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4.第 14 章
    第十四章

    沈青梅从老屋里回去,张氏就在门口等着她了,刚才那么大的动静,她不想听到都难。

    沈青梅心里虚,怕张氏又要骂她,立马挤了两滴眼泪出来,“这不是埋踏人嘛,自己屋里几个人端着盆吃,给我们就一个小碗,猫都喂不饱还好意思给我们,我就顺手一推,谁知道顾蜜的手不稳,摔在了地上,谁知道她是不是成心的,爹让让我滚......”

    沈青梅刚进去,张氏就气的将门“啪”的一声关上。

    她知道沈青梅说话喜欢添油加醋,但是这话就算是打了一半折扣,也够伤她张氏的心。

    那么大一条鱼煮出来,就用一小碗打发她们,她张氏是没吃过还是怎么的?

    “好好吃你的饭,几条鱼吃完了,看他们还能吃什么。”张氏难得的没有再数落沈青梅。

    顾蜜吃完饭将剩下的四条鱼杀了三条,留了一条准备晚上给三伯母送去,三伯母家里就她和两个孩子,也不容易。

    收拾好了之后,顾蜜灸背上背篓准备去割猪草,顾瞻留在家里看屋,顾见云还是去了租的一亩地里,准备先松松土。

    顾蜜走了后山的那条路,一路见到猪能吃的嫩草,就用镰刀割了放进了身后的背篓里,活了十六年,早就知道哪些草猪喜欢吃,哪些猪不喜欢吃。

    附近的猪草路过的人见一根割一根,也剩下什么,顾蜜要想割好的,就只得再往山上爬。

    路过那天的桐油花林子时,顾蜜下意识的往树上瞧了瞧,这回没有人躲在上面,再往上走,就是一块白芍药地,自从白芍花开了之后,顾蜜每次来后山,都喜欢在这里停留一会儿,这东西没有几个人能种的起,平常人家不会这么浪费地,有地都是拿来种糊口的粮食,种这花成本高不说,太过招眼,到了花期,还没有卖给药铺子,就会被人偷摘。

    再防也有防不胜防的时候。

    她喜欢但也只能看上一眼。

    夏季的良田里大多都灌满了水,有的都已经插了秧苗,顾蜜绕过田坎,去了种着玉米的地里,在太阳下山时,顾蜜的背篓就满了。

    顾蜜穿的是一双布鞋,还是自己纳的针线,布鞋轻便,但最怕水,一路过来顾蜜都是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有水的地方。

    但几个田坎是她回去的必经之路,顾蜜背着满满一背篓的猪草,秀足踩着田坎的干燥处,低着头走的很小心,突然跟前就多出了一双黑色的筒靴,筒靴紧紧的包裹着来人的小腿,大小刚好合适,顾蜜诧异的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白皙英俊的脸。

    脸色还带了几分放荡不羁。

    她见过,那日藏在油桐花树上的人。

    顾蜜往后退了两步,本想给他让路,但一看,少年的身后就是十字路口,自己没必要让,反而是对方挡了她的道。

    “借过。”顾蜜开口轻声说了一句。

    “我们又见面了。”魏铭没有理她,不但没有让,还将自己的半个身子倾下,故意将脸往顾蜜的眼睛下面凑。

    他是故意来堵路的,怎么可能让。

    一股夹杂着淡淡花香的男人气息,猛的钻进了顾蜜的鼻子,顾蜜又往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僵。

    她没想到还会见到他。

    跟前的魏铭一身云水蓝,袖口利索的挽到了手弯,衣袍的长度刚好到膝盖,弯下腰时,腰间的一块玉佩跟着摇晃。

    顾蜜想不出他到底是哪家的公子爷,滚水村不可能有如此财大气粗的人。

    “你叫......顾蜜对不对?”魏铭见她不说话,完全没有尴尬的意思,脚步又往前移了一步,依旧是翩翩少年,风流郎。

    顾蜜重新抬起眼眸,冷冷的看着他,神色有些戒备,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是眼下他的动作明显的逾越了。

    “顾姑娘可喜欢吃鱼?喜欢的话,以后我差人每日给你送。”魏铭眉目轻佻,眼睛直勾勾的瞧着顾蜜,他发现如此近距离的一看,她的美似乎能将他陷进去。

    魏铭心头跳了跳,很自然的收回目光,却又没有丝毫要移开脚步的意思。

    顾蜜一听到他提起鱼,一双冷眸微微一转,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她实在难以将跟前的翩翩少年郎与爷口中的混世祖联想在一起。

    不过,再一想跟前人眼下的行为,顾蜜心里就肯定了几分。

    “多谢公子,石头地我顾家不会卖。”顾蜜硬生生的说道。

    “顾姑娘放心,我不会要你的石头地。”魏铭后退一步,靴尖点地,双手怀抱胸前,及时的保证。

    “那就多谢公子了。”顾蜜将背篓往上搂了搂,说完就试着向前移了移,“请公子让一让。”

    顾蜜移了脚步,魏铭却依然没有动。

    “我要是不让呢?”魏铭老赖的本性暴露无遗,说不让,他丝毫就不动,他想看看她会怎么办。

    顾蜜微怒的瞪着他,想着皮囊也是好看的,怎就生了一颗歪心,难怪村里人给他起了那么个名字,才来了几日,个个谈起他,都是避而远之,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连撞了两回。

    “你为什么不让。”顾蜜耐着性子说道,“这里只有一条路。”

    “我可以背你过去。”魏铭用手摸了一下下颚,声音低沉透着暧昧,眼神里也是一片火热,热辣辣的盯着顾蜜的眼睛。

    好像她的眼里有一汪春,乍的一看似有迷雾缭绕,可看的清楚了,却是清澈见底,晶莹透亮。

    顾蜜的脸上陡然生起了红霞,转瞬就是一张怒容。

    两人站着的田坎两边都是水田,里面已经住满了齐小腿的水,顾蜜冷目瞪了一下魏铭,见他依然没有要让开点意思,突然转了个方向,布鞋踩进了旁边的水田里,连裙摆都沾湿一大块。

    “你上来,我让你就是了。”魏铭没想到她会跳进水田里,顿时慌了神。

    这脾气倒是个倔的。

    “滚开!”

    冷冰冰的两个字衬着顾蜜冷冰冰的脸,魏铭的手伸出去就不动了,站在田坎上呆愣着,忘记了说话。

    这是他日常最喜欢骂的话。

    今日头一回被人用在身上。

    魏铭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受,错愕,激动,兴奋……大概都有,总之就是久违了的受虐感。

    等他反应过来追上去,只看到了底下瘦肉的背影在田间穿梭。

    背篓太大,显得她的身影更加瘦小。

    “混蛋!”魏铭骂了一声自己,心情就开始急躁,他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顾蜜回去,一屋子踩的都是泥水,顾瞻惊讶的看着她,担忧的问了一句:“姐姐,这是怎么了?”

    “田坎上窜出来了一个王八,吓了一跳,不小心踩水田里了。”顾蜜随便回答了顾瞻一句,将猪草放在了猪圈旁边,从屋后的水沟里打了盆水就上了二楼。

    “姐姐,听说王八很值钱,下次看到了,咱们抓回来卖。”顾瞻眼睛亮亮的,冲着顾蜜的背影说了一句,他记得爹去年在家的时候,下过河里的水潭抓过一只王八,回来就当成宝贝一下的养着,听奶说卖了不少钱。

    顾蜜没有回答他。

    田坎上的王八,谁敢抓……

    顾蜜收拾好了下来,顾见云才刚回来,大伯母伍氏也下来了,拿了一小袋花生,又捡了半篓土豆提上,算是回报顾蜜中午的那条鱼。

    “屋里半年都没个荤腥子,今日多亏了那条鱼,你那嫂子一人就喝了两碗汤,说是娃在她肚子里高兴的翻了个跟头。”伍氏笑的嘴都合不拢,儿媳妇肚子动的时候,她都看到了小孙子的脚。

    顾蜜将伍氏手里提的东西接了下来,“大伯母以后就别拿东西下来了,家里那么多人要吃饭,今日那条鱼给你们也是应该的,我们拿的多。”

    “那里应该了?拿的多那也是你们的,我屋里再缺嘴,这点东西还是省的下来,你们不嫌弃就好。”伍氏自来聪明,早就看出来了这次分家,其中怕是有些名堂,她拿的这些东西估计新屋里也不会稀罕,可就算不稀罕,她也得送,拿了别人东西,哪有不还人情的道理。

    “怎会嫌弃,这次多亏了大伯母和三伯母提来的两筐箩卜,今儿中午才能吃顿萝卜炖鱼。”顾蜜见天色晚上,爷也回来了,赶紧去灶屋里生了火,晚上这顿好办,锅里剩的鱼热一下就可以吃。

    “我听说沈青梅中午把一碗鱼给摔了?”伍氏想起来了这事,底下屋里那么大的声音她上面怎么可能听不到。

    一碗鱼啊,多可惜。

    顾蜜那给他们的那条鱼,才煮了一小半,都舍不得多煮,留下的大半条腌了盐准备慢慢吃的。

    那沈氏也忒不知好歹。

    “哼!这事别提了,一提我这心里就难受,糟蹋粮食她就不怕遭雷劈。”顾见云洗了手从外面进来,听到伍氏的话,立马接了过去。

    “以后,你们还在自个儿留着吧。”伍氏说完又想起来什么。“你们要是有多的就给老三家里送碗过去,你三伯父不再家,家里有两个娃正是年轻力壮食量大的时候,给他们,他们铁定会稀罕。”

    伍氏本来也想从自己的那条鱼里分一点出去,可分少了拿不出手,分多了自己舍不得,最后也就算了,听到下面老屋在吵架才知道沈青梅摔了一碗鱼,就想着横竖给了沈青梅也是浪费,还不如给老三家里送一口。

    “大伯母放心,我早就备好了,过会儿等天色黑了,就拿过去给三伯母,要送就送一条过去,哪能用碗装剩下的。”顾蜜起身笑了笑,心里是感激大伯母的。

    她也欣赏大伯母的做人,先保了自己,多余了也不会吝啬,该给谁的就给谁。

    这世事可不就是这么个理吗,凡事得先顾好自己,过好了,才有功夫去拉一把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