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今天也在努力躺鸡[电竞] > 第四章(改词)
    谢容浩:“小时……”

    江时被他这一串操作秀得头皮发麻,哭笑不得地说:“没事,我会替你活下去的。”

    车子停在了不远处,对方只有一个人,自然也注意到了房子里的动静,下车缓缓地往房子里摸。

    江时正犹豫自己是守在楼梯口等人上来拼一把,还是赶紧跳窗溜,弹幕就出来了

    [王爵]mini:从这个窗户跳下去。

    [王爵]mini:他进房子里了,你从左边绕,这个人你能杀。

    [王爵]mini:ak后坐力大,你压压枪,手别哆嗦。

    江时找准时机立刻开枪,对方瞬间趴倒在地,江时突突地又补了两枪,看着对方变成盒子,几不可见地松了一口气。

    江时凭着秦隐的一句句的指导,终于跌跌撞撞地苟到了决赛圈。

    安全区刷在了一栋小二层楼,左上角显示剩余存活人数5。

    [王爵]mini:再往左移一点。

    秦隐教他站在树后卡视角看对面房子的情况,江时手抖了一下,不小心漏了半个头。

    就这么一秒的功夫,头被人一枪爆掉,系统显示对局结束。

    江时猛地看向摄像头。

    不知道怎么了,他突然想起有一次直播,游戏中他当时的队友操作失误,白白送了半管血,当时也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秦隐还是板着脸把人训了一顿。

    那时候秦隐的表情江时到现在还记得,特别凶。

    秦隐看着屏幕,眼前的人一副乖乖听训的模样,紧盯着摄像头的眼睛比任何人都关注,却又无端透出几分委屈巴巴的心虚。

    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小猫挠了一下,秦隐无声地笑了一下,敲字。

    [王爵]mini:早点睡,晚安。

    藏在耳麦里的耳朵尖隐隐发烫,江时一脸淡定:“晚安。”

    啊啊啊好害羞!

    江时跟弹幕说了几句就下了直播,刚准备关电脑,突然收到一条来自xienidaye的私信。

    xienidaye:小时,你什么跟我宋哥勾搭到一起了!!!

    谢容浩看到满屏礼物的时候正在喝水,惊得差点把显示屏给烧了,不为别的,只因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秦隐。

    秦隐这个人,看似平易近人好说话,其实眼高于顶偶像包袱大的很,大概是因为家庭的关系,他的感情观也较常人更淡薄,显得入世又出世。

    说实话,谢容浩真的很难想象这世上能有什么人能让秦隐走下神坛。

    可惜当时江时还在直播,为了保住秦隐的小号,谢容浩憋了好久只敢等他下播以后发个私信。

    江时有点头疼:……没勾搭。

    xienidaye: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你们早就有一腿!

    这就演上了?懒得搭理这个戏精,江时回:早点睡吧。

    xienidaye:???

    xienidaye:果然你俩才是真爱,只有我是意外。

    xienidaye:加个微信呗,以后一起打游戏啊!

    江时发过去一串数字,微信很快弹出一个提醒。

    他到底是有多喜欢,到哪儿都顶着这个id,江时哭笑不得,点了接受,陪着他插科打诨地几句,后来实在困得受不了,放下手机就睡了。

    上午八点半,江时起床洗漱,吃完早餐才看手机,发现七点半左右有电话进来,只是铃声响了十秒左右就被主人挂断。

    来电人备注:秦隐。

    江时连忙回拨过去,接通以后才惊觉自己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干巴巴地道:“……秦神。”

    “醒了?”秦隐敲了敲桌面示意作报告的人停下,走到会议室外。

    “本来想叫你一起吃早餐的。”微微停顿,秦隐很轻地笑了一下,“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江时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破土而出,然后他最终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他不敢泄露太多情绪,怕那感情太炽烈,会吓到秦隐。

    可是说出口他又觉得不对,这样显得太冷淡,像是在主动把人往外推。

    江时主动解释:“我昨晚睡的比较晚,所以……”

    想到了什么,江时连忙道,“那些礼物的钱我都退给您吧,只是平台已经扣了分成,我没有钱,只能退一半……”

    “不用,”秦隐的语气中有很淡的笑意,“江小时,你这样,还怎么让我开口求你带我回家见家长?”

    江时:!!!

    江时很开心,甚至有点飘飘然。

    “我家里只有我妈妈,她知道我的情况,我也跟她说了你的存在,等您有时间……”

    秦隐一挑眉:“那就明天。”

    “……”江时愣了半晌,呆呆地说:“好。”

    电话两端安静了一瞬,江时听到对面有人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秦总”,也听到秦隐很冷淡地让对方等一下。

    “要不您先忙吧。”江时很体贴地表示理解,为此也找好了理由,“我也要吃早餐了。”

    秦隐顿了一下:“好,我十一点半左右过来接你。”

    江时提前了十分钟下楼,银色法拉利已经停在小区门口了。

    见到他,江时小小地啊了一声,有点懊恼:“……您是不是等了很久啊?”

    “我也刚来,”秦隐俯身给他系好安全带,就像是在对待一个小朋友,“待会儿想吃什么?”

    两个人相隔很近,江时抽了抽鼻尖,闻到了他身上浅浅的乌木香,若隐若现,像是能把他的魂儿勾进去。

    脸慢腾腾地红了,江时低下头,飞快道:“我都可以,您决定吧。”

    似乎是听出了他语气的异样,秦隐偏头,目光落在对方红透了的耳朵尖上。

    江时属于皮肤特别白的那类人,细皮嫩肉,白的发光,所以只要稍稍有点害羞,脸红得就很明显。

    秦隐不由得失笑,又很认真地自我反省,小朋友简单又纯粹,乖巧又纯情,不太经撩,以后是得注意一点分寸。

    秦隐今天没带司机,也就没急着开车,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问江时:“能吃辣吗?”

    江时登时转头看向秦隐,捣蒜般点点头:“能!”

    看样子是很喜欢吃辣了,秦隐在心里默默记下。

    车子很快在一家龙虾馆附近停下,秦隐带着江时直接上了二楼的包房。

    这里的老板是一个中美混血儿,长得高大又帅气,得知秦隐过来,上楼来打招呼。

    秦隐对他挺尊敬,倒是老板见了江时就忍不住打趣:“秦,不跟我介绍一下这个小朋友?”

    “他……”秦隐挑了下眉,堪堪只来得及说一个字,江时已经九十度鞠躬,“林先生你好,我叫江时!”

    秦隐安静地看着江时,小朋友行为举止看似无可挑剔,却好像带了一点适得其反的欲盖弥彰。

    江时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定义他和秦隐的关系。

    见过两面的朋友?即将结婚的契约对象?或者……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秦隐是怎么认为的,因为这些身份江时哪一个都不想要。

    秦隐却好像看出了江时此时心里在想什么,从容不迫地把他揽进怀里,手臂无比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腰上。

    江时:!

    秦隐掐着江时的腰,隔着白色衬衫,恶劣地揉了揉,面上却不动声色:“小朋友面子比较薄,容易害羞,见谅。”

    老板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他很可爱,你们很配。”

    很快,满满几盘小龙虾就端上了桌,麻辣、蒜蓉、十三香,每种口味各有一盘。

    江时不太会剥,笨手笨脚地掐头去尾剥壳,等取掉虾线,好端端的一只虾已经被他□□得不成样子。

    反观秦隐,他的动作不仅赏心悦目,剥好的虾更是完好无缺肉多饱满,一看就是虾族中的上等人儿。

    江时捏着惨不忍睹的小龙虾胡乱地塞进嘴里吃掉,艰难找着话题:“……秦神跟林先生很熟吗?”

    “嗯,”秦隐应了声,“以前还在one的时候经常能见。”

    说着抬头看了一眼,就见江时面露惊讶,秦隐低笑两声,解释:“他是我们教练的伴侣。”

    江时想,怪不得。

    秦隐一直视他的教练为恩师,就连在他最年轻气盛桀骜不驯的年纪,也能从那些细枝末节中透出几分少年人的敬畏来。

    这一切江时曾比任何人都清楚,然而只过了一百多天,他竟然快忘的差不多了。

    看着江时似乎在发呆,秦隐端着剥好的满满一盘虾跟他换了一盘:“不喜欢吃这个?”

    “喜欢的,”江时看着对方拿过去的空盘,下意识地想换回来,伸手却被秦隐按住。

    温热的触感在瞬间从指尖传来,相触的肌肤却好像火烧一般,江时一下子连话都不会说了,却没忘抽出自己的手:“秦,秦神,你,你不吃吗?”

    秦隐微微皱眉,但也没表现得太明显:“你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