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都市小说 > 天降祥瑞(重生种田) > 39.第 39 章
    第三十九章

    从面铺子里出来, 顾见云又叫住了几人欲望前行的脚步, 笑呵呵的说道,“你们稍等一会儿, 我去叫马车。”

    沈青莲的脸色已经挂不住了,难怪顾蜜搬来了这么久都不来自己的屋里,原来是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瞧不上她这个穷亲戚。

    居然还请得起马车了, 得花多少银子?

    如此一来, 她更想去看看她院子里到底是个什么光景。

    朱家虽说搬来县城这么多年,包括沈青莲在内, 出行从未坐过马车, 都是步行,再说也没有什么远门可以出,巴掌大的院子,成日都关在里面, 最多就是出去买个东西,还能去哪里?

    她们如此,沈耀更是。

    “这马车得花不少银子吧?”马车里沉闷的很, 沈青莲终究是没有忍住。

    “哦,这是公子爷送的, 说是担心我年纪大腿脚不利索, 本来不想要的, 在泥巴田里打混了大半辈子, 走几步路算的了什么, 可那孩子硬说如今不同以往,得先享福。”

    顾见云说完,沈青莲便是彻底的不说话了,眼红到心尖儿都在颤抖。

    想不明白怎么着就她顾蜜这么好的运气,得了公子爷的青眼。

    马车一到顾蜜住的院子里,门前的小厮还以为只是顾老爷子一个人,一迎上去,就见从马车上陆陆续续的下来了一干人等,小厮呆楞了一瞬,立马就进去通报了一声,“姑娘,似是您家的亲戚来了。”

    顾蜜坐在前厅的青松一则,隐了大半个身子正听顾瞻的先生元佳才教她认字。今日从私塾出来,元先生再次应了顾瞻的约,小孩都喜欢先生多关注自己一点,这便使出了浑身解数讨好元佳才,几次都往自己屋里带,顾蜜也没有阻止,刚好趁着这机会学点东西,算账是其中之一,如今她已经在慢慢认字。

    听完门口的小厮通报,顾蜜薇薇愣了愣,亲戚?这县城里除了朱家的人……

    到底是没有憋住,找上门来了,顾蜜将书本放好,刚走到门口想去迎接,迎面就撞上了沈耀。

    青布衫子,黑布鞋,倒是没有变化。

    而沈耀眼里的顾蜜却是完全变了,外面披的是一件质地上好的鹅黄色轻纱,里面是乳白色的绸缎,小巧精致的绣花鞋,秀发用了一根玉簪挽起,垂下的发丝任由其披散在肩头。

    阳光打在她脸上,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庞留了一道阴影,一双黑眸透着清亮,不卑不亢,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早已经不是之前那位背着背篓割猪草的农家姑娘。

    此时站在他跟前的顾蜜,和那些千金大小姐又有何分别。

    沈耀看的呆了,在他身后的沈青莲,朱婷也呆了。

    朱婷盯着跟前的人,完全无法与自己印象中那个矮小瘦弱的人联想在一起,曾经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怯意,紧缩着身子,仿佛能卑微到了尘埃里。

    那样一个人,怎的就突然变成了这样?

    “这,这是蜜丫头?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沈青莲干涩的说了一句,再如何变,那模样变不了,跟自己那大姐长的很像,都是个夺人眼目的人精。

    “三姨娘。”顾蜜开口温柔的叫了一声。

    “表哥,表姐。”顾蜜依次的打了声招呼,视线最后落在了朱婷的身上。

    虽说朱婷长的也算周正,倒也不至于拔尖,身上的衫子是铺子里的陈年旧货,估计出门前还特意换上的,就这样的一个人,前世竟然被她欺压的毫无翻身的余地,最后连命都丢子她手里。

    有多不值,如今好日子过久了,就更有感触。

    朱婷察觉到了顾蜜的眼光,狠着劲儿的与她对视,却发现顾蜜的眼光不但没有了往日的卑微,直勾勾的瞧过来,没有任何躲藏和掩饰,眼底深处似乎还有几丝在打量她的意思。

    不用去仔细的对比,光是两人身上的衣裳,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往日里都是朱婷在顾蜜面前翘着鼻子走,如今还是头一回让朱婷心虚的先撤回了目光。

    顾蜜看了一眼朱婷张红的脸,眼里冷意扫过,欠她的都得还。

    “沈兄?”原本就在院里的元佳才,只是隐在了青松之后,从缝隙中透过无意看了一眼外面进来的人,一看便觉得跟前男子有些熟悉,这才唐突的站起来,走出去才发现,还真的是自己的同窗沈耀,惊讶的打了声招呼。

    刚才听顾姑娘叫了沈耀一声表哥,没想到沈兄竟然与顾姑娘是亲戚,只知道这一点,却不知他们之前个瓜葛,心里还高兴了一番,想着以后还能多从沈兄这边入手。

    沈耀也很意外在这里见到元佳才,要问的话到了嘴边,突然就看到元佳才身边的顾瞻,顿时便明白了过来。

    “如此之巧,元兄竟然就是表弟的先生。”沈耀叹了一声。

    “姑娘,这亲戚上门了,就赶紧请进来吧,别让人在门口站着。”屋里的冯嬷嬷听见了门口的动静,赶紧出来了。

    当初两个婆子,刘婆子送去了面铺子里,屋里留了一位冯嬷嬷,冯嬷嬷多少读过一点书,也伺候过官家小姐,买的时候顾见云就准备给顾蜜留在身边用的。

    冯嬷嬷招呼了一声出来,沈青莲和朱婷的脸色又都变了。

    这感情除了一个守门的,屋里还请了婆子?

    沈耀刚好与元佳才认识,便留在了前院两人聊着,沈青莲和朱婷跟着冯嬷嬷去了内院,刚进去,伺候顾蜜洗簌的丫头玉儿也迎了上来。

    这一下,沈青莲和朱婷两人心里就跟塞了一团泥巴一样,堵得慌。

    “姑娘,这是来了亲戚了?”玉儿上前笑眯眯的扶住了顾蜜的胳膊,台阶上下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朱婷的眼睛都能滴出血来,装什么装,没来县城之前,都是自己下地种粮食吃的,如今这攀上了知县府,这架势摆的多大啊,自己连个路都不会走了?

    也不知道那知县府能经得起她几番折腾。

    “去让橘红泡一壶茶过来,她泡的茶最是香。”顾蜜吩咐了一声身边的玉儿,说完瞥了一眼身后的两人。

    两人的脸色,如同灶灰。

    还有丫鬟?这院子里一共就住了他们三个人?这要了多少丫鬟伺候?

    “表妹如今真是攀了高亲,倒是过的比我们还好了。”朱婷坐下来,面上尽量控制了,可依旧藏不住语气间的嫉妒。

    再有本事又如何,不就是靠了个男人嘛,等哪天公子爷厌了她,倦了她,看她还能不能这么拽。

    “日子是过的比以前好些,这人不都是要往高处走的吗,表姐你说是不是?”顾蜜缓缓的应了一句,倒也没恼。

    朱婷想不到她竟然能这般淡然的与自己说话,以前,自己与她说话的时候,她从来都是结结巴巴,不敢看着自己的。

    这好日子一过,当真就能让人脱胎换骨?

    “蜜丫头这运气,怕是你娘在地下没少保佑你。”沈青莲也意外她语气的老成。

    “不过,这自古都是什么爹生什么娃,农夫的孩子还不也得是个农夫么?蜜丫头这边派头倒是讲究的好,恐怕顾家你爹爹还在滚水村挽着裤脚,泥田里打滚吧。”沈青莲越看这院子里的东西,心里越堵。

    心中的酸意早就没有忍住,仗着自己长辈的身份,就打算教训顾蜜,这好东西,是她一个人能独吞的?

    屋里还有一个老太婆,还有一个爹,一个后娘。

    与这日子比起来,莫怕是天壤之别了。

    “三姨娘说的是,我本也有意接了他们过来 ,可奈何爹爹不许,说什么顾家的根在那里,让爷带着我和瞻子出来就好,等瞻子出人头地了,衣锦还乡之时,再接他出来也不迟。”

    “什么?你爹这样说的?还真是种田种坏了脑子,哪有人放着好日子不过,偏偏要呆着村里的?你娘刚生了娃,你不在身边伺候,你爹过些日子不是还得出去跑活儿吗?他也允许你丢下屋里的人跑出来?”

    “三姨娘放心,走之前一家人都收了知县大人的信,我出来也是家里人同意了的,再说,爹爹如今已不打算出远门跑木匠活儿了,我赚的那些银子足够他们花。”顾蜜一直都是笑颜相待。

    可她身边的冯嬷嬷和丫头就听不下去了,原本还以为是个什么好亲戚,没有想到,尽然是个不知好歹,跑上门来埋汰姑娘的人。

    正在煮茶的橘红心里也气,茶杯子放在沈青莲和朱婷跟前时,猛的一磕,脸色阴沉沉的,不难看出对跟前二人的讨厌。

    朱婷气的瞪了一眼橘红,而沈青莲却没有那个心思去看橘红,脑子里全是顾蜜说的那句,“我赚的那些银子足够他们花。”

    “你那面条铺子能赚多少银子?”沈青莲赶紧的问道,“我看你一碗肉那么的糟蹋浪费,光是本钱怕都不少吧?剩下来的利润还能剩多少?”

    “三姨娘,凡事不能光想着只进不出,拿出来的多,收回来的也就多,如今太平盛世,有钱人多的是,还在乎你那一碗白素素的面不成?卖的肉多了,味道好了,多少银子人家也能给的起。”顾蜜压着声音,似乎是在对沈青莲掏心掏肺的讲解自己是如何发财致富的。

    “一碗面,三姨娘你猜我能卖多少钱?”顾蜜故作神秘的对沈青莲挤了挤眼睛。

    “多少?”沈青莲脱口而出。

    “两百个铜板。”顾蜜伸出了两根手指,说完脸上还泛起了自豪的红晕。

    “这.....这么多?!”沈青莲简直不敢相信,平常的一碗面,也就十个,二十个铜板,她一碗能卖到两百个铜板?

    这回连一直在装清高的朱婷都忍不住将耳朵凑了过来。

    “这中间的利润,可是五五分的。”顾蜜头一埋,又是火上浇油的说了一句。

    “啊,这么好赚?”沈青莲只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一直在撞,咚咚的直跳,一碗面条就赚一百个铜板,那一天得卖多少碗。

    天爷啊,难怪这丫头突然什么都有了。

    “这么好的生意,你没有和你爹说,你爹就不想过来一块儿帮忙?”沈青莲还是存了几分怀疑。

    “说了,三姨娘又不是不了解我爹,我爹说不好听的,就是个死脑筋,我走的时候还和爹说 ,让娘也一起过来城里住,可爹不同意。”顾蜜说完,橘红刚好递过来了一杯茶,偷偷的看了一眼顾蜜,嘴角的笑就差憋不住了。

    这姑娘演起戏来,当真是惟妙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