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5.第 35 章
    第三十五章

    顾见云去了街头的铺子, 铺子当时盘的急,里面的东西上一任东家还来不及收拾,他准备先过去打扫一下灰尘, 等正式开张得选个黄道吉日才行。

    等到顾瞻私塾的事情办妥了, 才能全心全意的将心思放在这个面馆里。

    如今太平盛世,县上有钱人大把的在, 只要自己和蜜丫头勤奋,做出来的东西干净好吃,不愁卖不了钱。

    顾蜜出来的时候和顾见云走了相反的方向, 戴了一顶遮颜的纱帽, 牵着顾瞻,准备先去打听一下县里私塾的路子。

    问询了几处, 顾蜜才相中了一位年轻有为的先生, 年纪轻轻中了举人不说,听说是个眼光开阔的人。

    顾蜜不指望瞻子能靠着读书来光宗耀祖,添了学识,倘若不是那块料, 思想见识广了,退一步回来, 也能找个像样的出路。

    顾蜜领着顾瞻从外面回来时, 顾见云也回来了,一进门顾蜜就瞧见他一语不发的坐在外院里, 双手隆在袖筒中, 脸色不是很好。

    “爷, 回来了?”

    顾蜜走到他跟前,叫了一声,他才回过神。

    “怎么样,瞻子的学堂有着落了吗?”顾见云一时才回过神,看了一眼瞻子,赶紧的问顾蜜。

    “都说好了,银子给足了,自然能成的。”县城地方小,不比龙城,在乎的不是什么身份,为的都是赚钱,养家糊口,银子给足了,自然就能成。

    秀才举人县里是有几个,可又有谁家里裕富的?

    相反,县里也有富裕的人家,但那屋里的公子爷便不争气,又考不上秀才举人。

    今日虽然隔着面纱,但对方的打扮她依稀也能瞧清楚,不是什么好绸缎,用的笔墨纸砚也不是好货,估计家里的环境是个吃紧的。

    自己一手将银子全都付清了,对方没有半点犹豫就收了顾瞻。

    “那就好,那就好。”顾见云松了一大口气。

    “爷刚才在想什么呢?瞻子的事情算是定下来了,我过会儿想过去看看铺子。”顾蜜心里念着刚才爷走神的模样,有些放不下心。

    “铺子没事,我扫了一下尘土,这两天下雨,你就在家里好好呆着,为瞻子上学的事情做准备,我盘算了一下,等雨停了,咱们找个好日子就开张,趁着阴雨天,我先去找牙子买两个丫鬟婆子吧。”顾见云立马就阻止了她,那神情似是很怕顾蜜出去一般。

    “行,听爷的安排,中午我们顿肉吃。”顾蜜心头即便是有疑惑,也应了爷的话,与瞻子一道进了屋,刚才回来的时候,她割了两斤肉,买了一壶小酒,阴雨天一家三人围在桌旁,吃着肉喝着酒,定是一桩美事。

    顾见云看着顾蜜转身的背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搬来了县城是好,可县城里,也有蜜丫头熟悉的人。

    今儿个他就碰到了沈耀和她的那位朱家表姐。

    雨天路上本就没有几个人,他在铺子里正忙着收拾桌椅时,便听到了几声姑娘的娇笑声,抬起头望出去就看到了一位姑娘躲在了公子的雨伞上,模样娇羞又兴奋。

    顾见云刚想挪开目光,突然就觉得跟前的两人好像很熟悉,等他再从蒙蒙细雨里看清楚了,才发现那公子是沈耀,而躲在他雨伞上的姑娘,如果他没有记错,就是朱家的姑娘,顾蜜的表姐,沈耀的表妹。

    顾见云一时心头有些难受,毕竟沈耀与蜜丫头有过婚约,虽说被沈家的冯氏退了亲,可沈耀当初还表现出一副,非蜜丫头不娶的痴心模样,谁知道这才过了多久?又看上了他的另外一位表妹。

    可真是个有情郎啊。

    顾见云将门“碰”的一下关上,莫污了他眼睛。

    好在蜜丫头是个有福气的,舍了那穷秀才却得了知县府这门好亲事,那是老天开眼。

    什么秀才不秀才的他不稀罕,屋里穷的揭不开锅,要那秀才来也不能当饭吃,饿着肚子撑面子这事,对他这个当惯了农夫的老头子来说,他做不到。

    顾见云一路回来,心情就不大好,并不是他有多在乎沈家这门亲事,而是心疼顾蜜,搬来了县城,之后免不得会和沈家的人碰上。

    碰上的时候,也难免的不会想起前尘往事。

    蜜丫头一向是个心善的,但早些时候也看得出来,她心里头是有过沈家秀才,虽说后来冯氏退亲的时候,自己那么一句吼,为的是蜜丫头,但也没过问蜜丫头内心的真实感受。

    似乎是放下了,可又好像放下的有些过分,对沈耀如此,对知县府的公子爷也是如此,眼睛平淡如水,没有她那个年纪该有的娇羞,似乎看人的眼睛里连一丝情意都没有了。

    顾见云怀着心事回到院子里没多久就碰到顾蜜回来了。

    再看跟前的人,眼神清亮,看着自己时眼里透露出来的关心,顾见云就否了刚才所想的,他家蜜丫头才十六岁,又怎会是个冷心肠。

    多半是人小,还不懂得何为感情。

    午饭时顾见云喝了一些小酒,之后睡了个午觉,到了下午才去集市上找牙子买丫鬟婆子。

    顾见云本就是个干苦力活儿的,谁能吃苦,谁会偷奸耍滑,一眼看过去,绝不会认错。

    当日就花了真金白银,买了两个粗使婆子,两个丫鬟,和一个小厮。

    两个婆子一个留在屋里,一个日后要带上去铺子的厨房里帮忙,两个丫鬟,他主要想买回来给顾蜜使唤,蜜丫头自小没了娘,吃的苦自己都看在眼里,如今有了银子,就得好好的享福,面管子生意得做,但是蜜丫头也都让人伺候。

    浆洗的活儿得有人替她做,两年之后,等她养好了胚子,定会给知县府长脸。

    余下的一位小厮,就是陪着瞻子读书的,挑的时候,就唯独挑小厮费了心神。

    既不能找贼眉贼眼的,又不能找太老实的,的找个心诚又聪明的人才行。

    往后瞻子说话的时候得有个人搭上几句,要脑子太狡猾的人,会带歪了瞻子,可脑子太木鱼了人又不能帮着瞻子上进。

    挑了好一阵子,才挑了一个叫旺才的人,这名字又让顾见云满意了几分,是旺才,不是旺财。

    如今家里不缺财,缺的就是才,这刚好适合不过。

    “既然你们都来了我顾家,今后只要尽心尽力的为我顾家效力,我顾家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顾见云正在屋头训话,门口那边就传来了动静,顾见云一回头,就看到了魏铭,在家身后还跟了两个仆人。

    “顾爷爷,我这人都进来了,怎么你们家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今日刚好带了两人过来,就让他们日后替你们守门。”

    魏铭对身后两人递了个眼神,两人立马与顾见云请回来对仆人站在了一起,低着头很是恭敬。

    “正好赶上爷训话,就让他俩爷听着,我先进屋找瞻子 。”魏铭倒没将自己当个客人看待,从垂花门径自走了进去,步伐利索洒脱。

    是想见蜜丫头还是瞻子,还说不一定呢,顾见云心里哼了一句,也没有揭穿他,眼下院子里人多又是白日里还好说,等到了晚饭的点了,便万万不可让他再如像在滚水村一般,来去自由。

    等顾见云安排妥当再进去,却意外的发现魏铭真的在陪瞻子,不过不是在读书,也是拿着树枝当剑在比划。

    关于魏铭的名声,早在滚水村就见识过了,一身惹事的本领极强,肚子里的墨水有没有不知道,但手脚上但功夫应该也能有两把刷子。

    要是将来瞻子能文武双全......想到这里,顾见云一张脸眼睛都快笑成了一条缝,若真有那天,那就是顾家的祖坟发了,他定会三步一磕头的去跪拜老祖宗,感谢他们保佑自己的后辈子孙。

    魏铭耐着性子陪着瞻子玩了一会儿,实在是憋不住了,也就索性不再装,“今日就到这里吧,我们进去看看你姐姐。”

    顾见云却没有给他机会,“多谢魏公子了,来的那一日知县大人派人过来替我们收拾了院子,如今公子爷又送了两位下人过来,当真是对我顾家关照的紧,想的周到。”

    “等公子爷今日回去了,也正好替我给知县大人说一声,改日我们定当登门当面感谢。”

    “顾爷爷,不必客气。”魏铭敷衍的说了一句,依然要往顾蜜所在的灶屋里钻。

    “刘婆子,你进去帮忙看看姑娘的饭菜如何了,帮着搭把手,过会儿公子爷要留在这里吃饭,得多弄两个菜出来。”顾见云叫了刚买回来的婆子,瞧了一眼公子爷,一席话,硬是阻了魏铭的脚步。

    以前在滚水村的时候,那是乡野地方人少,不比如今的县城人多口杂,更是要在意姑娘的名誉,蜜丫头虽说与魏铭定了亲,但是终究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不能让魏公子总是这般毫无顾忌的与蜜丫头单独呆在一起。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魏铭才看到了顾蜜。

    有刘婆子帮忙,晚上的菜色丰盛了一些,看得出来,这是特意在招待魏铭,顾蜜中午买回来的酒还剩了大半,本想留着给顾见云慢慢喝的,今儿魏铭过来,就拿出来招待上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喝上,就没有了个量,一席下来,从黄昏喝到了夜色深沉,屋外虽是夏季,可阴雨一下,到了夜里也有几分凉,等丫头伺候了顾蜜去屋里加了一件衣裳出来,见小厅里的灯还是亮着的,提了脚步就赶了过去。

    一进屋里,便瞧见爷和魏公子都是醉的横七竖八,两人也不知道聊了什么,竟然兴致那么高,非得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顾蜜让旺才先将爷送回了前院,打算回头去将公子爷来时带来的仆人叫过来,趁着这次魏铭醉了酒,一次都给他知县府送回去。

    “你过来,陪我坐一会儿吧。”还没等顾蜜交代婆子,身后原本趴在桌上的魏铭就撑起了脑袋。

    顾蜜诧异他居然就醒过来了,但看他脸色染了绯红,便知这回是真喝多了。

    顾蜜依了他的话,走到他跟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缓缓的说了一句,“公子爷醉了酒。”

    “嗯。”

    魏铭没有否认,撑着手就那么直直白白的看着她。

    “你知不知道,那一日你站在油桐花树下,真的像极了我母亲。”魏铭盯着顾蜜略显震惊的眼神,接着说道,“很美。”

    “真的很美!”

    魏铭的声音很沉,透着几丝沙哑,瞳孔里有瞬间的幸福之色,而后又是空洞一片。

    “我也有一个弟弟......”魏铭垂着头,顾蜜瞧不清他的脸,神色虽有些讶异,但也只是坐在他的对面,一声不吭的看着他,想等着他接着说。

    她只知道魏铭是知县大人的干儿子,但听他此时说的人,怕不会是知县府的人。

    而是他的亲娘吧。

    魏铭说完了这句,却是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酒壶,又倒在了桌子上,顾蜜等了一会儿,见他突然又没了动静,还是忍不住试探性的问了一声,“后来呢?”

    “死了。”一句简短的话,语气已经归于了平静。

    顾蜜的脖子就那么僵着,再看魏铭的模样,分明是闭着眼睛倒在了桌上睡着了的模样,可偏偏刚才那两个字,又清晰的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顾蜜陪了他一会儿,确定他不想再说话之后,又问了一声,“我这就让人将你送回去。”

    魏铭没有反应。

    顾蜜出去找了婆子交代了几句,看着魏铭被两个仆人带出来了门口,才转身回了屋。

    夜里的雨有一种独特的凉,无论是夏季还是冬季,都有些沁人心脾的冷。

    顾蜜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身边的丫头玉儿赶紧扶着她往屋里走,“姑娘,快进屋吧,夜里凉,这还刚下过雨呢。”

    顾蜜望了一眼深沉的夜色,想着她是极为怕冷的,前世湖水灌进脾肺,周身冻的刺骨的感觉,她尤记得清楚,“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