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8.第 38 章
    第三十八章

    等到沈青莲和朱婷收拾好出来看到沈耀坐在院子里正拿着书在看, 朱婷立马就跑到了他跟前, 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笑着说道, “表哥, 你也跟着我们一块儿去吧。”

    “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不管怎么说, 她也是表哥的表妹,过去看一眼,理所应当的。”

    沈耀愣了愣,下意识的向沈青莲望去,沈青莲被他这么一看,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要去就跟着一起去吧,好歹都是亲戚。”

    “那劳烦姑姑和表妹等一等,我去将书放好。”沈耀一阵紧张,书合上立马就钻进了自己的屋里, 衣裳不好换,姑姑和表妹都在外面, 倘若自己收拾的太过于周正, 定会以为他还对蜜儿表妹存着心思, 只能进屋借着放书的由头, 沾了一点水盆里的水, 摸了摸头上的发丝。

    待沈耀从屋里出来, 朱婷的眼睛就盯在了他湿了的几缕鬓发上, 牙槽子一咬,面上却也表现的滴水不漏,“表哥,走吧。”

    “好。”

    “听说表妹和知县府定了亲,倒是个高门户,好福气啊。”朱婷说话的时候,瞟了一眼沈耀的脸色,这话自然也是对沈耀说的。

    沈耀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也没有开口回答朱婷的话。

    “听舅母说,上次同表哥去了滚水村,结果被顾家的顾老爷子骂了一顿,真真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当时还听说表妹就在屋子里,怎的也没有替外家说说话,就算是亲事不成,再如何说,和表哥还是亲戚,总不能撕破了脸皮,老死不相往来。”

    朱婷说完,沈耀的脸色更是难看,连嘴角勉强保持的笑容也没有了。

    “你少说两句,再怎么说你表哥也是当事人,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等会儿咱们就纯粹是过去探望她,可莫要伤了和气。”沈青莲回头斥责了一声朱婷,当然也瞧见了沈耀的脸色。

    自己的丫头什么心思,她还能猜不出来,整日的往人家跟前凑,不就是看上了沈家的这个秀才。

    只是,自己的女儿毕竟还年轻,要想得了男人的心,不能硬着去逼,而是得了解他心里在想什么,顺着他的意思下去就行,如今顾蜜已经与知县府定了亲,她和沈耀之间就算是彻底完了的,自己女儿要是个懂事的就知道不用她着急,急什么呢?

    又不会跑。

    虽然自己有些嫌弃娘家的那位嫂子,可奈何她儿子争气,考了一个秀才,长的也是模样周正,自寄在朱家之后,朱家的人对他也也满意,要是婷儿真看上了他,也就一句话的事情,她回头与哥哥嫂嫂说一声就能将亲事定了,又何必要婷儿自己心急。

    “还能伤什么和气,我们这么好说话,我也就罢了只是她的表姐,她记不记得着无所谓,娘您可是她长辈,按理说,她来了县城也有这么久了,理应过来看看您才对,如今倒好,反过来要我们去看她。”

    朱婷说起这事,又沉不住气,脸色暗了下来。

    沈耀一路都没有说话,表妹的面铺子在哪儿,他自然知道,也曾几次偷偷的过去瞧过,只是站的远远的,不敢上前。

    这回他倒是没有首当其冲,跟在了三姑姑的身后,她往哪走他就跟着往哪走,直到看见了顾老爷子在面馆子跟前忙乎,想起曾经的往事,心里多少发虚,脚步才下意识的放缓了。

    “想不到这丫头倒能攀上知县府,也不知哪里来的福份。”沈青莲越往跟前走心里越是酸。

    早知道一向花花肠子的公子爷竟然也能收了心思的想要成婚,当初自己就不该刻意的拴住婷儿的脚,公子爷要是能先看到他家婷儿,又怎么会看上顾蜜那丫头,农务出身,一身的低贱气质,也不知道公子爷的眼睛怎么长的。

    “娘,您不是说,那公子爷不学无术,整日花天酒地吗?肚子里没有半点墨水有什么稀罕的,哪里像表哥,如今已是秀才,下次说不定就能中举了。”

    朱婷的眼睛含着情愫,羞涩又骄傲的看着沈耀。

    知县府又如何,等到表哥读书出来,出人头地了,出了知县上面还有无数个官职,更甚还能发展到龙城,眼光往长远了看,自然是内里有东西到表哥划算。

    最起码,他没有公子爷那般花花肠子,顾蜜别以为她找了一门好亲事,成亲之后,三天两头到被小妾纠缠,还有的是她哭的日子。

    “表妹抬举我了。”沈耀被朱婷含情脉脉的一瞧,脸色瞬间刷红,但又很尴尬,自己内心对蜜儿表妹的情意还在,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忘记得了的。

    即便是放下了蜜儿表妹,朱家表妹的性情也与自己不和,今后生活在一起,必定不是良配,心中暗自祈祷,希望表妹不要将眼光放在自己身上。

    沈青莲没有注意到身后两人的表情,一双眼睛只盯着面馆子里来来往往的人。

    这么好的生意,得赚多少钱?要早知道卖面条能如此赚钱,她也来做个生意了,这里地段又好,人也多,自己当初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点子上,偏偏让一个从农村里走出来的穷苦丫头给抢了机会。

    面铺子里出来招待客人的是新来的小厮,自然不认识三人,看到他们到了门前,满脸堆笑热情的将他们请了进去,“客官里面请。”

    “是三碗面条?”小厮又问了一声。

    几人俱是没有回应,沈青莲的眼光在里屋的几大盆猪肉臊子上,朱婷则是在寻找着顾蜜,而沈耀与朱婷一样,视线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一直在寻找心头的那一抹身影。

    “哟,顾家老爷子,倒是好多年没有看到您了,瞧这精神头倒是越发的年轻呢。”沈青莲突然一声收回了几人的目光,一时都抬头看向了迎面走来的顾见云。

    “这是顾蜜的三姨吧,是有多年没有看到了,难得你有心还来看我们。”顾见云适才听了小厮的话,说铺子里来了三人一直不提吃面的事,只顾着瞅来瞅去的四处看,担心是来闹事的,这便将他叫了出来,出来一看,还当真是来’闹事’的。

    “小五,快去,去煮三碗面过来,臊子肉多放一些。”顾见云热情的与沈青莲打完招呼,转身就叫了刚才的小厮过来,既然能来他铺子里,自然是要招待吃一顿。

    他能让他们吃好,但不保证这吃了心情就能好。

    “你们先坐会儿,既然来了就尝尝我家的面条。”顾见云态度热情,这般来看,至少从面子上看起来,是一家和睦的亲戚。

    “这……顾老爷子就别客气了,咱们是吃了饭......”过来的。

    “娘,我想吃面条,闻起来好香,还有好多肉呢。”沈青莲还没有说完,跟前的小儿子朱振到底是年幼天真,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一进铺子里,要不是他娘将他拉的紧,他早就出丑了,这会子听顾见云说有面吃,哪里还能忍住,当下就直言说了出来。

    这一下沈青莲的脸色刷的一下红了个通透,想一巴掌拍下去,又怕显得她小家子气。

    “这孩子人小,见什么馋什么,屋里的吃食再香,也没有外头的香。”沈青莲为了挽回一点尊严,也就只能这么说了。

    “娘......屋里就萝卜干子混白饭,有什么香的。”沈青莲没成想,自己倒是想的好,可她儿子没给她机会下台,当场气的脸色发青。

    “小孩子谁不是呢,都好馋嘴呢。”顾见云笑呵呵的替她圆了场,将沈青莲的尴尬收尽了眼底,心里觉得好笑,既然来了,还端着架子做甚?不就是想来吃一碗面的么,又装什么呢?

    等三碗面条一端上来,几人的神色又各不相同了。

    满满的一碗面条上面,全铺了一层膜肉,滋滋的冒着油香味儿,光只是看着就让人发馋。

    沈青莲根本顾不得管自己儿子的吃相,一颗心又痛又酸,没有一个好滋味。

    这可真舍得啊!这四碗面条摆在跟前,分量足,肉沫子也足,换做是谁家,也没有这么舍得往碗里放,就连自己家里的老太太弄个油渣煮面,都算是稀罕的了。

    这么多肉就为了吃一碗面,多糟蹋……

    沈青莲捏着筷子原本想撑面子,可奈何又实在是没有吃过这样一碗奢侈的面条,最终几番挣扎下来,总算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顾蜜是她的亲侄女,她的东西,她怎么就不能吃了?

    “蜜丫头呢,我也有好些年没有见到她了,如今听说与知县府许了亲,还真是个运气好的。”沈青莲吃着碗里的嘴里也没有空闲,见顾见云在邻桌收拾碗筷,冷不丁的就问了这么一句。

    “她啊,在院子里陪着瞻子读书,这里人多杂乱,她一个姑娘家也不好呆着,偶尔来一回,也就是过来算算账的。”

    “她还会算账?!”沈青莲着实被惊到了,语气中的嘲讽和不可置信溢于言表,一个山村里走出来的穷丫头,大字不识一个,还会算账?

    不只是沈青莲,朱婷和沈耀,都很惊讶,毕竟如今女子读书的人很少,有钱人家才会费了那个钱财,平常人家供个男子都已经很吃力了,就如沈耀,家里为了他读书,生活开支是省了又省,顾蜜?那样一个穷苦人家走出来的姑娘,哪里读得起?

    “顾瞻的那个先生教的。”顾见云倒也不气不恼,一群人是什么嘴脸,他早就清楚,不就是看不起他家的蜜丫头吗,现在看不起,到了以后就怕是高攀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