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19.第 19 章
    第十九章

    “屋里坐吧,山崖滑坡,这下你想回也回不去了,就安心的在这里住几日,等到县上的官差通了路,你再回去。”沈青梅看不得他这副德行,好像天底下就顾蜜这么一个女人了一样。

    沈青梅强硬的将沈耀请进了屋里之后,将他的东西都提到了之前顾蜜住的屋子里。

    对沈耀,沈青梅就能当作亲侄子看,沈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能读书的,将来有出息了,自己姓沈也会跟着沾光。

    不像顾蜜,她姓顾,还生的让人讨厌。

    没有嫁到沈家,她只是顾蜜的二姨时,还能笑着给顾蜜和顾瞻一两颗糖,可一嫁过来,当后娘的日子久了,近的臭远的香,在她心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生的侄子,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顾蜜顾瞻强。

    “这村里可有什么外来的贵人?”沈耀问不了顾蜜,就问了沈青梅。

    沈青梅不明白他问的是谁,沈耀又补充了一句,“作风倒是挺嚣张。”

    “你莫怕问的是知县府上的那位混世祖吧?怎么今儿遇上了?以后见到他你离远一点,别去招惹他,那混世魔王做事一向都是心狠手辣,你是秀才,是个读书人,千万不能与他起纠纷。”

    沈青梅的话,就像是冬天里的一瓢凉水,又一次将沈耀浇了个透心凉。

    他突然就想起了母亲与表妹发生矛盾的当日,新屋里有个送鱼的人进来过,说他是知县府公子爷的人,当时他没有多想,如今再一回忆,便觉得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表妹怕是早就与那位公子爷认识了吧。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日,沈耀时不时的站在后屋门前,瞅着新屋里的顾蜜,表妹若真的被公子爷瞧上了,自己又拿什么去和他比......

    硬是一拼,他也舍不得拿他自己的仕途去拼啊,这事情到头来还是得看表妹,若她与顾家老爷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公子爷总不能强娶。

    沈耀来来回回的想了几遍,最终还是坚定了初来时的决心,等表妹气消了,他们就能重归于好,公子爷再嚣张,也不能强娶表妹。

    顾家的长辈这里也好办,对姑姑说说好话,让她去给顾老爷子说,这门亲事定能再成。

    夜幕降临前,沈青梅就将沈耀叫了出去,说该吃饭了,张氏也在家,但脸色不是很好,沈耀是沈青梅的亲戚,又不是她的亲戚,平白的多了一张嘴,她心里能高兴吗。

    好在沈耀是个读书人,态度谦虚,张氏脸色再差,他也是笑脸相迎,这番到了晚上,张氏居然也能与他攀谈上几句。

    聊的久了张氏心里又想起了顾蜜的那张冷脸,可惜了,这沈耀无论是谈吐还是容貌都是难寻的好人怕是她顾家真的没有那个福分。

    顾蜜那死丫头,怎么配得上人家?没那个命就早早的嫁了吧,离了这秀才,嫁谁不是一样。

    **

    夜里沈耀躺在床上正寻着顾蜜曾经留在屋子里的痕迹,顾蜜的那扇窗前,又被魏铭光顾了一回,自从上次魏铭来过之后,顾蜜的窗户就一直紧闭,从未打开过。

    窗户关上了,里面的灯光却是关不住。

    顾蜜正在屋里数着剩余的铜钱,当初的三十多吊钱,如今家里的开支一用,只剩余了一半,石头地里的东西还是得早些挖出来。

    “咚咚”的敲窗声响起,顾蜜的思路被打断,吓得赶紧将铜钱藏在了床底下。

    “是我,快开窗。”魏铭脚踩着屋顶的瓦片,这回干脆坐在了窗沿上。

    顾蜜听到声音,神色一紧,眸子里又燃起了怒气,哪有人这般三番两次的不要脸。

    “你开不开?不开我就撞了。”外面的声音透过窗户清晰的传了进来。

    “啪!”的一声,魏铭靠在窗户上的身子差点就直接滚了进去。

    “你又想干什么?”顾蜜没有好脸色,愤怒的盯着他。

    “近水楼台先得月,沈秀才都住进你家了,我再不来爬窗户,岂不是被他占了便宜?”魏铭依旧是白日里的一身红衣,半条腿挂在窗户上,半颗头伸进了顾蜜的屋里。

    “你到底想怎么样?”顾蜜站在他跟前,不明白他为何非要缠着自己。

    顾蜜问完,魏铭却是一脸错愕,“难不成我做的还不够明显?”

    “耍流氓倒是很明显。”顾蜜怒气还没有消,胆子就大了些,他好歹也算是知县府的公子爷,怎么尽做这种爬墙耍懒的事情。

    魏铭看了她一会儿,既没有恼也没有说话,沉思了一会儿才说道,“看来还是我做的不够明显。”

    说完就如上回一样,直接跳了下去。

    顾蜜一愣,心提的高高的,生怕他这一番来回惊动了屋里的人。

    隔日一早起来,顾蜜就让瞻子和他一起帮忙,爬到了柿子树上,将伸到她窗前的几根枝丫用砍刀全斩了。

    顾见云见她一大早起来就忙乎砍柿子树,问了一句,“怎么想起砍树枝了?”

    “房里光线不好,砍了枝丫还能透口气。”顾蜜从树上下来,额头上热出了微微细汗。

    “收拾完了就赶紧准备饭菜,今日咱们屋里插秧,估计中午有十来个人回来吃饭。”顾见云从早上起来,情绪就很高涨,今日是他们家里插秧苗的日子,一会儿肯定会很热闹。

    “爷放心,到点了我就让瞻子去叫你们回来吃饭。”顾蜜用手帕试了试额头上的汗珠,满意的看着后屋那根光秃秃的树干,回头冲着顾见云笑着说道。

    饭菜她都想好了,等会儿她就去村里卖豆腐的人家里买几块豆腐,合着上次腌好的鱼一块儿炖。再去割一斤膘肥点的肉回来,混着萝卜炖,加上一盘炸花生,几盘小菜,差不多也就够了。

    “姐,我也想跟着爷去。”瞻子抬头期待的看着顾蜜,小孩子都喜欢热闹,哪里人多就想往哪里钻。

    顾瞻脚上的伤过了半个多月已经长出来了嫩肉,旧疤也掉的差不多了,顾蜜不忍心扫了他的兴致,便点了点头,“去吧,就在田坎上玩,别下田里去,记得快吃饭的时候回来多跑一趟。”

    “好。”瞻子高兴的跳了两下,牵着顾见云的手就要往田里走。

    两人一出去就看到了候在门口的沈耀,一早沈耀听沈青梅说今日顾蜜他们插秧,心思就飘了,进屋收拾了一番,将裤腿扎的紧紧实实,便等在了新屋的门口,任凭沈青梅怎么劝都不听。

    “你还在这里干什么?”顾见云对沈耀的态度依旧不客气,这辈子他都不想再与沈家的人有什么瓜葛。

    “听说爷家里今日插秧,我去给爷搭把手。”沈耀站在屋前,对着顾见云谦虚的笑了笑。

    “你别折煞我老爷子了,你可是秀才,十指不沾阳春水,我顾家哪里能请得起你。”顾见云完全不买沈耀的账,想起冯氏对顾蜜的态度,顾见云就一肚子的火。

    “我……”

    沈耀再好的心理素质,被这么一说,心里多少还是有了膈应。

    “哪里凉快你到哪里呆去,别再来烦着我们家蜜儿,你沈家不稀罕咱们,咱们也不稀罕你沈家。”顾见云甩下这句话就带着顾瞻出去了。

    沈耀嘴角动了动,异常的尴尬,站在这里之前,他原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就算顾家老爷子再生气自己也会跟着过去,可真的听到顾老爷子说了这些难听的话之后,他却觉得脚步如千斤重,迈不动了。

    “还站着干啥呢!等着人家再去臊你一顿吗?赶紧进来。”沈青梅插着腰站在老屋门前,脸色很难看。

    要不是怕张氏又怪她骂了顾家的子孙,她都想冲到新屋里去吼两声,就她顾蜜是个香饽饽?秀才都不稀罕,她还稀罕啥。

    张氏不关心这个,她关心的是今日新屋里插秧,能拿什么东西出来办招待。

    顾见云的私房钱,再怎么藏,先头买了猪,后面又租了地,不可能还有的剩,年轻的时候顾见云的工钱有多少,张氏都清楚的很,能藏那些钱估计顾见云都是省了又省才存下来的,不可能还有的多。

    张氏盯着顾蜜一早上,结果见她先是去买了豆腐,后来又提了两斤肉回来,顿时一把火气烧在心口上,弄的她坐立不安。

    顾见云到底哪儿来的钱?

    她跟着顾见云过了大半辈子,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吃的什么,分了家吃的又是什么?张氏闷着这口气实在忍不住了,就跑到后屋里,想问问顾蜜到底是哪里来的钱肉吃。

    张氏从后门进去,前门顾燕就过来了,还没有进屋就叫了顾蜜一声,”蜜儿妹妹,你出来一下。”

    顾蜜将肉洗好了还没有开始切,听到了顾燕的声音,丢下手里的菜刀急忙的走了出去。

    “蜜儿妹妹,你家田坎上出事了。”

    顾燕说的很小声,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

    从后门进去的张氏没有听清顾燕说了什么,只看到屋里案板上的两斤肉,肥瘦相见,一看就是好肉,张氏一双眼睛盯的通红,想想她跟着顾见云有多久没有吃肉了?

    她都记不清了。

    她是奶,奶屋里都没有吃肉,凭什么孙女就能吃上,还要办招待给别人吃?张氏越想越觉得不是滋味,当下提起了案板上的两斤肉就回了老屋里。

    这是她应该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