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秦隐等了将近半分钟,对方的消息才发过来。

    谢容浩:你都不知道,就因为小时开枪狙杀了一个人,晚上黑子带了一晚上节奏骂小时开挂。

    谢容浩:呵,开挂?可能么?他们也不想想,像我们这种玩啥啥厉害的人,还屑于开挂?

    秦隐:…

    秦隐:你悠着点夸。

    秦隐:有录屏吗?

    谢容浩:我忘录了,不过平台管理员应该有吧?

    秦隐退出聊天页面,转头又去找青柠tv的管理员。

    作为青柠全平台唯一一个紫v账号,平台曾给他安排了一个专属管理员。

    秦隐没跟他周旋,直接问:你那儿是不是有所有直播间的录屏?

    青柠001秒回:有的,您想看哪一个直播间呢?

    秦隐直接把江时直播间的房间号复制给他发了出去。

    录屏很快就发过来了,秦隐直接把时间拉到了弹幕高峰期,往回拨了一点点开始一帧一帧看。

    仔仔细细地看完,秦隐面色如常,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江时跟那个词搭上边,所以看了也没有多大意外。

    只是凡事讲究证据,秦隐就算想护也要护的堂堂正正,他要让江时以后再面对那些讨人厌的弹幕时,能够理直气壮地让那些人闭嘴。

    秦隐:主播有没有开挂这么简单都判断不出来?我是不是应该质疑贵司的审查程序?

    早就站短通知举报结果的管理员:……

    青柠001:您放心。

    一分钟后,青柠001发来一张截图,是举报结果的全站公示,公示内容为:主播hour全程为正常游戏,举报结果无效。

    青柠001:请问这样,您满意了吗?

    秦隐勾了勾唇,收了手机,想到了什么,又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

    是他的错觉么,这个人是不是对他有点过于小心翼翼了?

    秦隐正走神,就察觉到有人在扯他的衣角。

    “秦神……”江时不知道什么已经端着水果盘回来了,他就坐在秦隐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我都没有你的微信号呢。”

    秦隐同他对视,江时抿紧了唇,眼尾洇着薄红,还是执拗地看着他,江时就是这样,总能在秦隐最没有防备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在他的心窝子里挠上一爪子。

    不疼,甚至想让他再抓一抓。

    秦隐故意绷着脸,不笑的时候有点冷:“你叫我什么?”

    江时僵着手指,又舍不得松开,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秦哥?”

    “把头一个字去掉。”

    江时像是受到惊吓,呆了好半晌,才试探着极小声地叫了一声:“……哥。”

    江时觉得秦隐有时就像一个恃宠而骄的小王子,却有着深埋在骨子里的恶劣,时不时地发作一下,就跟那晚一样,变着花样地逼着他叫“哥哥”、“老公”,让江时差点挠花他的脸。

    秦隐露出个笑,把手机扔给他:“自己加上。”

    江时拿着手机添加好友,又去弄自己的手机把申请同意上,才把手机还给他。

    秦隐把手机收好,看了一眼表。

    江时心里咯噔一声,却还是欲盖弥彰地问道:“你今晚不走吧?”

    秦隐半挑着眉,看着他不说话,意思却相当明显。

    江时低下头,抿了抿唇,又问了一遍:“不走成么?”

    秦隐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掌心盖在他的头顶上,动手揉了一把:“不合适。”

    江时的身体僵了一瞬,又很快放松下来。

    江时想,没关系的,反正喜欢从来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他被自己这么差劲的人盯上已经够倒霉了。

    于是,他很轻很轻地笑了一声:“我明白的。”

    秦隐觉得这个小朋友真的挺有意思,想要撒撒娇装装可怜的时候,眼角要红不红的样子直往人心窝里戳,可真的难过了,却连眼睛都在笑。

    可能天生就是来克他的吧,秦隐站起来:“今天早点睡,明早我来接你。”

    “明天?”

    江时几乎以为自己幻听,就听到秦隐应道,“嗯,去领个证。”

    “!”

    江时愣了好一会儿,不放心地问:“你父母那边,没问题吗?”

    “没问题,”秦隐的嘴角微微翘着,眸子里的笑意却淡了些,“只要是我要的,他们都没意见。”

    ……

    从民政局出来,江时拿着两个红彤彤的本子还有点懵:“这样就好了?”

    他们到这儿是八点半,办完出来才九点不到。

    秦隐闻言,只是挑了挑眉:“只是做个公证,你以为有多复杂?”

    江时被阳光晃了一下眼,半眯着眼笑了笑,没说话。

    也对,公证从来简单,困难的是两个人爱上的过程,这世上多的是一辈子被逼绑在一起却从爱过的怨侣。

    就像,他只耍了一点小手段,秦隐就是他的了,属于他又不爱他。

    到了车上,秦隐和江时坐在后座,他让江时摊开手。

    他抬头,不明就里地看着秦隐,只觉得手上一凉,低头一看,手心静静躺着一个盒子,盒顶微微凸起,上面的纹饰精巧又好看。

    想也知道这会是什么,江时呼吸一窒,难得的是真的紧张了。

    “愣什么呢?”秦隐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不想给我戴了?”

    江时认真地给他戴上,秦隐的手本来就好看,手指细白,戒指的尺寸大小正合适,江时摸了摸他指腹的薄茧,仰头半是害羞半是期待地看着他。

    秦隐觉得有点头疼,小朋友的心思太明显了,看着自己时眼睛里就像藏着星星,秦隐又从兜里掏出一根细长的银链,钻戒滑过银链时叮铃作响。

    江时有点不开心:“我为什么不能戴手上?”

    秦隐凑近了一点儿给他戴在脖子上,带笑的嗓音是从喉咙深处滚出来的:“你还小。”

    江时:?

    我怀疑你在骂我,虽然我找不到什么证据。

    秦隐带着他直接去了新家,江时带的东西不多,一个小行李箱直接搞定,其他早就置办好了。

    公寓的客厅里站着一男一女两位中年人,负责两人的生活起居,以及后院正闹着的三小只。

    江时去了主卧,把物品一一归置好,下楼,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喵叫,江时偏头,就看见猫爬架上站着一只极其漂亮的海豹双色小布偶。

    “它们都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秦隐换了一套居家服,端着一杯热牛奶立在博物架旁,抿了一口才接着道:“你记得给它们取个名字。”

    江时走近它,近距离地注视着小布偶,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说:“要不就叫它秦小影吧?”

    明明是个疑问句,却又好像打定了非要占他这个便宜。

    秦隐无奈地摇摇头,嘴角勾起一抹笑:“那后面那两只一个叫江大白、另一个就叫江小白吧。”

    临近饭点,因为今天早上没有送新鲜的蔬菜过来,秦隐带江时出去吃,顺便带他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两个人将近八点才到家,江时休息了一会儿,就进了二楼直播室。

    秦隐进来的时候,江时还在捣鼓电脑自带的摄像头,见到他,手忙脚乱地把所有页面关了。

    秦隐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放到他桌边,凑近帮他调好摄像头,叮嘱:“今天不许太晚,最晚播到十一点。”

    江时连忙点头,偷偷伸手去捏他的衣角,问他:“你一会儿还有事吗?”

    秦隐笑着摇摇头。

    虽然结婚的决定做的很匆忙,但也不算措手不及,为了能够妥善处理好这一切,也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秦隐还是特地请了一个星期的婚假。

    笑完,停了停,秦隐反问:“看你直播算么?”

    江时觉得这人就是故意的,故意撩他,敌进他退敌退他追,给看不给吃,就是个小渣男!

    江时很乖地仰头看他,脸有点红:“那你别看直播了,”说着,他飞快叫了一声哥,又问,“我们一起玩成么?”

    小朋友太乖了,秦隐被他那一声哥叫的通体舒畅,什么都想依他:“等我去开电脑。”

    江时开了直播,因为有固定直播时间,很多粉丝早早就等在了房间,直播间的人气很快就稳定在了七万。

    昨天提前下播,今天又晚了几个小时才来,所有人只当江时是受了昨晚那件事的影响,倒是没有一个人纠结时间问题。

    江时简单地跟弹幕聊了两句,回答了几个弹幕比较关心的问题,就开了游戏。

    上一次游戏结束他就和秦隐加了好友,点开游戏好友列表一看,yi显示并不在线,上线时间在两天前,江时安心等着,右下方的微信图标突然闪了闪。

    qy:游戏id。

    江时本来想给他备注一个“小娇妻”,难得的求生欲还是让他用了最简单的缩写。

    他就是怕这种情况,直播的时候要是秦隐找自己,到时候总不能欲盖弥彰地关个摄像头,显得他真有什么似的。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怕被秦隐看见。

    江时不明就里,还是把自己的id复制发了过去。

    半分钟后,江时终于明白秦隐为什么要问那个了。

    [one-mini申请添加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