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读书 > 玄幻小说 > 今天也在努力躺鸡[电竞] > 第七章(改词)
    接下来的一切如江时所希望的那样都很顺利,江妈妈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自然舍不得为难自己的亲儿子。

    秦隐有些羡慕,这是他一度想象过的母亲该有的样子。

    两个人留下吃了午餐,临走时,江妈妈把户口簿交给了江时。

    江时乖乖坐在副驾驶座上,捏着小本本偷偷摸摸地兴奋了小半天,拉着秦隐聊天。

    “对了秦神……”江时侧眸看他,状若无意道,“你把我们的事已经告诉你的朋友了啊。”

    秦隐有些意外他是怎么知道的,但也没有深究,他嗯了一声之后徐徐笑开:“我还正想问你,你什么时候有空?他们一直闹着想见见你。”

    “见我?”江时登时愣住。

    秦隐看了他一眼:“他们都是我以前的队友,凉凉,指尖,墨爷,大……还有一个你认识,前两天你们一起玩过,谢容浩。”

    末了,秦隐一挑眉:“不想见?”

    江时浑身神经一紧,习惯了秦隐在他面前保持完美克制的模样,江时都快忘了他其实还有强势霸道的另一面。

    比如现在,他只是漫不经心地抬抬眼皮,嘴角翘着要笑不笑的弧度,就能没来由地让人生出几分畏惧感。

    偏偏江时就吃这一套。

    “要,要见的,”江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勾秦隐的衣角,“时间你定吧,我都可以。”

    这小孩儿也太乖了,就像是一只漂亮又温顺的猫儿,即使害羞得不得了,也愿意翻出自己软软的毛肚皮。

    秦隐终于忍不住露出微笑来:“那就周末。”

    江时看着他微微翘着的嘴角,又忍不住欢喜起来。

    回来的时候有一段高速路上出了一起连环车祸,路上很堵,秦隐开了三个半小时才进市区。

    江时睡了将近两个小时,现下还没醒透,迷迷糊糊地解了安全带,又回头看他:“你要不要上去坐一坐呀?都开了一天车了。”

    刚醒时他的嗓音还有点哑,尾音拉着软绵绵的,就像是无意识地跟人撒了个娇。

    秦隐微微一愣,又很快反应过来,笑道:“也好。”

    江时的屋子不太大,只有六七十平米的样子,家具却很齐全,而且屋内很干净,有很强烈的生活气息。

    江时拿了一双新拖鞋给秦隐换上,让他随便坐,自己去厨房烧水。

    “我可以随便看看么?”秦隐单手插兜,懒洋洋地靠着厨房的门框,像是有意逗他,说话时又低又沉,带着很深的笑意。

    江时目不转睛地看着灶上烧着的热水,没回头也没犹豫:“可以的。”

    江时此时其实已经完全醒了,他又觉得自已应该是还没睡醒,不然,他怎么会在自己家见到活的秦隐。

    秦隐当然不会在别人的房子里随便乱转,毕竟良好的教养摆在那儿。

    他找了沙发一角坐下,随手拿起茶几倒扣着放的一本文集。

    这是江时看过的书,其中一页还被他折了一个角。

    江时比任何人都清楚,大型猫科动物对危险有着多么强的感知力,偏偏秦隐于他的危险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现在,对方只是随意制造出些许声响,沙沙的翻页声,细微极了,都能在江时的耳边无限放大,混合着他胸腔里的心跳声,搅得他不得安宁。

    江时拼命捂住自己的胸口,想让里面的东西消停。

    十五分钟后,等江时端着晾得半凉的白开水出来时,秦隐已经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书掉在了地上,男人的睡相斯文极了,比起他平时的样子少了几分攻击性。

    江时把书踢开,蹲在沙发旁边看他。

    男人闭着眼,睫毛又长又翘地耷拉下来,跟个小扇子似的,让江时瞬间想到了一个词,活体睫毛精。

    嘴唇也生的特别好看,一看就特别适合接/吻。

    江时极缓极慢地深吸了一口气,克制自己不去碰他,却有无数疯狂的念头在脑海喧嚣着想要跳出来。

    想亲亲他,想将他生/吞/活/剥,想把他一辈子都锁在绵绵爱意的笼子里。

    想盖座金屋,藏他的秦隐小美人儿。

    可是,江时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缓慢地轻巧地勾起了一个笑容,冰凉的,似嘲似讽。

    带着不属于江时的温度。

    ……

    晚上七点,江时做好晚饭,秦隐还没醒,江时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叫醒他,又把菜放进冰箱,去隔壁房间开直播。

    这是一个标准的两居室,两个卧室一个做了江时的卧室,一个被他改成了书房。

    书房里两台电脑正对着单面白墙,旁边的半截书架偶尔也会入镜,那就是江时平时直播的地方。

    因为秦隐狂刷礼物带来的热度,直播间的人气值已经稳定在了十万。

    江时打开直播间,又去倒了一杯水,回来时,弹幕已经多了起来。

    江时挑了几条弹幕回了,看到最后一条弹幕的时候愣了一下,而后一本正经地问:“这位朋友是第一天来看我直播的么,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想让我带你们玩?”

    弹幕照例又是一片哈哈哈。

    江时没再管弹幕,打开微信找谢容浩:吃鸡吗?

    谢容浩回的很快,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玩啊,等我。

    刚进队伍,谢容浩就开麦了:“小时你等一下啊,我还有一个朋友,我问问他要不要一起。”

    江时默默停下准备按开始的手:“行,你拉。”

    等了五分钟,谢容浩的朋友才进队,白头发小哥哥穿着一身title冠军套装,头上还明晃晃地顶着一排字母:sky-yama。

    江时凭着对国内明星战队仅有的了解仔细回忆了一下,绝地圈内明星战队排行榜前五中one排第一,sky仅次排第二。

    但sky一队的队长是谁来着?他忘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大多数人喜欢一支战队或者一个职业选手,首先是因为喜欢电竞这个行业,因为在那个人的身上自己梦想有所寄托。

    而江时对国内整个电竞行业的认知,却是完全依附于秦隐展开的。

    比如,别人记住一个人要么是因为他的技术,他身上的荣光,或者那张能当饭吃的脸,再不济也是因为对方身上有一点特别突出。

    但是江时不同,他记得指尖、墨爷……首先是因为他们是秦隐的队友,记得sky,也只是因为它曾跟秦隐在的one争夺过冠亚军,但关于他们再多的信息,江时就不知道了。

    “好了小时,你开吧。”谢容浩的语气听起来十分欢快,“宝贝儿,你一会儿跟紧我哦,我保护你。”

    yama也开麦了,嗓音压得很低,又好像天生带着笑意:“好,你带我飞。”

    顶着这个id说谁带飞谁呢,江时抽了抽嘴角,没忍住私戳了谢容浩:谢哥,你这朋友是打职业的吧?

    这一次,谢容浩一如既往地打字速度贼快。

    xienidaye:不是啊。

    xienidaye:他说他很菜的。

    江时看了一眼弹幕,果然已经有很多粉丝认出来了。

    江时:“……”

    行叭,懒得打击这个小傻子。

    两个人退出私聊,江时刚准备点开始,谢容浩突然道:“宝贝儿,你怎么改名了?”

    江时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对方的id已经从sky-yama改成了yyy,彻底伪装成了路人甲。

    “哦,”男人的语气无比自然,“这个号以前给别人玩过,名字我不喜欢,就换了一个。”

    谢容浩没想太多:“好吧,你刚才那个名字其实也挺好听的,不过这个也不错。”

    江时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沉默了一会儿,问:“那个三个y,谢哥是不是没跟你说,我现在其实在直播……?”

    yyy:“……”

    谢容浩这才想起来:“对哦宝贝儿,我忘了跟你说了,”他的语气依旧轻快极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什么修罗场,“我家小时还是一个主播,他很厉害的哦。”

    这下,队伍麦完全沉默了。

    良久,谢容浩在队伍里试探地喊了一声:“宝贝儿?小时?”

    yyy后面跟着的小喇叭闪了闪,他轻咳了一声,道:“队长开吧。”

    江时点了开始,顺便关了队伍麦,看着弹幕道:“你们认错人了,那不是阎王。”

    观众:???

    亲亲,我们怀疑您在睁眼说瞎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