是你身旁的那些人,对待陌生人他们能同情,对自己的亲人却没有那份耐心,哪怕你比她过的凄惨,在她眼里,你依然是碍眼的。

    前世就为了一门亲事,她都答应了退婚,可她们依然容不得自己。

    在看到自己溺水的那一刻,她们可曾想过她是个没娘疼的人,家里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几年的岁月里,当初自己死了娘所博来的那些同情心,早就被她们眼里的恨意磨的干干净净。

    所以,这辈子她想明白了,她不苦,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日子是靠自己过出来的,别人的同情不值半文钱。

    顾见云看到顾蜜倔强的模样,更加的心痛,手上的动作不由的快了起来,倘若蜜儿她亲娘在天显灵,就让蜜儿那梦成真吧,不说几个大罐子,能挖几个银子疙瘩,就能救这一家子的命啊。

    两人没有再说话,埋着头只顾着清理石头,这几日天气晴朗,每晚的夜空都是亮堂堂的,即便是到了晚上,那一轮月儿挂在天上,也能当半个白日。

    顾见云和顾蜜蹲在地里,一直到了晚上,还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顾蜜是盼着晚上,没有人盯着,才好动手。

    地面上的石头清理完了之后,顾蜜和顾见云就拿着锄头挖,石头地已经过了十几年的风吹雨淋,很多石头都陷了下去,两人磕磕碰碰的挖了好久,才碰到了真正的黄土。

    顾蜜有些紧张,前世她只知道沈青梅有很多钱,去了龙城那边买了一个大院子,穿的是上好的绸缎,那么小气的一个人,还能一次给表哥沈耀几十两银子读书,可见是真心的发了财。

    之后爹再也没有出门跑木匠活儿,自己和瞻子虽说受了气,但也跟着享了一段时间的福,不过也就几个月,自己就死了。

    顾见云挖了一会儿,见并没有挖到什么东西,本想劝顾蜜回家了,一抬头却见顾蜜挖的认真,小身板在月光下蒙了一层光晕,越发的看着瘦小,顾见云心头酸了酸,也就没有吱声,她要挖就陪着她挖吧。

    月色皎洁,四周一片虫鸣,锄头磕在夜色中,显出了几分孤寂的空旷。

    “爷,挖到了。”顾蜜的锄头“嘭”的一声响,顾蜜抬起头兴奋的看着爷,那一声脆响,顾见云也听到了,当下紧张的走到了顾蜜的跟前,两人徒手刨开了黄土,里面一个黑色的罐子口就露了出来。

    越往边上掏,顾见云的心就跳的越快,土里的罐子很大。

    罐子的轮廓显露出来了之后,两人都屏住呼吸没有说话,罐子的顶部已经破烂,黄土浸到了里面,看不清里面的东西,两人顿了一瞬,最终还是顾蜜先伸出了手,小心翼翼的将黄土拨开,没过多久,手指就碰到了罐子里坚硬的东西。

    顾见云先看到了铜钱的模样,当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对着明月的方向,磕了几个头,口里说道:“感谢上天,感谢祖宗保佑啊,你们总算是看到了我蜜丫头的苦,才拖了梦给她,苍天有眼啊。”

    顾蜜没有说话,也没有像顾见云那般跪天跪地跪明月,她知道这些原本都不是她的,是她死后重活一回自己夺来的。

    她不知道该感谢谁,也不会去跪谁,今日的一切,包括明日过后的路,她都会靠着自己走,她只相信自己。

    “爷,这罐子里怕都是铜钱,天色不早了,你先来挖,我去顺些猪草过来,等会儿回去撒在背篓上,即便是遇上了人,也不会让人怀疑。”顾蜜比顾见云要清醒的多,她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虽说如今心口还是跳的很快,但好歹能稳得住。

    “好,好……这可真是,我顾家祖坟显灵了啊,蜜儿她娘显灵了啊。”顾见云看到顾蜜剥开的黄土下面,满满的都是一罐子铜钱,不仅手在抖,身子都在跟着抖。

    爷孙俩人在坡上挖铜钱的时候,瞻子一个人呆在屋里,趴在后屋的窗户上,一双眼睛一直望着后山的那条路,爷和姐姐出去坡上了几个时辰,天还没黑就出了门,到现在明月当空照,人还没有回来,瞻子心里有些怕。

    老屋那边到了晚上还吵过一回,就因为晚饭的事情,以前都是顾蜜生火烧水,今日刚分了家,沈青梅以为张氏会接手,张氏以为沈青梅会自觉,结果俩人你盼着我,我盼着你,到了跟前看到还是冷锅冷灶,张氏又骂上了。

    “这家分了,你是打算不吃饭了吗?”老屋里就张氏和沈青梅两个人,才呆了半日,张氏就越来越看不惯沈青梅,分家之前,张氏看不惯的人有很多,先是顾见云,再是顾蜜,再就是沈青梅,张氏心里多少还是心疼着她的孙子顾瞻,没有气到那个份上,她也不会轻易的去骂顾瞻。

    如今三个人分出去了,沈青梅身上的缺点没人替她隐藏,全都摆在了张氏的眼前,再加上又没煮晚饭,张氏气的摔了手里的猪草刀,连着沈青梅死去的娘,也就是顾蜜的外祖母,一块儿骂。

    “也不知道那肖氏是怎么教的人,一个二个的好吃懒做,连做女人的本分都不知道,当初怎么就有脸嫁人。”

    张氏的一张嘴从来就没有饶过人,这辈子仿佛除了她自己是个能干的之外,所有人都是无用的,哪天谁要是落到她手里,不数落到口干舌燥她就不会罢休。

    顾见云和顾蜜沉重腰从后山下来,远远的就听到了老屋里张氏的骂声,俩人神色一紧,绕了一个大弯,悄悄的从新屋那头进了屋,瞻子远远的就看见了两人的身影,原本想要喊一声姐姐,还没叫出声,就看到姐姐和爷突然拐了一个大弯,早早的就绕过了田坎,当下拖着一只脚,一跳一跳的走到了前门,着急的等着二人。

    老屋里张氏骂的上劲,沈青梅挺着大肚子还在做饭,没心思理会,也没注意到顾见云和顾蜜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新屋里,顾见云和顾蜜一回到家就将门紧紧的栓了起来。

    “姐,怎么这么晚?”顾蜜刚放下了背篓,瞻子就一把抱住了她的腿。

    “坡上忙,明日我也跟着姐姐去帮忙。”瞻子心头酸酸的,刚才他一个人在家,真的很害怕,姐姐不在身边,他心里慌,但是又不敢哭,怕一哭起来就会更加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