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26.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

    “两个娃跟着爹单独立灶怎么过?”顾长生还是觉得可笑, 这怎么可能,离了这个家他们吃什么?

    顾长生刚说完呢,张氏就冷冷的哼了一声, 咬着牙, 差点就急出了眼泪,“怎么过?他们过的可滋润了, 想着法子闹分家,分了家就想吃独食,你爹也不知道藏了多少东西, 自从分了家又是白面, 又是肉,盖了房养了猪, 居然还有钱去租地!他多有能耐啊。”

    “最能耐得就数你那闺女, 她已经瞧不上我顾家,如今一心想攀上知县府,那屋里还摆着知县府公子爷送来的半条猪和一只羊呢,当奶的当爹的都还在屋里活着, 她竟然跟忘记了似得,大块大块的往老大老三家送, 就是心痛我们吃了她的……”

    张氏对顾蜜已经恨到了极点, 这回顾长生回来了,就得让他好好打她一顿, 然后再将顾见云当年藏到那些钱要回来, 没了钱她顾蜜还能兴风作浪?

    公子爷给的那些肉, 她当奶的拿不回来,当爹的总可以吧?

    养了她那些年,也不能白养了,亲事还没有订,虽说这事明摆着是公子爷闹着玩的,可那些肉都是好东西啊,总不能便宜了死丫头一个人。

    自己拿不回来,她就想让顾长生将肉拿回来,等魏铭新鲜劲儿一过,顾蜜什么都落不到好,这屋里也容不得她,到时候她才会知道馍是面做的,姜还是老的辣。

    顾长生回来就在屋里听张氏和沈青梅轮番的轰炸顾蜜,说的有板有眼,顾长生听了心底越来越寒。

    “蜜丫头亲娘死的早,她自来是个懂事的。”顾长生尽管心头有些动摇,但第一反应还是先护着了自己的亲生闺女。

    当年瞻子生下来,也是她带大的。

    听顾长生说这话,张氏愣了一下,脸色就不好看的很,“你不信,你就去那屋里看看,是不是我们要故意编排你闺女。”

    “娘,她是你孙女。”顾长生听不惯她一句一个,你闺女,她也是顾蜜的奶啊。

    “我没有那样的孙女,我哪敢啊,我消受不起,她才是奶。”张氏气的一声吼,这段日子她在顾蜜身上受的气,都能拿箩筐装了,这会儿听到顾长生护着顾蜜,更是生气。

    “你顾长生真要将她接回来,我这个当娘的就另外开灶,这家里有我没她,有她没我。”

    顾长生也没想到娘会这么生气,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就去了新屋。

    “别把话说绝了,东西该拿回来的还是得拿。”顾长生出门前,沈青梅急忙的说了一句,其他的不好说,她就是惦记明面上的那些肉。

    顾长生听了沈青梅的话,脑门心几跳,要不是看她如今刚生了孩子的份上,早就骂她了。

    分家这么大的事她不着急,就惦记着拿东西,那屋里再怎么爹也在,她想拿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又该她拿?

    顾长生从老屋里出来,才终于透了一口气,想想之前回到家里,到处都是干干净净,收拾的井井有条,可这回,地没有扫,灶台更是脏乱不堪,哪里像是家的样子。

    顾长生一出来,新屋这边的瞻子就将小脑袋缩进了门内,猛的跑到了灶屋里 ,对着顾蜜和顾见云说道,“爹爹过来了。”

    顾蜜背对着外面,正在将剩下的猪肉切成条,准备淹了盐做成腊肉,顾瞻说完她也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她想的很通透,爹这回要是硬来她就硬来,要是能好好说,她也能做到心平气和。

    “想你爹爹了?”顾见云看到了顾瞻小脸上的兴奋,忍不住逗了他一句。

    他腿脚走的慢,从肉摊子回来这才刚进屋不久,刚才进来的时候 ,他就发现顾瞻站在门口时不时的望着老屋那边,往日里哪是这个模样,想必心里还是惦记着他爹的。

    瞻子一下冲到顾见云的怀里,脸蛋红了红,虽然心里羞涩,但还是说了声,“想……”

    听到瞻子的话,顾蜜手里的菜刀突然就停了下来,在瞻子的心里,爹爹还是亲爹爹。

    自己经过了前世的人情淡薄,能看的明白,看的通透,却万万不能让瞻子明白,如今瞻子对爹爹的还存着期望,到时候倘若自己真的和爹闹起来,瞻子就会像石磨一般,在自己和爹之间,两片磨心夹着他磨。

    总不能让他死了娘,又“死”了爹。

    顾瞻的那声“想”,刚走进屋里的顾长生也听到了,心口一软,在老屋里受的气竟然就扫了个精光,屋里还有他的两个娃,还有人是真心的挂记他的。

    其实从他一踏进新屋,在老屋那边所受的闷气就已经慢慢的开始平复了,与老屋里的脏乱一对比,这里才是他所期望的家的模样。

    屋里瞧不出半点杂乱,桌子椅子都是擦的干干净净的,这番对比之下,显而易见的就知道之前在一起的时候,家里的活儿都是谁在干。

    “爹。”

    顾长生进屋先叫了顾见云,之后就走到了瞻子跟前,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坐吧,这娃也想你了。”顾见云起身替他让了一个地儿。

    顾长生一坐下便将瞻子搂在了怀里,再抬头去看了一眼灶台边的顾蜜,顾蜜擦了手上的油,对顾长生打了一声招呼,便从碗柜里拿了碗,茶是之前泡好了的,这会儿温度刚好可以入口,顾蜜将一碗热茶捧到顾长生的手里,顾长生才想起自己回来了这半天了,还没有喝过一口茶,一回来先是娘吵,后来又是沈青梅哭。

    根本就没消停过。

    “这些日子辛苦蜜丫头了。”

    顾长生一口气将碗里的茶饮了个光。

    顾蜜接了空碗,又给他倒满了,忙着答了一句,“女儿不苦,爹爹才苦。”

    顾长生喉咙滚动了一下,这话听在他心里,不知怎的就难受。

    “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顿热饭吧。”顾见云叹了一声,刚好也好好和他谈谈分家的事情。

    魏铭拿过来的那些肉,就摆在屋子里,顾长生一过来就看到了,看到了灶坑上面挂着的整只羊,还有顾蜜刚才正在切的半边猪。

    这肉的事情,娘倒没有说假,但他不好先提,这会儿听到自己的爹说起了吃饭,他就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这些肉,真是知县府送来的?”

    顾见云顿了一会儿才开口,“想必你已经听老屋里的人都说了,刚好也省的我再提,这个家在你没有回来之前就已经分了,虽说是我做的主,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带着你的两个娃分了家,可终究也是为了娃着想。”

    顾长生听着,越听眉头越锁的紧,他不赞成分家,娃又不是爹娘都死了,如今他还在,怎么可能分家,“爹,如今我也回来了,您看看分家这是就算了吧,一家人还是要住在一起才像是过日子,分了家感情就淡了。”

    “哼!感情淡了?哪得先有感情才能淡啊,感情都没有从哪里来的淡?娃的娘死的早,你当爹的又是常年在外,你可知道这两个娃过的是什么日子,受的是什么苦?”顾见云突然就来气了,一把将瞻子抱过去,脱了他脚上的草鞋,脚背上新长出来的肉还是绯红的,“你自己瞧瞧,这就是你那婆娘弄出来的,一火钳子夹下去啊,肉都是烧烂完了的,疼的瞻子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他奶还心痛她的几片薄荷叶,你说,我再不带他们单独立灶,是不是等着被她们活活的虐待死?”

    顾长生咬了咬牙,看着瞻子脚上的疤痕,眼里的血丝都生了出来,刚才来之前,沈青梅倒是提前告诉过他,说瞻子顽皮跑到灶屋里玩,她去夹木柴,不小心才夹到的。

    沈青梅说的时候,自己没看到是个什么样子,没有多大的感触,可如今一看,这么大一块疤,哪里是她说的那么轻巧,一小块儿伤很快就好了。

    “她好歹也是瞻子的亲姨!”

    顾长生猛的站起来,就想要回去找沈青梅,让她好好解释解释。

    “行了!我也不是让你去找她吵架的,如今她才刚生了娃,谁能惹得起?我的意思很明白,这俩个娃我带着,不会让他们吃亏,你回老屋里继续过日子,对咱们两边都好。”顾见云呵斥了他一声,这还是头一回在顾长生的面前,发了一顿威风。

    之前隐忍着,那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行,心里多少觉得亏欠了张氏,如今为了两个娃,为了不让那些金银财宝落到老屋里的人手里,他就必须得狠下心来,拿出他一家之主的风范。

    “爹,您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了瞻子和蜜丫头考虑,如今您年纪大了,带着他们怎么过?就这些肉?知县府那样的人家怎么会看上咱们?更何况蜜丫头和沈家还有亲事在身,不能毁了名声!这些肉咱们不能动,给了老大和老三那里的也都得拿回来,全部给人家退回去。”顾长生急了,也没管什么说得什么不说得,自己家里是个什么人家,怎么能指望与知县的人攀上亲家,知县府的那位魏公子爷,他又不是没有听过他的传闻,那就是一个到处沾花惹草又不买账的无赖。

    顾蜜在收拾桌子,一直低着的头这才往顾长生脸上看,至少他此时还是在关心自己的。

    “退什么退?还能退的回去吗?都送给老大老三家吃了,难不成让他们吐出来?”顾见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张氏就从门口冲了进来。

    顾长生一过来新屋,张氏心里就七上八下的,生怕爷孙三人编排了她的坏话,顾长生前脚走她后脚就跟了过去,在新屋的门前已经站了好一会儿,刚才里面说的那些话她一直强忍的,就是想听听他们人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结果一听到说要退肉,心肝子都被戳痛了一般,再也没有忍住直接就冲了进去。

    这些肉她都还没有吃成,怎么可能就这么退回去,“沈家秀才你家闺女瞧不上,前脚沈家的过来,后脚那位公子爷就派人来搅和了,这肉怎么就不应该吃他的?”

    “奶要是真想要这肉,就拿过去吧,嫁猪嫁狗我就认命了。”顾蜜突然眼眶就红了,啪哒的一滴泪落下留在白净的脸上满是委屈,“只是,和沈家的亲事爷最清楚,是舅母提出的退亲,不外乎就是看我没有亲娘,奶怎么能颠倒黑白,毁了我名声。”

    “你个贱蹄子,你倒是会演......”张氏眼皮子几跳,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活来,顾蜜是在哭。

    她之前对自己时,那股蛮横的劲儿去哪里了?难不成她还想滴几颗猫尿,让他爹心软?她和那位公子爷的关系,难道还能清白不成?

    “娘!她是你亲孙女,你莫是活糊涂了!”顾长生猛的站起来,手都在抖,哪有当奶的骂自己的孙女是贱蹄子。

    他这个当爹的还在呢,这都过的是什么日子。

    “好啊!顾长生你好啊,你是嫌我活的太长了是不是,我碍着你了是不是,我整日替你做牛做马操持着这个家,如今倒好了,你巴不得我死,你是在咒我死啊!”张氏突然就撕心裂肺的嚷了起来,叉着腰边骂边往外边走,走出去一屁股就坐在院子里开始哭天喊地的闹,“我不活了!都是一群忤逆不孝的东西。”

    “你好好看看,这家还能不分吗?不分两个娃还能有出路?”顾见云气的跟过去站在新屋门口,指着张氏就对屋里脸色发青的顾长生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