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3.第 13 章
    第十三章

    老屋的张氏和沈青梅一直站在门口,盯着这边。

    刚才那么大的阵势,冯氏气冲冲的出来,拉着沈耀就出去了,连到这边打声招呼的心都没有了,看来被气的不轻。

    一连串的好戏,沈青梅看的过瘾,张氏却还在盼,盼着新屋里的人过来求她,都到这时候了,再不来求自己,那顾蜜的这门亲事恐怕就彻底的要黄了。

    张氏左等右等都没见顾蜜出来,倒是顾长宁先出来了。

    顾长宁出来也没有往老屋那边看,手里提了鱼急匆匆的往回赶,生怕鱼死的久了就不新鲜。

    顾长宁一出来,老屋里的两人就被他手上的大鱼闪了眼睛。

    “那混世祖能有这么大方?刚才我看到他院里的管家提了好几条鱼进去,也不知道到底有几条,这都多到送人了。”沈青梅嘀咕了一句,早知道那块石头地这么值钱,当初就不该给。

    顾蜜不是很傲气吗?怎么那石头地给她,她就要了?

    “娘,这鱼怎么着也轮不到大哥家吧,那石头地分了鱼,还没有我们的份了?”沈青梅见张氏不吭声,干脆就挑明了的说。

    “你去要啊!你脸大。”张氏没好气的呛了一句沈青梅,脸色难看的说道:“你别以为我是跟你站在一条战线的,你那些烂心扉的主意,逃不过我的眼睛,要是你肚子能争口气,过两月生个儿子出来,你就有个保身的,生不出来儿子,在长生回来之前,你就到新屋里跪着将瞻子给我抱回来。”

    张氏的话刺到了沈青梅的心坎上,当场脸色就白了,谁都知道张氏生的全都是儿子,那是她的骄傲,自己这一胎要是个女儿,以后的日子她不知道还要受张氏多少气。

    以前张氏还会埋在心里,今日沈青梅做的这些事,她没有去阻止,但不代表她不介意,她都记得,等到长生回来了,她都会一五一十的告诉长生,他这个继妻是有多歹毒。

    顾蜜的亲事是她这个后娘毁了的,不管她什么事。

    老屋里的气氛阴沉沉地,可新屋那边却完全没被退亲的事所影响。

    顾蜜按照顾见云说的,中午就杀了一条鱼,其余的先养在了水池里,等有时间了再杀来腌了。

    煮鱼的时候,顾见云吩咐了,不要放太多菜进去,咱们爷孙三人,今日就吃鱼,吃个够。

    最后顾蜜就只放了半根萝卜条,一锅煮出来,鲜味溢满了整个灶屋,瞻子围在灶台边上,使个劲儿的吞口水。

    “姐,这鱼真大。”

    瞻子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鱼,都煮了半锅。

    “等会儿瞻子多吃点,这鱼我看了刺少,混世祖这回还算有点良心,送来的都是好鱼。”顾见云也站在顾蜜的身后,盯着锅里的鱼,也有些馋了。

    跟了张氏这么多年,就是自己能动的那一会儿,还能偶尔吃上一口肉,自从顾蜜娘死后,他就再也没有沾过荤,别说是荤,连大米张氏都舍不得多给他吃,多半就是红薯土豆,张氏要是哪天抽风生气了,他连红薯土豆都吃不上。

    这一锅鱼,是他这辈子最好的大餐。

    “爷,去把早上吃面条的几个大碗拿来,咱们用大碗吃,今日就吃个够。”顾蜜见鱼煮的差不多了,就将灶孔里的火熄掉,煮烂了怕舀不起来。

    早上的三碗面条用过大碗,就在跟前,顾见云伸手就递了顾蜜。

    三人围在灶屋里,顾见云和顾瞻相互瞧了一眼,脸上都是止不住的兴奋,分家的时候谁能想到还有这种好东西吃,家一分,他们过的可都是好日子,早上吃的是白面擀的面条,中午又是一锅鱼,

    滚水村有几户人家能吃上这些。

    怕是临村的沈家也不见得吧,秀才又怎么样,都说穷秀才穷秀才,钱都拿去读书了,家里能好到哪里去,要是顾蜜嫁过去,还得跟着他们过苦日子,顾见云这么一想,就越发的认为他早上冲着冯氏吼的那一声滚,吼的太应该了。

    顾蜜舀了三大碗,每碗装的满满的,锅里还剩了一少半。

    “瞻子快吃,吃完了锅里还有。”顾见云帮瞻子把碗端到了桌上,抽了三双筷子,回头就见顾蜜将他的那碗帮他端了过来。

    光是闻着香味,顾见云都满足了。

    “这一碗吃下去就能饱了,余下的咱们晚上再吃,一顿吃撑了,胃难受。”顾蜜听到了顾见云的话,回了一句,将锅盖盖在了锅上,也走过去和爷孙两人坐在了一起。

    吃饱了下午她还要出去坡上,去割些猪草,还得去砍柴。

    三只猪仔吃的多,长的就快,等过几天,她再抱一窝小鸡,这样家里以后就能时不时的吃口蛋。

    屋里三人正香香的吃着鱼,鱼的香味就飘到了老屋里。

    老屋里张氏和沈青梅心里都不爽,中午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就是一把米混着几根红薯,在加了玉米面,煮了一锅粗粮。

    菜就是酸菜萝卜。

    平时也吃过这些,原本两人也不觉得难吃,可一闻到了新屋里飘过去的鱼香味,两人顿时觉得碗里的粗粮犹如嚼蜡。

    “吃独食的东西,她煮了鱼,就没有想过往这边端一碗过来?”沈青梅早就想说了,但是没敢开口,是张氏先开口说话的。

    沈青梅心里冷哼了一声,顾蜜是姓顾,你倒是想护着她,可人家也没把你当奶。

    沈青梅性子硬,听到张氏说了,心里高兴但嘴上死撑着没有搭张氏的话,免得到时候又说她心肠歹毒。

    “怎么?这时候嘴巴闭的紧了?憋不死你。”张氏一眼就看出了沈青梅的心思,当下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沈青梅脸色铁青,没想到自己说也是错,不说也是错,心里咒了一句这死老太婆也太难伺候了,嘴上却很柔和,“要不,我过去问问?我无所谓,你是顾蜜的亲奶奶,有了好东西不是应该孝敬您吗?”

    “哼,她要没那个心,能要得来?”张氏神色缓和了一些,谁不稀罕鱼,这年头有点荤东西都是个宝,光是闻到这香味就足够她馋的了。

    虽说心里的坎儿她过不来,但多少她还是希望新屋里的人能念着她。

    “我去看一眼。”沈青梅瞧了张氏的眼色,就知道自己拍对了马屁。

    沈青梅挺着大肚子,扶着后屋的墙,越往新屋的方向走,鱼香味越浓,可到了跟前,才发现新屋后面的门栓上了。

    “哟,这是关起门来煮什么好东西呢!门关的上这味道关不住啊,都飘了半个村,人家还以为是我老屋里偷偷煮了肉。”

    屋里的爷孙三人埋着头吃到一半,就听到了门外沈青梅的声音,顾蜜放下筷子看了一眼顾见云,倘若她们做的不过分,今日这鱼煮的多,锅里剩下的她会分一点过去,可每每想起奶往她头上敲的那一竹响,一点念想都没了。

    那一下,奶是铁了心的想打死自己。

    她是没有念想,但爷要愿意的话,她还是会听爷的。

    “拿个小碗,给她盛点过去,免得吃不清净。”顾见云放下筷子,多半是看在沈青梅大肚子的份上才心慈了一回。

    顾蜜听了顾见云的,拿了一个小碗从锅里舀了满满一碗,打开门,就看到沈青梅手扶着孕肚,剜着眼睛看着自己。

    “今日煮了鱼,拿回去和奶添个菜。”顾蜜尽量让自己的态度平和。

    沈青梅一听,当下也没再矫情,走过去就准备接碗,手还没有伸出去,眼睛从顾蜜的身后往屋里一瞟,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三个大碗,还有桌上的一堆鱼刺。

    再一看顾蜜手里的碗,顿时从眼睛到心口都是痛的,羡慕嫉妒恨冲昏了她的脑子。

    “哟,这是想打发叫花子呢!以为我和娘没有吃过是吧,自己将好的吃完了,剩下的这些烂渣子往我面前送,以为是喂猪喂狗啊?”

    沈青梅尖嗓子一吼,一巴掌就将顾蜜手里的碗打翻,一碗鱼连着碗滚在了后屋的阴沟里,碗当场就碎了。

    顾蜜盯着沟里的碗,眼皮跳了跳,咬紧了牙。

    “你想干什么,想来闹事是吧?早知道你是这德行,我喂猪喂狗都不比给你强。”顾见云看到这阵势,“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冲到了门口,动作太大屁股下的板凳都倒在了地上。

    “遭雷劈的东西,这么好的东西,你竟然给我糟蹋了。”顾见云心口都痛麻了,这么好的一碗鱼,就这么没了,他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还想着他老屋里的人干啥,那两人能是个好东西吗。

    沈青梅当时是一口气提上来,才拍了顾蜜手里的碗,这会儿看到阴沟里那么多的鱼,顿时就慌了,半天也没有说话,心里多少有些后悔,这一碗不少啊。

    “你还杵在这里干甚,给我滚回去!以后别厚着脸皮往我屋里钻,分家的时候没拿你老屋的东西,分完了你也别给脸不要脸的贴上来,怎么着,你嫌这一碗少了?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你这辈子吃过这么多鱼了?简直就是丧尽天良啊。”

    顾见云骂的唾沫星子横飞,心痛的蹲在地上,将破碗捡了起来,鱼是彻底的没法吃了,后屋的阴沟里,一下雨全都是滴下的屋檐水,天气一干也是一团青苔,碗摔在了这里面,东西怎能再吃。

    只有喂猪了,

    还真是和了沈青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