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7.第 17 章
    第十七章

    自从张氏知道顾蜜往大儿子,三媳妇家里各送了一条鱼之后,沈青梅在她耳跟前一吹,她就越来越觉得,顾蜜和顾见云是故意针对她的。

    臊她没有吃过大鱼,沈青梅那碗摔的应该,当时换做她,她也会摔,谁稀罕他们的。

    他新屋里就是再蹦跶,沈家的那门亲事也黄了,离了沈家,这附近的村子里还能有几个秀才?

    除了沈耀,她顾蜜嫁谁都是委曲求全。

    张氏和顾见云这辈子吵的架不计其数,他们一旦骂起来,就会扯到几十年前,恨不得将这辈子的账全部都算清。

    听的多了,邻里的人耳朵长了茧,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稀奇的,只会说一句,顾家的俩老的又吵上了。

    “奶这性子也太横了。”三媳妇家里的顾瑶听到了这边的吵架声,忍不住对娘和姐姐埋冤了一句。

    “依我看,这家分的挺好的,要是蜜丫头继续被你奶和沈青梅抓在手里,日子得多难熬,沈家秀才有什么好的?你们以后看人,可别只看表面,家里有什么人,是个什么性格,可都得看仔细了,那沈耀虽然能读书,可性子就是个软性子,什么都听他娘的,谁要嫁给她,就得受冯氏一辈子的气。”

    罗氏说完,顾燕和顾瑶都点了点头。

    “那蜜妹妹的亲事该怎么办?”顾燕有些担心。

    “分了家,蜜丫头跟着的是你爷,你奶就是想管,手也伸不过来,你爷疼蜜丫头,亲事肯定会先问蜜丫头的意思,你就不用操心了。”

    天色渐黑,到了吃饭的时候,张氏才安静了下来,顾见云从外面进来就说道:“蜜丫头早些寻一门好亲嫁了吧,这屋里真是耳根子没得清净。”

    “我还想在家里呆两年,瞻子还小。”顾蜜小声的说道。

    她其实不着急成亲,村里到了二十才嫁人的姑娘也有,她才十六,还有几年呢。

    然而这几年里足够她挖出石头地里的宝藏,带着弟弟和爷离开这里,去皇城买座院子。

    听到顾蜜说到瞻子,顾见云心里就愁了,蜜丫头一嫁人,这家里就只有自己了,到时候瞻子怎么办,自己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只能等到顾长生回来,给他商量一下瞻子的事。

    倘若这屋里有一天只剩下瞻子一人了,他顾长生得管。

    **

    顾蜜家里来了邻村的媒婆一事,很快就传了出去,本村对顾蜜有意向的人家,心里就着急了,自己村里的人怎么就让别人先登了门,不过也没着急两天,就听说隔壁村过来的那条路被堵死了,这下正和了他们的意。

    山崖滑了坡,将唯一过来滚水村的那条路给堵死了,没人去关心怎么滑坡的,只以为是前日里的几场雨水造成的。

    春子带着一众人在滑坡的地方看了看,满意的扛着铁铲准备回去邀功。

    公子爷说要断了隔壁村的后路,他才带人劈了半边山崖。

    顾姑娘前脚与沈家退了婚,后脚就糟了人家的惦记,幸好自己长了个心眼儿将公子爷的心思摸透了,才特别留意底下顾家的事情。

    隔壁村的媒婆子一走,他就立马告诉了公子爷,有人要打顾姑娘的主意。

    当日县令老爷正在院子里坐着,魏铭脱不开身,只对他说了一句,让他先去断了隔壁村的后路,春子一想,断后路还有什么能比挖路更直接的,当下偷偷的带了几个人,就将原本松松垮垮的山崖一挖,轰隆隆的几声,两边村里的人都听到了。

    春子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县令爷急匆匆的对魏铭交代了几句,大概就是说的好好的呆着,不要惹事什么的,说完立马就下了山,路跨了,他这个当县令的得去解决。

    “这真的是背了时,怎么好端端的路就跨了。”县令走的时候脸色很难看,春子心虚的往后退了退,背心出了一身冷汗。

    春子是前几年县令亲自派给魏铭的,主要是想让他保护魏铭的安危,念他年纪大心思沉稳,关键时候能劝住魏铭别去闯祸。

    谁知道几年过去,春子不知不觉已经被魏铭带歪,不但没有起到悬崖勒马的作用,还成了魏铭胡作非为的第一帮手。

    他能不汗颜吗。

    “你干的?”

    魏铭看到春子的脸色,就明白了个大概。

    “公子爷,这事可不能让老爷知道……”春子慌的很,但让他在选择得罪县令和得罪魏铭之间选,他还是宁愿得罪县令。

    公子爷折磨人的手段他怕。

    “行,你想个法子将屋里那位大小姐请下山,我就替你保密。”魏铭亲热的拍了一下春子的胳膊,一张脸笑的天真无邪。

    春子心肝两颤,谁能想得到就是这么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却偏偏不是个省心的。

    什么替他保密,分明就是他说了断后路。

    “你不是让四小姐过来替你做鞋子的么?怎么又要赶她走了?”春子不明白的问了一句,四小姐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名义上是魏铭的妹妹,事实上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四小姐自来喜欢跟着魏铭,什么都听他的,为此县令夫人还发过几次火,说要魏铭离她远点,别带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这次魏铭让她帮忙过来帮忙做鞋,还是她偷偷跟着县令一块儿上来的。

    春子一时想不通,县令走的时候,也没有说让四小姐跟着一块儿回去,怎么公子爷自己请来的又要自己赶回去?

    “鞋子都做好了,不下山她留在这里干嘛?”魏铭说的理所当然,半点没有过河拆桥的愧疚感,“把工钱付给她。”

    春子的眉头挤在了一块儿,没说话。

    “这几日你们找个地方去学一下插秧,到时候用得上。”魏铭留下这么一句话,屁股一拍又走人了。

    “这是又要献殷勤吧。”春子冲着魏铭的背影,嘀咕了一句,要想给人家姑娘献殷勤,就自个儿上呗,有本事就别拉上他们。

    春子也就只是这么一想,哪敢怠慢,当下就回去找了另外两个跟班商量该怎么对屋里的那位四小姐说。

    四小姐和五小姐是一对双胞胎,模样生的像娘,不出众,好在也清秀,春子呆在知县府久了,自然也瞧出来了其中的关系,四小姐明显是对公子爷动了心思,每每看魏铭的眼神都是生了光的,只是公子爷的眼睛长在了头上,根本就看不见四小姐。

    人家喜欢的是长的像顾姑娘那样清新脱俗的大美人儿,来到村里的第一天就瞧上来,一门心思的往上贴,就是不知道还能保持多久的新鲜劲儿。

    春子去想办法赶屋里的四小姐,魏铭就直接去了顾家后面的后山上,准备守株待兔。

    观察了一段时间,他发现顾蜜出现在后山的机率很大。

    那一日他还看到她在种白芍花的地方停留了一阵,她要是喜欢,整片他都可以送给她。

    魏铭选了一个枝叶茂密的松树藏在了里面,枕着手臂悠闲的眯着眼。

    夏日的日头透过青松照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斑点点光晕,尖晶玉红的劲装衬的他的肤色更是白皙,触眼就能看出是一位干净利落,英俊潇洒的绝色少年。

    眼睑遮住了他眼里的痞性,全身便有一股无形的贵族气质,让人不敢靠近,也更不忍心去打扰的美感。

    魏铭在青松的枝丫上睡了半日,听着懒蝉的鸣叫,正是昏昏欲睡之时,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个声音,“表妹。”

    魏铭侧过头,透过松树枝丫就看到了下面的人影。

    顾蜜,和沈耀。

    魏铭眉头拧起,眼睛眯成了缝,心里将春子猛踹了几脚,路不是堵死了么,那沈耀是怎么过来的。

    虽没有见过沈耀本人,但见过画像,在拼凑出沈耀的那封信,知道顾蜜有了未婚夫之后,他就让人弄来了沈耀的画像,认得清清楚楚。

    魏铭翻身坐了起来,虫鸣声中断了片刻,树枝微微的摇晃。

    看到来人是沈耀,顾蜜也很意外。

    “你来干什么?”顾蜜背着背篓,浅蓝色的碎花裙,上衣是一件月白色的麻布衣裳,乌黑的秀发垂下在发尾的地方系了一条蓝色的头巾,

    秀美的容颜,唇红齿白,让人一看就挪不开眼睛。

    沈耀的眼睛早已经挪不开了,黏在顾蜜的脸上,眼里一片深情,“我来看你。”

    山路是滑坡了,但也是在他过来之后才滑坡的,当日沈家和顾家闹了不愉快,他回去之后心里一直不安,再听到村里的章姨竟然去了表妹家说亲之后,顿时一刻都坐不住了,趁着冯氏不在的时候,就偷偷的跑了过来,想问问表妹到底是如何打算的。

    如果表妹还是喜欢自己,那他就与表妹好好商量,怎么才能让他娘同意他们的亲事,只要娘同意了,表妹嫁给了他,将来他相信以娘对他的宠爱,一定不会为难她的。

    况且祖父也很喜欢表妹,嫁给自己对表妹来说,也再好不过。

    他如今好歹还是个秀才,这几个村里的秀才就数他最年轻,而且他认为自己不会当一辈子的秀才,还会成为举人,进京封官也说不定。

    表妹跟了自己,铁定会享福。

    “你我亲事已退,表哥今后行事请注意一些,别落人口舌。”顾蜜很好奇他是怎么过来的,当时舅母被爷指着鼻子骂她滚,以舅母的脾气是不可能允许她宝贝儿子来滚水村。

    他来,应该是偷偷过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