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时没给它顺毛,非要待在他怀里独占宠爱的小猫咪一爪子按住他的手机不要他看,拨开一次按一次。

    江时只好把手机放在一边,各种顺毛摸,直到小家伙打起了舒服的小呼噜,电话进来了。

    备注:秦美人儿。

    江时点了接听,秦隐在电话那边问:“下播了?”

    不紧不慢,嗓音低沉慵懒而随性,是他最喜欢的腔调。

    江时低低地嗯了一声,又不想显得太生硬,讷讷地补充道:“休息会儿,晚上再播。”

    语气干巴巴,仿佛无声地在说我不开心,快来哄哄我。

    秦隐差点忍不住溢出笑声来。

    “本来以为三点之前能结束,结果耽误了一点时间,”秦隐轻声道,“想着你在直播就没给你打电话……生气了?”

    江时静默一瞬,又嗯了一声。

    生他的气是不可能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可谁让他问了,江时就想耍个小脾气。

    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秦隐有点想笑,差不多已经能想象出他此时的样子。

    一定是微微抿着唇,眼角微红,故意露出一副无辜又委屈巴巴的表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一句“晚上别等我”临到嘴边又被咽了回去,秦隐改口问:“我等会有个聚会,你要不要一起?”

    秦隐有时也看不透自己想要什么。

    他不清楚合约夫夫私下里到底该怎么相处,但也明白一点,两个人之间牵扯越多圈子重合越多,等到合约结束,事情就会更难办。

    毕竟不可控的因素越多,变数也会越多。

    最好的办法,就是两个人各玩各的,互为平行线。

    但秦隐却是私心想把他彻底带入自己的世界,没有原因,不经思索。

    就像现在这样。

    秦隐静静等着他的答案。

    江时似乎认真地想了一下,又好像没有一丝犹豫:“好啊。”

    秦隐顿时就笑了:“都不问问有谁?”

    上一次他说想带他去见一下one那几个,可不是这反应。

    江时脸上划过一抹纵容的笑,从善如流:“那都有谁呀?”

    嗓音轻清软糯,低吟婉转,是温声软语。

    就像是江时在顺着他哄着他。

    秦隐笑:“几个老朋友。”

    说着,想到那几个说话做事都没点把门的糟心玩意儿,秦隐扶额:“你去了,他们可能会灌你酒。”

    “能喝酒吗?”他问。

    江时的僵硬只持续了一瞬,他佯装思索了一会,半真半假道:“可以能,也可以不能。”

    这不算骗人吧?

    秦隐被他逗笑了,默认了他不会喝酒。

    不过就算他会,秦隐也打定了主意不会那些个老狗比近他的身。

    听话的小朋友,怎么可以沾酒那种东西。

    秦隐看了眼时间,估摸着道:“我大概七点到家,你先收拾一下。”

    江时说了一声好。

    两个人都没急着挂电话。

    猫崽子把毛脑袋拱进了江时的手心,一个劲儿地蹭,他只好开着外音把手机放到一边,伺候小祖宗。

    空气里静默了一会儿,秦隐突然压低了声音道:“江小时,你现在还沮丧么?”

    对方没回话,手机里安静了几秒,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一下又一下,就像响在了他耳边。

    “以前怎么没发现,”秦隐很低很低地笑了一声,“你这有点黏人啊小朋友。”

    江时簌然拿起了手机,冷静下来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大了。

    他唔了一声,问:“那秦神给黏吗?”

    秦隐便在那边笑:“也不是不给,就是有条件。”

    江时听出来了,他就是在故意逗自己。

    风月里的玩笑话,无伤大雅,情/趣罢了。

    江时红了耳根,微恼,却还是自愿跳进他话里的陷阱里:“什么条件?”

    “我想想,”略一沉吟,秦隐的语气中染上笑意,“你哄哄我,说一句我爱听的。”

    胸腔震动,江时觉得里面藏着的东西又鲜活地跳了起来,他甚至能听到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声:“……那你想听什么?”

    秦隐好像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许久,才慢条斯理地道:“你先叫几声秦隐哥哥让我听听。”

    江时:“……”他闭上眼睛,无声地骂了句脏话。

    为什么就是绕不开哥,叫老公不行吗roz

    秦隐却一无所觉,他笑着反过来哄他:“叫声秦隐哥哥,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江时这次接的很快:“那你呢?”

    想要你也可以?

    不要多的,只要你可不可以?

    秦隐却没反应过来,挑眉问:“什么?”尾音微微上挑,听着就挺欠扁。

    江时半晌没说出来话。

    我都已经躺/平/任/操了,你他妈居然只想当我哥?

    还能怎么办,不如给你一把刀,捅死我得了。

    真·不服不行。

    江时胸口憋了一口气,难受得厉害,却也不能把他怎么办。

    最终,江时还是被他哄着,痛苦又顺从地叫了好几声“秦隐哥哥”。