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2.第 12 章
    第十二章

    “娘!你在说什么!”

    沈耀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微怒,冯氏走了之后,他还是没忍住,匆匆的赶过来,一进门就听到自己的娘说表妹没爹没娘。

    这等没有道德的话,从自己娘的嘴里说出来,他简直就不敢相信。

    她可是秀才娘。

    冯氏没有想到沈耀会跟过来,当下神色就很尴尬,“你怎么来了?”

    “表妹,你别生气,我娘她不是故意的。”沈耀急忙将冯氏拉开,走到顾蜜的跟前,看着跟前的人,脸色突然红如晚霞,羞涩的说道。

    顾蜜抬起头,看着沈耀,重活一世她还是头一回见到他。

    谦谦君子,相貌倜傥,是副好皮囊。

    前世为了他,死拖着不想放手,在表姐朱婷跟前吃了不少苦,最后她愿意放手了,可朱婷还是没有放过她。

    即便知道再也不可能嫁给他,直到最后一刻,她也从没想过要去寻短见,自己能死,都是朱婷推她下去的,并非她想不开。

    回想一下,或许前世的自己,也没有想象中那般爱他。

    “嗯。”

    顾蜜轻轻的应了一声,声音很干净,带着闺房女子独有的娇柔。

    短短的一个字,就已经酥到了沈耀的心头。

    “娘,你不是答应过我,今日是来向表妹提亲的吗?”沈耀转头就对冯氏说道,他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他自来对自己这个表妹就情有独钟。

    温柔,水灵,她的一颦一笑他都喜欢。

    “哼,就你是个多情种子,人家才不稀罕嫁给你。”冯氏一听沈耀提起亲事,瞬间就变了脸。

    沈耀听完回头诧异的看着顾蜜,不太相信。

    顾蜜眼眸如初,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淡淡的瞧着沈耀,不否认也不承认。

    她想听听前世这个让自己与朱婷生了情仇的人,会说些什么,是不是依然的是那句,“表妹,再忍忍......”

    “表妹,我知道你委屈,可......”

    沈耀面色愧疚,话说了一半,顾蜜就知道结果了,她不想听。

    “哟!真热闹啊,顾老爷子在家吗?”顾蜜正不知道该如何打断沈耀的话,新屋的门口就响起了一个声音。

    顾蜜心头似乎得到了解脱,淡定的从沈耀和冯氏的身边绕过,没去看他们的表情,冲着外面回了一声,“谁?”

    “是我,春子!我们爷的鱼塘建好了,今日奉爷的意思,给顾老爷子送几尾鱼过来。”春子说话的时候,人已经从前门的巷道进了里屋。

    顾蜜脸色微凉,还没来得及去阻止,春子就到了跟前,刚才冯氏进来的时候,门就已经打开,一时也忘记了去关。

    “哟,这么多人。”

    春子也没想到屋里还有旁人。

    顾蜜顾瞻他知道,跟前的两人他不认识。

    “家里来了客人?那刚好,这鱼拿去能添个菜。”春子将手里提着的六条大鱼往桌上一放,冯氏眼睛都直了。

    这是谁能有这么大方,这些鱼得值多少钱啊,怎么就送到了顾蜜这里。

    春子看了一眼冯氏和沈耀,总觉得气氛不对,特别是跟前那位公子看着顾姑娘的眼神不对。

    目不转睛,毫无顾忌,这不像是一般的关系。

    春子脑子一动,就想起前几日自己打探到的消息,看年龄也像,莫非今儿自己撞见了顾姑娘的未婚夫沈耀......

    春子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用客气。”

    看到了春子的脸,顾蜜就知道他是谁了,嘴角冷硬的上扬,对春子说了一声。

    要不是嫌麻烦,她想连人带鱼一块儿赶出去,不看到这人还好,一看到就想起那块石头地,顾蜜平静惯了的心,止不住恨的牙痒痒。

    “不客气不客气,我家公子爷说,先让小的来打声招呼,改日他会亲自登门来拜访您。”春子笑呵呵的说着,似乎他家公子爷与顾蜜很熟一般。

    春子说完,又看了一眼沈耀,转过身就打算走了。

    冯氏长了一个心眼,赶紧冲着春子的背影问了一句:“请问,你家公子爷是谁?”

    “知县府上的魏公子。”

    春子很爽快的就告诉了冯氏。

    说完,再也没有停留,急冲冲的走了出去,打算回去禀报公子爷,顾姑娘屋里来了客人。

    “哼!我当是什么原因瞧不起我们家,原来是找了个金主,知县府......蜜丫头你倒是会找人。”冯氏回头就酸了一句顾蜜。

    知县府上的魏公子她听说过,知县的私生子,在府上不受待见,脾气暴躁,心狠手辣,沾花惹草,早就出名了。

    噢!前些日子好像是搬来了滚水村。

    顾蜜这张脸倒是个惹事的,估计是露了脸,被人家瞧上了,幸好今日来退了亲,知县府的那位恶魔,他们沈家可惹不起。

    “我唤你一声舅母,你就应该担得起舅母这两个字,今日你上门来退亲,我也如了你的意退了,虽说没有这门亲事在,但好歹你还是舅母,当舅母说这样的话,你觉得合适吗?”顾蜜白皙的脸,眸子冷冷的看着冯氏,沈耀如何想她,她不在乎,但是这一世,她做不到被人侮辱了还能忍气吞声。

    她忍了一辈子,结果还是死了,还有什么好忍的。

    冯氏的脸红一阵的白一阵,可又不能反驳,自己刚才那句话,放在明面上确实是不该说。

    “表妹,你先别生气。”沈耀心头一团乱麻,他怎么也想不到今日会闹到这个局面,他原本是来提亲的啊。

    走之前娘都答应他了,怎么一到了这里,就成了退亲。

    “娘,你不是答应过我,是来提亲的吗?你怎么能退,这是祖母生前订的......”沈耀脸都急红了,只听到顾蜜说退亲是娘先退的,根本没有去想什么知县府的公子爷又是谁。

    他相信表妹也是喜欢自己的,不可能会去招惹别人。

    “订了又如何?如今退都退了,顾蜜她也同意。”冯氏咬定了,这亲事退了就是退了,自己的儿子看不明白,她当娘的得替儿子把关。

    顾蜜,绝不能进自己的家门。

    “表妹,你同娘说说,你只是一时生气才同意的对不对?”沈耀见冯氏的态度坚定,就想从顾蜜身上想办法,想着顾蜜要是对娘道歉了,娘一定会答应他们的。

    “我没有生气。”顾蜜看着沈耀,觉得很好笑,沈耀总是希望自己能委曲求全,低头向冯氏认错。上辈子是那样,这辈子还是这样。

    但是这辈子,她并不在乎沈耀,凭什么要向她低头。

    “你自己听听?你给了她面子,她要了吗?我今日就将话搁这儿了,你要想和她成亲,就等着替我收尸。”

    冯氏的声音很大,顾见云从外面回来,就听到了。

    一听到这声音,顾见云的脚步顿时加快了,他认得出这是冯氏的声音。

    顾见云人刚到,顾长宁也到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屋,见到的就是屋内闹僵了的三人。

    冯氏见顾见云回来了,心里有些虚,想与沈青梅一样,恶人先告状,才刚说了一句,“顾蜜的脾气太倔了,简直就是目中无人。”说完,顾见云的手就指着门口,冲着冯氏吼道:“你滚!我们都给我滚出去,我顾家的人,轮不到你们沈家人来数落。”

    顾见云又不是没有听到冯氏刚才那句,要想娶她,就替她收尸。

    她冯氏都铁了心的不要这门亲事了,自己一家人还得送到她跟前让她骂不成?

    蜜丫头好不好,轮得到她冯氏说?她冯氏的为人也好意思出来显摆,当初嫁到沈家的时候,是大着肚子进去的,还当旁人不知道!

    沈耀是中了秀才,可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蜜丫头是高攀,蜜丫头小时候也认过字,样貌身段都有,能上得了厅堂,也能下得了厨房。

    他沈家才是高攀。

    本来沈家不来提这事,他也准备去探个话,不能成就算了,早些退了,互不耽搁,今日倒好冯氏一进门,就冲着一个丫头骂,她还是蜜丫头的亲舅母,她怎么就不懂得害臊。

    冯氏被顾见云一嗓子吼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气得身子都在抖,她沈家的面子今日在顾家算是丢尽了。

    “成,从今往后,咱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冯氏说完,一把抓住沈耀的胳膊就将他往外拖。

    一个糟老头子,牛气什么!

    都穷到没饭吃了,还能干吼,她就等着他顾老头子带着两娃端碗乞讨的那一天。

    沈耀还想说什么,可看到双方已经闹到了这个份上,他只能暂时先回避,走之前一双眼睛还在深深的望着顾蜜。

    “蜜丫头,可受委屈了?”

    顾见云懒得理冯氏,见他们走了之后,才问顾蜜。

    顾长宁也到了屋里,进来的时候,还被冯氏气呼呼的撞了一下胳膊。

    “爷,我没事。”

    顾蜜心头一酸,爷大概就是这个世上唯一心痛自己的人。

    “这怎么有鱼?是沈家拿来的?”顾长宁准备过去和瞻子坐在一起,一过去,就看到了桌上的几尾鱼,鱼鳃还在动,是活的。

    “给他们送回去!”顾见云一听,赶紧对顾长宁说道。

    “不是他们的,是咱们那块石头地换来的。”顾蜜及时的出了声,想起春子临走之前说的那句,心头有些莫名的慌,她不想惹麻烦。

    更不想与当官的打交道。

    “是混世祖拿来的?”顾见云脸色要缓和一些,这会儿在他心里,沈家还不如埋了他地的混世祖。

    起码他能拿的光明正大,就像蜜丫头说的,是他的那块石头地换来的。

    “趁着新鲜,中午咱杀一条,你大伯既然来了,就给他带一条回去,剩下的用盐腌了,挂起来。”旁人越是看不起他,他越是要好好的过着给他们看。

    顾见云今日回来要是没有沈家退亲这一出,他是高兴的,早上到村里打听了一圈,已经租到了一亩地,他准备种一半水稻,再种些花生小菜之类的,按家里目前的情况,他有把握把日子过好。

    以后,谁瞧不起谁,还说不一定。

    顾长宁本想拒绝的,可一看到还在活蹦乱跳的鱼,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儿媳妇怀了娃,平时连吃口肉都稀罕,更别说这么大的一条鱼,一条得吃好几顿呢。

    即便是自己拿一条,爹这里还剩五条,也足够吃了,到时候回去自己再让伍氏送些东西过来就好。

    “那蜜丫头这亲事就黄了?”顾长宁拿了鱼又问了一声顾见云。

    “黄了就黄了,改日再找门好的。”顾见云一脸的不在乎,他就不信就他沈家是个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