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1.第 11 章
    第十一章

    “你这话问的没一点脑子,除了爹,难不成蜜丫头还能有钱?前几日不是又吵了一架吗?沈青梅昨日还到我跟前说,爹瞒着他们藏了钱,就等着给他们分家,准备吃独食,还说瞻子说漏了嘴,家里有糖。”

    伍氏和顾长宁说话的时候,大儿子顾凯也在跟前,听到伍氏说起了糖,他就忍不住插嘴,“什么藏着糖,那是沈家老爷子偷偷捎给蜜妹子的,妹子舍不得吃,前几日还拿了几颗给她嫂子,什么事一到了小婶子嘴里,怎么就变了味了,她要真的是个后娘倒也好想,可她也算是两个娃的亲姨了,怎么能做的这么绝。”

    听顾凯说完,顾长宁呵斥了一声:“别没大没小的,沈青梅再不好,也轮不到你一个小辈去评论。”

    伍氏却是愣了一下,突然就想起了一事,“沈老夫人死的时候,不是给蜜儿和沈耀订了亲事吗?蜜儿都过了十六了,怎么沈家那边还没有人来提这事?”

    伍氏话音刚落,顾凯的媳妇挺着大肚子就从院坝边上走了过来,“爹,沈家那边来人了,您要不要下去看看?”

    “瞧我这嘴!”伍氏念叨了一声,赶紧走到院坝边上伸直了脑袋往下瞧。

    沈家来了俩人,沈耀和沈耀的娘冯氏。

    冯氏来之前并不知道顾蜜已经分了出去,带着沈耀直接就去了老屋里,沈青梅热情的很,远远的看到沈耀进了大门口,就对他招手,“咱家的秀才来了啊,快快,到屋里坐,瞧这模样真是越长越好看。”

    沈耀个头也很高挑,五官生的清秀,一身洗的有些微微发白的蓝色长袍,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了读书人的书生气,给人一看,感觉就很舒服。

    沈青梅看到沈耀时,心被刺了一下,这等人才怎么就便宜了顾蜜那白眼狼,她还以为娘家嫂子不会同意这门亲事,这几年都没有上门,怎么刚分了家就上门了。

    沈青梅赶紧将娘家嫂子和沈耀请进了门,生怕先被顾蜜拉过去,在他们面前告状。

    沈耀进屋过后,与张氏和沈青梅打了招呼过后,便规规矩矩的坐着,眼睛时不时的往屋里看,脸上还有几丝期盼和羞涩。

    “嫂子,我这命苦啊,养了几年蜜丫头,结果人家不领情,非要吹着爹带着他们单独过,我和娘拉都拉不住,硬要分也没有办法,我就给了他们一些粮食,可嫂子你是没看到蜜丫头当时那倔脾气,提着一堆粮食往我们跟前一扔,说什么不稀罕我们的......”冯氏和沈耀坐下不久,沈青梅就先提起了顾蜜,她也知道俩人过来,就为了顾蜜的事情,自己先得说清楚了,顾蜜分家出去的事,怪不得她。

    沈青梅还没有唠叨完,冯氏和沈耀皆是一脸震惊。

    “你说顾蜜单独过了?”冯氏一脸的诧异,惊讶过后,脸色就越来越难看,她从一开始压根就不同意这门亲事,是娘非得在临死之前,留了这么个遗愿,今年沈耀都二十一了,蜜丫头才十六,临近几个村的人都有说亲的意思,可奈何门面上挂了一个顾蜜,再好的条件她只能拒了,来之前她想好了,顾蜜就顾蜜吧,好在模样生的好,沈耀也耽搁不起,与他同龄的几个小伙子都成亲有了娃,倘若这次顾家肯借些盘缠,供沈耀去县里读书,她立马就提亲,等到了年尾,家里养的猪肥了刚好可以杀来摆酒席。

    谁知道……顾蜜竟然分了家。

    没分之前冯氏就嫌弃顾蜜没有亲娘,后娘沈青梅有多抠门,她清楚的很,如今倒好了,也不用沈青梅去抠,顾蜜单独立灶,没爹没娘的,哪里来的钱。

    “跟着爹一块儿过,还带了瞻子,她本事大,估计以后是想自个儿养着瞻子……”沈青梅很想说,以后沈耀要是和顾蜜成亲了,估计还得帮她一起养。

    “我去看看表妹。”沈青梅还在说着,沈耀就站起来想往新屋里去,眼里藏不住的担忧,都溢到了脸上,他不知道表妹这段日子居然经历过了分家的痛苦。

    他根本就不相信二姨说的话,分家这种大事怎么可能是表妹提出来的。

    “你去看什么看,给我坐下。”沈耀人还没走出去,就被冯氏吼了一声。

    这亲,恐怕她不能结了。

    “张姨,今后蜜丫头真的与你们是没有关系了?”冯氏转过头就问了一句张氏。

    张氏捣鼓着手里的针线,脸色一直绷的紧紧的,按理说沈青梅在沈家人的面前说自己的孙女不好,她张氏肯定不会同意,可经过了几次纠纷,一想起顾蜜那张冷冰冰的脸,她心里就气,她不是很会逞能吗?没了自己,她这亲事还能成?

    今日冯氏过来,哪是来提亲的,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过来打探家底的,如今顾蜜还有什么家,没爹没娘的,冯氏能提亲才怪。

    “她爷管她。”

    张氏还是没发忘记心里的恨。

    “那顾长生也不管了?”

    冯氏就没听说过这种事,自己父亲还在,居然跟着爷单独过的。

    “管得了才是啊,分家可不是我们要分的。”沈青梅不待张氏开口,立马就接上了冯氏的话,这门亲事要黄就早些黄吧,顾蜜还没有那个命当秀才娘子。

    沈青梅心里在想顾蜜没那个命,冯氏却在想顾瞻,顾蜜娘是在生顾瞻的时候死的,都说顾瞻的命硬,克死了自己的娘。

    如今他跟了顾蜜,顾蜜要是嫁进来......不,不可能,她绝对不会同意这么亲事,先不说克不克,一想到成亲之后他们要帮着顾蜜养顾瞻,冯氏心肝都在颤。

    这怎么可能!本来她是来借钱的,钱没借到不说,哪里还有往外贴的道理。

    “沈耀陪着你姑姑聊一会儿,我去看看蜜丫头。”冯氏看了一眼张氏,见张氏并没有反驳,心里就知道了答案。

    下定决心后,冯氏一刻也坐不住,巴不得立马将这门亲事退了,眼下张氏不管,沈青梅不管,那她就只能去找顾见云和顾蜜。

    冯氏一个人出去之后,沈耀更是坐立不安,沈青梅看在眼里,便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转移他的注意力。

    蜜丫头那张脸,是个男人都喜欢,可身世摆在那里,要是对自己好点,这门亲事她就替她应了,可偏偏她要逞能,那就看谁的本事大,看看嫂子到底是觉得容貌重要还是家世重要。

    顾见云一早就出去打听谁家有田地可以租,顾蜜留在家里正在给三头猪煮猪食,屋里有大伯母和三伯母提来的几筐萝卜和红薯,顾蜜选了个头丑的切了准备给小猪吃。

    老屋里的声音,她早就听到了,但她没在意。

    这回无论舅娘怎么退,她都答应。

    冯氏从前门进来,看到顾瞻坐在桌子上正在剥蒜头,冯氏叫了一声瞻子,抬眼看了看屋里,倒是比自己想象中要好一些。

    “瞻子吃饭了没?”

    冯氏随意问了一句。

    “没有。”

    今儿早上,姐姐用白面擀了面条吃,没有吃饭。

    冯氏一听,心里更加的沉了,这半天了还没吃上饭,迟早不得饿死。

    “你姐姐呢?”

    冯氏又问道。

    “舅娘来了。”

    瞻子还没说话,顾蜜就从后门进来了,对冯氏打了一声招呼,从屋里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净了手,才走到冯氏的面前。

    冯氏看到顾蜜的瞬间,眼睛是亮了一下,他知道顾蜜自来是生的好,要不然自己的儿子也不会死心眼儿的看上她。

    但随即脸色就暗了下来,长的好看又能怎么样,能当饭吃么?

    “听说是你要分的家?”冯氏想到自己也算是她的舅娘,有身份说她,当下就将心头的那口气借着教训的口吻,劈头就发在了顾蜜的身上,“你怎么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你分了家怎么过,一个人带着瞻子,没吃的了难道要他拿碗去讨口?”

    “舅娘想说什么就说吧。”顾蜜原本脸上还挤出来了一丝笑容,这会儿听到冯氏的话,也不打算装了,她一针一线都没有用她冯氏的,凭什么自己要受她的气。

    冯氏被她冷冷的一句砸过来,半天才回过神。

    “起初你娘说你脾气倔,我还不相信......”冯氏脸色也很难看。

    “我娘已经死了。”

    瞻子见冯氏一进来就冲着姐姐发火,心理便恨透了她,一听她说起娘,瞻子就接了话,娘要是活着,才不会骂姐姐脾气倔。

    冯氏见自己被两个小娃怼到没话说,差点就抡起巴掌打人了,“行,还真如青梅所说,养了两个白眼狼。”

    顾蜜冷漠的走过去,将瞻子拉开,这些所谓的长辈,所谓的亲人她看的清清楚楚,平时没有拿他们分毫,到了关键时候,你落魄了,她也能拿出长辈的身份,给你一巴掌,打完了还能找到打你的理由,让你无法反驳。

    奶上次那一竹响,自己能承受,但是她绝不允许有人伤害瞻子。

    “舅娘有事?”顾蜜递给了冯氏一个板凳,坐不坐是她的事,自己给了就行。

    冯氏睨了她一眼,与顾蜜想的一样,并没有坐依旧是站着,她也不想和顾蜜再周旋,“既然你心里没有我这个舅娘,那自然也就没心嫁到我们家,你与沈耀本就不是一路人,你要是想好了,今日咱们就把话说清楚,我们家也不想耽搁你,你也刚满十六,另外说门亲事也容易……”

    “舅娘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同意。”

    顾蜜回答的很干脆。

    顾蜜的干脆,让冯氏的心里突然就不舒服了,冯氏起初还以为退亲会很麻烦,谁知道话刚落,顾蜜就应了,倒有几分巴不得的意思。

    顿时冯氏心里的优越感没了,火气没来由的就冒了起来。

    “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香饽饽,没爹没娘的谁敢娶你。”冯氏这话说出来,就不是长辈应该说的话了,一听就是撕破脸脸皮,说的风凉话。

    “不劳你费心。”

    顾蜜比起冯氏,要平静的多。

    这一世,她放下了才知道原来还可以如此的轻松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