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27.第 27 章
    第二十七章

    顾长生一张脸绷的紧紧的, 回头又瞧了一眼顾蜜,见她抱住了瞻子的头,将他护在怀里, 似乎很怕她奶, 顾长生心里难受的很,明明是亲生奶, 却将两个娃吓成了这样。

    顾长生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埋着头走出去就跪在他娘的身后,娘有什么气就撒在自己身上好了, 不能让她为难了两个孩子。

    顾长生一跪, 张氏就彻底的疯了一般,对着他劈头盖脸的骂, 说她怎么就生出来了这么个不孝的儿子。

    张氏一声接一声的吵, 旁人起初以为顾家院子里张氏又是和顾老爷子吵上了,可听着听着便觉得不像,这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到了顾家小院子里想看个究竟。

    张氏心里气,也完全忘记了丢不丢脸这回事, 见来的人多了,心里一横指着新屋的门口就对大伙儿说, “你们大家来了, 也正好帮我评评理,我辛辛苦苦的将那死丫头养到, 谁知道却是个白眼狼, 自己有了东西光想着吃独食不说, 还吹着她爹和我这个老太婆置气,我想不过啊。”

    张氏说完,有几个想看热闹又不得不装热心肠的人,便走到张氏的面前,作势将她往起来拉,“你这老婆子有什么想不开的,儿子那么多,马上就是要得重孙的人了,不是该享福了么?”

    拉的人多半手上也没有带力气,就算是张氏想顺着人家的手爬起来,也使不上力,总不能硬拽着人家的手起来。

    张氏心里骂了几句对方烂心扉,只能继续坐在地上闹,“你们可别再提什么孙子孙女了,人家如今攀了高枝哪里看的上我这个奶,不只是看不上,还要拉着她爹一块儿来对付我,前头给沈家说了亲,她不满意,偏偏要喜欢知县府的那公子爷......”

    “娘!”顾长生跪在地上,听到她又开始口无遮拦,猛的吼了她一声,如今是在自己的院坝坎上,还围了一大推人,她这么一说,蜜丫头今后还嫁不嫁人?还有没有名声,到底是有多大的冤仇大恨需要她这个当奶的如此作践自己的孙女。

    蜜丫头的名声不好了,顾家的人脸上还能有光?

    “你个混账东西,你怕真是老糊涂了,自己孙女你也能这么说?你要是不想过了,我顾家还得要脸面呢,你再这么闹下去,别怪我不客气!”顾见云也冲了出来,气的草鞋磨着地面猛转了几个圈。

    “你别客气啊,你是不是想说要休了我?行啊!你顾见云不怕丢人就休!当年娶了那门谢氏,我的脸就丢尽了,你还客气干什么?你说啊,继续说,好让人家看看,这些年我是怎么给你顾家当牛做马,养儿育女的,你又是怎么对我的,有口肉都是藏着掖着,生怕被我吃上一口......”

    一听到张氏提起了谢氏,顾见云就被她堵得半个字都说不上来,刚想豁出去说一句,“休就休”,身后的衣裳就被人拉扯了一下,一回头才看到顾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来了。

    “你们瞧瞧,好好瞧瞧,就是这个不孝的死丫头,硬是吹着她爷分家,如今她爹回来了又吹的她爹和我闹......”

    “奶,您别生气了,气坏了身子不值得,公子爷给的那些肉我都给你,全部都给你提过去,横竖孙女这辈子也没有打算再嫁个好人家,亲娘死的早,是个好人家都会嫌弃,倒不如就让那混世祖糟蹋了,好歹也能得了这些肉孝敬奶。”张氏正说的唾沫星子横飞,顾蜜就低着头从顾见云的身后走来,‘扑通’一下跪在张氏的跟前,抹着眼泪怯生生的说道。

    顾蜜本就长的娇小,个子虽高,可没有几斤肉,小小的背影往张氏跟前一跪,看着人心里就觉得可怜。

    顾蜜说完,周遭就安静了。

    张氏大张着嘴巴,一口气半天没有落下来,手指指在顾蜜的脑门心上,点了几点,才吼出来了一句,“你这个下贱的东西......”她怎么就不知道这死丫头竟然有这么深的城府。

    说的自己好像没见过肉似的?她之前是想要那肉的......可如今被她这么一说,她还能拿吗?那她不就成了卖孙女换肉吃的狼心狗肺了?

    “你个混账东西,你这么编排你奶,看我今日不打死你。”张氏突然就站起来,想要抓住顾蜜的衣裳,甩她一巴掌,这回身后拉她那些人手上倒是真的使了力,张氏还没有扑过去,就被几个人拉了回来。

    好歹这丫头也是个死了亲娘的,谁家里没个娃,养娃就知道其中的滋味,没有亲娘在身边,那日子还能好到哪里去。

    姑娘家一辈子就图个名声,张氏当奶奶的,竟然这么糟践亲孙女,口口声声的一个下贱东西,那也是她能骂的话吗,再生气,那也得有个底线,要不是内心本就恶毒,怎么又能说出这种话。

    “让开让开,吵什么吵!”

    顾家门前正是闹的鸡飞狗跳的时候,从一堆人中间就挤出来了几个人,出场做派很是霸道,三两下就从一堆人中间活活的挤出了一条通道。

    到最后,道儿都清理好了,魏铭才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张氏的嘴才终于消停,嘴角抽动了几下,心底多少有些虚,如今混世祖被死丫头勾了魂,就怕他一股热血冲上头,想要为难自己替顾蜜出头。

    “你们吵什么?谁想要肉?”魏铭一身骚包的红色衣裳往顾蜜的跟前一站,身子就往她那边倾斜了几分,不动声色的一把捞起了她的胳膊,还没等顾蜜回过神,就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提了起来。

    “你们谁想要肉直接给我说,我回去替你们传达给知县大人,让他给你们送过来。”魏铭看了一眼顾蜜脸上的泪珠,眉梢几度上扬。

    什么叫让他糟蹋,跟了他就是糟蹋了?

    为了避开自己,毫不犹豫一脚踩进水田里,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骂他滚的人,会流泪?

    魏铭说完,个个都低着头不敢说话,谁还听不出来这话的意思,莫怕是活腻了,才敢让知县大人送肉来。

    张氏脸色青一阵的发阵 ,摊在地上,起来也不是,趴着也不是 ,这混世看来是真的来给死丫头撑腰的。

    县上那么多的姑娘丫头,他眼睛倒是和那沈家秀才一样,只顾着光鲜的脸蛋儿,也不瞧瞧顾蜜是个什么身世,他这么混闹,要是被知县府知道了,定不会任他肆意妄为。

    “顾家奶奶,你莫是也惦记着那些肉?你有所不知,那头猪是我去后山林子里杀来的野猪,那只羊也是野羊,能抓到全凭各人的本事。”魏铭转着手里的一根狗尾巴草,看了一眼刚赶过来的顾家老大和老三,顿时呵呵的笑了几声,“你不是有那么多的儿子吗,让他们也去后山,指不定就能抓回来两三只呢,又何必来惦记着我的份儿,你说是不是啊,顾家奶奶。”

    张氏脸色都变了,野猪野羊……那么好抓?

    “魏公子,这事是我顾长生没有处理好,不管老母亲的事,公子爷的肉还在,谁都没有动。”顾长生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尘土,赶紧又去扶起了张氏,心里再恨再气,张氏也是自己的娘,不能眼睁睁的让人当着面欺负她。

    “不动怎么行,我已经给了顾姑娘了,顾老爷子也答应今后让我去他们家里搭伙食,要是不动,我以后吃什么?顾姑娘你说是不是?”魏铭瞧着顾蜜的脸色,脸上依旧是文文弱弱,可那牙槽子越是咬的紧。

    “对了,顾家叔叔想必是刚刚才到家,还不认识我,我叫魏铭,虽说如今顾老爷子带着顾姑娘分了家,叔叔好歹也是顾姑娘的亲爹,提亲这等大事,还是得通知您。”魏铭看着顾长生错愕的脸,说完故作姿态的摸了一下后脑勺,装出了几丝羞涩,“三日后我就登门来提亲,定会明媒正娶的娶了顾姑娘。”

    魏铭话毕,周遭又安静了,顾家的几个人呆木木站着,都没回过神。

    唯有顾蜜神智清醒,眼珠子瞪着魏铭的黑色靴子,脸上的柔弱都快要挂不住了,恨不得一脚踩上去,让他咬了自己的舌根。

    “顾家奶奶,这下你可莫要再提什么沈家,别损了顾姑娘的名声。”魏铭也没跟大伙儿消化的时间,看了一眼顾蜜捏着发白的拳头,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转身又对顾见云说道,“顾爷爷,这两日我就不来叨扰了,明儿个得回府禀了爹娘。”

    顾蜜眼睁睁的看着他潇洒离去的背影,嘴唇抿的发白,却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什么都不能说,越说越说不清。

    魏铭一走,顾家的院子里就炸开了锅。

    “哟,还得恭喜顾老爷子了,顾蜜这丫头得了这么好的亲事,嫁了知县府,那就是去做少奶奶的,可不能再与我们这些平常百姓比了。”边上站着的一个婆子,满脸堆笑的走到顾见云跟前,恨不得早些巴结上。

    不求别的,就求将来有事的时候,在知县府上有个熟人,还能帮忙说上几句话。

    “是啊,老婆子啊,你就别不知福了,还和你这孙女较劲,顾家能有姑娘嫁入官家,那是顾家祖坟葬的好,你可就别再作践丫头了,我要是有这么个好孙女,我还不得当着菩萨供着,哪里还舍得打骂。”邻里的人自来知道张氏是个什么人,在场的人没有几个没见识过她的那张嘴,对外也就算了,蜜丫头一个死了亲娘的,如今被知县府的看上了,她张氏还想永远的压在她头上,未免也太将自己当个人看了。

    张氏青白一张脸,硬是憋不出一句话。

    “行了,都撒了吧,公子爷也就是随口一说,这八字还没有一瞥,大伙儿可莫要再传了。”顾长生脸色也很难看,越是听他们说,心里越是慌,混世祖说的话能信?!他身后还有知县大人,知县夫人,他一个小辈这番冒失的说出这话能算得了数?

    在知县夫人没有带着媒人上门之前,那一切都是空话,顾丫头还得要名声呢,经不过旁人这般瞎传。

    顾家闹腾了一阵,过了好久才平息下来,午饭顾长生也没有让顾蜜做,叫了顾燕陪着她上楼说话,又请了伍氏和罗氏进屋做饭,说刚好都过来了,就在这边吃了午饭再回去,三兄弟也好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两个媳妇忙着做饭,几个儿子围着说话,张氏一个人坐在院里的椅子上,顿觉的一颗心拔凉拔凉的,刚才三个儿子也有让她进去坐,可闹了那么一出,她哪里还有脸进去?

    三个儿子劝了几番,见张氏执意要坐在那里,也就没有再勉强她,两个儿媳妇又在灶屋里忙,如今就只剩下屋里奶娃的沈青梅了,张氏一个人坐了一阵子,就觉得索然无趣,当下折回了老屋里,从沈青梅身边主动抱起来娃,这会儿看沈青梅,怎么看都是顺眼的。

    起码此时她们心头都恨顾蜜,那死丫头亏她之前还想过她是顾家的人,多少给她留了面子,可结果呢?结果就是自己成了一个恶毒的奶,她却成了人人都同情的可怜人。

    她有什么好可怜的?之前对着自己时,那股倔劲,那眼神多冷,今日倒是流了几颗猫尿,硬是将自己又套了一回。

    还有那位公子爷替她撑腰,个个都随风倒偏向了她那边。

    “早知道那死丫头是这个模样,生下来我真该按进臊水桶里淹死。”张氏还是头一回在沈青梅的跟前,说顾蜜这么重的话。

    刚才屋外闹的那些沈青梅虽然没法出去,可都听到了,她住的屋子就在挨着前院,将屋里的木窗一推开,外面是个什么形势,都能看的清楚,沈青梅坐在屋里憋屈了好久,就等着张氏进屋来,刚才她是亲眼见到自己婆婆在顾蜜身上吃的亏,想想之前自己说顾蜜的时候,她还护着顾蜜姓顾,只准自个儿骂,不许别人骂,这下好了,人家也没有领她的情,猪肉不但拿不回来,还被公子爷弄了个下马威。

    是她,她都觉得丢脸,就是便宜了顾蜜那死丫头,她到底是哪里来的狗屎运,竟然就让公子爷看上了,还说要明媒正娶,这像是一个混世祖说的话?

    莫不是要在顾蜜这里,演一出浪子回头?那可真是个稀罕了。

    “娘,蜜丫头这回可是攀了高枝了,是顾家祖坟显了灵,你怎么能说淹死她。”沈青梅拉了拉身上的被褥,眼睛瞟了一下张氏的脸,虽说顾蜜的事情让她心里堵,可张氏这会儿的脸色却让她高兴。

    以往动不动的就骂自己,如今被顾蜜一顿收拾,估计她也应该明白了谁是好人,谁才是心肠歹毒的人了。

    顾蜜就跟她娘一个德行,成日里一张冷脸,别看不喜欢多言多语,只要开口,就能让你难受好一阵子。

    心肠能不毒?

    “高枝?高什么枝?知县府是那么好进的?知县疼成了宝贝一样的私生子,能取个没娘的姑娘?”张氏这会儿没心思与沈青梅斗嘴,心里全是盼着顾蜜栽个大跟头,好好跪在自己面前忏悔,到时候就算她肠子悔青了,自己也不会原谅她。

    这就跟她对顾见云是一个道理,原不原谅是另外一回事,对方得跪在她跟前认错,方圆百里谁得罪过她,她都能记恨一辈子,一时报不了仇,日后想着法子都会拿出来挤兑,生怕别人添不了堵。

    **

    顾燕从楼下给顾蜜端水上去的时候,就看到张氏进了屋里,匆匆忙忙的上了楼,见顾蜜坐在床沿上正出神。

    “蜜儿妹妹放心吧,奶进屋里去了。”顾燕将水给了顾蜜,对自己的奶也是无语至极,今日闹的这一出,全都是她闹出来的。

    “多谢燕子姐。”顾蜜显得有些坐立不安,自重生回来之后,心头还是头一回有了七上八下的感觉。

    “喝口水吧,过会儿等饭好了,要是奶不进屋,我就叫你下去一道吃。”顾燕将手里的碗递给了顾蜜。

    “燕子姐姐,我要出去一趟。”顾蜜一口水都喝不进去,魏铭那么一闹,她得去找他说个清楚,自己这辈子就想带着瞻子和爷自由自在的过日子,知县能不能答应这门亲事是另外一码事,自己可不能拿后半辈子作赌注,她的那些银子还没有拿出去花,好日子还没有享受,便要一朝嫁进知县府,成了深院里的人?

    就算知县能同意她嫁进去,也不会同意瞻子跟着她一块儿过去,别说知县不会同意,顾家的人也不会同意。

    “你要去哪里?”顾燕一愣,紧张的看着她,“公子爷今日都说了,三日后要上门提亲,这个时候,妹妹还是少到外面去露脸的好。”

    奶就在老屋里坐着等着看笑话呢,她这会儿出去,要是被奶又扑风捉影的抓到点什么东西,定会闹腾起来,到时候搅黄了亲事,才是亏大了。

    “燕子姐也认为我能嫁到知县府?”顾蜜突然就抬起头,神色认真的看着顾燕,“嫁过去难不成我的日子就能过的好了?我和瞻子从小没了娘,爹爹又是常年在外,对于瞻子来说,我就是他的半个娘,我这么一嫁瞻子今后怎么办?奶今日那番闹腾,你也是看到了的,将来在这个屋檐底下,瞻子还能抬得起头说句话?恐怕能有口饭吃都算是奶心慈手软了。”

    “妹妹的意思是不想嫁过去?公子爷相貌倜傥,对妹妹又是真心实意的,嫁过去就是少奶奶......”

    “你难道没听说他那些恶名?偷了香没买账的债欠了一大堆,他哪里来的真心实意......”顾蜜脸色生了几丝红晕,这些都是偶尔从别人嘴里飘过来的,但女儿家说起来,还是难免会羞涩。

    “妹妹......”顾燕脸色也变的绯红。

    “我思来想去,还是想去找他说个清楚。”顾蜜将碗塞到了顾燕后里,忽的站起身来,就往窗户跟前走,顾蜜的神色坚毅,其他任何事她都有把握,因为她有钱,可偏偏就是魏铭这事,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她得去问问他,到底想如何。

    “那你是打算从这里跳下去?”顾燕被顾蜜吓得眼珠子瞪的溜圆。

    “难道我还能大摇大摆的下楼?底下的人还会让我出这个院子吗?”顾蜜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窗户上。

    “等等,你这么出去,怕是还没走到魏公子的院里,就会被田坎上的人瞧见,你先进来,咱俩换身衣服,你再把屋里的这顶斗笠戴上。”顾燕顺手就取了挂在墙上的一顶半旧不新的斗笠递给了顾蜜。

    既然蜜儿妹妹一心要去,那她就帮她一回,问清楚了也好,要真是真心实意的蜜儿妹妹就能放放心心的嫁,倘若只是闹着玩的,也好早日让蜜儿妹妹解脱。

    “回头替我瞒着,要是实在瞒不住了,就找爷,让爷想个办法。”顾蜜收拾好了,才又对顾燕嘱咐道。

    “那你小心点,这……这能下去吗?”顾燕看着顾蜜踩着瓦片往柿子树走去,一颗心都跳到了嗓门眼上。

    “能。”那王八羔子上上下下的几回都没见摔死他,自己一个树林子里钻惯了的人还比他差不成,顾蜜小心翼翼的踩着灶屋顶上的砖瓦,直到爬上了柿子树干,顾燕提着的心才放下。

    “妹妹早些回来。”顾燕压着嗓音对顾蜜又念叨了一句。

    **

    顾蜜避开了人多的田坎,故意绕了一个大圈,走了桑树林子直接爬上了魏铭住的大榕树底下,走到魏铭的院门口,越往里走顾蜜的心口就跳的越快,莫不是前世的死让她多了几分城府,估计她也没有勇气一个人到这里来。

    斗笠遮了她整张脸,门口的小厮虽说跟着魏铭一起为她献过几次殷勤,但一时也没有认出来,直接出声赶人,“这里是公子爷的院子,闲人不得进入”

    顾蜜闻言才缓缓抬起了头,“麻烦通知一下你们公子爷,我有事找他。”

    那小厮看到是顾蜜之后,顿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为自己刚才的唐突悔到了肠子里,“顾,顾姑娘来了啊,您,您等会儿,我就,就去通知公子爷。”

    小厮转头就冲进了院子里,谁都知道他家公子爷喜欢这位顾姑娘,就跟着了魔似的,他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劲,跑了一半,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又折了回来,走到顾蜜的身旁,恭敬的说道:“顾姑娘先进来在院子坐会儿,奴才这就去通知公子爷”。

    院子里的梨花才短短几日就已经败了,只剩下满树的绿叶挂在枝头,顾蜜一路走过,梨花树还替她挡了不少火辣辣的日头。

    到了石桌边上,小厮热情的招待了她几句,便匆匆的去了内院,顾蜜并没有坐下,规规矩矩的站着,抬起头看了一眼魏铭的院子,气派宽敞,依山而建,两面环水,当初这地头怕也是挑了好一阵子才找到了滚水村的这一块吧。

    顾蜜只看了一下院子的全貌,便低下了头不再去瞧了,没等一会儿,刚才进屋通报的小厮又出来了,“公子爷正在后山的潭水里泡澡,让奴才先带顾姑娘到里屋里坐一会儿,他马上就来。”

    “那我......”顾蜜听了此话,脸色一红想转头就走,可一想到自己今日来的目的,脚步又硬生生的稳住了。

    “顾姑娘,请!”小厮见到她脚步一转的时候,吓得背心生了细汗,生怕她就这么走了,到时候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顾蜜硬着头皮跟在小厮的身后,进了里院,就看到了几个年轻的丫鬟,模样倒是长的俏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