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9.第 9 章
    第九章

    魏铭的院子在整个滚水村独居一处,后屋靠山,山上的野刺花从山崖上垂下,搭在了后屋顶上,夏季既能赏花,还能遮荫避暑。

    前院是几株梨花,白色的花骨朵儿也到了花期尾巴,掉了满地都是。

    魏铭就在几株梨花树中间的石桌边上。

    对于魏铭的身份,明面上是知县的干儿子,但是传说中的版本却有好几个。

    其一是知县的私生子,倘若不是私生子,知县不会为了魏铭与自己的夫人置气,魏铭还被知县夫人赶到了滚水村。

    其二是某位达官贵人的私生子,寄养在了知县的名下,原因是凭知县那容貌生不出这么俊美的公子。

    魏铭驻进滚水村的事,知道的人很少,顾长宁算是顾家第一个知道的人,但他宁愿不知道,魏铭一来,先是断了他田里的水,现在又埋了顾家的石头地。

    短短一日,村里遭殃的可不止顾家一户,魏铭为了建自己的鱼塘,强买了人家一块田不说,鱼塘周遭的田地都遭了殃。

    漏水淹了人家的玉米地,鱼塘上面的田坎被他多挖了几尺,一日过去,滚水村的村民暗地里已经给他取了一个名字,混世祖。

    还听说,他建鱼塘,只是图个钓鱼的乐趣。

    **

    魏铭的管家春子从外面回来,进屋之前,先将自己身上的泥土灰尘抖干净了才走了进去:“公子爷,采石场那边有位老爷子坐在地上哭,说咱们埋了他的地。”

    魏铭满脑子都是桐油花下的那位姑娘,特别是她那双冰冷的双眼,犹如深山雪莲一般孤傲,冷艳。

    思绪突然被春子打断,魏铭的语气很不耐烦,“他谁啊?”

    “底下顾家的那位老爷子。”春子陪魏铭来滚水村之前,早就将这里的人打探的清清楚楚,谁是谁,也瞧的很明白。

    “顾家?”魏铭突然抬起头,心里就跟被猫爪子挠了一下似的,痒痒的,他手里的信纸上这位姑娘也姓顾,叫顾蜜。

    “对,顾见云,昨日刚分了家,带着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和六岁的娃。”春子赶紧替他补充说道。

    “滚!”魏铭瞬间就翻了脸,看的春子心惊胆战,自己家里的这位爷,不生气的时候,是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可一生气,那就是活阎王。

    “奴,奴才这就滚......”春子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是......他不知道公子爷为什么要生气啊,滚倒是容易,可滚出去之后他该怎么解决顾老爷子的事?

    “去将老爷子好生伺候着,要是有个什么事,你们就撞死在石头上别回来。”魏铭见春子没动,一脚就踹到了他屁股上。

    春子这才明白公子爷的意思,这是......要自己贡着顾老爷子了?

    春子不明白也不敢问,走之前偷偷瞄了一眼公子爷桌上的那封信,昨儿个公子爷从油桐花树林子里捡回来这封信之后,就有些不太正常,当时那书信已经被揉成了渣,昨夜公子爷硬是拼了半宿,今日早上一起来又开始拼,没想到还真被他拼出来了。

    但是春子却没觉得这是好事,每回公子爷一认真,他都会倒霉。

    就像是突然要搬出知县府来这滚水村,又突然要建鱼塘……

    春子心里边想着,脚步却不敢停歇,急急忙忙的赶回了采石场,顾长宁已经回去了,远远的就见顾老爷子站在了田坎边上,身旁还多了一位高挑的姑娘。

    “顾大爷,你没事吧?“

    春子走过去,一双眼睛笑成了逢,春子人长着一张圆脸,原本就带喜感,这会儿笑起来,就显得更是可亲。

    但顾见云和顾蜜并没有觉得他可亲,当官的有几个是好说话的。

    “这位是顾老爷子的孙女吧,长的可真是水灵……”

    对方待不待见自己春子不在乎,公子爷要想贡的人,他不敢得罪。

    顾蜜冷眼瞧了他一眼,没有搭话。

    “是知县大人要开采石场?”顾见云上前一步用身子挡住了顾蜜,憋着火气问春子。

    “倒不是,是公子爷要建鱼塘,等公子爷的鱼塘建好了,我再上顾大爷家里替公子爷送几尾鱼过去赔罪。”

    听春子说完,顾见云差点就骂出声,老子才不稀罕你的鱼,那石头地里埋着的东西,何止能买几尾鱼?

    “就算是知县采石,也得提前通知,那块石头地可是我爷孙三人的命啊,如今被你们一埋,我们哪里还有活头?”顾见云这会儿是看到春子放低了态度,才敢这么说话,换做一般知县里的人过来,哪敢吱声。

    平常百姓吃吃亏就算了,可要是惹上了当官的,保准落不到什么好处。

    “是是,顾大爷说的对,那我回去给公子爷禀报一声,等石头采完了,咱们再帮你把地清理出来可好?”

    春子的话音刚落,就被顾见云身后的顾蜜打断了,“不用,我们自己清理就好。”

    春子诧异的看着顾蜜,顾蜜从顾见云身后露出了半个身子,眼神依旧是冷冰冰的,“不敢劳烦公子爷,等公子爷采完石头,劳烦知会我们一声。”

    说完,顾蜜就扶着顾见云说道:“爷,咱们回去吧。”

    “好,好……”

    顾见云知道顾蜜在想什么,他自己也怕,要是被那位混世祖挖到了东西,就真是得不偿失了。幸好蜜丫头反应的快。

    春子见两人都走了,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感叹这滚水村里,居然还有长的这么好看的姑娘......

    这要是被外头那些登徒子看上,估计就得遭殃。

    春子刚想完,脑袋里似有一道亮光划过,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到登徒子,谁能比得上自己家里的那位公子爷?

    这时候春子似乎才明白了,公子爷要贡的哪是什么顾老爷子,怕是这位顾姑娘吧。

    当日春子就没有去采石头了,偷偷打听了一下顾家的那位姑娘。

    这一打听,就知道了顾蜜与自己的舅家结了亲,春子倒不担心自家的公子爷吃亏,倘若公子爷对顾姑娘真生了心思,邻村那位顾耀恐怕就要吃些苦头。

    伺候了公子爷这么多年,就没有见过他得不到的东西。

    顾蜜和顾见云回到了家,两人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张氏看在眼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只当是他们心痛那块地,而那块地是自己不要的,如今他们为了一块自己不要的地,心痛成那样,她能不高兴吗?

    想想她只是翻翻手掌心,就能让他们痛苦,他们还有什么本事与自己斗?

    午后的时候张氏看到新建起来的猪圈,还觉得碍眼,但是现在,那猪圈就像是摆现眼,无不在讽刺顾见云。

    顾蜜正在屋里收拾从集市上买回来的东西,听到张氏在后屋里明嘲暗讽的一顿,心里更加的凉,自己和瞻子怎么都算是她的亲孙子,亲孙女,她讨厌就讨厌,也不至于这般落井下石。

    经过了上一世,回头再来看看,顾蜜就看的很清楚,你越是伤心难过,过的越是惨,就如了别人的意,巴不得踩上你两脚。

    何不开开心心的活着,不给别人看轻你的机会。

    “爷,咱别伤心了,罐子埋在地里,除了你我谁都不知道,再说我们现在已经挖出来了一罐,这些钱足够咱们起家。”顾蜜去集市上不只是买了米,还买了两斤白面,称了半斤糖果,其他就是一些零碎的用品,整整用了三吊多钱。

    但是她不心痛,她相信就算是手里的这些钱,也足够她好好的生活,只要自己勤奋,日子总会一天比一天的好。

    埋在石头底下的黄金白银,就当作是找了个地方存起来,如今以自己的状况,就算是全部挖了出来,也不保险,放家里不放心,拿出去又招人眼,还不如不挖。

    如此一想,顾蜜就没有当初那般焦急,反而松了一口气,石头地一埋,底下的东西就更加的保险。

    等到实在需要银子了,她就算是全部搬不回来,也能趁着晚上偷偷去挖几个回来用。

    顾见云再心痛,如今也没有办法,只好听顾蜜的,她说的没错,就手头上的这些钱,也足够他们起家,他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准备明日去买两头猪仔回来,等到了年尾,既可以卖,还能自己留下一点油水。

    第二日早上顾见云老早的就出了门,顾蜜留在了屋里,先前分家的时候,除了两间空屋什么都没有,勉强的过了两日,顾蜜就想好好的布置一番。

    顾蜜刚将屋前屋后打扫完,大伯就带着堂哥下来了,顾见云昨日没有完工的猪圈,两人今日打算替他铺好。

    顾蜜还奇怪,怎么今日堂哥也下来帮忙了。

    最后才知道昨日大伯说要给爷一块地,但是回去一商量,这事没办成,大伯和堂哥心里些愧疚,这才过来帮忙将猪圈搭好。

    昨日石头地的事情顾长宁是亲眼看到了父亲流泪,当时自己头脑发热,说要许他们一块地,可等到他回去,将心头的想法一说出口,堂哥去年新娶的媳妇就闹上了。

    说如今他们家里都是几辈人了,要帮也不是这么帮的,凭什么沈青梅就能攥着手里的地不给,要当大伯的给,娘虽说是后娘,但爹和奶是亲的啊,老屋里分家,于情于理,也该是从老屋那里分才对,就没见过还从分出去的大伯家拿地的。

    堂嫂子说的话,大家心里都明白,是这么个理。

    “爹要是帮了这一回,还有下一回,爹是同情蜜丫头和瞻子,可时间久了我们也负担不起,到时候谁来同情我们?”

    本来大伯母伍氏心头还气,气自己的丈夫怎么张口就承诺,也不想想自己家里的情况,如今儿媳妇一番说下来,说的头头是道,伍氏对她简直是刮目相看了,当下也顺着儿媳妇的话说道:“蜜儿她爹一年到头跑木匠也挣了不少钱,咱们没有那个手艺,一家人种田全靠那几块地吃饭,如今总不能一时图个感情用事,到头来饿了自己,咱们大人无所谓,可儿媳妇肚子里的那孩子,总不能让他也跟着受罪。”

    伍氏说的虽然夸张了一点,但是这点说到了顾长宁的心坎上,他是头一回得孙子,心里早就盼着了,哪里愿意让他受罪。

    “那我去和爹说说吧。”顾长宁耐不住两人说,当下就服了软,走的时候,就叫上了大儿子一起,说既然地给不了就帮忙把爹搭的那个猪圈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