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25.第 25 章
    第二十五章

    顾蜜就让她骂, 没有理她, 横竖馋的不是自己,这些年骂的那些她听习惯了, 她该干啥还是干啥。

    顾蜜揉了白面煮了三碗面条, 剁了肉末用煎好的猪油炒了一大碗, 放进面条去, 光是闻闻就能馋死人。

    “爷,这些肉值多少钱?咱不能白吃了人家的,到时候把银子还上。”顾蜜早就想好了, 以魏铭的性子, 把肉还回去不太可能,可自己也不能白拿了人家的,就当是买了。

    她不喜欢欠人情,虽然好像已经欠了他很多。

    最让她心底不安的就是昨夜的那碗粥。

    “恐怕没那么容易。”顾见云喝了碗里最后的一滴汤水, 擦了擦嘴,听蜜丫头说起来这话, 他正好也想问问, 对魏铭,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昨日你发热,是魏公子请来的大夫, 爷看得出来,他是什么心思, 之所以一直没表态, 就是想问问你的想法, 虽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你娘已经不在了,你爹…….也没管过你,如今跟了我,我也舍不得你去受苦,你性子稳,自来我相信你看人的眼光。”

    顾见云说完,也没有急着让顾蜜给他答复,“你好好想想,爷认为魏公子所说表面上看着吊儿郎当的,可论人品,沈耀不及他。”

    顾蜜眼眸动了动,脑子里突然就冒出了昨夜魏铭拿勺熬粥的模样。

    “爷,我还小,如今谈这些尚早,再说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把金银存了,这么多一直放子屋子里我不放心,奶也说了,顾家容不得我……”顾蜜的心起初不在这个家里,如今有了银子,也就不在这个村里了,她要出去见世面,吃好的穿好的,买铺子买良田,这辈子定要过上人上人的日子。

    别人瞧不起她没关系,自己不能瞧不起自己。

    她一双手能务农,相信有一天也能拿来赚钱。

    “你奶她敢,顾家的人怎样,还轮不到她说话。”顾见云听出了顾蜜话里的心酸,赶紧安慰她,张氏再横,那他也是顾家家主,要较真了闹起来,张氏还是会惧他几分。

    “爷,孙女今日求您一件事。”

    顾蜜突然就跪在了顾见云的跟前。

    “你这是怎么了?有话你起来说,风寒都没有好利索,这地上又冰。”顾见云疑惑蜜丫头怎的就跪上了。

    “爷,无论如何,都要让瞻子跟着我,我保证,不管将来我嫁不嫁人,嫁给谁,都绝不会丢下瞻子。”顾蜜没有听顾见云的话,继续跪着,爹马上就要回来了,瞻子不能再回老屋里。

    她走,瞻子也得走,爷孙三人,一个都不能少。

    “你起来吧丫头,你娘当年生下瞻子,撒手人寰倒是落得个清静,留下的那些苦可全都移在了你身上啊。瞻子从生下来就是那你带大的,爷知道你们姐弟两情深,谁也离不开谁,就算是顾长生到时候回来了,爷也绝不会让瞻子再回了沈青梅跟前,后娘就是后娘,隔了一个肚皮的,怎么可能当亲生的疼,以前她没生自己的娃,对瞻子都是各种打骂,更别说如今,她又生了一个男娃。”

    “爷的眼不瞎,不会让瞻子回老屋的。”他早就打算好了,等顾蜜去了龙城,将瞻子都安顿好之后,他还是会回到滚水村,人老了得讲究落叶归根。

    但是在这之前,他能为这两个娃做的,都会尽力去做,没爹没娘痛的娃,他看着心疼啊。

    “多谢爷。”顾蜜听了爷的话,也就立马起了身,有爷这些话她就放心了。

    这辈子她一定得护住瞻子,自己已经苦了那么些年,她不想这些苦再让瞻子体会。

    “爷,这些肉既然咱们拿银子买,就分一些给大伯和三伯家,羊肉咱留着,过两日就是爷六十五的寿辰,到时候把亲戚叫过来,大伙儿一起炖了吃。”

    顾蜜压根儿就忘记了魏铭说的要来蹭饭。

    “那就把魏公子的份也算上,万一他要不接这银子,咱总不能先吃了人家的东西。”顾蜜想不起来,顾见云记得,别说过两日,怕是过会儿一到午饭的点,人就要来了。

    “听爷的。”

    顾蜜也没反对。

    就算魏公子对自己有好感,看上的也是自己的一张皮孃,他与她终究路不同。

    他是富贵公子,偶尔的一些痛苦经历也只能称为天将降大任之前,而自己土生土长的百姓,两个人即便是生活在一起了,也想不到一块儿。

    她帮不上他的仕途,他也进不了自己的心坎,一辈子的事,总不能图了一时的新鲜劲儿,凑合一辈子。

    是以,只要魏公子过了眼下的一时新鲜,总会想通的。

    饭后顾蜜就开始分猪肉,大伯和三伯家分的都很均匀,估摸着每家也能有个四五斤重,放在平时谁家里一下能吃到这么多肉。

    肉给大伯送过去的时候,伍氏吓的还有些不敢接,“蜜丫头,这可是好东西,你怎么能一下给我们这么多。”

    “昨儿个你们也知道,屋里得了半边猪肉,天气热那么多也不好放,不多给你们,坏了也是糟蹋了,大伯母拿着好好炖一锅,嫂子马上就要生了,总得补一补。”顾蜜说完就将肉给大伯母丢在了案板上,转身就打算走了,生怕大伯母又要给自己个什么作为回礼。

    如今她不缺,什么都不缺。

    “蜜丫头,你等等。”顾蜜才走了两步,伍氏还是将她叫住了,“那肉我听说是魏公子给的,你就这么送出来,合适吗?”

    伍氏是想问,是不是她答应了魏公子什么,但是她也不好明着问,再怎么也还没有听说知县府的人来提亲,怕问出来顾蜜尴尬。

    “大伯母就不用操心了,我和爷商量了,就当是买了,以后魏公子要来吃饭,想吃肉,咱再给他割新鲜的。”顾蜜答了一句,趁着大伯母呆愣出神的功夫下了几步石梯子,顺着田坎就往回走了。

    伍氏缓了很久才缓过来,恍恍惚惚的进了屋,看到顾长宁从坡上回来正在后屋里打水洗手,神情呆木的低喃了一声,“咱爹到底有多少钱......”

    半边猪,一头羊啊。

    顾长宁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眉头皱了皱也没有搭腔,爹能有什么钱?

    等他洗了手一进了屋,看到案板上放了一大堆肉,也如伍氏当初的反应一样,吓了一跳,“这是哪里来的?”

    “爹买的。”伍氏一开口,就直接冒出了这句,可不就是爹买的么,难不成顾蜜那丫头还有钱买。

    顾长宁睨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爹哪里来的钱,莫不是昨日混世祖送去的那半条猪?”

    “都被爹买了。”伍氏也不是对顾见云有意见,就是心里突然就有一股酸劲儿,说她不羡慕不嫉妒,那是假的,自从分了家,新屋里过的日子,她是看在眼里的,一日比一日好 ,这些肉她们一年到头难得吃上一回,可爹多阔气啊,买了!半边猪肉怎么着都有六七十斤。

    当初分家的时候,分到顾长宁手上的就一两银子,那还是逼着娘从家产里抠出来的,爹是一分都没有。

    如今跟着蜜丫头,怎么一下就有钱了?伍氏想了一会儿,怎么也想不通,再一回想当初爹过的是什么日子,突然就觉得爹不可能有这些钱。

    之前被娘逼迫的时候,总是有了上一顿没下一顿的,倘若他自己有钱总不至于一直藏着捏着,宁愿饿着肚子偏要等着分家?

    既然这样,怎就不早分了?

    “娃他爹,这蜜丫头怕是不简单啊。”伍氏突然脸色就变了,越往深里想,越是觉得顾蜜似乎隐瞒了什么。

    听娘说,分家是她提起出来的,分了家娘一分一毫都没有给她,她既没有哭,也没有闹,更没有去求人讨吃的。

    这份淡定,若是心里没个底的,谁能做的到。

    顾长宁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他是一个粗男人,想的自然没有伍氏那么细,魏铭给了新屋里那么多的肉,不分出来也吃不完,说是说去蹭饭的,谁看不出来就是白送了爹屋里,明白着献殷勤。

    “什么简单不简单的,依我看,知县府过不久多久就要来提亲了,蜜丫头没有娘,沈青梅又是那个德行,到时你是大伯母,得替那丫头好生掂量一下。”

    以知县对魏铭的宠爱,魏铭喜欢上的姑娘,知县铁定不会反对,这门亲事,八成能成。

    **

    两处的肉送完了,家里的半头猪还是有得多,两只猪蹄子顾蜜单独宰了下来,想着中午要是魏铭来了,就给他炖上一只,另外一只留着爷过寿的时候吃。

    顾蜜刚把猪蹄子宰下来,又听到了前门奶和爷的争吵声。

    “小孙子就不是你孙子了?嚎嚎的叫了这么久,你那心是石头做的,不知道心痛?”屋里有罗氏帮忙带孩子,张氏吃了早饭就在前院里逮顾见云,后屋里吵着外面的人听不见,前院里吵邻里们才能知道他顾见云的心有多狠。

    “沈青梅生下来奶水不够,我这屋里拿不出东西给她补,你倒是好啊,一个又一个的银子往外使,如今你孙女有出息了,榜了个知县儿子,那半头猪,一只羊,你就打算一个人吞了?她顾蜜长这么大,是风吹大的,是没吃我家一粒粮食还是怎么着?”

    “今日你要么把东西给我提过来,要么就让顾蜜之前吃了我的东西,全都给我吐出来。”

    顾见云不想和她吵,但心里对那小孙子还是有些怜悯之心,绷着脸就出了院子,打算用自个儿的钱,替沈青梅买两只猪蹄子,给她炖了好下奶,也不至于没奶没日没夜的哭。

    那半条猪肉是公子爷的,不能让张氏打了主意,若是给她一条腿,恐怕照她张氏的德行,会连猪带羊全都拿回去。

    张氏看到顾见云往外走,以为顾见云是想躲,今日是成心了不想放过他,便跟在他身后,吵了一路。

    村里半山腰的那条路上,顾蜜的爹顾长生和三伯顾长安,透过树林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山底下的房子,在外漂泊了半年,孑然一身,其中冷暖自是深有体会,如今看到了自己的家,更是归心似箭。

    身为游子,辛苦了半年,为的就是一张亲人的笑脸。

    走的近了,底下张氏的声音两人都听到了,顾长生的心顿时凉了半截,顾长安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人没再说话,爹娘吵了一辈子,虽说已经习以为常了,可这个时候刚回来就遇上,谁心里会好受。

    等到顾见云到了村头卖猪肉的人户家,顾长生和顾长安两人也到了,张氏起初只顾着细数自己这辈子跟着顾见云吃过的苦,想他听到了心软了就把他藏的那些银子分一些出来,可跟着跟着就看顾见云往卖肉的地方走。

    这回,张氏更是不能回头了,她想看看顾见云到底想干什么,屋里那么多肉,他还想买?他到底是用什么买的?

    张氏一颗心都系在了顾见云的身上,顾见云也是被她叨叨的心烦,自己的两个儿子走到了跟前,两人都没有发现。

    “爹,娘。”

    顾长安先叫了一声。

    顾见云诧异的抬起头,看到跟前背着行李的二人,多少还是露出了喜悦,“都回来了。”

    “回来了又关你什么事?”张氏呛了一句顾见云,两步就走过去,看到自己的两个儿子,想起这段时间受的委屈,眼泪花儿都在眼眶里打转。

    “杀千刀的......”

    “哟!这不是长生,长安吗?今日就回来了?”张氏想骂顾蜜,才刚起了个头,肉铺里的老板听到外面的动静就出来了,一出来就看到顾家一大家子围在自己的摊铺前。

    上次顾家的那位小姑娘来赊了两斤肉的钱,他可一直惦记的,前些日子又听说头上院子里的公子爷送了猪羊过去,想着顾家这回肯定是手头宽松了,再加上顾长生也回来了,当下就打定了主意趁着顾家的人都在,早些把账要回来。

    扯了两句闲话之后,老板似乎再也忍不住了,“前几日你们家的姑娘从我这里割了两斤肉,是赊账的,说她奶嘴里寡,想吃点肉……”

    肉铺老板还没有说完,张氏就气的全身都在抖,抄着手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一脸的不敢置信,“你说谁?”

    “瞧张大娘的记性,前两日不是沈家那位秀才也刚好在您家里吗,邻里们还在夸你大方呢,两斤肉一顿就给炖了,也就只有你张大娘能这么阔气,想招待了秀才,还偏偏护了人家的面子,说是自己馋……”

    张氏听了肉铺老板的话,一口气差点就踹不上来。“杀千刀的东西啊,我这是哪点对不起她了,早知道她一生下来,就直接扔进那水塘子里淹死得了......”

    她就说她怎么那么神气,转身就去割了两斤肉,和着是在给自己上套呢。

    她一个黄毛丫头才多大,谁给她涨的胆子,竟然来算计她这个当奶的。

    张氏这么一骂,当下几人都很尴尬,顾长生看出来了这是自己家里出了什么事,冷着脸取下了身上的行李,硬是拿给了肉铺老板十四钱,才算了事。

    “回去吧。”

    顾长生给了钱,见张氏还在数落,所谓家丑不能外扬,平时娘倒是看的通透,怎么这回就没有顾及了?破开了喉咙的骂,她骂的可是她的亲孙女,也是自己的女儿。

    顾长生心里憋屈的连一声娘的没有叫了。背着行李赶紧从村头往屋里赶,好好的回一趟家,迎接他的就是这场让他丢人现眼的事,心里头顿时烦躁到了极点。

    张氏看到两个儿子都走了,也就跟在后面,没再出声,沉着一张脸,恨不得回去之后立马将顾蜜拖出来,让顾长生好好的打一回,往死里了打。

    顾见云看到这形势,也顾不得买什么猪脚了,转了身跟上几人的脚步。

    一前一后四个人一路上都沉默着谁也不想说话,一回到家,张氏一个大步就冲到新屋跟前,对着里面吼了一声:“死丫头,你给我出来。”

    顾蜜没有出来,出来的是顾瞻,顾瞻站在门槛上,缩着脑袋想把门关上,突然就从张氏的胳膊肘下看到了顾长生,在看到自己的爹回来了,顾瞻的第一反应竟是怯生生的退了两步,退完之后才又怯生生的叫了一声“爹”。

    “嗯。”这番动作自己被顾长生都看进了眼里,心口一痛,一股火气冒了出来,又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娘,我才刚到家,其他的事情过会儿再说也不迟。”

    屋里的罗氏听到外面的声音像是顾长生的,心头一跳,抱着娃喜滋滋的到了前门。

    这一瞧看到真是顾长生回来了之后,立马就问了,“长生回来了啊,你哥有没有与你同路?”

    顾长安在进院子前,就走了岔路先回了自己家,他还不知道老屋里沈青梅生了娃,也不知道自己的女人去给老屋里带娃了。

    “三嫂,三哥也回来了。”

    顾长生的注意力都是罗氏怀里的娃身上。

    自己走的时候,沈青梅肚子里就有怀了娃,这趟回来,他也是算着日子赶回来的,没想到还是晚了。

    “你快洗洗手,青梅给你生了个儿子,这才满了两天呢。”罗氏巴不得将手里的娃交给老屋里的人,他好生回去瞧瞧自己的男人。

    张氏被顾长生那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失了态,顾蜜再可恨,有的是时间收拾,自己的两个儿子刚回来,总不能让他们认为是她胡搅蛮缠,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得先给长生说清楚了,搅事的是他的亲闺女顾蜜。

    “瞧你猴急的样子,耽搁得了你多久,长生才回来,你就让他抱娃,他总得先歇息一下。”张氏不骂顾蜜了,回头看到罗氏一副巴不得回去的模样,心里又来气。

    男人走了半年了,都忍得住,怎么就忍不了这一会儿了?

    这话将罗氏气的咬紧了压根子,同样都是儿子,就他顾长生是人,他家长安就不是了?长安也是刚回来,凭什么自己就该在这屋里给别人带娃,不回去见自己的男人了?

    罗氏抱着娃憋着一股闷气,进屋就放在了沈青梅的跟前,“弟妹,我也只能做到这份上了,当年我屋里的两个闺女都是我和你三哥自己带大的,如今你自己生的,还是你自己带吧,旁人又有什么理由帮你带。”

    没等沈青梅回过神,罗氏转身就出了老屋,如今都已经分了家,娘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顾蜜一个小丫头都能忍,她怎么就不能忍了,她爱骂就让她骂,总之她是不会再去老屋里帮忙带娃。

    这都是什么事!

    张氏替顾长生打水净了手,进屋就听到孩子又哭上了,才知道罗氏居然就回去了,扯着嗓子又骂了几句罗氏,骂着骂着就说人家活该生两丫头,心胸狭隘,哪能生得了儿子。

    顾长生从村口一直到进屋,耳根子就没有清静过,满脑子都是娘的骂声,走之前,娘还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这半年的时间,她就变成了这样。

    “娘,我去抱娃,您就别吵了。”顾长生这是第二回说张氏了,张氏脸色敛了敛,也就闭了嘴。

    顾长生一进去屋里,心里的郁气还没有顺过来,就看到沈青梅在抹泪,“没良心的,你怎么才回来?要是再晚回来几日,我娘俩都要被饿死了。”

    顾长生耐着性子听沈青梅说完,说家里没有人做饭给她吃,娃又吵,从生下来她就没有好好睡过觉。

    “蜜丫头呢?”

    顾长生听她说完,就好奇怎么她一句都没提顾蜜,自己回来了也没有看到顾蜜进屋,瞻子也就只是进门的时候看了一眼。

    那一眼还让他心痛了一下。

    “分家了,躲清静去了。”

    沈青梅抹了一把眼泪,满脸的怨气说道。

    “分家?!”

    “怎么分,跟谁分?”

    顾长生不敢相信的看着沈青梅,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顾蜜是他的女儿,她还能往哪里分?

    没等沈青梅回答,屋外的张氏听到了顾长生的话,添油加醋的将当日顾蜜是怎么吹着她爷一起分的家,之后又是怎么对待自己的,顾见云又是怎么背着自己存了钱,跟着两个娃吃独食,全都告诉了顾长生。

    顾长生听完,满脑子都是乱的,这一回来接二连三的事情,让他一刻都没有安宁过,起初对回家的那股盼望劲儿荡然无存,看着怀里的奶娃,也提不起什么劲。

    他想不明白好好的日子怎么就过成了这样。

    两个娃不懂事,怎么爹也跟着闹?还分家,爹娘有没有合离,这个家是怎么分的?

    “你刚回家,先歇息一会儿,其他的事等晚点再说。”沈青梅看他脸色不对,也知道这事情对他来说,可不简单。

    自己是后娘,可他顾长生是亲爹。

    “顾蜜那丫头性子太倔,当初我也是问了她几遍是不是当真要分,她说的斩钉截铁的,连我们的东西都不稀罕,拿过去的又给我们扔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