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2.第 32 章
    第三十二章

    到了第二日, 知县大人那边说话算话,一大早就将顾蜜想要的分家文书送到了她手上,顾见云按了个手印, 就算是正式的分了家。

    送文书的丫鬟回去的时候, 自然也拿到了知县一直想要的婚书。

    婚书男女双方各持一份,如今顾蜜的这份给了知县, 那一份知县自己定会销毁,两年之后,谁又能说的准是什么样子的。

    桐树花凋零, 油桐树绿叶长出, 到了拿嫩玉米做水馍的时候,也离顾瞻启蒙的日子不远了, 顾见云早就托人打听过了隔壁村的那个私塾, 开学堂的是位有学问的老秀才,虽说一辈子只混了个秀才,好在肚子里装了不少学识,给顾瞻启蒙应该足够了。

    顾见云回来将自己的想法与顾蜜说了, 说先让瞻子去学堂,这段时间他就县上村里来回的多跑几趟, 将现银换一些银票, 到时候搬家拿着银票也好带的多。

    “爷,瞻子读书不能将就, 虽说瞻子才开始学学不到什么, 可启蒙先生得找个好点的, 这是瞻子的第一堂课,先生的品德,所拥有的见识,都会对瞻子造成很大的影响,隔壁村的老秀才考了一辈子的功名,最终也只混了个秀才出来,虽说人是个好人,可也说明他确实还有不足之处,再说,考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考上,心里难免的会生出丧气来,咱不能让这样的人去教瞻子,万一沾了一些丧气在身上,这辈子瞻子就毁了。”

    顾见云听完顾蜜的道理,顿时也清醒了,“对,蜜丫头说的对 ,我怎么就糊涂了。”

    “咱如今不缺钱,去龙城之前,孙女想先去县里买个院子住着,让瞻子先读书,光是屋里的这些钱,咱们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全部换了银票,出手次数多了,难免遭人怀疑,一点一点的慢慢来,少换些,要是别人问起了,爷就说早年存下了一些,等到了县上,咱们开个面条铺子,再拿出来钱,那就是我们自己开店赚来的了,日子一久,便不会被人察觉。”

    顾见云原本心里就是在担心这事,人是好走,拍拍屁股马上就能走,可屋里的这些银子怎么半,那么多就算是他们三个人带,也带不走,再说这东西绑在身上去龙城,一路上还不知道招多少贼。

    如今听顾蜜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这个办法好,先去县里,慢慢的起步,一步登天,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主意一定下来,顾蜜第二日就跟着也一起去了县城,先是去看了院子,相中了一块环境安静的地儿,虽然价钱对他这个农夫来说贵了些,但好在环境好宁静,以后瞻子读书回来,在这地方住着,也能静的下心来。

    爷孙俩人找好了院子,又去闹市租了一间小门面,门面虽小,周遭却是繁华地段,做生意再适合不过。

    看好了院子,铺子,当日顾见云就拿了银两一手交钱,一手拿房契,顾见云拿到了地契还感叹了一句:“果然还是银子好使,有了银子办起事来就是快。”

    在县城买院子租铺子的事情,两人都是先瞒着对,没有告诉其他人,包括顾长生都不知道。

    等过了几日,顾蜜才与知县去了一封信,大致将自己的情况说了,虽说自己和魏铭的婚书已经给了他,但还是求他再帮自己一回。

    顾蜜的书信去了不久,县里就来了消息,说知县夫人想顾姑娘想的紧,刚好县里有一套闲置的院子,让他们过去住,也好方便顾瞻读书,而且还可以去县里找个铺子,做点买卖。

    接到消息的是顾长生,知县府里的小厮被顾长生逮着问了几次,才确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听错。

    知县大人想要接新屋里的人去县里生活,这事就像是在顾长生的心上开了一朵花,让他高兴的合起双手感谢了一番老天爷。

    顾家一辈子务农,从来都是和泥土打交道,泥里来泥里去的,周身每个干净,平日里去个县里那都是逢年过节去一趟,可如今蜜丫头就要去县城里生活了,而且知县也说了,让她带着瞻子和爹一起去,这种事情,简直就是上天掉下来的馅饼,天降祥瑞啊。

    “蜜丫头是个有福气的。”顾长生冲去老屋里,也忘记了自己的母亲对蜜丫头有恨,当即就将得来的消息说给了张氏,顾长生的声音很大,屋里的沈青梅也听的清清楚楚。

    两人听完消息均是愣住没有半点反应。

    顾长生也懒得再看她们,转身就去了新屋里,新屋魏公子今日刚好也在,顾长生进去的时候魏铭正在教顾瞻做人的道理。

    “旁人欺负你的时候,你千万不能怂,怂一次,就会被他们欺负一辈子,就算是拼不赢也得使出你所有的本事出来,专戳他一个痛处,就冲着这股狠劲儿,保管他不会再惹你第二次。”

    顾蜜站在灶台边上锅里正在煮着鸡蛋,听魏铭这番教瞻子,她也没有出声,心里还在隐隐作痛,心痛瞻子脸上的伤,今儿出去也不知道怎么着就与隔壁的几个小娃闹了起来,被魏铭抱回来的时候,脸就肿了一大块。

    她也不知道魏铭怎么遇上的瞻子,这回倒是没有要他再费心找个想样的理由溜进屋里,过来的时候抱着瞻子直接就闯了进来。

    顾蜜问了瞻子几次,瞻子才吞吞吐吐的说是王家的那个小胖子说他只有后娘,没有亲娘,自然就是有娘生没娘教。

    瞻子生气推了对方一下,可对方个头比自己大,这才挂了彩回来。

    顾蜜心揪成了一团,心痛的红了眼眶。

    “你要是想明白了,明儿起我就教你功夫,今后遇到欺负你的人,你放手去弄,不论对方是残是废,有铭哥哥给你兜着!”

    顾长生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进屋一听到魏铭说的话,吓得一时都忘记了自己进来要说什么,立马出声阻止,“魏公子,小孩子怎么能如此教,那以后还不得翻了天。”

    自从顾蜜与知县那边订了亲事之后,公子爷隔三差五的就往顾家屋里钻,好在也没怎么为难顾蜜,多半是陪着顾瞻在玩,顾家看在眼里,也就随他去了,这会儿看到魏铭也没有觉得意外。

    “爹,他骂我是个没娘教的东西,还说是我害死了娘。”瞻子听到是自己的爹来了,转过头顶着半张红肿的脸,眼里包着泪水满满的都是委屈,眼神里更多的是害怕,他害怕对方说的是真的,娘真的是自己害死的,害怕自己就是别人口中的灾星。

    顾长生顿时说不出来话了,胸口急促起伏,眼睛也气的通红,“是哪个混帐东西说的?还敢打你了?”

    “王家小胖子,上次王家的王智还在上坡上堵姐姐的路,当着众人的面轻浮了姐姐。”顾瞻平时没少被他欺负,王家屋里的小胖子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大人管不了,一直都是横行霸道。

    几次小吵小闹,各家都没有当回事,再说小孩子打架大人也不好去掺合,这便更是仗了他王小胖子的威风,越发的得意忘形。

    “这个王八羔子,他王家还有没有家教了!”顾长生气的一转头,彻底的忘记了自己当初是来干什么的了,“公子爷见笑了,此事是我顾家与王家的事,就不连累公子爷了。”

    顾长生从屋里冲出去,直接就去了王家,他就想问问,顾瞻没有亲娘教,他王家的人就有亲娘教了?顾瞻的亲娘是难产而死,这关瞻子什么事,从一生下来瞻子就没有了亲娘,本就是个可怜的人了,现在又被王家的娃说是他害死了自己的亲娘,这种承重的话,瞻子怎么可能背负的了。

    还有,那王智竟然还去堵过蜜丫头的路。

    今儿他非得去王家把话说清楚不可,如今他这个当爹的回来了,就别想再欺负他的娃。

    顾长生一出去,魏铭就盯着顾蜜的脸,眼睛看的转都没转一下。

    “公子爷还是先回去吧,如今虽说定了亲,可也没有成亲,被人撞见,怕是会说闲话。”顾蜜从锅里捞出了鸡蛋,用布包裹了起来,蹲在瞻子面前,轻轻的在他红肿的脸上来回的滚动。

    “你猜,你爹刚刚进来原本是想说什么的?”魏铭盯着顾蜜的眼睛,似乎能将她看个穿。

    “不知道。”顾蜜心虚的躲开他的目光。

    “你说,我知县府里的爹爹怎的突然就那么满意你了?还给你开了一间铺子,买了一处院子。”

    顾蜜惊讶的抬起头,看着魏铭一脸什么事都别想逃过他眼睛的神色,惊了一瞬也就平静了。

    知县府是他的家,家里发生点啥,他肯定会知道。

    再说自己马上就要去县里了,他早晚就要知道的,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我就是好奇,你哪里来的钱?”魏铭见顾蜜转开了目光,脸上又恢复了淡然,心里有些恼怒,她要干什么怎就不和他商量,就她和她爷两人,满县城跑,她好歹也是和自己许了亲的人,怎么就那么大的胆子,不在乎自己的名誉?

    还是说自己就那么不值得她托付?

    “你知道了什么?”这回顾蜜是真的被惊到了,她和爷去县里的时候,还一直防备着周围的人,难不成魏铭又知道了?

    “罢了,横竖你去县城也好。”魏铭没再为难她。

    他怎么知道?从她和顾见云两人去县城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她以为那院子就那么好找?铺子就那么好找?当日去当日就能相中?

    在她去打听院子的前一刻,院子里的人才刚搬出去,铺子的老板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先把契约给送上了。

    她倒是心安理得,估计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好吧。

    两人没说多久的话,刚刚出去的顾长生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脚步也放缓了,皱着眉头已经没有了刚出去时的怒气。

    “爹爹回来了,那王家可有说什么?”顾蜜赶紧问了一声,要是王家不给个交代,她定不会罢休。

    “算了吧,听说那小胖子,被一群村里的娃堵在坑里打,估计和他叔叔王智的下场差不多,爬不起来了。”顾长生哪里想到会是这么结果,自己还没有踏进王家的门,站在他家的院子底下就听到了里面的哭声。

    仔细一听,也就听了个大概。

    顾蜜听爹一说完,突然就转过头紧盯着魏铭,这事估计也是他干出来的吧。

    魏铭的眼神并没有躲避,确实是他干的,这种事情,用不着自己动手,他要是亲自动手了倒显得他特没品,一个大人居然去欺负小孩。

    对付那些没教养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他自来都是以牙还牙,小胖子仗着自己是个小孩,那他就去找一堆孩子出来,让他们孩子之间较量就行。

    王家胖子被按在泥坑里打,打人的也就只是十来岁的娃,王家一直说孩子打架是常事,小孩子不懂事,这回他王家的娃被打了,也只能怪小孩子不懂事。

    出手打架的几个娃一回去,多半就被家里的人问出来了,说是魏铭给了他们银子。

    仔细的一番盘问,几户人家这才知道是王家那小胖子得罪了顾家的瞻子,惹了公子爷,谁不知道公子爷如今与顾家是亲家,三天两天的往顾家跑,是个长眼睛的也不会去招惹,别说是招惹了,平常人家这会儿巴结都来不及呢。

    横竖王家小胖子都打成了那样,得罪王家,自己家里拿点东西去看一眼,也好过得罪了知县府,今后被逼的无路可走的好。

    这事情各家各户瞒得好,顾长生过去看的时候,王家那边也是一点实情都不知道,还真的以为是几个娃之间打架打的,一直在咒骂那几个娃。

    顾长生心里的气消了,这回总算是想起了大事,将怀里的书信兴奋的给了顾蜜,“蜜丫头,你还不快谢谢公子爷。”

    “这是知县大人来的文书,说知县夫人想念你,让你去县城陪她,连院子,铺子都给你找好了,还说将瞻子和爷也一块儿带上,让瞻子在县里上学。”

    顾长生回来之后,就数最近这几日过的最是开心,先是顾蜜许了知县府的亲事,如今不只是蜜丫头能去县上,连,连瞻子都能去县上读书,想他一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顾家屋里能出一个书生,要是瞻子也能中个秀才,那他们顾家就不会被别人瞧不起了。

    “多谢公子爷。”顾蜜配合了顾长生的话,惊讶之后,一脸感激的看着魏铭,眼神真诚瞧不出半分假情假意。

    “不客气。”装!演戏倒是像。

    顾长生满意的很,又对魏铭各种感谢,还留里他在家里吃晚饭,说完,又跑去找顾见云,顾见云去了水田里,站在田坎上,就是舍不得那一片水田,当初是自己一锄头一锄头松的土,亲手灌的水,亲手买的秧苗,如今长成了绿苗,眼看着马上就能插大秧,自己却是看不到了。

    钱财虽多,可他当了一辈子的农民,比起白花花的银子,这些秧苗在他眼里更加的亲切。

    听到顾长生站在田坎上喊他的声音,才依依不舍的三步一回头的往家里赶。

    到了晚饭,顾长生将几家人都请了过来,大伯家三伯家,全都到齐了,顾长生还是去叫了张氏,说过不了两天,蜜丫头就要去县城了,这一走估计也不会再回来,等到了两年之后直接嫁人,总不能走的时候,心里膈应着走。

    “蜜丫头是个争气的,可娘也没有得罪她啊,当初是她要死要活分家,是她不要我们在先,和我们闹的那会儿估计就和公子爷搭上了,就是想看我们的笑话,你如今叫娘去她的新屋,这不是打娘的脸吗?”沈青梅坐在床上,趴着碗里的肉,吃的吧唧嘴,比起张氏几日吃不下饭,她更加想的开,横竖吃的是她顾蜜的东西,自己能吃什么亏。

    “闭嘴!我又问你吗?”顾长生恼火的吼了一句沈青梅,这个时候她不但不劝劝娘,还来火上浇油,她是存心的吧。

    “我这完全都是为了娘考虑。”沈青梅歪着头故作关心的看着一声不吭的张氏,实则心里爽的很。

    张氏要是能早些听了她的,将那死丫头压到地上翻不了身,哪里会有今日这口气给她受。

    自找的呗,怪得了谁。

    “我这屋里东西多,有的吃。”张氏呆了一会儿,还是没有顺过心里的那口气,要她顺气,除非顾蜜能够跪在她的面前求她。

    她再看看会不会过去吃她一口饭。

    “行!那你们就在屋里吃吧。”顾长生咬着牙从老屋里冲了出来,如今呆在老屋里,全身都提不起劲,气氛一团死水,没有一个能让他省心。

    新屋里到了晚上坐了一大桌的人,一场寒暄下来,不外乎就是让顾蜜在外多小心些,要对知县大人,知县夫人感恩之类的。

    “这都是拖了公子爷的福啊,咱们顾家总算是有人脱了农夫这层皮。”顾长生喝了一点小酒,脸色通红,情绪一高话就多了起来。

    “不客气,都是顾姑娘的福分。”魏铭端起酒杯就像是灌水一样,几杯下肚,脸色都没改,神智也清晰的很。

    “魏公子,天黑了,我先送你回去吧。”大伯家顾长宁看了几次,每一次都能看到魏铭的眼睛在蜜丫头的身上,虽说两人定了亲,可是没成亲之前,还是避嫌的好,这夜深人静的,万一公子爷喝醉了酒一闹,邻里们听到了,还说是顾家不知廉耻,将人家公子爷留在家里过夜。

    “行!我就先走了,你们继续吃酒,我有春子送。”魏铭在顾蜜的一双眼睛都快瞪出了白眼之后,也识趣的站了起来,潇洒的走出去,对身后的人挥了挥手,静悄悄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爹,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顾蜜见魏铭走了,看了一眼屋里的人,神色认真的对顾长生说道。

    一大家子人,走的就只是魏铭,其他人都在,顾蜜一开口,都安静了下来,想听她说什么。

    “等我去了县城站住了脚,你带着娘也一起过来吧。”

    这话不只是顾长生愣住了,屋里的没一个不震惊。

    “我怎么可能去......”顾长生舌头都快捋不直了,这是他闺女啊,就给她亲娘一样,都是个软心肠,到这时候 了,她还一心想着她那后娘,可她后娘......不提也罢!

    “爹,等面条铺子的生意好了,就让娘也去县里开一家,不为自己考虑,还得为娘刚生下来的娃考虑。”

    “有什么好考虑的,农夫的儿子那自然就是农夫,蜜丫头你可千万别再提这事了,你那娘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要是这话让她听到了,保不准又会生出什么幺蛾子呢。”

    “那我.......”顾蜜显得有些为难。

    “蜜丫头的好意,爹爹心领了,记得这事千万不能再提。”顾长生说的斩钉截铁。

    “成,那我就不说了。”

    顾蜜就算是不打算提了,可当晚在场的人,无不觉得她心肠软,好不容易去个县城,还能念着她的后娘,可那后娘要是个只好歹的东西也就罢了,偏偏是个苛薄之人。

    第二日,顾蜜和爷,瞻子正在收东西的时候 ,顾燕又过来说了她一顿,说她也太善良了些,什么事情都为别人想,怎么就不为自己想想。

    “她虽说是你的亲姨,可她哪点像了?之前那么对你和瞻子,你是忘记了?对她好,她要是能记得你的好也算了,可她那种完全不知感恩的人,去了只会给你惹事。”

    “什么是她不应该得的,要都依了她,你所有的东西都应该给她,一个奶,一个你后娘,简直就是配齐了,天衣无缝。”

    顾蜜被顾燕最后一句,逗的笑弯了腰,眼泪都差点笑出来了。“燕子姐姐这嘴巴,也不是个饶人的。”

    “我那是看不得你被欺负。”顾燕替她整整齐齐的将衣服塞进了箱子里,回头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知道燕子姐姐是个善良的人,最是疼我。”顾蜜笑的越发的厉害,眼睛微微向窗户底下瞧了一眼,沈青梅这个点儿正在屋后坡上的茅房上厕所,楼上说话的声音大,顾蜜想到她肯定会过来偷听。

    看到那一道青布背影 ,顾蜜放心的转过头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在这屋里,后娘再如何兴风作浪,那丢的也是顾家的脸,臊的是爹爹的面子,可出去了,到了县城,和朱家的三姨闹在一块儿了,丢的就是朱家的脸,是沈青梅的脸。

    出发那一日,几家都过来帮忙抬箱子,顾见云屋里装了好几口大箱子,顾长生和顾长安两人一抬手上一软,差点就没抬起来,两人好奇自己的爹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在里面,结果一掀开箱子,就看到了抱着一团团的铁铲,锄头,镰刀之类的。

    顾长生脸色都黑了,“爹,你带这些去干嘛啊?县城里用不上这些。”

    “去了县城就不用吃饭了?我琢磨着那院子里也能种点小菜之类的,铺子里的菜是在外面买,自己一屋人吃的几口我自己种。”顾见云坚持要带上。

    “爹,就依了爷的吧,横竖来的是马车,不费力,再说了爷年纪大,做了一辈子的农活儿,这些带上就让他当个念想。”顾蜜进去,见他们说话,就插了一句。

    顾长生一听,也没再说什么,弯下腰继续和顾长宁一起将箱子搬到了屋外。

    这次爹一走,他之前租的那些田地,都给了自己,就这房子他舍不得,说是以后等瞻子长大了,他还得回来落叶归根,如此一想,就理解爹为何要带这些东西走了。

    “你说爹,他怎么就把铁铲子锄头都带去,我看他是当农夫当惯了,就是去了县城,这内里也脱不掉农夫这层皮。”顾长宁一边和顾长生抬着箱子,一边忍不住唠叨了几句。

    老屋里的张氏从窗户逢了盯的紧紧的,看到两人抬了个大箱子出来,心里还嘀咕,到底抬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