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28.第 28 章
    第二十八章

    顾蜜被小厮带到了后院, 请到了靠近后山最里面的别致雅间,顾蜜进去之后,屋里的窗户敞开, 后山的野刺花瓣儿落了满满一窗台。

    “顾姑娘, 请先坐在这里稍等会儿,公子爷马上就到。”小厮说完, 就替身后倒茶的丫头让了路,规矩的立在门边上守着。

    顾蜜听到茶壶的响声,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跟前的丫头, 那丫头也正抬起头打量她, 目光相对,丫头被她眼里的冰冷一惊, 慌忙收回目光, 提了茶壶匆忙的走了回去。

    桌上的茶水顾蜜并什么喝,等了一小会儿,见公子爷还没有来,便径自走到窗边, 捻起了窗台上的一枚花瓣,正放在鼻头闻着, 身后门口就响起了脚步声。

    顾蜜慌了慌, 将花瓣放下,回头便看到魏铭站在门口, 一脸的春风得意之笑, 月白色的衣裳领口敞开, 露了一大半结实的胸膛,发丝上还滴有水珠,全身上下乃至眉眼,无一不是生的极好。

    顾蜜心口多少还是有几分悸动。

    魏铭的脚刚踏进屋里,在他身后的房门瞬间就被合上了,那一声关门的响动卡在了顾蜜的心尖上微微一颤,脸上却强装镇定的一片淡然。

    “顾姑娘,幸会!”魏铭从门前一步一步的朝着窗边的顾蜜走去,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双眸生出的得意之色,让顾蜜心里很不好受。

    若不是他闹出了那一档子事,自己怎会到这里来。

    “顾姑娘还是头一次来我屋里呢。”魏铭说话之时,已经离顾蜜只有三步的距离,“我都去过了你家很多次了,礼尚往来,你也应该经常过来才对。”

    “停!”顾蜜一直注意着他的脚步,生怕他离自己太近,可魏铭就像是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脸色一般,一个劲儿的往她这边凑,“男女授受不亲,你离我远点。”

    “你如今都找上门来了,还要我离远点?”魏铭不但没有停,还突然一个大步向前,要不是顾蜜退的及时,她整个人都会撞在他的胸膛上,不过,现下也好不到哪里去,夏日本就穿的少,再加上魏铭刚沐了浴,身上的衣裳半敞着,以顾蜜的个头,他这般凑上来,眼睛刚好看到他露出的那一片肌肤,依旧是淡淡的清香,男人的阳刚气息迎面扑来,顾蜜装的再淡定,毕竟也才十六岁,脸色瞬间如火烧一般,热滚滚的一团红。

    “你能不能先退开?”顾蜜红着脸,怒目瞪着魏铭,想从他身边躲开,却发现窗户这一块儿,被他这么一堵,无处可逃。

    “害羞了?那说明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魏铭的脸离她只有一指的距离,顾蜜身子绷的紧紧的,动都不敢动,生怕一动就会碰到他的脸。

    顾蜜僵住脖子,有些后悔刚才来了窗边,“你先退开,我有话对你说。”

    “蜜儿想对我说什么?”魏铭依然没有退,声音里有几丝暧昧,手突然抓住她身后的窗户,“啪!”的一声,支起的窗户瞬间落下,屋内的光线顿时暗了下来。

    狭小的屋子没了亮堂的光线,显得更是窄小,顾蜜惊慌的看着魏铭,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抬起头压住狂跳的心口,努力暗示自己别受到他的影响,“你能不能正经点?”

    “我很正经啊,你马上就是我的未婚妻,总不能一点便宜都不给我占?”魏铭盯着她殷红的唇瓣,脑子里混混沌沌的,气氛上头,便有一股想要盖上去,狠狠咬住的冲动。

    原本他也就只想逗逗她,可此时他这么一撩泼,没想到倒是先把自己撩泼上了。

    “我们不适合,你不能去提亲。”顾蜜紧张的气息都乱了,在他唇瓣凑上来的瞬间,及时的开了口,脸色还带着红润胸口不断的起伏,多少她还是有些害怕他真的对自己乱来,毕竟他流氓无赖的名声摆在那里,谁又能保证他能做一回君子。

    顾蜜说完,看到魏铭错愕的表情,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你的意思是你今日来,不是来与我谈情说爱的?”魏铭直起身子,眼里的笑意收了大半,脚步终于退开,心情明显不悦的走到桌前,端起桌上原本属于顾蜜的那杯水,猛的灌进了喉咙。

    “不管公子爷是有心还是无意的,这门亲事都不适合。”顾蜜也赶紧挪动了脚步,急急离开了窗户边的死角。

    “呵!”魏铭单脚撑起膝盖,手臂慵懒的搭在上面,目光深邃探究的看着她,“为何不合适?”

    “是你我性别相同,还是你我物种不同?”魏铭不待顾蜜回答就开始反问了她,“古时都还有千年狐妖与人结亲的故事,更何况你我都是凡人,又是一男一女,怎么就不适合了?”

    “或者是说,你真是狐狸转世?”魏铭说到这里,突然又站了起来,顾蜜吓的猛往后退,一双眼睛没来得掩饰,露出了里面的防备。

    “不然你怎会生的这般妖精。”魏铭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眼底又生了笑意。

    顾蜜没想到他绕了这么一个大圈,还是来臊了自己,脸色微怒的盯着他,“我劝你也去照照镜子,看看到底谁更像狐狸精。”

    魏铭愣了片刻,仔仔细细的盯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就笑了出来,“小白兔?你今儿那眼泪抹的可真像。”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你锋利的爪子?”魏铭趴在桌子上,往顾蜜的方向伸长了脖子,“小兔子,你这样对我很不公平,我是你未来的相公......”

    “公子爷可莫要乱说,这亲事知县大人,知县夫人也不会同意!你那么在我顾家院子里一闹,知不知道我的名声全都被你毁了,是,你是公子爷,你的名声即便是臭的,但对你依然没有影响,可我不一样,我是个姑娘,我将来还要嫁人,禁不起你这么抹黑。”顾蜜懒得再与他胡扯,今日来本来就是找他将话摊开来说的,也做好了得罪他的心理准备。

    “你将来嫁人?你除了我还会嫁给谁?沈耀?这那穷秀才……”魏铭听她说完,脸上的笑容尽失,“碰”的一下将茶杯嗑在了桌上,瞬间站了起来。

    “就算我不嫁,我也得要名声,我从未想过嫁去知县府,我只想带着弟弟好好的过日子,旁人都说我高攀,可我心里就没想过要攀着你挤进深院,我要的只是简简单单过我自己的日子,公子爷与我不同,你身份最贵,养尊处优,而我生在农家,走的路各自不同,理应各不相干才对。”

    顾蜜看着他,情绪有些激动,从那夜魏铭为她熬的那碗粥开始,她其实就知道魏铭并非是他表面装出的那般蛮横无理,有些话自己说明白了,他应该能懂。

    “相干了又如何?这样你不就能早点脱离那个家,也就不会再受苦了吗。”魏铭看到了她眼里的水雾,愣了愣神,他不明白嫁给他和她今后的路,有何冲突。

    “我不会受苦,我会过的很好!”顾蜜有些着急,她恨不得立马告诉他,她有的是钱,有的是银子金子,只要他不来招惹她,不提亲,她今后的日子都会过的很好,她还要去龙城住大院子,在院子里,她就是独一无二的女主人。

    “如何好?让你奶成天骂你?让她们压榨你,让瞻子懦弱的呆在那个家里一辈子吗?”魏铭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起来了,什么叫做好?她如今过的那日子叫好?

    “我嫁给你我弟弟就不受苦了?难不成我还能带着他一起嫁?”顾蜜一着急,就顶了回去,他官家长大的人,有怎么会体会到她与弟弟那种相依为命的感情。

    “怎么就不能一块儿嫁!你嫁给我,瞻子也会跟着你一起进知县府。”

    魏铭的声音很大,整个屋子又空旷,这句话清清楚楚的传进了顾蜜的耳朵,顾蜜没再接话,傻愣愣的看着他,半响才回过神来,他莫不是疯了?

    “公子爷,我是在认真的与你说话。”

    “你认真,我就不是认真的了?”魏铭双手叉腰冲到她跟前,盯着她的眼睛,一个一个字的说道:“我,娶,你,娶,定,了!”

    顾蜜:“......”,“你冷静点。”

    “你不就喜欢我这皮囊吗?只要你放过我,我......将来可以许......许你一夜。”

    顾蜜说完,脸色涨红的扭过头不敢去瞧魏铭的眼睛。

    “你说什么?”魏铭的表情如被雷劈过一般,震惊又不敢相信的盯着她红如朝霞的脸,看到她躲闪的目光和强装出来的镇定,一双深邃的眼睛如鹰一般锐利,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我......”

    “行啊,那你还等什么?你现在就陪我过一夜,说不定我就放过你了。”魏铭扶着额头,努力控制自己的怒气,可到了最后依然没有控制住,便彻底的咆哮了,“你不是要名声吗?这样你就不怕污了你的名声?我瞧着你可怜,我想将你从火坑里捞出来,你......”

    “我不需要同情!”顾蜜转过头,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去,眼神却已带着坚毅。

    人最靠不住的就是同情。

    “你别以为我可怜,我一点都不可怜......”顾蜜瞧着魏铭的眼睛,眼眸转了转,心急如焚,倘若他只是觉得自己可怜,想娶自己,那就好办。

    “你不信的话......你等等。”顾蜜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始翻找自己的袖筒,魏铭被她的举动弄的满脸错愕,不明白她又想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待顾蜜摸到袖筒里的一锭银子时,脸上破天荒的露了个笑容出来,“你看,我有钱,我真的不可怜,公子爷千万不要同情我。”

    魏铭看着她嘴角弯起的弧度,再看她手里那锭沉甸甸的银子,完全傻了眼。

    “这银子本来就是打算给你的,那些肉我不能白吃,就当我买下了。”顾蜜趁着他还没有回过神,将银子一把塞到了他的手里,“怎么说,我还是得感谢你,感谢你同情了我一回,还将终身大事堵上来同情我,这足以说明,我是有错的,能让公子爷都对我生出了这般深重的同情心,我可能确实给了旁人过的很惨的错觉,不过你放心,我......回去之后尽量改改我这懦弱的性子,不会让人再生误会了。”

    魏铭:“......”

    “既然话已经都说明白了,还忘公子爷好好想想,就算你同意我带着弟弟嫁进去,知县大人,知县夫人也不会同意对不对?不能为了我,让你和自己的父母闹了脸红,更何况我这个可怜还是装出来的。”

    “我要说的都说了,就先走了......”门外的小厮和几个丫头刚才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已经趴在门上听了好久,顾蜜突然打开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撤,瞬间门口齐刷刷的跪了一大堆。

    “懦弱?”魏铭捏着手里的银子,牙槽子咬的咯咯直响,“这特么的叫懦弱?!”

    不嫁是吧?他偏要娶!

    “滚!”魏铭走出去,踹了一脚跪在地上的小厮,他碍着自己的道儿了。

    “赶紧给爷收拾,立马回府,三日后务必提亲!”魏铭脚步如风,不要他同情!他特么哪是同情了,他就是想要她,就这么简单。

    非要不可。

    顾蜜从魏铭的院子里出来,走到很快,生怕魏铭反应过来又开始发疯,田坎上的凉风一吹,吹散了她心里的燥热,鬼知道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竟然说出了那样一句羞人的话。

    前世死的时候虽说已经满了十八,可毕竟也是未经人事之人,怎的重活了一世之后,自己的胆子这般大了。

    许他一夜。

    亏得她能说出口。

    顾蜜脸色红一阵的白一阵,回到屋里,大伯和三伯一家都走了,只有顾燕硬是要留下来,说帮忙收拾碗筷,一直瞒着顾蜜出去之事,故意在后门留了个门缝。

    顾蜜从后门悄悄的进去,顾燕抬头一看是她,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回来了就好,这半天的急死我了。”

    顾蜜解了头上的斗笠,笑了笑,“他们都走了?”

    “老屋里的娃哭的厉害,叔叔一回去,其他人也没有坐一会儿都散了,爷说这些肉再不腌好就得糟蹋,已经带着瞻子出去买盐,留了我在这里,收拾碗筷。”

    “谢谢燕子姐了。”顾蜜系了围裙就准备过去刷碗。

    “行了,你这半天的还没吃饭吧?我给你热着的,你先吃。”顾燕一把将她按在板凳上,从锅里取出来热饭,中午爷非得让他们把肉给炖了,炖的多,大伙儿吃了个大饱,锅里还剩了两碗。

    这一顿比过年还奢侈。

    “和公子爷说清楚了,结果如何?公子爷可是真心的?”顾燕将碗递给了顾蜜,瞧了瞧前后的门,才小声的问她。

    “估计不会再来提亲。”

    顾蜜脸上露出喜色,眼睛透亮的瞧着顾燕。

    顾燕一愣,脸色有些失望,瞧见顾蜜居然还在笑,忍不住埋冤了她一句,“怎么你还高兴上了?知县府有什么不好的......”

    “燕子姐姐放心,以后我会过的更好,比那知县府还好。”顾蜜扒了两口饭,卖乖的看着顾燕,等爷回来,她就得和他商量置房产的事情,早些搬早些脱离苦海,照爹爹对她和瞻子的情意,再加上奶那么一闹,多半爹也会同意分家。

    即便不同意,爷强行要分,用了这么一个正当的理由,爹也无法反驳。

    顾蜜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多半是心疼她,不明白那日公子爷说的那么坚决,怎就不是真心实意的了。

    “蜜儿妹妹以后定会嫁个好人家。”顾燕拍了拍顾蜜的肩头安慰道。

    到时候知县府没来提亲,估计蜜儿妹妹不知道又会被奶怎么埋汰呢。

    ~~

    魏铭擅自做主口头许了顾家姑娘亲事的消息,还没等他赶回府,就已经传遍了全府上下。

    知县大人急的跳脚,这会儿派出去请公子爷的人才刚走不久,一看到魏铭回来了,立马迎了上去,急的声音都走了调,“铭儿回来了啊,回来了就好。”

    “以后还是别去什么滚水村,在府里住着就挺好......”

    “老爷。”知县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知县夫人羡氏便从抄手小廊走了过来,瞧了一眼横冲进来的魏铭,眼珠子都快翻到了头上,“哟,公子爷回来啦。”

    “这不是自己在外面都许了亲了吗?心里还有这个知县府啊。”知县夫人平时里最喜欢打扮,一身紫红色衣裳,颜色明艳,可穿在她身上,并不符合她的气质,不但没让人觉得好看,还起了反效果,落了粗俗。

    “你少说两句,进屋里去好生呆着。”知县气得一声吼,心里本来就在怨恨她,要不是她当初生了幺蛾子非得和铭儿闹,铭儿也不会为了图清净搬去了滚水村,也就不会有今日擅自作主提亲的事。

    一个滚水村的农家姑娘,嫁给铭儿,岂不是闹笑话吗?

    “爹,你先进去,我有话和娘说。”魏铭看到羡氏,突然眼珠子一转,打从到了知县府这还是他头一回叫知县夫人一声娘。

    他本人倒没有觉得别扭,可让跟前的知县大人和知县夫人硬生生的都愣住了,平时一张嘴刻薄惯了的羡氏,竟然也突然说不出话来,嘴角抽抽了两下,半响才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如今想讨媳妇了,就知道来找自己,不是平日里不屑叫她娘吗?今儿个怎么就认怂了。

    “公子爷这不是抬举我吗,能有什么话跟我......”说的。

    羡氏的做派还没拿捏够,魏铭就跟没听到她话里带刺似的,笑容春光明媚,朝着羡氏几个快步走在她跟前,不顾羡氏一脸的错愕嫌弃,不由分说的拉起了她的胳膊就往屋里走去。

    “爹,过会儿我再去找你,先陪娘说几句话。”魏铭冲身后早已经目瞪口呆的知县说了一句,转头就靠在知县夫人的耳朵旁说道:“眼下就有一个解救你女儿的办法,你若不依,我就彻底的毁了她名声。”

    羡氏被魏铭拽着胳膊,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突然又听到这么一句话,气得脸色都白了,等她愤怒的抬起头想要狠狠的咒骂他几句,偏偏魏铭却是一张讨好的笑脸,让她有气没地儿出。

    “你个杀千刀的......”羡氏低吼了一句,她就知道他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你再骂一句,我便连机会都不会给你,直接去找你女儿,被你说了这么多年我祸害了她,要不做点啥,岂不是枉费了你一番口舌,是吧?”

    “她是你妹妹!”羡氏嘴里的那句私生子差点就骂了出来,什么狗屁干儿子,不就是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又怕自己闹起来丢了官,不敢纳妾,时间一久,这才有了这么个孽种,还打着干儿子的旗号进了门,哪个干儿子有那么大的面子,需要姥爷巴心巴肺的疼?

    她的亲儿子都比不上他受宠。

    “干妹妹……爹对外都是这么说的,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魏铭及时的纠正了她。

    “不就是想要我替你讨亲事吗?你这狼心狗肺的......”

    “这不正和你意吗?我讨了一个农家姑娘,没钱没势,这样一来就给你大儿子留了机会,将来他肯定比我长脸,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担心我祸害你家千金了对不对?”魏铭松开了她的胳膊,走到长廊的靠椅子上坐下,静等着羡氏的答复。

    “到底是哪天姑娘,用得着你这么处心积虑。”羡氏也没想一会儿,脸色就变晴了,魏铭说的那些也正是她想要的,起初她还有些怀疑,可转念一想,人年轻气盛的时候,哪个没在女人身上栽过跟头,他魏铭再厉害,估计这回也是躲不过。

    如今她就是好奇,是哪家姑娘能让这孽种栽跟头,她得送礼好好答谢一番。

    “三日后登门提亲,爹那里你搞定。”魏铭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进了自己的院子。

    人刚到院门口,就被四姑娘黄柔儿堵了个正着,待魏铭看清想要转身已经来不及了。

    “铭哥哥。”黄柔儿兴奋的提着裙摆追了上去。

    魏铭只得背着手,转身和她打了个招呼,“柔儿妹妹。”

    “铭哥哥回来了?既然回来了就不走了呗。”黄柔儿眼巴巴的瞧着他,心里很惶恐,府上传的那些话,她不相信,铭儿哥哥怎么回娶一个农家姑娘。

    “嗯,在府上会住上两日。”

    “那,那两日之后呢?”黄柔儿捏着心尖尖问道。

    “两日之后啊。”魏铭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弯下腰离黄柔儿近了些,“两日之后,你铭哥哥就替你去讨嫂子。”

    黄柔儿心中绷紧了的弦,“蹦”的一声就断了,“哥哥怎能讨一个农家姑娘?”黄柔儿的声音都变了。

    “农家姑娘怎么啦?有鼻子有眼睛,又没缺胳膊少腿,就不能嫁人啦?”魏铭看着她,眼里明显的不悦。

    “不是,妹妹不是那个意思……我。”

    “哥哥讨嫂子妹妹应当高兴才是,你一向乖巧懂事,可千万别触了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