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3.第 33 章
    第三十三章

    张氏竖着耳朵听顾长宁说完, 心里又嘲笑了一番,“明明就是个贱骨头,偏偏要去当千金小姐, 他顾见云不是去当老爷的吗?如今连锄头, 铲子都舍不得放在家里给我们用,瞧他那出息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屋里的沈青梅没将张氏的话听进去, 心思早就飞了,顾蜜和顾燕说的话,她去茅房的时候, 都听到了。

    县城啊, 她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当初她三妹妹嫁过去了县城里的朱家, 虽说日子也平庸, 可人家至少双手没有沾过土,脚底也没沾过泥巴啊。

    听顾燕那口气,好像是说顾蜜的意思想带着她去县城,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着, 这事没办成。

    沈青梅的一颗心几日之前就似被丢在来锅里煎熬着,她恨不得立马下床去问问顾蜜, 问她是不是说过这几句, 可奈何自己现在是个月母子,哪里都走不成。

    老屋里那边搬的差不多了, 顾蜜走在最后, 手里抱着自己的包袱, 顾见云手上也有一个包袱,都是紧紧的抱在怀里,没有离手。

    张氏看到两人从老屋里出来,一双眼睛就盯着两人手上的包袱,脸色绷都紧紧的,她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她想知道顾见云和那死丫头到底背着自己藏了些什么东西。

    张氏从沈青梅的房里出来,绕了一圈最后从老屋的正门出来的。

    张氏双手套在袖筒里,站在院坝的柱头边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瞧这顾见云和顾蜜。

    她这么一站,前来相送的顾家人都有些尴尬,顾长生定了定神,走到顾蜜的身边为难的说道,“你奶都出来了,你还是去和她打声招呼吧。”

    “爹爹放心,是应该打声招呼。”顾蜜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没有半点犹豫,面上带着微笑的走了过去。

    张氏看着顾蜜走过来,嘴角不自觉的抽动,眼角剜着顾蜜,一脸的乌黑。

    “奶。”顾蜜走到张氏的跟前叫了一声,声音不大不小,还透着积分雀跃在里头。

    张氏暗搓了一下牙,心里恨的牙痒痒,可她这会儿却顾不得恨 ,一双眼睛只盯在了顾蜜手里的包袱上,瞧顾蜜捏的越是紧,她越是想看看里面到底抱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她和顾见云定是藏了什么东西,刚好趁着这次机会想拿走吧?今日只要自己放了他们出去,恐怕日后就算是发现了顾见云私藏了钱财,她也没法子拿回来了。

    “你这拿的是什么东西呢?”张氏突然就从顾蜜的怀里一把抢过了她的包袱,待众人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阻止,就被张氏’啪啦’一下将包袱扯开,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撒了出来。

    一包掉下去全都是衣裳,张氏顾不了那么多,蹲在地上将那些衣裳一件一件的捡开,猛个劲儿的翻,越往里翻心里越凉。

    “娘,你这是在干什么?”顾长生气的胸口都发痛,早知道娘是这个样子,他就不应该让蜜丫头去和她打招呼。

    张氏的脸色煞白煞白的,不可能,他们不可能没有东西藏着,建猪圈,买猪仔的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张氏发疯样的翻,翻到最底上终于找到了一样东西。

    黄金的发簪。张氏拿在手里,脸色才舒缓了一些,“我就说呢,你们定是背着我藏了东西的......”

    “奶!奶啊,我求求您了,那是我娘留给我的,您还给我吧,其他的什么都给你,那一亩水田,还有屋里的三头猪,还有屋里的肉,都给您,只求您别拿了我娘的东西。”顾蜜一下就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娘的?你说是你娘的就是你娘的了?当初你娘有这东西我怎么不知道?这就是你爷背着我藏的东西!当年你祖母给官家当过丫鬟,你爷手里有这种东西才不足为奇。”张氏将金簪子立马放进了怀里,对着地上的顾蜜 ,眼睛通红的吼道。

    这遭雷劈的东西啊!还不知道他们是拿了什么宝贝去换了那写水田和三头猪的。

    这么好的东西,糟蹋了啊!

    “娘!你不知道我知道!那是清香留下来的唯一一样东西,死之前亲手交到蜜丫头手里的,你也要抢?”顾长生眼眶都湿了,这簪子他怎么可能不认得,当初清香嫁进顾家的那个夜里,是清香让他帮她戴在头上的,说是她娘藏了一辈子,就给她藏了这么一件嫁妆。

    当时他心里感慨,还对顾蜜娘许了个空头话,说来日他定会多赚钱,给她再买一支新的回来。

    谁知道,还没有等到他赚到钱,她就撒手人寰离丢下自己,丢下两个娃走了了,还是因为替自己生娃死的,顾长生心里原本对顾蜜娘是有亏欠的,后来沈青梅嫁进来,日子过的越来越紧张,他一颗心都在怎么赚钱,怎么养家身上,当初对顾蜜亲娘的诺言几乎都快忘记了,如今见到这支簪子,一时忆起,顿时没忍住就哭了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顾长生会哭,张氏也没有想到,踹着怀里的簪子看着顾长生,多少有些心虚。

    “娘啊,我求您了,你就将簪子还给蜜丫头,等以后,以后我出去务工赚了钱再给你买一个都行。”顾长生也走过去,与顾蜜一道跪在了张氏的面前。

    这一大早的,本就是顾蜜出发去县城的日子,围过来看热闹的人不少,谁知道临走的时候,顾家的老太婆居然演了这么一出戏来,一会儿功夫院坝边上又围满了人。

    这回连个劝架的都没有了,纯属看热闹。

    “这老太婆也忒心狠了,这连儿媳妇的遗物都要抢,真不是个人能赶出来的事!”

    “这就算不是个人了?你是不知道,她前两天将她孙女的聘礼一样不挪的全部要到了自己屋里,心肝子又厚又黑。”

    顾见云站的位置靠边上,正好能听到旁人的议论,本就要发脾气吼几句张氏,这回也懒得再出口,直接快步冲了上去,站在张氏的面前,硬生生的从她手里将簪子夺了过来。

    “你丢不丢人,你丢我顾家的人啊!你是什么东西都没有见过还是怎么的?连你儿媳妇的遗物你都要抢,我顾家是饿着你了,还是冻着你了?你说你要那丫头的聘礼,那丫头就给了,你稀罕那些肉,丫头连肉带活猪都一块儿送你了,你如今是还想要她的命不成?!”顾见云气的脚步几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本来想着自己就要离开家了,要走也得和和气气的走,不与她再计较之前的事,可今日她这番动作简直就不是个人干出来的。

    “你是不是还要来打我了?打啊,你伸手来打我啊,我做牛做马一辈子......”

    “你不想做,你就离开我顾家!我顾家也不稀罕你来做牛做马!”顾见云是真的生气了,心里的狠劲儿一起来,当场吼的张氏没了声,安静了没一会儿,张氏终于又哭天喊地的哭出了声来。

    “我造孽啊我!我也不想活了。”

    “你不活?我看你比谁都活的长,当年你骂清香的时候,是怎么骂的?说她跳河怕水冷,上吊怕勒了脖子,抹刀子怕痛!如今她替我顾家生孩子死了,你满意了!你还有脸来抢她的遗物?你今日就是去死,我也不会拦着,也不会让你的儿子们拦着!”

    顾见云吼完,张氏连哭都不敢哭了,周围没有一个帮张氏说话的人,不但不帮,看过去的眼神儿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张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脸色颓废至极,天雷劈啊,她就只是想要他将藏着的东西交出来,怎么就成了这样?

    “蜜丫头,今日以后,你就给我这个老头子过,既已经分了家,倘若以后这老太婆还想打你主意了你就给我听好了。”

    “不经你同意拿了那叫偷!从你手上硬拿了那叫抢!偷窃打劫,就得报官!”顾见云说话用的力气大,这番吼下来,脚步有些不稳,顾蜜赶紧站起来扶住他的胳膊,擦了擦眼泪,冲着顾见云点了点头。

    “我们走!你们也都别送了。”顾见云一辈子没在这个家里显示出家住的威风,临走了却是拿出了家主的派头耍了一次大威风。

    **

    马车出发的那一刻,天空就开始飘起了沥沥细雨,张氏没再说话,脸色苍白的望着离去的马车,顾见云藏着的东西就这么被带走了!她怎么这么命苦。

    顾家的几个儿子一时也忘记了去扶,都盯着马车的方向,一直目送到看不见的地方才开始回过神,顾长生从地上起来,并没有去扶张氏,眼里一片空洞的从张氏身边走过,直接进了老屋里。

    这个糟心的地方,自己留在这里就好,只要他的两个孩子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能食人肉的家里,他就放心了。

    张氏最后还会被另外两个儿子扶起来的,回头去看顾长生,见他都没拿眼睛看她,顿时气都又哭了。

    “我这是造都什么孽啊。”这回顾长生回来,她问了他几次赚都工钱,他都没给,如今看这个态度,估计是不会再给自己了。

    钱不在她手上,这屋里今后她说话还算话吗?

    “你们可别被那死丫头给蒙骗了啊,她这一环套一环都是在给我下套,她这是吃准了我啊......”张氏生怕自己另外两个儿子也跟着离了心,转过头赶紧开始吹耳边风。

    只是如今她闹都那一场戏,还在热腾腾的冒着烟,谁能忘的了,两个儿子也没有怎么理会她,大儿子顾长宁要心慈一些,临走前还说了一句,“娘,好生休息,其他的就别想了,如今屋里有那么多东西,足够您过上好日子了。”

    三儿子则是头也不回的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