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4.第 34 章
    第三十五章

    整个一闹腾下来, 就数顾蜜的大伯母伍氏看的最明白,一路跟着顾长宁,脸色一直都是惨白惨白的, 似乎是被什么吓到了一般。

    “娘, 你脸色不好,是哪里不舒服?”顾凯发现了伍氏的异常, 关心的问了一句。

    “凯子,今儿个老屋里的那一出,你可看明白了?”伍氏突然就抓住凯子的手, 急切的问道。

    “什么明不明白, 奶也太不讲道理了。”顾凯说完,伍氏脸上露出了失望, 随即就松开了他的手。

    这一出, 蜜丫头演的这么隐晦怕是没几个人看的出来吧。

    她才十六岁啊,是怎么有的这份城府,从刚开始的猪肉,就是为了让她奶眼红, 给了她家,给了老三家里都分了肉, 偏偏就是不给老屋里的人。

    等到顾长生一回来, 就什么都给连,猪肉给, 聘礼给, 曾经她视之如命的东西都给了老屋。

    就最后这根簪子才是正戏, 她断定了她奶在屋里盯着她,也断定了她奶会抢她手里的那个包袱。

    家婆这么一闹,就算是彻底的和顾长生之间生了间隙,永远都无法合上的间隙。

    还不只是顾长生,爹被她用一个谢氏压的一辈子都说不起话,如今好了,一个苛薄顾家子孙的罪名安在了娘头上,以后怕是彻底的没了底气。

    还有她另外的两个儿子和她的孙子孙女,自己刚刚也问了顾凯,瞧他的态度就知道了,想必这回娘在顾家人的心里,威信已经全无了。

    这结局,简直就是在娘的心口上划一刀,再撒了一把盐一般的让她痛啊。

    多狠!

    伍氏想不通,顾蜜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舍的下这些本钱来算计?就算是自己,即便是以后会嫁到知县府,她也舍不得这些本啊,那聘礼多少好东西啊,她这一趟县城,可是身无分文只身而去。

    她佩服蜜丫头,佩服的很。

    伍氏握拳捶了一下掌心,啧啧的几声惹的顾长宁回头剜了她一眼,“老屋里才闹出来这档子事,你高兴个什么劲,你是想被人嚼舌根吗?”

    伍氏被顾长宁一声呵斥,顿时用手捂住了嘴巴,遮住了脸上来不及退掉的笑容。

    以后这日子还长呢!只要自己不和蜜丫头对干,她也不置于算计到自己头上,伍氏晃了晃头,也就不再去想了。

    **

    夜里顾长生抱着娃在哄,沈青梅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几度开口看到顾长生的脸色,又将话吞了回去,可不说嘛,她又睡不着觉。

    今日娘和蜜丫头闹的那一出横竖也与自己没多大关系,蜜丫头既然说了要带自己去县城,那只要顾长生去蜜丫头跟前说一声,她铁定就会同意了。

    “你这大晚上的,眼睛一会儿瞟这,一会儿瞟那,到底在打什么主意?”顾长生被她瞧的心里发毛,忍不住就出声吼了她一句。

    “长生啊,你说,我当初一个黄花大闺女嫁给你续弦,我到底图的是啥啊。”沈青梅悠悠的开了口,话没说完自个儿先沉浸在了伤神的气氛里。

    顾长生不听还好,一听她这口气,似乎自己占了她多大的便宜一样,当初要不是沈家娘心疼两个孩子,非要自己娶了沈家的二姑娘,他这辈子也不会与她有交集,她嫁进来,有吃有穿,也没有让她挨饿,她哪点委屈了?

    “日子你爱过不过!”顾长生心里也是被自己的娘气着了,当下也没顾及沈青梅是个月母子受不得气。

    沈青梅果然就开始哭了。

    哭完一阵,该说的话也说了出来,“蜜丫头也不枉我疼她一场,她既然有那个心带我去县城,你就去给她说一声,她肯定会把我接过去,到时候我站稳了脚,咱们的孩子也能在县城里读书......”

    “你听谁说的?!”沈青梅还没说完,顾长生就脸色铁青。

    这话当时就说好了的,不会传播出去,怎么沈青梅就知道了?

    “这......这不是燕,燕子那丫头告诉我的嘛!”沈青梅豁出去了,总不能说自己去偷听的。

    没想到沈青梅话音刚落,顾长生就将娃丢在了沈青梅身边,直接冲到了老三家里,当场就质问了顾燕。

    大晚上的被叔叔找上门呵斥一顿,顾燕气的嚎啕大哭,罗氏是个不好惹的,最是心疼自己的女儿,当下跟着顾长生的身后,撵到了老屋里,非要找沈青梅出来对质。

    半夜里几家闹的都是鸡飞狗跳的,顾长生从沈青梅那躲躲闪闪的眼光中就已经猜到了真相,当时气的拿了一床被褥就去了之前顾蜜睡的那个房间,也不再管她了,分了房睡。

    这下,老屋里白天是张氏哭,夜里就是沈青梅哭,顾长生耳朵似生了茧,心里再也没有波动,任由了她们闹。

    **

    顾蜜到了县城天色已经不早了,阴沉沉的一片,但好在没有下大雨,细雨绵绵,知县大人为了将人情做到底,特意派了几个人守在院门口等顾蜜的马车,顾蜜和顾见云一到,知县府的下人们就将马车上的东西全部帮忙搬进了院子里。

    院子不大却显得温馨,等一切都收拾妥当了,顾见云将过来帮忙的知县府的几个下人送出了门口,“回去替我多谢谢你们知县大人,等他有空了,就到院子里来坐坐。”

    几个人也客气的回了礼,待他们前脚一走,后脚顾见云就上了门闩,关好了院门,回头冲着瞻子做了个鬼脸,三爷孙脸上的笑再也藏着捏着,笑了个开怀。

    从此以后,他们就将开始新的生活。

    “爷,蜜儿能有今天,得谢谢爷的疼爱。”顾蜜眼睛有些干涩,上一世自己对爷的态度不光是冷淡,甚至还称的上过分,如今重活一世才明白,爷是真心疼自己和瞻子的。

    此次出来,爷离开了他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为的就是想让自己和瞻子能出人头地。

    “走吧,进咱们家去,爷能护着你们一日是一日。”顾见云牵了瞻子的手,再抬起头望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小院子,越看越是满意。

    这辈子他终于能住上了青砖白墙的独立院子,双脚踩在地上的青砖石板上,不沾任何泥土,脚底干撒。

    这都是拖了蜜丫头的福。

    夜里的灯火稀疏,但是依然能将院子的样貌看的清楚。

    买的这个院子,是间两进的小院,大门开在东南角,入门一座高大的白石影壁,左右穿廊一边通入西边一排三间倒座房,一边隔出一个单独的小院用作外书房,小院月洞门外沿廊进去就是垂花门,也是内院入口。内院不很大,正面是通透三开间正房,两侧各有两间耳房,正房后又有一排后罩房可做厨房柴房库房等用。宅子通体紧凑实用,原房主人一家七口并三五下人住来稍嫌拥挤,对顾蜜一家人来说却是宽敞有余。窗下有两片花池,原种的是些月季蔷薇等观赏植物,衬得屋后高大深翠樟树,绣彩镶芳,煞是怡人。

    夜里爷孙三人心里都很新鲜,又去各个房里看了一遍,屋里的摆件物件,样样齐全,看院子的外貌也是才建了不久,称的上新。

    “明儿还是去找牙子,买两个粗使婆子回来,街头上那店铺一张开,蜜丫头和我就有得忙了,屋里的活儿得有人干,顺便再请一个机灵点的小哥儿,陪着瞻子读书,以后去私塾,他一个人来回,我不放心。”

    顾见云眼里嘴角都是笑,之前那银子藏在屋里的床底下,硬是不敢拿出来用,可如今这么一搬家,倒是可以放心大胆的用。

    昨日那几箱子铁,也就头一箱最面子上是几把新铁铲和新锄头,其余的那些箱子里,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主意是蜜丫头出的,说屋里的人就算是怀疑他们藏了什么,也不会怀疑藏的东西,多到能用大木箱子来装。

    最多就是盯着他们手上拿着的包袱。

    结果还真被蜜丫头说中了,张氏那泼妇真的就去抢了蜜丫头的包袱。

    “行,都听爷的,等明日我先带着瞻子去寻学府的路,爷先替我去铺子跟前走一趟,开个门,算是头一天图个吉利。”顾蜜说完,就出了门口,在顾见云的脚步跟着出来了之后,才关上了西厢房的门。

    起初顾蜜本想将正房让给爷住,可爷死活不同意,说自己住在外院就好,夜里也好看个门什么的。

    正房的主人房就留给了顾蜜,西边他们刚出来的这个厢房,是准备给瞻子住的。

    抬来的几个大箱子,顾见云想了许久,都没想好放在哪里,总觉得放哪里都不安全,最后干脆就豁出去了,学起来在滚水村的做法,生生的在顾蜜正房的地底下凿出了一个洞。

    “以后屋里的丫鬟婆子多了,这东西要是见了他们的眼,是个人都会眼红,咱得一次藏个好地方,不能露了财。”从滚水村搬来的锄头铁铲子,当夜就派上了用场,一整个晚上,顾见云和顾蜜来回的挖,一刻都没有停歇,天色麻麻亮了,才算对跟前的这个大坑满意。

    昨儿也里就瞻子一人睡了半夜,顾见云和顾蜜完全没合过眼,等到了早上顾见云显出了些许疲惫,可顾蜜却是依然新鲜的很,精神头十足。

    “爷,您先去屋里歇一会儿,我到灶屋里弄好早饭就叫您。”顾蜜将顾见云催着去睡了一会儿,自己则是去厨房里熬了粥,又去集市上买了两笼肉包子,碗筷都摆好了,才去屋里将顾见云叫起来。

    等三人欢欢喜喜的吃完了早饭,刚搬进县城里的第一天就算是正式开始了,一出门顾蜜和爷就各忙各的。

    细雨还在绵绵不断的下,顾见云穿过了院子前的小巷子,跟前青石板铺成的路面湿湿哒哒,却没有看到半点泥土。

    顾见云背着手,一时想起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的滚水村,屋前屋后一下雨,全都是水坑,从雨里走来,回回都是一身的泥巴。

    而如今,一把油纸伞握在他手里,身上是崭新干净的青布衣衫,从巷子口出来,恍惚中顾见云常年驼起的背,似乎挺直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