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0.第 30 章
    第三十章

    要不是想早日打发了这个孽种, 她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前半辈子地上的泥土她踩的太多,踩的想吐, 后半辈子她就只想行走在青石板砖上, 周身都是干干净净的。

    提亲的队伍一到,顾长生和顾见云出去迎的客, 顾蜜站在顾瞻的身旁,眼睛没忘魏铭的身上瞧,任凭对方的眼神将她看个了穿, 依然目不斜视的微微低着头。

    媒婆招呼了礼数, 因屋子太小,顾见云只能关了大门在前院里摆了桌椅, 招待提亲的人。

    知县夫人一脚踏进院里, 往周遭一扫,眼睛就定在了顾蜜的脸上,不用想,她就知道自己那‘干儿子’看上的就是这丫头。

    模样生的好, 身板子也好,倒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怪不得魏铭连身世都不在乎, 也不在乎她死了娘,非得猴急着要娶。

    不过, 这些都不是她应该考虑的, 姑娘的身世越是凄惨, 她就越是满意。

    “丫头模样生的真好,快过来给我好生瞧瞧。”知县夫人刚坐下不久,便藏不住内心的喜悦,笑容满面的对顾蜜招了招手,颇有未来好婆婆的架势。

    今日老屋里的两人鸦雀无声,张氏没脸过来,沈青梅想来也过不来,顾见云只得叫了自己的大儿媳妇和三儿媳妇过来撑着场子,伍氏一听知县夫人开了口,回头就对顾蜜笑着说道,“过去吧,陪夫人聊几句。”

    “这位就是姑娘的娘亲?”知县夫人见伍氏开口,便以为她就是顾蜜的后娘,倘若是,她也好出声讽刺一番,来之前她早就打听了后娘的作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倒不如先给魏铭卖个人情。

    “夫人,我是丫头的大伯母,她娘刚生了娃没法出来见客,这才让我们露了个脸。”伍氏说话上下倒也撑着起场面,没有紧张,说话时都是面带着微笑,语速也是不疾不徐。很得体。

    知县夫人一听,也就作罢了,招呼着顾蜜坐在跟前,热情的说着话。

    顾见云暗自庆幸了一下,幸好今儿丫头的后娘没来,那要是来了,就凭她好惹事的性子,不知会怎么丢他顾家的脸面。

    “这姑娘我看着就是喜欢,咱们今日定了亲,就近选个好日子把婚事成了最好。”知县夫人瞧了一眼这屋前屋后,简直就跟她早年过的那日子没有什么区别,自己体会了一场苦日子,深知其中的艰辛,魏铭要是娶了这么一位姑娘,以后啊,光是娘家伸手要吃的,都够他忙乎的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她巴不得立马就让两人成亲。

    “夫人这话是抬举我顾家了,如今蜜儿也才刚满十六岁,能嫁给知县府,那是我顾家高攀,丫头在农户家中长大,还有很多规矩不懂,我想将她留在家中多留两年,让她多磨练一番,将来嫁到了知县府,也要孝敬知县大人和知县夫人。”顾见云年少时多少也读过一段时间的书,要他说几句客气的话,还是能说的出来。

    “对对,对!顾家老爷子说的没错,不急,不着急,我铭儿也才二十岁。”知县本来是一张愁苦的脸,听到顾见云的话,突然就高兴了起来,从板凳上起身,瞬间就接了顾老爷子的话。

    “老爷,隔壁张员外家的儿子也是二十,人家都是两个娃的爹了。”知县夫人一看到他那副巴不得这门亲事黄了的模样,心里就来气。

    为了一个私生子用得着这么拼命?

    “瞧你说的,顾家老爷子这不是正说,想让顾姑娘多呆两年嘛。”知县大人瞟了一眼跟前的魏铭,一碰到他的眼睛不自觉的就心虚。

    “只要亲事定下来,什么时候成亲也是早晚的事,也不急于眼下这两年。”顾见云陪着笑脸说道。

    “是是是 ,顾老爷子说的在理。”知县大人突然就喜欢上了顾见云的这番高见。

    两年后?

    两年之后的事谁能说的准?公子爷要是回了龙城,那这门亲事就自然的黄了,难不成顾家还能跑到龙城就追着公子爷成亲?

    知县夫人瞧这形势,好心情也顿时没了,扯了个理由,说想去乡下的田坎上看看风景。

    伍氏和罗氏一块儿陪着去的,顾蜜离开天井的时候,知县大人还在和爷说着话,顾蜜从后门进屋,屋里的顾燕正忙着烧茶,今日来的都是知县府的人,谁都不敢怠慢。

    顾蜜进去也开始帮忙,刚提了一壶水挂在了火坑的铁钩上,门口就进来了一位知县府跟来的丫鬟。

    顾蜜起初也只是随意的瞧了一眼,客气的问了一句她需要什么,结果那一瞧就觉得眼熟,再抬起头仔细一看,不就是前几日自己去魏铭院子里,为自己倒过茶的那位小丫鬟吗?

    顾蜜愣了愣,不知道她来干嘛,莫不是魏铭又有什么话。

    “顾姑娘,知县大人说,要是方便他进来与你说两句话。”丫鬟看了一眼顾蜜,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顾蜜倒是有些意外,不过微微一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魏铭跟前的丫鬟前来替知县大人传话,想必从一开始她就是知县大人的丫鬟,只不过是送到了魏铭的院子里去替知县大人通风报信的吧。

    “好,你给知县大人回个话,我就在这里等他。”顾蜜微笑回复了那位丫鬟。

    丫鬟走后,顾燕就凑到了顾蜜跟前,疑惑的问道:“蜜儿妹妹,知县大人是想单独找你说话?哪能说什么?不就是来定亲的吗?”

    顾蜜低头笑了笑,多少猜到了一些。

    既然是当日那位小丫鬟,自己和魏铭前日里说的那些话,自然都听到了,刚才在天井的时候,无论是知县大人表现出来的样子,还是他说的话,无不透着无奈,估计是不满意这门亲事。

    “燕子姐姐,等会儿知县大人进来了,你替我去守下门。”顾蜜对顾燕说道,知县大人来,她正好合了她的意。

    没过一会儿知县果真就从后门进来了,站在门口的窗户边上,对着顾蜜的背影轻轻的咳了一声。

    “知县大人。”顾蜜听到声音回头施了礼。

    “顾姑娘不必拘谨,我就是有几句话想同姑娘说,想必姑娘也是个明白人。”知县大人靠在门口边上站着,并没有再往里走,与顾蜜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有何事还需要劳烦知县大人跑一趟。”顾蜜装作不知情,客气的问道。

    “前几日听说姑娘去了一趟大榕树的院子里?”知县知道时间不多,怕过会儿来了人,便想尽快的把话说清楚。

    “是。”顾蜜轻声回答。

    “当初你说的话可还算数?”知县见她承认的这么快,也没有兜圈子。

    “知县大人问的是那句话?”顾蜜不想装糊涂,但是这话得让知县大人自己提出来。

    “听说你去劝铭儿,不要到你顾家提亲?”这回知县大人干脆就捅明了。

    顾蜜顿了顿,最后依然还是回答了一个“是”字。

    “姑娘能这样想,就说明姑娘是个聪慧的人,你与铭儿本就不相配,铭儿他的身份高贵......”

    “若知县大人想夸奖你家公子,也不必非得要踩在我头上,人各有路,谁又能说的准,一时的贫贱便是永世的贫贱,永远都都翻不了身?就说知县大人您,当初也不过是从一界草命出身,后来通过了自己的努力才当了如今的知县,草民认为,看人不能轻易下定论,以后的事,谁又能看得清。”

    顾蜜低着将话说完,她去找魏铭让他不要来提亲,并不是认为自己就配不上他,重活了一世,更是知道在生命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没有谁应该委屈了自己,拿着自己的尊严去成全别人的高贵。

    知县大人没想到顾蜜会说出这番话,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自己还有大事要做,无论顾姑娘是怎么想的,只要她没心嫁给知县府就好。

    “姑娘要什么条件尽管说,只要到时候将婚书退换于我,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知县已经豁出去了,就算是自己满足不了,侯府那边也一定可以满足她。

    “今日知县大人都开口这么说了,即便是我勉强嫁进知县府,想必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既然这样,我还不如答应了大人,还能卖个人情。”顾蜜鼓起勇气看了一眼知县,“我倒是有一桩事需要求大人帮忙。”

    “好好好,你说,我一定替你办到。”知县大人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脱口便承诺了顾蜜,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能拿到顾家的婚书,他都愿意去。

    “我想要一份分家的文书。”

    知县大人没想到顾蜜的要求竟然是这个,这对他来说太容易了,立马就应下了,“顾姑娘放心,明日我便将文书送到你手上,到时候顾姑娘莫要忘记了婚书。”

    “也请知县大人放心,婚书之事绝不会食言。”

    火坑上的茶水猛的开始翻滚,溢出来的水,淋湿了部分火坑里的柴火,顾蜜慌忙上前解了盖子提下来,转身就没看到知县的人影。

    顾蜜将茶壶放在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顿时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当日的热闹劲儿传遍了几个村,张氏整整一日都没有说话,屋里几个儿子轮番陪着她,就是怕她想不开跑去新屋里闹事,顾家的姑娘好不容易寻了一户好人家,怎么也不能让其闹黄了。

    “娘,蜜丫头也没说不挂记你,收的那些聘礼,蜜丫头都说了,新屋老屋里一人一半。”知县府的人都走了之后,顾长生才回了老屋里,没等张氏骂出口,就先用好处想堵了她的嘴。

    “哼!一半?她那新屋里多少人,我这老屋里多少人?两个小孩能吃多少?那么多的花生糖,还有绸缎,她们那一半怎么就穿的完?她造化好,能嫁个好人家,怎么就不想想她是怎么出来的?”张氏还是不满意,那些聘礼,她从窗户缝了瞧的清清楚楚,还有鸡,有鱼,染了红彤彤的两个大猪蹄膀子,得多少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